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鬼事异谈小说

鬼事异谈

黄果瓜

连载中免费

……

编辑:初心未许|21363次点击更新:2020-07-31

在线阅读

……

免费阅读

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说是有门,门板早己腐烂,张延楚一脚差点连门旁边的墙跺倒,院子里杂草齐腰。

  “不好,快,人工呼吸。。。”

  “不可思议”张延楚摇着头看着棺材说。

  再有十年光阴日

  既然要等到天亮,我们索性研起身后这座院落来,这是整个村子里最完整的建筑,大门上红漆斑驳,门虚掩着,看不清里面的景象,王教授提议进去看看,我和张延楚都还心有余悸,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进那个院落的话,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也许我们现在睡在帐蓬里做美梦呢。想到这,我想起了刘栋,那个打牌好耍赖的家伙,现在却突然离我们而去,而且死的不明不白,就连尸体也不知道弄到哪去了。我念犹未了王教授己经推门而进,我和张延楚对视了一眼也便跟了进去,整个院落整洁干净,好像有人经常打扫,房门前的立柱上左右各写着威名四海,流芳百世八个大字,门上也未曾有什么匾额,房门大开,在手电的照射下一座手持偃月大刀,身穿银白铠甲,手捋美髯长须的雕像巍然而立,与真人一般大小,雕刻的栩栩如生,猛然一看与真人无异。屋子里雕梁画栋,描金凤舞,与其它见到的院落迥然不同,整个屋子一派气势辉煌。

  他正拿手电四处照着,看有没有什么危险,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我赶紧走过去看,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前面,只见一片由于践踏而倒在地上的杂草从屋子的门口一直延伸出来。

  整个村子依山而建,隐约看到村后大山的轮廓,到处死一般地静,没有一点人气,显然己经荒废很久了,到处是残垣断壁,古老的土屋草房早己不属于这个年代,我们怕村子里面有什么危险,便选在村子的外围安营扎寨,其它人都在支帐篷,我和张延楚去捡些柴火准备生火,这里到处都是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少说也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了,可能很少见阳光吧,四处都很潮湿,散发着腐草朽木的气味,“到里面看看有没有干柴,这里太潮了,”张延楚说着就往村子里走去,我紧接着跟了上去,走在村子里的羊肠小道上,四周静得可怕,“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这里就算长久没有人住,总得有个鸟叫、虫叫吧”刚才只顾着周围那些因年久失修而倒塌的草屋,我到没注意这些,“这里有些不对劲,我们还是赶快找些柴火回到营地再说”说着我便加快了步伐,正走着突然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我停下来问张延楚:“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往哪走吗?”张延楚得意的笑道:“迷失方向了吧,我方向感就特别强,我们现在是往南走”往南走?也就是说村子在山的北面,这样的话这里不是很少见阳光,而是根本见不到阳光,自古以来人类长久住的地方都是向阳的,难道说这里的房子不是住人的。当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不是住人的地方难道说是住死人的?由于职业的关系,我们两个都想到了这方面,想着这些草屋里面躺着一具具溃烂的不成人样的尸体,背后直冒冷汗,到不是因为害怕,尸体我们见得多了,只是这里太不符合常理了,只感觉周围的气氛越来越诡异,“走,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张延楚说着就要往墙上爬,我拉住他说:“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叫上人再来,我们什么工具都没带”

  在王教授检查王栋尸体的时候,我们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正说着话我无意抬头向屋外看了一眼,一个人影突然站在了门口,我的神经一下子就绷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望着人影却说不出话来,这时他们也发现了我的不对,顺着我的眼神向屋外望去,张延楚一下便吓地座了地上,不知道谁把手电照向了人影,与此同时,人影一闪便不见了,尽管刚才只照到了一眼,我还是看清了那人的大体模样,那人身穿铠甲,手里还提着一个正在滴血的石头,没有完全腐烂完的脸上五官己经十分模糊,着实狰狞可怖,虽然只看了一眼还是把我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张延楚座在地上张着嘴从嗓子里挤出了个字:鬼!!我深吸了口气勉强镇定下来把张延楚扶了起来,张教授却面色平静地站在那里,心想教授果然是教授,面对如此恐惧地突发事件,竟然镇定自若,相比之下我俩的道行还是太浅了,我过去拍了下王教授正想拍几句马屁的时候,王教授一下子就瘫在了我的怀里。

  尸臭味!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棺材都己经腐烂了尸体怎么会不腐烂,我又仔细闻了一下,确实没有尸臭味,不会是棺材里面没有尸体或者是腐烂地什么也没有了?如果棺材里没有尸体的话那会有什么,难道是宝物?那也太未成年了。

  “也可能有人出来过”张延楚的声音有些颤抖。杂草向外的倒向肯定了张延楚的说法。难道里面的人复活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死,动物的话不可能踩得这么有规律,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张延楚用手电在地上照着找了块石头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朝屋里走去,我怕他有危险也紧跟了过去,门并没有关,我们拿手电照去,一副棺材躺在正冲着门的地方,屋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床、桌子之类的生活用品,棺材也不是用的好木料,己经腐烂地凹凸不平,有的地方己经裂开了很宽的缝隙。

  “这哪都不对劲,棺材不下葬为什么要摆在屋子里”张延楚望着四周,看得出他有些紧张。

  做为一名普通的考古队员,每天不厌其烦地从事着发掘、洗刷文物的工作,经常跟尸体打交道,使我产生自己身上都散发着尸嗅味的幻觉,枯燥、单调的工作和与外界社会的极少接触使我们的性格变孤僻,我们的世界里只有尸体和古董这一种颜色。最大的乐趣就是当发掘一座古墓的时候观赏着那具古尸或者遗骸,生前的辉煌,并没有使死亡延迟一秒,位高权重也好,位卑权微也罢,终是尘归尘,土归土,死亡面前一样平等,这是上天对人类最大的公平。长生不死这样的荒诞之谈有些人却始终相信,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或者是对生前的留恋。多年的工作中遇到过很多诡异的事情,使我们不得不相信,或许人们的灵魂会在暗物质的世界里得到永生吧。

  雕像身后立着八尺屏风,把整个屋子分成了两部分。上面几行刚劲有力的大字跃然于屏风之上,只见上面写着:

  正当我们要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的小道路上响起了急促的脚声,我们赶紧追了出去,在昏暗的月光下有一个人影在前面的拐弯处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当我们追上去的时候那个人影正往一个院落里走去,我们紧跟其后也来到那个院落的门前,之前有过经验我们直接就闯了进去,院子里一样的杂草丛生,只是到处都有践踏的痕迹,我们小心翼翼地进近草屋,屋里的景象与之前看到的一样,只有一具棺材摆在那里,房顶己经没了,惨淡的月光照了进来,没有找到我们之前看到的人影,用手电一照四周一目了然,唯一能藏身的就只有这具棺材,在手电有余光下我突然瞥见棺材的一角有一摊东西,我仔细看了看,那里竟然是一摊血,这时张延楚也凑了过来,血从棺材的缝隙里还在往外流,一股寒意直逼后背,这具棺材里面有东西!我和张延楚几乎是跳了起来,好奇心促使们决定打开看看。

  “就进去看看会有什么危险,这又不是墓地,说不定会有什么重大发现呢,这可是我们立功的好机会。”

  “不对,看建筑应该是三国以前。”说着话王教授己经走进了屋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整个村庄应该是一个八卦阵,等吧,等到天亮,也许我可以找到生门的出口。”王教授扶了下眼镜,依旧深沉地样子。

  “关帝庙?”张延楚脱口而出。

  好一番豪言壮语,可惜可叹!正在要大发感慨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枪响,“不好!队长他们出事了”我心里暗惊,我知道队长临行前带了枪,感紧跑了出去,王教授和张延楚也紧追了上来,我们寻着枪声竟然出了村子,一直追到了村子后面的山脚下,这里到处怪石嶙峋,四周影影绰绰,杂乱的荒草后面仿佛一双双幽暗的眼睛盯的我浑身毛骨悚然,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划破这死一般的寂静,耳膜就要被这声音穿破一样,把脑子震的生疼,眼前的事物也渐渐模糊起来,正当想找一件东西把它撕的粉碎以发泄我心中暴躁到极限的情绪时突然感觉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烦闷,没有苦恼,一切都那么祥和、自然,那声音也变得悠扬悦耳,如天语纶音一般。这是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呼唤,是对肉体的驱动,我所有的希望,我的理想仿佛就在眼前,只要往前一步就会唾手可得,扫除眼前的一切障碍,梦想离我越来越近。。。这时突然脑后一疼,瞬间清醒了过来,感觉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我摸着后脑勺,有些失落地看向四周,我竟然走到了半山腰,队长在身后拿手电照着我说道:“醒了?梦到什么了?瞧你刚才一脸的淫荡样,口水都流出来了。”我恍然若失,刚才那是怎么了,我所看到的一幕幕画面是如此的真实,当我正思乱想之际只听队长说了句不好,我回头往前望去,只见王教授和张延楚正木讷地走进了一个山洞里,我和队长悄声跟了上去,洞口依然古木参天,几块大石半遮着洞口,从远处看的话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一个洞,我和队长躲在大石后面借着惨淡的月光向洞里看去,只见洞里鬼影绰绰,由于光线太暗看不到有多少人,也没有人说话,正当我们疑惑之际,里面有人发现了我们,洞里杂乱的脚步声离散我们越来越近,我靠在石头上浑身颤抖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时队长推了我一把说道:“我引开他们,你想办法进到洞里,整件事情的谜底可能就在里面。”说着队长便站到洞口拿手电朝洞里照了几下便向山下跑去,果然洞里一群身穿铠甲的人凶猛地朝队长追去,正当我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人群中跑在后面的几个人又折了回来,径直朝我跑来,尽管天然很暗,我依然觉得他们穿的铠甲是那么刺眼,我的心猛然一提转身便向山上跑去,山路崎岖脚下的石头一个比一个大,后面的人却离我越来越近,我一边跑脑子一边飞速的思考着,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我的体力也渐渐不支,早晚会被他们追上,当我跑到一棵大树跟前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爬树,先爬到树上喘口气再说,正当我为想到这个好办法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后面的人眼看就要追上来了,我立刻往树上爬去,这时跑在最前面的突然向我扑来,我往上一窜险些被扑到,好不容易爬到一枝树桠上准备喘口气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爬树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我发现他们正一个个向树上爬来,为了不让他们爬上来,我只好抓住树枝想把他们一脚给瞪下去,没想到他们的身形竟如此敏捷,爬在最上面的那人身子一跃竟抓住了我的脚,感觉身下一沉只听树枝咔嚓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掉到了地上,还没等我喊疼身下一人翻身把我按倒,树上的几个人竟然一个人向我的身体跳压过来,只感觉一下比一下沉,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只见他们张着血盆大口正向我咬来,满嘴参差不齐的牙齿哪颗有蛀牙都能看得出来,没想到我年轻才俊就英年早逝,还没来得及想好遗言竟死在这些似人非鬼的嘴下。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这时突然听到扑通一声,我猛然睁开眼睛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旁边的树上跳下来叫了一声转身便跑,这时压着我的几个人竟然不顾我的存在朝黑影追去。我大大的松了口气,虚脱地靠在树上,真是劫后余生,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我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周围又安静了下来,不知哪位义士刚才仗义相救,救命之恩容我以后再报吧,此地不易久留还是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再说,不知道队长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起队长在分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那个洞里会有什么,对于今晚发生的事队长之前肯定知道些什么,那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正思考间我己来到了那个洞口,这时洞里早己空空如也,手电在逃跑时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没有照明工具我只能顺着洞墙一点点向里摸索着走,洞的深处不时传来水滴的声音,大约走了几十米的时候,身后的洞口处传来了脚步声,我紧贴洞墙向洞口望去,一束手电光照来照去,我以为是队长找我来了,等那人走近我才发现原来是队里的赵源,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有种终于找到组织的感觉,一股莫名的激动涌上心头,而他见到我表情却没有丝毫异动,只是冷莫地看着我,当我问他队里其它人的时候他只是冷冷地说道:“死了,全都死了!”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一惊,白天的时候还是有说有闹的同事,仅过了半个晚上竟然霄壤相别,人鬼殊途,而我竟没有从赵源脸上看到半点悲伤,他也没有安慰我的意思,正想着就不自主地跟赵源朝洞里走去,一直走到洞底所看到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并没有队长说的什么谜底,赵源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我也发现了他的异样,还是对他加以提防为好,心里正想着,突然然感觉我所靠的石头后面一股潮汽吹来,石头后面竟然通风,我绕到石头后面发现果然还有一个洞,朝洞里看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转头问赵源要手电的时候,他紧步走到我跟前抬脚向我踢来,我完全没有防备,只觉得脚下一空向洞里摔了下去,完了,这次是真完了,这回不会有什么大侠义士相救了,当我即将淹没在黑暗中的那一刻,我绝望的看到赵源冰冷的脸上挤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