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 双沉粟月小说

双沉粟月

袖触

连载中免费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双沉粟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粟月以前总要睡到早上十点,她是典型的夜猫子,从早上五点到十点,五个小时,足够一天的消耗了。自从有了这只猫······呃,粟月的作息变成了凌晨三点到六点······人类可真是强大的生物啊!尤其是人类的学生。匆匆喝了几口水(冷的,因为懒),粟月又坐回到床上,打开台灯,从枕头底下抽出英语课本,翻来翻去,想起:“这篇说好要背的,没背;这篇是上周老师布置的没背;这篇,明明就很有意思,还是没背;还有啊,近现代史,数学作业,编程实验······放了两周没洗的脏衣服······”“啊······”粟月发出近似于叹息的声音。“寂し(寂寞啊)”喃喃自语。。……

编辑:执伞青衣袖|3742次点击更新:2020-07-01

在线阅读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双沉粟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粟月以前总要睡到早上十点,她是典型的夜猫子,从早上五点到十点,五个小时,足够一天的消耗了。自从有了这只猫······呃,粟月的作息变成了凌晨三点到六点······人类可真是强大的生物啊!尤其是人类的学生。匆匆喝了几口水(冷的,因为懒),粟月又坐回到床上,打开台灯,从枕头底下抽出英语课本,翻来翻去,想起:“这篇说好要背的,没背;这篇是上周老师布置的没背;这篇,明明就很有意思,还是没背;还有啊,近现代史,数学作业,编程实验······放了两周没洗的脏衣服······”“啊······”粟月发出近似于叹息的声音。“寂し(寂寞啊)”喃喃自语。。……

免费阅读

  而与粟月有关的信息消失的无形无踪,好似被什么替代了似的。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一切。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两人火急火燎地出了帐,此时已有人开始拆帐,见他们面色匆匆,也都停下手中的事过来询问,不到一会,众人都知道这事了,然儿口中的叶师兄也来了。然儿抱过无名氏,小心地递了过去:“师兄,你快看看,一早上起来就这样了。”叶师兄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抱在怀里,翻了翻无名氏的眼皮,探了探无名氏爪子的温度,他蹙着的眉舒展开了:“无事,应是受了点风寒,此地一到夜晚,便是冷的出奇。你们昨晚可是没有为它做好窝?”粟月恍然大悟,自己和然儿两人睡是暖和了,却忽视了无名氏,一种浓浓的愧疚和深深的自责升了上来。粟月望向无名氏,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两眼泪汪汪,深情的目光。这下可惊到了那位叶师兄,这可怜的人被她看得心里起了一层小疙瘩,最后还是然儿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这才唤醒了沉浸在人猫世界里的粟月。粟月看到一只猫兼叶师兄一个(叶师兄是猫的附带品),立马蹿到然儿耳边:“那人是谁,他为何抱着我的无名氏啊?”“咳咳咳、、”然儿:“那就是我叶师兄,他刚说无名氏兴许是受了风寒了······”粟月:“啊咧,我知道是风寒啦可是······”看着然儿无奈的神色,粟月乖乖地没有再说。粟月这次正式地望向了叶师兄,知道刚刚自己的做法是很不礼貌的,她抱歉地一笑:“对不起啊,刚刚我在想事情。非常感谢您救了我的猫,大恩大德,难以为报,只有来生······”“停停!停!!”然儿一看事情不对,大喊道。再看众人,皆是一头黑线。然儿把粟月小朋友拉到一边:“那个,我师兄的话,不用说“您”,用“你”就好。还有,我师兄只是看了风寒,不是“救”你那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粟月小朋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两人再次回到众人视线里。众人:“原来刚才那种动物叫猫,以前从未见过。”粟月心想无名氏的来历不好说,于是解释道:“是我在逃亡的路上所拾。我也是以前听别人提起过猫的特征,就猜想它也许是,这个,大家还是叫它的名字“无名氏”吧。“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无名氏,无名,倒是个绝好的名字。”原是那叶师兄适才并未离开,此番发话。粟月连忙回到:这位叶、、、叶““姑娘称我小叶即可”粟月感激地拍手笑笑:“小叶,刚才可真是太谢谢你了。”“小事一桩,何足挂齿,姑娘无须多言。”叶师兄说着摆了摆手,粟月这才看仔细他的样子,这个人唇红齿白,举手投足间皆有一种温润的气质,眼神清澈,“又是一个好看的家伙”粟月有点郁闷的想,“真是的,要是我是他就好了。”等粟月回神,身边只剩下了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的然儿。

  两人赶到帐子处,发现已有人帮他们收拾好了。两人只用草草收拾,便可以上路。一会儿,小叶拿了御风寒的药,想法子凉了喂无名氏吃了,猫儿有了些许精神。粟月对小叶一阵猛烈的崇拜眼神的轰炸,小叶受不了,先行离去了。

  粟月消失了。

  竹林另一边,粟月抱着无名氏瞠目结舌!因为,她的面前是一片像沙漠一样的地方!大约30米之外,有一面石壁,石壁上有个洞窟,石壁上有小路可以从地面向上行进。最让人惊诧的是,有许多身穿白衣的人,长袖长裙,排成一队在石壁上缓慢行走着,在离这一堆人较远的地方,有一个举着灰色黑边幡布的人,像是在召唤那一堆人。粟月正在兀自震惊中,忽闻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如惊雷一般:“是谁?!”粟月慌忙倒退几步,这才对上那举幡布之人的方向。那人身形削瘦却不显瘦弱,听声音应是一中年男子。隔了老远,粟月都能感觉到那人犀利的目光隐隐所带的狠绝,她身子一震,头皮发麻,但根据第六感,她还是艰难地做出了判断。她一边向那人的方向小跑一边招手,也不管那人是否看得懂。气喘吁吁地,粟月跑到距那人约五米处停住,还未来的及开口,那人便又威严地问道:“你是何人?怎会出现在此?是来做什么的?”一口气抛出了这么多问题,粟月又惊又怕,却仍是强忍着答道:“这位伯伯,我似是迷了路,我从来不知此地。”那人见粟月衣着奇怪,怀里抱有一只奇怪的动物,又见她面孔单纯,不似骗人,声音稍有和缓:“此地罕有人迹,小姑娘你又是如何迷路?”粟月刚才脑中百转千回,现在却是已冷静下来。听此一问,她面上作凄然状:“本是与家人一同出来,不料被匪徒所劫,家人奋力抵抗,让我趁机逃跑,我慌乱无措,也不知方向,不知不觉便跑到了此地,然后就见到了您。”一番话有理有据。她在竹林中追赶无名氏时竹条刮擦衣物所造成的痕迹也可以作为证据。中年人听后没再说什么,只是依然上下审视着她。粟月见这一行人男男女女,脸色却都和善,于是本着先发制人的原则说:“这位伯伯,我现已成为孤女,也不知如何走出此地,可否让我跟你们一道······”中年人犹疑不定地看着她,粟月定了定神,大着胆子说:“请帮帮我,我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以做许多事的,如果您不帮我······”说到这里,却是无词了,人家就是不帮,又能怎样。一想到要自生自灭,无形的恐惧就像山一样压过来。刚才强压下去的混乱瞬间又挤上心间,一种无力的悲伤袭来,眼泪像泄了洪似的涌出,粟月低下头,泪水砸湿了沙土。一行人见粟月突然落泪,互相交头接耳说了些什么,然后传出一个婉转清越的女声:”师父,这位姑娘也就与我们差不多大,又身世可怜,我们不妨带上她。”中年男子看了看粟月,终是点了点头,说:”这位姑娘,我们此行是要北上,你一人也实在不安全,就暂且跟着我们吧。“又看向那行人:”然儿,你负责照顾这位姑娘。“粟月闻言,心里感激,连忙收住了泪水。只见一位白衣飘飘的姑娘缓缓向她走来,伸出手来搀扶她,带着她走到一行人的最末。粟月听中年男子在前方道:我们要尽快赶路。”于是一行人再次出发。

  那当初搀扶粟月的姑娘正是然儿,与提议留下粟月的姑娘是同一人,几天下来,她对粟月一直很是照顾。粟月向来接受能力强,虽然说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既不该悲,也不该痛,而是要努力的快乐地生存下去,况且情况也并不是那么差,还有无名氏陪着她。这几天,她俨然与然儿成了好朋友,知道了这一行人都是钟先生,也就是中年男子的弟子。她很欣喜,因为然儿是个美人。粟月的脸是很普通的那种,最多沾一点可爱,于是对美人爱的不得了,她坚信看美人能让自己也变得美一点。然儿呢,就是粟月心中憧憬的”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一行人白天赶路,晚上扎营,粟月与然儿一直同吃同睡。粟月身体向来不好,这几天吃得很少,但是也没胃痛。粟月什么都不懂,万事都靠然儿,天真善良美丽的然儿一旦离开她一会,粟月就到处喊然儿。为这事然儿被其他人嘲笑了:”然儿,你的孩儿在叫你。“然儿只是笑笑。

  然儿不理,加紧步伐。终于到了台阶尽头,粟月打起精神,继续跟随然儿穿过长廊,到一个房间门口,推门进去,房内陈设简单,有一个木床和一张吃饭用的桌子,另外窗下有一个看似是写字用的桌子。然儿给了粟月一个圆凳,粟月把无名氏放在吃饭的圆桌上。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昏暗,然儿取了灯盏放在圆桌上,粟月被灯盏吊起了精神,有一搭没一搭的还然儿说着话。唠了些有个没个后,然儿如当家主母般地说:“今个天晚了,我早都跟师父说了,今个你先和我住。明天一大早再去拜见门中的其他师父顺便安排你今后的去处。”粟月:“zzzzz”然儿一个暴栗,粟月大惊:“怎么了这是?!”然儿:“去睡!”粟月迷迷糊糊:“哦······”

  两人正说着闲话,却见一人从远处跑来,是这几天与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小师弟。小师弟满头大汗:“两位姐姐,你们总算来了,大家都等了好久了。“然儿忙拉着粟月跟上小师弟,说:”都怪粟月你的体质实在是太差了,回去给我好好练习一下。“一番话让粟月成了苦瓜脸,”“训练什么的,真的好恐怖啊!不要啊!”正这么想着,头上就被然儿敲了一记:“呆子,接我们的人来了,上马车了。”这次粟月没有好好用目光研究那什么马车那什么赶车人,因为,实在是然儿的目光太可怕了,好像在说:“敢再犯傻你就死定了。”粟月小朋友乖乖的学着然儿的样子上了马车,乖乖的正襟危坐,当然,不到一会儿,她又开始玩然儿的头发。然儿再次沐浴在同车的另一个女弟子的一种说不出味道的目光之下。然儿想抓狂了,她以前从来都是十分有耐心的,但是,但是。在粟月看不到的地方,然儿低下了头,她的眼神是掐出水一般的温柔。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呢。当初留下粟月,果然是对的吧。希望今后能一直在一起。想着想着,然儿满足地笑了,粟月对这些还是一无所知的,静静地玩着头发。坐在她们对面的女弟子,见状温柔的笑了。

  翠绿色的竹子一根连一根,几乎交错,竹叶很多,都是有韧度地舒展开来,竹节也相对平整。“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怎们这么好?”粟月咕哝着,慢慢靠近。这片竹林很大,在粟月的方向看来竟然看不到两边的边界。等到了竹子边上,粟月才发现了一条小径,很隐蔽,只容一人通过,而且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来。“真诡异啊,还是快走好了”粟月正想离开,无名氏却开始挣扎起来,两三下从粟月怀里蹿了出去,直奔竹林。这下粟月急了,二话不说追了上去。粟月的身影消失在了竹林里。

  然儿:“······”

  第二日,粟月起的极早,奇怪的是无名氏还窝在一旁。“怎么回事,这家伙一向比我起的早······”睡眼惺忪的然儿打了个哈欠,软软的说:“我说粟月,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啊?以前还有人说我起得早,我看你才是。”粟月猛地扑到然儿身上,然儿被吓了一大跳,“呜呜呜,我不活了,我的最最可爱的无名氏的啊,它、它它”然儿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粟月连拖带拽到无名氏的简易小窝,就是内垫有许多软布的一个木盆,只见无名氏的头微微仰着,双目眯成了一条缝,四肢朝向一侧却是一动不动,粟月用手拨了拨它的头,竟然没反应。然儿见状,也紧张了起来:“是不是吃坏肚子了?”“不会,无名氏从不乱吃东西”粟月急的转圈。然儿思索了一下:“这样吧,你先别急,我去找叶师兄看看,他懂医。”粟月松了一口气:“那我跟你一起去。”说着抱起了无名氏就向外跑,被然儿在帐门口拦住,然儿美人的脸色一阵五光十色,粟月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然儿凑近小声说:“嘘,听我说,那掌柜的不太对。”粟月立刻紧张了起来:“难道是黑店?!”然儿白了她一眼:“比这个更复杂,有可能是······说了你也不懂。”粟月:“那我们现在?”然儿拉着粟月的手,走到床边,拨开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的床帐,把粟月按了下去,两人直面床下。粟月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床下竟是有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狭口。然儿:“看见了吗?我先过去,然后在那边接你,房间门我已经锁好了,你不用担心。”语毕手脚并用地爬了进去,立马不见了,粟月找了个包袱皮给怀里的无名氏加了个保护措施后紧随其后,她想说:###%%&#%然儿明明爬的那么轻松,但是怎么到处都有磕碰&*#。两人通过洞口,空间立刻宽大了起来,可以容人站立起来,但仍是漆黑一片,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霉味。忽地一亮,然儿点亮了一个东西,勉强可以看清东西。粟月激动:“哇,难道是火折子?”半晌,没有人答话。

  最可悲的是,她的体育。她几乎天天胃痛,从小到大极度缺乏锻炼,让她跑八百米还不如杀了她,粟月可谓是对“一身林妹妹的病,没有林妹妹的命”深有体会。好不容易腿跑瘸了,然而还有*****八大项目等着她,午夜梦回之时,没少为此在心里哭的惨兮兮的。

  然儿:“粟月,你这个傻子。”

  粟月是个向来闲不住的,这个晚上抱着无名氏又缠着然儿非要听故事。然儿美人无奈地说:”我以前未拜师父为师时,也只随意读了几本书,也没有出门在外的经验,哪里来的那么多故事讲给你听,你这两天听的故事还少?“粟月嘿嘿一笑,忽又苦着张脸说:”我这个人就是不想一些东西就心慌。“说着把脸蹭到然儿怀里:”我想学些东西,帮我想想,我能学什么。”然儿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翘翘的长睫毛,在粟月看呆了的同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还不简单,拜我师父为师不就可以了。”粟月愣了一下:“是个好办法耶!但是你们师父那么严谨的人,他会收我么······”然儿说:“师父他为人极好,只是面目严肃了些,那天迟迟不肯带上你是因为你来历不明,以前曾吃过这方面的亏,当然要谨慎些。你放心,我会先帮你跟师父说说。

  粟月(装傻):“嘿嘿嘿嘿嘿。”

  第二天,一群人聚在公园,因为昨天的新闻说在公园里出现了海市蜃楼现象,听说是一大片竹林。他们站在公园的后墙对面,指指点点,对这面墙发生的事很是质疑。

  今天是周末,粟月要带爱猫无名氏(因为太喜欢觉的什么名字都不好)去看兽医,其实无名氏只是最近有点嗜睡而已。为了无名氏,一向沉默少语的她硬是向医生虚心求教了一个小时。在这之后,抱着恹恹欲睡的无名氏,粟月很欣喜,破天荒地来到了附近的公园,美曰其名:转转。当然,其实就是找了一个幽深的旮旯过人猫世界。“欸?无名氏,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里有这么大一片竹子?”怀里的无名氏翻了翻白眼。天知道粟月是不是第一次来······可怕的宅女一族。

  两人摸摸索索,总算走完了那段很长的路,也就是说,他们重见天日了。然儿搀扶着气喘吁吁的粟月:“瞧你这体力也······”“所以然儿你要多疼我,要不太可怜了“然儿无力地抚额:”知道了知道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