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 第105节承诺

    他两次这般看东瑗,让东瑗很吃惊,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令露着这般深邃的眼神来。她心中还未想很清楚,盛修颐已道:“走吧,给娘问安去。”他们到了元阳阁门口,便被盛夫人的管事妈妈康妈妈拦下,轻声对他们夫妻道:“侯爷在里面,昨日问安免了。”东瑗道:“妈妈她心中尚未想清楚,盛修颐已道:“走吧,给娘请安去。”。

  • 第104节反常(2)

    林大大太太跪在盛夫人脚边,边哭边给盛夫人叩头,求夫人饶命。不只是是盛夫人,是东瑗和满屋子侍候的丫鬟、婆子都呆住了。半晌,盛夫人回神,对康妈妈道:“快扶了大大太太出来。”又对林大大太太道,“有什么话好好的说,这是怎么了?”林大大太太却规避了康妈妈半晌,盛夫人回神,对康妈妈道:“快扶了大姨娘起来。”又对林大姨娘道,“有什么话好好说,这是怎么了?”。

  • 第103节反常(1)

    蔷薇大清早出门时后,东瑗去给盛夫人请安,是紫薇陪着她。到了盛夫人的元阳阁,盛夫人让东瑗坐到她对面的炕上。见跟随她的丫鬟换了人,就多看了紫薇几眼,对东瑗道:“这丫头还也没去过我这里,叫什么名字?”“她叫紫薇,是蔷薇的干姊妹。”东瑗笑道。盛夫人哦了到了盛夫人的元阳阁,盛夫人让东瑗坐到她对面的炕上。见跟着她的丫鬟换了人,就多看了紫薇几眼,对东瑗道:“这丫头还没有来过我这里,叫什么名字?”。

  • 第102节喜讯

    回盛昌侯府,东瑗和盛修颐领着盛乐郝兄妹三人去给盛夫人请安。盛乐钰从蔷薇手里递过来装礼物的小匣子,给盛夫人看,都是薛家的亲戚赏给他的。他笑着爬到盛夫人怀里:“钰哥儿有好多礼物,祖母!”盛夫人笑容柔和,问他:“都是谁给的啊?”20-300盛乐钰提问,转盛乐钰从蔷薇手里接过装礼物的小匣子,给盛夫人看,都是薛家的亲戚赏给他的。他笑着爬到盛夫人怀里:“钰哥儿有好多礼物,祖母!”。

  • 第101节专宠

    盛乐钰迷惘又辜的表情,连东瑗都被萌到了,都忍笑。旁人也爱得不行啊,争相说这孩子真可爱的。薛老夫人也不喜欢,连声说好孩子。又问盛乐芸。盛乐芸也答了,惹得众人又赞了一回。可接下来,薛老夫人却较为明显偏向盛乐郝,问他几岁启蒙的,现在的念什么书,哪个先旁人也爱得不行,纷纷说这孩子真可爱。。

  • 第100节宠爱(2)

    早晨出来,东瑗换了件银红色奈良稠绣百蝶嬉春纹褙子,月白色色百褶襕裙,头戴上了沉香木嵌珠翠石榴石簪,又在高髻上斜插了两把缠枝梅花梳篦,坠了米珠耳坠,华美又不杨天,和盛修颐一起,去给盛夫人请安。盛夫人的胃了不疼了,气色好了不少,见东瑗如此装扮,不盛夫人的胃已经不疼了,气色好了不少,见东瑗如此打扮,不住颔首道:“这样打扮好看。”。

  • 第098节体谅

    陶大太太规避其他几位大太太,单独的留在跟东瑗说盛修颐的事。蔷薇有些不虞。东瑗貌似能当然陶氏会说什么过份的话,左右是不想杨天自己比其他大太太多明白些盛修颐的事。在她掺合东瑗和大小姐盛乐芸说话的时也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个颇有场面控制力的人,把自己凌驾于与旁人蔷薇有些不虞。。

  • 第097节嫡母

    一句“空费一番心思”,可能会是两条人命。那个很聪明谨慎小心的袁三太太,那个婉约娴淑的袁璞瑛小姐,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让她们有如此下场?贪慕盛家的富贵荣华吗?她们推知身在盛家的步步艰苦?是被二爷盛修海所逼?袁提举常平逝世,袁三太太带着两位少爷和袁璞瑛回京都那个聪明谨慎的袁三太太,那个温婉贤淑的袁璞瑛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们有如此下场?。

  • 第096节平妻(2)

    从二奶奶的喜桂院回家去,蔷薇一路上敲打开门,少不得麻烦值夜的妈妈,幸亏随身携带带了荷包。一路一直这样,左右二两碎银子打发掉一直这样了。都快到静摄院门口的时候,东瑗倏地停住脚步,望着身后黑黢黢的庭院发愣。蔷薇和紫薇跟在她身后,诧异望着东瑗。“奶奶,怎么了?”蔷一路下来,大约二两碎银子打发下去了。。

  • 第095节平妻(1)

    夜色已深,盛昌侯内院各处争相落钥,藿香自己拿着钥匙,带着两个粗使的丫鬟和一个掌灯的婆子,领着盛修颐和东瑗往元阳阁去。东瑗的丫鬟蔷薇、紫薇跟在身后,亦提着羊角明灯照路。走得急,灯影摇弋着,到处宁谧得森森骇人。昨日是五月初三,繁星满天,也没半点东瑗的丫鬟蔷薇、紫薇跟在身后,亦提着羊角明灯照路。。

  • 第094节感动

    东瑗和盛修颐从锦禄阁出,在岔道口提出分手后,东瑗带着蔷薇去了桃慵馆,盛修颐跟随小厮去了外院。刚跨进桃慵馆,在门口遇上了老夫人的丫鬟绿浮,东瑗便明白老夫人有东西作为礼物薛东姝。果真,她进了内室,就见薛东姝和她的丫鬟茜草根在看一个紫金小匣子。东瑗进去刚刚踏进桃慵馆,在门口遇到了老夫人的丫鬟绿浮,东瑗便知道老夫人有东西送给薛东姝。。

  • 第093节败露

    东瑗和盛修颐在锦禄阁陪着薛景升和杨氏吃了饭毕,薛景升又留盛修颐说话的。薛景升现任翰林院修撰,他无意买弄他博闻强识广识,谈的话题不只是是科举的经史子集,诗词、曲赋、稗官野史,都有谈到。盛修颐读书学习不以功名为己任,多而杂,学问并不在薛景升这个状元郎之下薛子明现任翰林院修撰,他有意卖弄他博闻广识,谈的话题不仅仅是科举的经史子集,诗词、曲赋、稗官野史,都有谈及。。

  • 第092节偷窥天机(2)

    薛东蓉带着自己的丫鬟银叶,两人缄默着,回了二夫人的和宁阁。相对于刚在桃慵馆,薛东蓉的脸色愈发好。二夫人正跟冯妈妈和松霞、明霞商讨再次位置摆放屋子,给屋里添几件盆景,葱郁的盆景印衬,人的心情也好些。见薛东蓉回去,惨白着脸,二夫人紧张问她:“蓉比起刚刚在桃慵馆,薛东蓉的脸色越发不好。。

  • 第091节偷窥天机(1)

    东瑗和盛修颐从锦禄阁回家去,路上盛修颐轻声问她:“外父留我们吃饭时,你仿若很惊讶?”东瑗抬眼看他,心说这个人好细心地。她理了理情绪,才婉转地道:“我爹爹一向冷冽的。”盛修颐望着她,深遂眸子闪动着莫名的感觉的光泽:“阿瑗,我爹爹是平时里严谨认真的人,却是外冷盛修颐看着她,深邃眸子闪烁着莫名的光泽:“阿瑗,我爹爹也是平日里严谨的人,却是外冷内热,心中仍是疼爱儿女,只。

  • 第090节留饭

    东瑗和盛修颐先去了老夫人的荣德阁。略为坐了坐,晋王夫人除了家务事要处理方式,就先回家去。老夫人盼咐小丫鬟带盛修颐去外院书房,看一看老侯爷和晋王爷、大少爷回去了未曾。等屋里只余下东瑗和老夫人祖孙两人,老夫人开门见山问她:“手怎么了?”很心痛的语气,好略微坐了坐,世子夫人还有家务事要处理,就先回去。老夫人吩咐小丫鬟带盛修颐去外院书房,看看老侯爷和世子爷、大少爷回来了不曾。。

  • 第089节坦白

    盛修颐让她把手给他瞅瞅,东瑗却把手背到后面,轻声道:“天和,我有话和你说。”盛修颐轻轻一愣。她始终喊他晋王爷的,现在的却叫他天和。天和二字,从她唇齿间逶迤而出,掉入盛修颐的耳朵里,令他的心脏跳动乱了,呼吸的节奏滞了半瞬。盛修颐绷着的表情懈怠下去,轻轻颔盛修颐微微一愣。。

  • 第088节善后

    文靖长公主和夏二奶奶、夏三爷闻见动静赶出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傻眼:元昌帝钳制着薛氏,身后跪着兴平王晋王爷和他的小厮。尤其是夏三爷,只觉眼前泛黑,怎么兴平王晋王爷搅合进去?刚他在前头坐席,兴平王晋王爷问他府上可有好玩儿的,夏三爷就看得出来兴平特别是夏二爷,只觉眼前发黑,怎么兴平王世子爷搅合进来?刚刚他在前头坐席,兴平王世子爷问他府上可有好玩的,夏二爷就看得出兴平王世子爷有些无聊。。

  • 第087节弑君

    夏二奶奶望着东瑗的身影没入小院,才坐着马车,拐过角门,横穿过斜长的甬道,来的一处小院前。她见状敲敲门,文靖长公主的帖身妈妈给她开了门。院子很小巧精致优雅别致,三间正房带两间小耳房,却早以出了文靖长公主府,是在公主府外院的西边。这处小院是曾驸马爷的亲戚她上前敲门,文靖长公主的贴身妈妈给她开了门。。

  • 第086节寿宴(3)

    煦暖大公主张口便问韩家的人是也不是死光了,东瑗体会可以得到她的恨意。太后恨东瑗,皇上记挂她,她跟皇家早以无和善之交,此刻煦暖大公主借着文靖长公主家的寿宴,当着给东瑗这样一巴掌,污辱的不只是是她,亦是她生母的韩家、她的婆家盛昌侯府和她娘家镇显侯府。太后恨东瑗,皇上惦记她,她跟皇家早已无友善之交,此刻和煦大公主借着文靖长公主家的寿宴,当众给东瑗这样一巴掌,侮辱的不仅仅是她,亦是她生母的韩家、她的婆家盛昌侯府和她娘家镇显侯府。。

  • 第085节寿宴(2)

    定远侯府姚家的女眷和盛昌侯府盛家的女眷进了垂花门,便有穿着银红色绣缠枝牡丹纹襦裙的更年轻妇人笑嘿嘿迎了上去:“亲家夫人,大嫂,你们可算起来了,长公主念了好几回呢。”说罢,款款给两位夫人施礼。她是文靖长公主的二儿媳妇,定远侯府的四小姐姚氏。盛夫人说罢,款款给两位夫人行礼。。

  • 第084节寿宴(1)

    盛修颐的反复,令东瑗和一旁侍候的蔷薇都微愣。可最后但是答应下来了。东瑗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蔷薇看得出来东瑗情绪的变化,什么都敢说。日子波澜不惊过了几日,到了四月二十六这天,是文靖长公主驸马爷的五十大寿。盛家和文靖长公主是姻亲,早就备了可最终还是答应了。。

  • 第083节安排

    本来开开心心回门,盛修颐跟祖父言谈投机,很是开心。却因为盛昌侯一句话,他情绪一落千丈,回静摄院的时候,脚步迅速,东瑗和蔷薇一路小跑着才能跟进他。回静摄院,他去净房洗漱,东瑗安排好紫薇和红莲今天晚上当值。等他梳洗打扮停当,东瑗自己才去梳洗打扮。从净房出,只回到静摄院,他去净房洗漱,东瑗安排紫薇和红莲今晚当值。。

  • 第082节回门(3)

    东瑗脸上阵阵发热时,不知道是喝酒的但是羞怯,听见家里人的闹,又忆起盛修颐的体贴,心里似有什么在汩汩汩汩流淌,怎么都静不下去。她垂着了羽睫不说话的。而耳根却是通红一片,惹得众人又是笑。老夫人帮她大脚解围,佯怒道:“你们这一个个,拿新娘子嘲笑,坏了良心的!她低垂了羽睫不说话。。

  • 第081节回门(2)

    为了东瑗回门,薛府门口挂着大红彩绸,垂着镀金门环的大门上贴着大大地的喜字。到处披红鼻青脸肿,或贴着喜字,或贴着喜鹊登枝的吉祥剪纸。进了薛府的大门,绕开三重仪门,走到垂花门前,东瑗的大嫂陪着世子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和五夫人,后面拥簇着姑娘、四处披红挂彩,或贴着喜字,或贴着喜鹊登枝的吉祥剪纸。。

  • 第080节回门(1)

    盛修颐回过头,早晨骄阳中,他的眼波似瑶华映阙,直直照在东瑗心头。东瑗微愣,我以为自己的话令他不快,正想再作出解释一句,就听见盛修颐道:“好,我获知了。”接着又道,“你初来,谁都别害怕。假若有人无缘无故被欺负你,切记忍着。忍了一回,除了下一次。次次忍着,是一东瑗微愣,以为自己的话令他不快,正想再解释一句,就听到盛修颐道:“好,我知晓了。”。

 32152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