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陵地女鬼小说

陵地女鬼

兰山鸟瞰

完结免费

她原本是人间仙女,为制止恶人造孽才化成厉鬼,在漆黑的半夜里,在朦朦胧胧的月光下,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会出现在这片可怕的陵地里。  这是一片奇妙的陵地,陵地周围可怕的传说和鬼灯鬼魅的不断地搔扰,因此使数百年来始终无人敢在这块地方做文章,即使是掘墓南山乡大石头河村对面有一座气势磅礴、巍峨高峻的大山。快到山顶的时候有一块刀切一般平整的奇特坪地。这块地据说是陵地,不过谁也说不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官方确切的说法或者权威名家明确的记载,只是些传说或是乱说罢了。否则的话,这么大的一块坟场,还不早让历代的盗墓贼们光顾了几百上千次了。至今完完整整的原模原样保持了下来,一棵树没见倒过,一根草都没见少过,哪像是随葬有无数珍宝的王侯将相大陵寝啊!这块地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恐怕有三两个足球场大小都不止哩!地坪四周全是些高大粗壮的树木,多是松柏,也夹杂有几棵柳槐榆桦之类的杂木。中间一片开阔地,就是这块风水宝地了,宝地非圆非方,靠山的部位像鼓起来的大肚子,凸出来的地方尤如一颗硕大无比的牛头,两者加起来就是个不成型的葫芦吧,故得名叫葫芦头也叫盘龙岭。。……

编辑:风月瘦如刀|18146次点击更新:2020-07-28

在线阅读

她原本是人间仙女,为制止恶人造孽才化成厉鬼,在漆黑的半夜里,在朦朦胧胧的月光下,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会出现在这片可怕的陵地里。  这是一片奇妙的陵地,陵地周围可怕的传说和鬼灯鬼魅的不断地搔扰,因此使数百年来始终无人敢在这块地方做文章,即使是掘墓南山乡大石头河村对面有一座气势磅礴、巍峨高峻的大山。快到山顶的时候有一块刀切一般平整的奇特坪地。这块地据说是陵地,不过谁也说不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官方确切的说法或者权威名家明确的记载,只是些传说或是乱说罢了。否则的话,这么大的一块坟场,还不早让历代的盗墓贼们光顾了几百上千次了。至今完完整整的原模原样保持了下来,一棵树没见倒过,一根草都没见少过,哪像是随葬有无数珍宝的王侯将相大陵寝啊!这块地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恐怕有三两个足球场大小都不止哩!地坪四周全是些高大粗壮的树木,多是松柏,也夹杂有几棵柳槐榆桦之类的杂木。中间一片开阔地,就是这块风水宝地了,宝地非圆非方,靠山的部位像鼓起来的大肚子,凸出来的地方尤如一颗硕大无比的牛头,两者加起来就是个不成型的葫芦吧,故得名叫葫芦头也叫盘龙岭。。……

免费阅读

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老板的家里不乏熟人老友,除了他那位老乡之外,还有和他曾经打过架的朱家瑞、老板的儿子武端阳。按说老板也是熟人了,他们是一个村里的嘛,不过中间隔着辈份,老板有好些年不在村里,因此他和老板并不是特别熟。

  女孩柔软无骨的纤纤玉指在他的脸颊上来来去去轻轻地摩挲着,于振飞如同在梦中一般,这种感觉只有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两手捧着妈妈的**,轻轻的吮吸,慢慢的品味……

  中间这块三个足球场大的地块被山外人称作“鬼灯夜市”,外乡外村总之是不属于本村的人误入之后吃尽了苦头,有人甚至为此丢了性命。朱、武两位既有钱又有身份的人涉险前来此处,不知出于何种目的?

  朱姓县长和武姓财主不死心(本来他们是打算在老乡这儿宿一夜的,话不投机只得作罢),决心实地考察一番便立即下山。山下不远就有他们的人,没让他们一道上来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

  当兵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有的人想当兵一辈子都如不了愿,有的人抬腿就走,进军营就如同走个亲戚串个门儿。

  最终结果是三人打架,一人遭殃。这次打架造成的直接结果是,既没人掏钱又没人张罗的小伙子于振飞不是落榜而是落考了。

  今日武总已非昨日武总了,百尺杆头更进一步,时势造英雄嘛,他现在是数家房屋开发公司的董事长,固定资产二十多亿,荣登全市房地产业第三把交椅。这样身份的老板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得到的,还亏了原先他那位老乡,老乡托关系让他见到了老板。老板对他以前曾在工地上干过活的事早就不记得了。不过念在同乡同村(这位老总大人大量把小于和他儿子动过拳脚的事竟然忽略未计)、看他人忠厚老实,个头也高长相也好,还当过几年特种兵,又学了一身的本事,因此二次就收留了他,并且特聘他为他家的私人保镖。

  这天来了两位公家人,远近二十里无路通车,骑车子都不可能,所以他们肯定是步行而来的。俩公家人进门就亮明身份,高个的那个人姓朱,矮些的人说姓武。朱说他是县上的县长,武说他是开发商,口袋里很有钱,官称是武总。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相中了他们隔壁那块空地,想在那儿搞开发,建一个游乐场所什么的,到时候鬼火村的人都可以去他们那儿打工挣钱,近水楼台嘛!

  两人头皮一阵发麻,看也不看朝后放了一枪之后就开始没命地狂奔。奔是不可能的,更别说狂。即便是有鬼灯笼照路,无疑于指屁吹灯,于事无补。两位狼狈不堪地回到山下临时居点时,又累又怕,树稍刮破了脸,又摔了几个屁股墎,这损失可就大了。朱县成了朱悬,武总成了武肿。

  突然,鬼灯夜市的看家表演终于出场了:鬼灯笼。俩客人的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三两盏不等的红灯笼。灯笼和客人的距离总是保持在恒定的位置,既不远也不近。伸手可及、脚踢不到。

  于振飞从学校夹着铺盖卷回家之后,挨了老爹一顿臭揍,德寿老汉一怒之下将儿子逐出家门。小于背起铺盖卷苦丧着脸进城务工,老乡介绍他在一家建筑工地上当一名小工混碗饭吃。

  两位探险家随身带得有防身的家什,他们怀里各揣着一把从黑市上搞来的仿**。

  夜幕很快降临,随之各种怪物、四方精灵以及夜鸟狼豸等等不知从什么地方纷纷乘黑登场表演,尽管演技不高但是效果显著,胆小的人身临其境除了索索发抖就是索索发抖。被吓死或是吓个半死的也不是没有。

  大幕一旦拉开,演员们就悉数登场了。不管演技高低,反正都想展示一下。顺序也无法排列,山里头没有个指挥和导演。总之是各种声音大都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凄厉的鸟鸣,恐怖的狼嚎这都罢了,最刺耳的是小娃娃的哭声和女人的尖叫以及……

  当然,他不能做得太露骨,不能无事找事,总得有个借口吧!一星期理一次发已经是相当的奢侈了。本来无须刮脸的他,也让女孩在他刚长了几根茸毛的上下唇间齐唰唰收割了无数次。

  五大三粗的于振飞好不容易熬到出粮(发工资),可怜兮兮的几百毛钱他数也没数就胡乱揣进兜里。他计划第一项任务是痛痛快快洗个澡,然后再修理一下他杂乱的头发。像他这个样子也顾不得计较什么名店高手了,建筑队旁边有家不起眼的小理发店。他早就瞅好了,这家小店虽小,但时常人满为患,不知人们图得啥?他不是想为了凑热闹,主要是就近。

  “哥,如果你有事先去忙,一个小时以后过来,我给你排上队好吗?”

  于振飞闻声不禁转身望着去,哎哟妈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位仙子!那个女孩长得太那个啥了。像嫦娥似织女,这些都是神仙没有可比性,胜貂婵赛西施,这都是古人他一个也没见过。反正是反正,这个女孩总之是太出色了,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尤其是那一声哥,软软甜甜的,太他m的那个了,谁大谁小谁是哥谁是姐还没轮清楚呢!当然,他也不敢太放肆,肆无忌惮地盯着人家去看,他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就学会瞄女人,传出去那也太丢人现眼了。当然,最后是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至于是等了有多久、他怎样理完了发,这一切都记不很清楚也不很重要了。他只记得最后付钱,他给了那女孩一张十元的票子,女孩找了他五块。

  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到了家一问才知,原来是父亲要他回家报名参军的事。

  这五块钱权当是女孩给他的纪念品,以及以后的找零,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身上。有了这次就有了下次,这以后他所有的闲暇时光几乎全都是去小理发店理发消遣。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