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 第11章修整与商讨

    身,甩了甩手臂。  萧战难受啊得紧眯双眼,头也不回的对辰旭挥挥,挥手示意让他滚吧。  辰旭轻轻一笑一声,地说:“阿战啊,你这体力肯定杠杠的,回去用不了五分钟就会被丧尸直接秒杀的,我相信我,你也可以的!”说着,还拍了拍萧战的肩膀,竖了一个大拇指。  好不容许这一切……并不是萧战在杀丧尸,只是他刚刚完成了一次3公里的跑步任务(鱼农试过长期不运动后慢跑2公里,跑完了感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

  • 第10章敢问路在何方

    可能会的锻炼体能,等形势好一点儿以后我们再回去活动。”  “第二,是两人配合好出一套干掉变异生物的方法。从干掉我妈这里也可以看出,一只变异生物就够我们手忙脚乱的了,的话会出现多只,我们可能会就得挂的了。这个需我们一段时间的磨合,你去上学的时候有打群架的经验,萧战茫然地看着前方,脑子里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对天昊说:“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 第7章 又入鹰穴

    岩石都被烧成灰烬,李梦天木门的身躯并不能够比岩石还坚硬无比。  李梦天木门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才把衣服上持续燃烧的火焰被扑灭,他正欲松口气,眼角所过,抬头一看几朵火焰菊花排着“品”字状,轻衣袂飘飘的向他那里坠下。  “妈呀!”  李梦天木门狂吼一声,也再顾爬出来,干也就在李梦天刚滚过的地方,一朵火焰菊花几乎贴着李梦天的后背落在地面上,炽热的气息瞬间把李梦天的衣服点燃。。

  • 第9章不明朗的形势……及搬运

    的眼睛,染血的手拿着两块内脏,吃的有滋没味,鲜血从她的嘴角淌下,血染了整个下巴。  “啊!!!……”萧战从床上惊坐出来,一身的虚汗。心脏汹涌澎湃的跃动着,信息显示出这具身体正受非常强烈的惊吓。这时,门突然再打开了,萧战的脑子里还没分清楚现实与梦境,抄起“原来是妈啊,我刚才作了个噩梦,梦到很不好的东西……”萧战抹了把头上的汗,笑着问王蔚婉:“早上吃什么啊?”。

  • 第8章母爱

    豫了一会,这当然是自己的母亲,在也没看见王蔚婉的正脸时,他都不能够当然。  当二人离王蔚婉仅有两米左右时,萧战轻声说了句:“妈?”王蔚婉也没公开回应,萧战只好进一步加大了声音再喊了一遍。这下王蔚婉像是有觉得了,她浑身的肌肉像是都很紧张了出来,慢慢的的把脸萧战一时间脑子就抽了,这一路搜查过来,脑子里不断在设想成为丧尸的母亲会怎么来个视野盲区杀,没想到就这样站在面前。不过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已经不再是母亲了,因为如果是母亲的话,就不可能去挣脱绳索。。

  • 第30章 解药

    “这个你拿去,也可以清你身体内的毒。”冼幽将药瓶塞到她手中,“你切记一场误会,我也恨你,但是我是个大夫,我不能够看见了有快死的人面前也不去救。”兰瑾眼神很复杂的望着她许久兰瑾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许久,最后嘴是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 第30章 解药

    “这个你拿去,也可以清你身体内的毒。”冼幽将药瓶塞到她手中,“你切记一场误会,我也恨你,但是我是个大夫,我不能够看见了有快死的人面前也不去救。”兰瑾眼神很复杂的望着她许久兰瑾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许久,最后嘴是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 第29章 晚了一步

    乾祈晟道:“切记说真的对不起,你也没真的对不起我,是我自己晚了一步,是吗?”乾祈晟又问冼幽,实际上冼幽自己也不明白的话是他先下山,先被自己救下,现在的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所以她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如果先遇上你会是怎么样的,会不会也像现在这样与你坐在这里,也许根本不会有如何了,是吗?”乾琦华点头,道:“是啊。”。

  • 第29章 晚了一步

    乾祈晟道:“切记说真的对不起,你也没真的对不起我,是我自己晚了一步,是吗?”乾祈晟又问冼幽,实际上冼幽自己也不明白的话是他先下山,先被自己救下,现在的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所以她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如果先遇上你会是怎么样的,会不会也像现在这样与你坐在这里,也许根本不会有如何了,是吗?”乾琦华点头,道:“是啊。”。

  • 第28章 生性好战

    乾琦华生性好战分子,马皇后啊看清楚了这一点,因为每次都在乾少卿面前这样来多次反复他的过错,但是不着痕迹,但是让乾少卿听着就像是越发像那么一回事了。乾琦华是听进了马皇后的乾琦华是听进了马皇后的这些话,可是现在他也不会在与这个女人重归言好,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整个北卫是他说了算,而马皇后现在也不像只垂死的羊而已。。

  • 第28章 生性好战

    乾琦华生性好战分子,马皇后啊看清楚了这一点,因为每次都在乾少卿面前这样来多次反复他的过错,但是不着痕迹,但是让乾少卿听着就像是越发像那么一回事了。乾琦华是听进了马皇后的乾琦华是听进了马皇后的这些话,可是现在他也不会在与这个女人重归言好,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整个北卫是他说了算,而马皇后现在也不像只垂死的羊而已。。

  • 第27章 不松口

    乾琦华冷目一立,神色冷肃,他道:“做错事就该罚!你明白我在皇下死了多少士兵吗!”乾琦华声音冷肃,为了救他,他那数千名禁军与乾祈芫的亲兵突然发生了小规模的械斗后,死了乾琦华在心了暗骂一句,屁弟弟!是你亲儿子才对!。

  • 第27章 不松口

    乾琦华冷目一立,神色冷肃,他道:“做错事就该罚!你明白我在皇下死了多少士兵吗!”乾琦华声音冷肃,为了救他,他那数千名禁军与乾祈芫的亲兵突然发生了小规模的械斗后,死了乾琦华在心了暗骂一句,屁弟弟!是你亲儿子才对!。

  • 第26章 天真

    “母后,多保重。”出了皇后殿,乾祈晟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后转身朝大殿走去,乾少卿因为是明白他会去的,因为他的脚程并不快,他想最后看一看这宫里,这他从小慢慢长大的地方,除了出了皇后殿,乾祈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朝大殿走去,乾少卿应该是知道他会去的,所以他的脚程并不快,他想最后看看这宫里,这他从小长大的地方,除了那在冬天傲然的红梅,以及那冰冷的白玉栏杆,似乎这宫里并没有让他留恋的地方了。。

  • 第26章 天真

    “母后,多保重。”出了皇后殿,乾祈晟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后转身朝大殿走去,乾少卿因为是明白他会去的,因为他的脚程并不快,他想最后看一看这宫里,这他从小慢慢长大的地方,除了出了皇后殿,乾祈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朝大殿走去,乾少卿应该是知道他会去的,所以他的脚程并不快,他想最后看看这宫里,这他从小长大的地方,除了那在冬天傲然的红梅,以及那冰冷的白玉栏杆,似乎这宫里并没有让他留恋的地方了。。

  • 第25章 害怕

    冼幽没在说话的,她静静地的站在一棵梨树下,花了基本上衰败下去了,落花入泥,究竟滋养了什么?而她也会如这花瓣像,极盛后衰败下去,或许以后还倒不如兰瑾的下场。“乾琦华,“乾琦华,我很怕。”。

  • 第25章 害怕

    冼幽没在说话的,她静静地的站在一棵梨树下,花了基本上衰败下去了,落花入泥,究竟滋养了什么?而她也会如这花瓣像,极盛后衰败下去,或许以后还倒不如兰瑾的下场。“乾琦华,“乾琦华,我很怕。”。

  • 第24章 不后悔

    冼幽笑着捂上了他的唇,道:“算了,杀了她,你就能不好过吗?”看他与兰瑾的分别为1,兰瑾的眼泪,与乾琦华眼中稍纵既逝的不舍,冼幽明白这些年兰瑾在他身边并也不是白呆的。冼幽冼幽知道与他在一后并不会一切都顺利,先不论他们为什么对她从喜欢到充满了敌意,她是知道自己嫁给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也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可是是她的选择,她就不能够后悔,包括兰瑾这样的加害。。

  • 第24章 不后悔

    冼幽笑着捂上了他的唇,道:“算了,杀了她,你就能不好过吗?”看他与兰瑾的分别为1,兰瑾的眼泪,与乾琦华眼中稍纵既逝的不舍,冼幽明白这些年兰瑾在他身边并也不是白呆的。冼幽冼幽知道与他在一后并不会一切都顺利,先不论他们为什么对她从喜欢到充满了敌意,她是知道自己嫁给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也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可是是她的选择,她就不能够后悔,包括兰瑾这样的加害。。

  • 第23章 以死相逼

    兰瑾一听这话又哭了出来,她痛苦……的哭道:“为什么?我有哪点比不上你。”“你也没比不上我,但是我也不明白怎么说。”冼幽只明白,对于乾琦华,她不能够放开手,更为不能够谦让。“你没有比不上我,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 第23章 以死相逼

    兰瑾一听这话又哭了出来,她痛苦……的哭道:“为什么?我有哪点比不上你。”“你也没比不上我,但是我也不明白怎么说。”冼幽只明白,对于乾琦华,她不能够放开手,更为不能够谦让。“你没有比不上我,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 第22章 喜欢上了

    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乾琦华,那个古冼幽究竟有什么好的。他提问不出,但是是不喜欢上她了,爱上了她了。这爱与不喜欢还需什么理由呢?回马车上,冼幽并也没问他为什么担搁他回答不出来,可是就是喜欢上她了,爱上她了。。

  • 第22章 喜欢上了

    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乾琦华,那个古冼幽究竟有什么好的。他提问不出,但是是不喜欢上她了,爱上了她了。这爱与不喜欢还需什么理由呢?回马车上,冼幽并也没问他为什么担搁他回答不出来,可是就是喜欢上她了,爱上她了。。

  • 第21章 闹翻

    乾琦华明白,的话他敢说出来那个字,他肯定会立马切断他的脖子,丝毫会手下留情的。“琦华帮帮我你!”“帮帮我你!兰家就余下我哥哥了!”“求你了!”兰瑾声泪具下的求着乾琦华,“琦华求求你!”。

  • 第21章 闹翻

    乾琦华明白,的话他敢说出来那个字,他肯定会立马切断他的脖子,丝毫会手下留情的。“琦华帮帮我你!”“帮帮我你!兰家就余下我哥哥了!”“求你了!”兰瑾声泪具下的求着乾琦华,“琦华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