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演义之我佐刘备小说

三国演义之我佐刘备

傻傻的丫头

连载中免费

主角基础设定:大学本科工商管理专业;特种兵出身贫寒;八荒拳宗师;打过黑拳;步战无人能敌;水战低于韩当,逊于甘宁;马战低于张辽,逊于张飞;弓箭平平;有大局观但非军师型;自身定位为方面统帅级。  主线:按演义的路线,当然会有些变化,会作表明;  YY程度:适当超市里人不是很多,毕竟不是周末,也不是什么节日,大部分的人还在上班,还在为着那只能拥有七十年居住权的商品房努力打拼着。杨雷很快就挑好了东西,推着购物车就要往结算柜台那边去。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屠洪纲的那首精忠报国。没办法,毕竟是在部队里呆过的人,很是喜欢这个调调。杨雷掏出手机,看看显示的手机号码,眉头皱了皱,快步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按下了接听键,冷冰冰地问道:“豹哥,合同不是结束了嘛?你还有什么事?”。……

编辑:花前月下|19946次点击更新:2020-06-27

在线阅读

主角基础设定:大学本科工商管理专业;特种兵出身贫寒;八荒拳宗师;打过黑拳;步战无人能敌;水战低于韩当,逊于甘宁;马战低于张辽,逊于张飞;弓箭平平;有大局观但非军师型;自身定位为方面统帅级。  主线:按演义的路线,当然会有些变化,会作表明;  YY程度:适当超市里人不是很多,毕竟不是周末,也不是什么节日,大部分的人还在上班,还在为着那只能拥有七十年居住权的商品房努力打拼着。杨雷很快就挑好了东西,推着购物车就要往结算柜台那边去。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屠洪纲的那首精忠报国。没办法,毕竟是在部队里呆过的人,很是喜欢这个调调。杨雷掏出手机,看看显示的手机号码,眉头皱了皱,快步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按下了接听键,冷冰冰地问道:“豹哥,合同不是结束了嘛?你还有什么事?”。……

免费阅读

  迎面走来一对巡街的兵士,领头的一个兵士正在喊:“刘大人正在招募军士,有愿意的赶紧到西门外的军营应募啊。”杨雷一听,急忙上前道:“请问是哪个刘大人?”

  也许是杨雷说的太快,那军士没听清,愣了下,但听见是耳熟的家乡话,随即明白过来,那几个军士也收了长枪,开始问话的军士便道:“唉,原来是睢陵人啊。这次曹操可把你们给害苦了,沿途烧杀抢掠,整个下邳估计也没剩多少人了。兄弟你命大,还能逃过来。唉,赶紧进城吧。虽说曹操的军队退回去了,可毕竟在城内安全些不是。”说着便把杨雷让进了城。

  抱着有个稳定工作地想法,转业后可以安排到地方当个民警啥的,毕竟乡下人好说话,自己的老爸在当地还是有几分薄面,而且也是当地大姓,于是大学毕业杨雷参了军。不成想,从八岁后就没有停止过武术训练的自己在新兵训练结束后就被挑走了,进了侦察营,后来是集团军特种大队,最后是军区的特种大队。不过,在一次行动中因为违反了纪律犯下错误被勒令退伍。临走时,教官的话还在耳边响着:“不管你以后怎样,绝对不许利用自己的功夫为非作歹,否则。。。。。。”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杨雷也明白。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不想自己被逐出部队的事情影响父母,便只身来到南方打工。自己的运气不错,一开始是保安,后来豹哥看上了自己的身手,便成了保镖,最后因为想赚更多的钱养家,便开始了打黑拳的生涯。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还好部队的生活让他一次次挺了过来,凭着过人的身手和在部队养成的冷静头脑,自己在一次次残酷的生死之战中活了下来。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他获得了可能别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尽管他也知道,豹哥赚的更多。最后感到疲倦了的自己和豹哥达成协议,打完最后一场便回家,而此时,在地下拳坛已经无人敢挑战他了,毕竟,两年来无一败绩在地下拳坛,亦是少有的存在了。打完最后一场,结帐后便回家了,豹哥也不敢动什么歪脑筋,毕竟自己的凶名在那儿摆着。还有,自己虽然离开部队了,但是在各地的安全部门可是备着案的,算的上是危险人物吧。不过,倒是没人劝阻他打黑拳,毕竟,这也是生存的一种方式。这世道,想活的更好,就必须付出些什么,难道不是吗?

  杨雷呆呆地听着他说话,又木木地进了城。那军士看他这样子,忍不住对身边的几个人道:“唉,这次曹阿瞒可把俺们徐州百姓坑苦咯。这个小伙子看来也是逃过一劫,你们看看,人木木地,神智都不清醒了。”有军士接话道:“我说什长,放这小子进去会不会被校尉大人骂啊?”

  “他的几个师兄弟要为他报仇,估计已经追到你们那里了,不过你放心,道上的规矩他们还是遵守的,祸不及家人是这些人的底线。不过,打黑拳虽然生死自负,但没人说不可以私下寻仇的。毕竟,已经不是上个世纪了。”豹哥很显然知道杨雷会顾虑什么。

  “哦,”那校尉略抬了抬头,一眼瞥过去,随即道:“恩,看上去是个当兵的料子,说不定手里会些武艺。要知道徐州本就是民风剽悍之地,你把他直接带过来吧。要是应募军士的,就直接要了。”略顿了顿,随即道:“送到关将军的牌刀手营里去吧。毕竟关将军关爱士卒是出了名的。要是到三将军那里,说不定会挨上顿鞭子。”那军士应诺。

  那少年将军唯一颔首,示意那军士下去。眼睛却始终盯着杨雷,谁叫他个头高,而且还是寸板头,想不起眼都难。那军士看看便明白怎么回事,便低声道:“少将军,那个也是应募来的军士,家里人都在被曹军杀了,也练过武艺,周校尉便让我带他过来了。”那少年将军点点头,随即道:“那便带下去好好操练吧。”那军士应诺,带众人下去换衣领兵刃不提。就这样,杨雷在三国时代的军旅生涯要开始了。

  出了西城门,过了护城河,右转便看到一座军营拔地而起。远远观看,刁斗瞭望,拒马栅栏,整整齐齐,军旗飘扬,大书一个刘字。军营内军士正在操练,喊杀之声远远传来,确有一种无形的杀气弥漫其中。那募兵之处却在军营不远处,数百人在那里挨挨擦擦,更有好多人在杨雷身后快步赶来,好在有军士维持秩序,喝令排成一队,方好些。

  第三天,杨雷拐上了一条大路,沿着路走。到了中午时分,杨雷遇到了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活人,一个纵马奔驰的人。那人身上穿着件皮甲,没戴头盔,只是包着块布,见到杨雷亦是不闻不问,倏忽之间已跑了过去,想是将杨雷当做一个难民了。杨雷本想拦路问问,但一眼瞥到那马匹身上挂着的刀,顿时没伸手,谁知道是不是和那些屠村的人一伙的,万一有个啥问题,一刀下来,自己还没自大到以现在这个身体状态来面对一个骑兵的冲击。再说,看那神色,亦是久战之兵,那眼神里的杀气杨雷看的出来。杨雷闪在一旁,待那人跑马过去,挥挥扬起的烟尘,自言自语道:“看来快到有活人的地方了。加把劲吧。”

  杨雷走在大街上,这街道青砖铺路,虽不如后世的水泥平整,却也是宽阔。天已经快黑了,一路上没几个铺子开门,就连行人也是行色匆匆,毕竟,大战之后,人心思安啊,说的直白点,想家啊。走着走着,天已经黑透了。杨雷这才想起一件事,自己没钱,进了城,哪儿有房子住,哪儿有饭吃啊。虽说凭自己的身手,“借”点钱花花不成问题,但自己可是受过伟大教育的人,虽说后来的日子有些血腥,但那也是堂堂正正,不劳而获的事情可是从来没干过啊。揉揉干瘪的肚子,杨雷生出一个念头,不如去参军吧。虽说三国时代经常打仗,好歹没死之前有口饱饭吧。可是,是参加陶谦的军队还是刘备的呢?至于曹操,想都不要想了,别说自己现在根本过不去,即使能过去,看在一路上那么多尸体的份儿上,自己也无法安心跟随曹操,毕竟,那是普通的百姓,不是军士啊。反正以后陶谦的军队还是要被刘备夺去,那在哪儿参军不一样嘛。不对,从古到今,军队是最讲究资历的地方,哪怕只早一天,那也是资历啊。一想到这儿,杨雷便暗暗下了决心,去投刘备,虽说刘备整天被赶得跑来跑去,好歹最后是一国之君,凭着自己的身手,虽说马术不行,弓箭也不太会用,但只要能活下去,也说不定能混个校尉啥的,想着想着,杨雷随便找了个避风的街角,睡下了,就像后世的流浪汉,这个时代叫流民,这个街角有许多这样的人,不差他一个。

  不知过了多久,杨雷慢慢的醒转过来,却没睁开眼睛,这是以前养成的习惯,慢慢的用自己的耳朵和嗅觉感知外界,算是一种自保的本能吧。一阵微风吹过,一股血腥气刺鼻而来,杨雷嗅了几下,心中大惊,这是人的血腥味,难道,这里有凶杀案?暗暗活动了下身体,还好,一切正常,除了有点饿之外,倏地睁开双眼,入目一片树林,月色朦胧,却是夜深时分。微风轻吹,使杨雷不禁打了个寒战,仔细一看,却是身无寸缕,赤身裸体。杨雷不由又羞又恼,MD,黑虎的那几个兄弟也太那个了吧,开车把我撞昏就算了,居然还把我赤身裸体丢到这个树林里,最起码也要留个三角裤吧。不过,没杀了自己也算是开恩了。也不排除先折辱自己一番再和自己对打后下杀手的可能性,哼哼,来就来,WHO怕WHO啊。不过,当务之急应当先找件衣服穿上,然后再搞清血腥味是怎么回事。心里盘算着,杨雷往林子外走去。那里,是血腥味传来的方向。

  这究竟是什么鬼年代?人命如草芥,真是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啊。尽管杨雷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时候,还是给这个时代打上了一个乱世的烙印。而他自己,想要生存下去,必然要有自保的能力,最重要的问题,解决肚皮问题。多亏当年在部队的生存训练,一路上,他能用野菜等勉强地填着自己的肚子。

  那什长眉毛一皱,瞪了那军士一眼,道:“曹阿瞒这次杀了俺们那么多徐州人,陶大人都急病了,幸好有援军来,不然城破了我们能活几个。再说你看看周围郡县有几个百姓能躲过来的,这曹军退走了才来一个。要是让校尉大人知道了告诉陶大人,那陶大人不是更加病的厉害啊。所以,你们几个,嘴巴严实点,别给老子找麻烦。”几个军士唯唯诺诺,自去看守城门不提。

  杨雷忍住胃部的不适,仔细的勘测现场,一看下去,不由迷糊起来。这一堆尸体中,穿的衣服都是古代服装,更明显的是,好多人都留的是古代的发髻。这些场景,电影电视剧早就看的多了。联系到自己被车撞后的情景,不由呆立在那儿。良久之后,传出一声怒吼:“贼老天。MD,你玩我啊?”

  杨雷沿着曲曲折折的路一直向前,愈走愈是脸色阴沉。这路上,遇到过几个小村庄,无一例外,全都是一堆堆的尸体,而村里的房屋,都被付之一烬,有的还袅袅冒着青烟。穿着从尸体上扒来的衣服,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对,就是菜刀,杨雷默默地向前走去。

  “终于要到家了。”跳下大巴车的杨雷感慨地叹了口气,“十年了,十年没有回家了。”杨雷紧了紧身上的旅行包,大踏步出了车站,沿着马路向前走去,他想先去买点东西,然后再坐城乡公交回去。虽然家里最近几年因为他在外面努力挣钱,光景好了许多,但是游子归乡,不管带点什么都是自己的心意吧。想着想着,杨雷步入县城里唯一的大型超市,天天欢乐买,开始购物。

  杨雷沿着队伍慢慢向前移动。他那块头在人群中实在是扎眼,这个时代,身高到一米八毕竟是少数。那维持秩序的军士早看见了他,便对他多看几眼,便在招兵的那个校尉耳边嘀咕了句:“周校尉,有个大汉在排队应募。”

  自己从小身子骨很弱,大病不断,小病常有。父母为了自己能健康地活下去,不知抱着自己去了多少趟的医院,最后弄的医院里的医生听到自己的名字都摇头,都发憷。不过,在父母的努力下,自己健健康康地活下来了,而且身体也慢慢好转了,不再是那么虚弱了。后来为了身子骨更强壮些,就去跟村里的那个早年被当村干部的父亲收容下的叫花子爷爷练武。当初那个爷爷估计也是一时兴起,流浪那么多年,有个能呆的住的地方不容易,也许是为了还自己父亲的一个人情,也许是看自己身子骨弱,却又对他很是亲近的缘故,索性就传了自己几套拳法。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渐渐长大了的自己也知道了自己练得叫什么巴子拳,还在父亲的默许下正式拜了师,学了那个爷爷一身本事。

  不知不觉间,杨雷已经踏上了公路,前面就是城乡公交车站了,想着即将见到的父母,杨雷的脸上缀满了笑容,紧跟着心情也放松下来。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就到家了,杨雷想着,脑海里又出现了父母那慈祥的面容,还有奶奶那满脸皱纹漾开的笑容。就在这时候,只听见路人惊呼,杨雷本能的感觉不对,想也不想,往路边就是一个鱼跃,确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碰的一声,杨雷的身体腾空而起,约有五米多高,紧跟着翻滚了二十多米,砸在了路边的护栏上,抽搐了两下就不动弹了。不久,警车声响起。。。。。。却没人发现杨雷脖子上的那个玉吊坠发出淡淡荧光,不久便化为了粉,点点消失在空气中。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