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小说 → 逆之凋零小说

逆之凋零

萧隐寒

连载中免费

我的天空已不再昏黄,所以有你,一把剑,一壶酒,一位红颜伴江湖,这个世界会孤寂,恩怨情仇,举剑断,在这个世界,你是我的唯一,在这个世界,依旧是别人的世界,而我们已不再为谁而活 逆之凋落清晨,阳光洒进屋子,昏迷的他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只是暗暗庆幸,这一条命还没有丢。吱呀~~屋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道袍的白发老头走了进来“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老头问道。“萧隐寒,六岁了”少年回答。“哦,孩子,你的父母呢?”老头慢慢的问,语气很缓。“不知道,没见过。”少年的回答很干脆。“哦,那么你跟我走吧,以后做我徒弟,好不好?”老头说话依旧很缓。“你是谁?”男孩又是欢喜又是有些警惕的看着老头。“呵呵,我啊,我叫张三丰,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吧。孩子,饿了吧,桌子上有些吃的。吃完去洗个澡,”老头微笑的说道。“恩,师傅。”萧隐寒听到有吃的,爽快的答应了...。……

编辑:朱颜瘦|11528次点击更新:2021-01-12

在线阅读

我的天空已不再昏黄,所以有你,一把剑,一壶酒,一位红颜伴江湖,这个世界会孤寂,恩怨情仇,举剑断,在这个世界,你是我的唯一,在这个世界,依旧是别人的世界,而我们已不再为谁而活 逆之凋落清晨,阳光洒进屋子,昏迷的他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只是暗暗庆幸,这一条命还没有丢。吱呀~~屋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道袍的白发老头走了进来“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老头问道。“萧隐寒,六岁了”少年回答。“哦,孩子,你的父母呢?”老头慢慢的问,语气很缓。“不知道,没见过。”少年的回答很干脆。“哦,那么你跟我走吧,以后做我徒弟,好不好?”老头说话依旧很缓。“你是谁?”男孩又是欢喜又是有些警惕的看着老头。“呵呵,我啊,我叫张三丰,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吧。孩子,饿了吧,桌子上有些吃的。吃完去洗个澡,”老头微笑的说道。“恩,师傅。”萧隐寒听到有吃的,爽快的答应了...。……

免费阅读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清晨,阳光洒进屋子,昏迷的他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只是暗暗庆幸,这一条命还没有丢。吱呀~~屋门被推开,一位身着道袍的白发老头走了进来“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老头问道。“萧隐寒,六岁了”少年回答。“哦,孩子,你的父母呢?”老头慢慢的问,语气很缓。“不知道,没见过。”少年的回答很干脆。“哦,那么你跟我走吧,以后做我徒弟,好不好?”老头说话依旧很缓。“你是谁?”男孩又是欢喜又是有些警惕的看着老头。“呵呵,我啊,我叫张三丰,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吧。孩子,饿了吧,桌子上有些吃的。吃完去洗个澡,”老头微笑的说道。“恩,师傅。”萧隐寒听到有吃的,爽快的答应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萧隐寒跟着师傅从客栈里出来,一路南行。萧隐寒很是疑惑“这是要去哪啊?”看着小脸写满问题的萧隐寒,张三丰笑道:“寒儿,为师带你回武当去。”“武当?那是哪啊?”萧隐寒依旧是疑惑的。“呵呵,武当啊,武当就是...”一个月后,一个白发老道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武当山下,解剑碑前得武当弟子看到老人后,皆是恭敬的出来相迎。“师傅,您回来啦”武当弟子道,“恩,这孩子可怜,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说完,张三丰回头对萧隐寒说:“寒儿,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武当,他们就是你的师兄。”“师兄们好,我叫萧隐寒。”萧隐寒按照师傅教自己的,向师兄们问好。跟随着师傅来到山上,萧隐寒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一个屋子,第一次能够吃饱饭,第一次出早操练功,第一次听师傅讲课授道...萧隐寒在武当山的第一个月,享受着武当的生活,充实而幸福。每天清晨,所有的人都会到外面出操练武,萧隐寒跟着师兄们一边打着武当拳,一边想着师傅教的呼吸方法来调整呼吸,打完拳,便是吃早饭的时间,萧隐寒吃过早饭就要到后山去砍柴跳水,武当山的后山有一个湖,每天师傅门下的七位师兄都会在那里练武,萧隐寒砍柴跳水都会经过,慢慢的也养成了习惯,每天都会去看一会师兄们练武,然后再把砍好的柴送回去。武当是道家门派,所以萧隐寒看师兄们练武也没有什么忌讳,武当门下都是如此。修道者顺其自然,洁身自好。萧隐寒在武当的日子过的清闲而宁静。

  六年后,隐寒已经十四岁了,身高已经差不多和七位师兄中最矮的四师兄张松溪一般高了,虽然武当七侠都是仪表人才,但是四师兄的身高明显还是差了其他六位师兄些许的。隐寒的太极劲已经修炼到第六重了,在门内除了师傅和七位师兄还有几位大圆满的师兄外,隐寒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对手了。武当门下其他弟子虽然内功基本上都在七八重,甚至有很多人都突破到了九重,更有一些人更是修炼到了第十重大圆满的境界。但是隐寒的太极劲和太极拳明显要优于门内其他师兄修习的武功。门内只有七位师兄修习的是武当龟息功,而自己和师傅则是修炼的太极劲。其他师兄都是修炼的紫霞功,六年来,隐寒在七位师兄的教导下有了很大的进步,同时也听闻了很多江湖的故事,江湖儿女自早熟,十四岁得隐寒已经知道了江湖上的一些险恶,至于到底怎么个险恶法,隐寒还是要自己去江湖体会方能明白的。又到了腊月,武当山上今年的雪下得比以往更大,漫天的雪花飘落,隐寒痴迷的欣赏着武当的雪景,一身黑白太极袍穿在身上,身后背着一柄三尺长剑,显得格外清秀,远远的看去身材高瘦的隐寒竟也似有着一股仙风道骨的摸样。多年的清修使得原本黝黑的隐寒也变得白皙起来,双手也不像其他武林人士那样满是老茧,武当的内功注重调养身体,而且,张三丰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为门下弟子炼制一些药酒。用这些药酒洗澡可以起到化血化瘀的功效,所以,武当门下虽然都是长剑在手但是却没有什么老茧在手上。隐寒正看着雪景出神。突然山上的中声响起,隐寒运起轻功从崖壁上直冲而下,空中运起武当梯云纵,连续腾空三次,然后一个燕子翻身落到地上,然后用神行术纵身赶路,仅仅片刻便来到了真武大殿。说起这神行术并不是武当的武学,只是隐寒十二岁那年在武当后山游玩,在一个山洞内发现了两本秘籍,一种一本便是这《神行术》,另一本则是《飞龙探云手》,隐寒将它们交给师傅,张三丰说此两门乃是江湖山神偷门的两种绝学,隐寒能够获得,乃是天缘,所以交由隐寒保管修习,并且告诫隐寒,这两本秘籍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所以当隐寒神行术略有小成之后便将其付之一炬,至于《飞龙探云手》隐寒则是将其藏于屋内的桌下的青砖下面,因为这是一本偷盗之术,所以隐寒没有学习。隐寒到达真武大殿的时候,师兄们早已到达,张真人站在真武大帝前面,缓声道:“一百年前溃败的西域魔教卷土重来,上个月在大漠袭击了在那里跑镖的镖局。十天前,魔教夜袭少林,少林许多高手战死重生后实力大损,无力抵挡魔教的攻击,撤出了少林寺,然而有许多少林弟子未来得及将灵魂灵种带走,而被彻底的灭杀。少林寺共有三百位高僧在这次战斗中彻底身殒。其他少林高手更是寿命大损,实力也损失了很多。”隐寒听后大惊,一直认为人是不死之身的隐寒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惧,算算现在的自己也只有十三次寿命。而且每重生一次,自身的实力都会大损。隐寒听着师傅讲述少林被袭击的经过,直感到身上冷汗直冒,少林全派七千人竟然基本上每人都重生一次….张真人讲完少林的事后,命令从今天起,门派内所有内功在七重以上的弟子分两批执勤守山,同时所有门下弟子的灵魂灵种都放到后山的静心湖边得茅屋内。在那里重生可以保证大家不会在虚弱的时候受到伤害。门内所有未到七重的弟子则是由几名九重师兄带领到静心湖守护大家的灵魂灵种。武当七侠目前都已经修炼的龟息功的九重,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七人带着一些门内修炼紫霞神功达到十重的门内高手下山埋伏,试图在魔教来的途中给以致命的打击。

  下午,隐寒来到后山的湖边盘腿坐下,运起太极劲,体内内力游走于经脉间,隐寒觉得自己有中要突破自身瓶颈的感觉,然而,几个时辰下来,体内的内力仍是游走在已打通的经脉中,并没有突破,隐寒有点沮丧,但随之也就释然了,内功修炼,尤其是太极劲的修炼,保持一个平静的心境才是最重要的,隐寒收功起身,准备回去,转身看到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的七位师兄和师傅,隐寒赶紧向张三丰和七位师兄问好。张真人和武当七侠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问候了几句便要隐寒离开。隐寒回到自己的屋里,感叹师傅和师兄们的轻功真好,来到自己的身后自己都不知道,其实,是隐寒不明白,自己在修炼内功的时候六识是关闭的所以没有察觉到,武当轻功飘逸灵动,但却不是那种落地无声的**功夫,武当轻功讲究君子之形,飘渺之意,所以,并不会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人的身后。隐寒回到自己屋内,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有套崭新的衣物和一封信,隐寒来到武当之后随师傅修道,已认识了许多字了,看了看信上的内容,隐寒便明白了,这是师傅给自己的一套内穿的雪蝉轻丝内甲。雪蝉轻丝内甲在武林中是宝物,虽然数量稀少,但也不是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物事,只要舍得花钱还是可以买到的。像皇宫的皇室成员以及王侯将相等显贵人物,基本上是人人都有的,雪蝉轻丝内甲是用天山雪蝉的血液浸泡的上好的丝绸制成的,韧性十足,一般的刀剑不能够将其刺穿,它最好的优点却不是韧性,而是雪蝉的血液有吸收内力的作用,所以内甲能够吸收一部分内力减少对自身的伤害。隐寒不知道师傅为什么给自己内甲,武林中大多数人还是不宽裕的,即使是像武当这样的大派,门内也没有几件内甲,但是隐寒也不多想,既然师傅给,拿自己就收下,隐寒贴身穿着内甲,发现胸口处传来一阵阵的凉意,神识清明了许多,这内甲还真是好,隐寒想了想,这内甲恐怕还有安神的功效。趁着内甲给自己带来的凉意,隐寒盘膝坐下,运起太极劲,大约是个周天后,隐寒觉得一股清爽之气由后脊窜如脑上,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耳聪目明。这一惊,打断了隐寒的打坐修炼,隐寒内视自己的经脉,发现任脉竟然打通了!欣喜之下,隐寒知道自己是突破了太极劲的第三重了,太极劲共有十重,而张三丰第九重的太极劲已经在江湖上难遇对手了。隐寒没有喜出望外,只是心里有点欣喜自己的成绩,打通任脉后,隐寒的内力增长的速度比以往加快了许多,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隐寒的太极劲就又突破了第四重,此时的隐寒任督二脉已经全部打通,体内的内力行走在任督两脉,并最终凝于丹田之上,凝实的内力是过去内力威力的好几倍,师傅告诉隐寒这叫做真气,当内功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打通任督二脉,汇聚天地灵气,将原有的内力化作真气,修成真气则可增加寿命。隐寒不明白问道:“增加寿命是什么意思?”张真人笑道:“增加寿命就是指,你增加了一次重生的生命。人在打通任督耳麦后,功力每进一层,都会增加一次寿命。也就是说原本能够重生十次的你现在能够重生十一次了。”隐寒听到这句话很是诧异,增加一次寿命?这样算起来的话师傅现在又有多少寿命呢?隐寒只是在内心想了想。以后的日子,隐寒还是如往常一样过着清闲的生活。八岁的隐寒,如今也是武当门内的一名高手了,最起码隐寒这么觉得,因为门内的师兄修习到四重的时候都会开始轮值,就是去山门处守卫武当,小隐寒也想着自己会被派去轮值吧?可是过了几个月还是没有接到师傅的命令,隐寒就放弃了,估计是自己的年纪太小吧?隐寒这么觉得。九月的一天,隐寒被师傅叫到后山的湖边,隐寒到得时候发现门里最厉害的七位师兄也在这里,不由的站的直直的,想师兄们问好。张真人对隐寒说:“寒儿,你的内功根基扎实,也算小有所成了,从今天起,每天下午,你就到这里和师兄们进行对练,好好的磨练一下自己的太极拳,同时师兄们还会给你将一些江湖上的事情,你要牢记,等你长大一些,出外游历的时候也能用得上。”隐寒乖巧的答应。武当七侠中,性格最为活泼的就是老七莫声谷,所以基本上每次与隐寒对练的都是老七,隐寒面对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莫声谷自是只有挨打的分,虽说师傅传的太极拳神乎其技,但是隐寒用起来还不是那么轻车熟路,况且实战经验和内力上面也差了莫声谷好远,就这样,隐寒在莫声谷的手下惨遭了六年的毒打….

  转眼已是春来,武当山上的树木花草迎来了新生,一片春意盎然,萧隐寒很是享受着武当山景色的美好。下午,萧隐寒来到厨房帮忙,收拾好后,便去听师傅讲课,师傅讲的都是一些道理,虽很是深奥,但是越是思考越是觉得其中乐趣无穷,就这么的春天就要过去了,一天,山下来人说要见张真人有急事相谈,隐寒来到山上后就没见过外人,听到外人上山,不免好奇的去看看。来人是锦衣卫?隐寒看这人一眼就知道他是谁了,在京城乞讨了那么久,多多少少还是见过这些大人物的。那名锦衣卫被师兄们带到了真武大殿,隐寒不打算跟过去看热闹了,师傅说过,客人来的时候要注意礼节,真武大殿是武当的重地,师傅一般都是在那里讲课的,所以,隐寒还是乖乖的站在真武大殿外。大殿内,“张真人,在下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奉旨前来拜见张真人”前面进来的那个锦衣卫说道。“纪指挥使请坐。”张三丰让过纪纲坐下,蒲团前世一个小几案。上面摆着茶杯,里面是武当有名的云雾茶。坐定后,张三丰道:“纪指挥使此次前来可有何事?”纪纲闻言,放下茶杯,道:“纪纲是奉皇上之命前来武当山拜见张真人的,顺便想向张真人请药。皇上听闻张真人炼制的大还丹有活血祛瘀,行气助攻之效,很是惊奇,望张真人能够赐此神药。”张三丰展颜笑道:“呵呵,皇上挂念,老朽不敢当。这大还丹老朽此次一炉共炼制了一十三枚,已经给了门下几个弟子,现在只剩下三枚了,烦请纪指挥使,将此物交与皇上。”张三丰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多谢真人”纪纲接过药瓶,小心的放在内袋里,纪纲在武当山上吃过晚饭,便连夜回京了,山脚下,纪纲带着几名锦衣卫纵马而去。入夜,隐寒如以往一样打坐修炼一个时辰,便要睡觉,门外张真人缓步走了进来。“师傅”隐寒躬身道。“恩,寒儿,为师叫你的武当拳练得怎么样了?打给为师看看。”“是,师傅”隐寒整理好衣衫来到屋外。运气凝神,打起武当拳,一招一式皆是很用心。张三丰在一旁看着也是很满意的笑着。一趟拳打下来,隐含的身上已是出了一些汗,张三丰与隐寒来到隐寒的屋子里坐下。道“寒儿,这武当拳你练得不错,为师再问问你,这道是什么?”隐寒想了一会说:“师傅,徒儿觉得这道就是道,万法皆有各自的道,顺其自然,包容万物,修道就是修炼我们的心境,心如止水就是修成了道心。”“恩,说的很好。”张三丰笑道。“明日午后,你到真武大殿来。”“是,师傅”张真人缓步离去,隐寒则是宽衣入睡,第二天如往常一般,隐寒早晨出完早操,砍柴挑水,看师兄们练武,吃过午饭后,隐寒回到自己饿屋里休息了半个时辰,然后来到真武大殿去拜见师傅。此时真武大殿内,张真人以及几位师兄正坐在各自的位置上,隐寒坐下,等着师傅讲话。张三丰见人都来齐了,道:“为师有一门武功,名曰,太极拳。想要传授给你们,此学需要修炼之人心境平和,修道有所悟方能大成,所以今天叫你们来是想看看你们能不能修炼这个武功。”大殿内大家开始小声的议论,隐寒则是安静的坐着,其他师兄弟们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都显示出内心的兴奋,毕竟学习师傅最为厉害的武功是每个人都希望的,所以大家都在热切的讨论着。张三丰拂袖轻摆,大殿内一股清风拂过,议论声渐渐的平息了下去,大家都看着张三丰。张三丰叹道:“还是心不够静啊,你们先回去吧,寒儿,你留下。”师兄们黯然的离开真武大殿,隐寒留在自己的位置上,张真人道:“你的心境已经能够修炼太极拳了,但是要切记,心要静,气要静,用意不用力,明白吗?”“徒儿明白了。”隐寒道。修道之人跳出五行外,不在世俗中,喜怒哀乐皆因淡然处之,隐寒明白其中的道理。从此以后,隐寒每天出完早操后便不再去后山砍柴挑水了,而是跟着师傅在后院的百草园习练太极拳,一练就是十个月...

  靖安年,寒雪,京城的冬天依旧是那样的冷,大街上偶尔有行人匆匆而过。大多是衣冠整洁,行色匆匆,西城街角,一个瘦小黑弱的少年蹲在地上,面前的破碗空着,像是在问这苍天祈求这什么。少年并不孤单,他的身边有几个如同他一般的孩子,同时流落京城的孤儿,同是瘦削的身板和发黑的脸,唯一的不同是,其他的孩子皆是跪着乞求...大街上,几个行人走过时,顺手在这些破碗里丢几个铜板,所有的孩子都有收获,只有他,破碗里总是空空如野。事实证明,跪着乞讨比蹲着更有生存的尊严,因为,人一旦死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尊严之说了。可是他知道,他不会死,至少这一次不会,他知道,他有十条命。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十条命。每一个人都不会老死,人如同没有年龄一般,只人会在十几岁的时候长成大人,亦会在百岁之年,白发雪须,但是这一切并不影响永恒的生命,死亡,并不可怕,死后灵魂便会重生,然后重塑身形,获得新生。他倔强的不肯弯下膝盖,换来的却仅仅是意识渐渐模糊,倒在了雪地上。

  入冬,漫天雪花飘落,隐寒站在武当山上,看着雪景,想起了一年前自己被师傅收养带回武当,心中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情愫,若是那天自己没有遇到师傅,恐怕自己现在是重生接着乞讨去了吧?寒雪的冬日,隐寒缓缓地运气,缓缓地打起太极拳来。寒雪,如雪莲凋零的花瓣在空中洒下,武当山的尽头,一位白发的张三丰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终究还是风轻云淡的拂袖转身,朝着真武大殿走去。后山的湖水上,武当七大弟子彼此剑影交错,七人所在的地方真气鼓荡,剑气纵横,正是武当成名的:真武七截阵!

  隐寒来到武当已经两年了,两年来,隐寒每日除了练习太极拳、听师傅讲课就是到后山去看七位师兄练功,已经习惯了武当清静悠闲的生活。清晨,隐寒如往日一样去出早操,从一年前隐寒跟随师父学习太极拳以后,武当派的早操也从以往单一的武当拳变成了:武当拳、武当剑法和武当纯阳剑法,早操的时间比以往多了几倍。所以,大家都是先吃早饭,然后再去出早操。可是也有例外,隐寒就是个例外,张三丰告诉隐寒,修炼太极拳要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和心境,隐寒觉得吃过早饭后肚子撑撑的,打起拳来不是很舒服,所以就先去出操,等早操回来,再到饭堂去拿两个烧饼到后山一边看师兄们打拳,一边吃自己的早餐。隐寒来到校场,这时候大家都还在饭堂吃饭,隐寒无聊便运起太极劲,调整呼吸,练起太极拳来。一趟拳打下来,隐寒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不由得心里想,以后每天都早来打一遍太极拳。师兄们陆陆续续的都赶到了,大师兄宋远桥站在众师兄的前面领拳,隐寒跟着大家老老实实的打拳练剑。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游戏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