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坑帝国》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雨中的别墅

第一章 雨中的别墅

南宫莲华 2021-04-08 14:14:02
何青身材挺拨,面容俊美,他在酒会上风度翩翩,举起手投足不紧不慢,应对如流,令身边的女士为之动心,锦添在那次酒会上对何青一见钟情,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何青后来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失恋了,事业曲折坎坷,母亲又疾病麻烦缠身,他整日过的浑浑噩噩,在这个时候偏何青与锦添是在一次酒会上认识的,何青身材挺拔,面容俊朗,他在酒会上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不紧不慢,应对如流,令身边的女士为之心动,锦添在那次酒会上对何青一见倾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何青当时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失恋,事业坎坷,母亲又疾病缠身,他终日过的浑浑噩噩,在这个时候偏偏遇到了如此热情又多金的锦添,他最终接受了锦添,两人喜结连理。。...

天坑帝国

推荐指数:10分

《天坑帝国》在线阅读

  何青,出生于苏州,年轻时做过T台模特,后又跨界经商,他现如今经手的产业横跨地产,医药,高新技术等等,不到五十岁便坐拥上巨额资产,他虽名声在外,但为人低调,他的妻子名叫锦添,娘家是SH的名门望族,何青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也多亏了他的结发妻子锦家人的提点,他的妻子锦添就是他的贵人,当然何青本人也见识独到,人脉甚广,颇具经商的天分,于是天时地利人和,事业顺风顺水。

  何青与锦添是在一次酒会上认识的,何青身材挺拔,面容俊朗,他在酒会上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不紧不慢,应对如流,令身边的女士为之心动,锦添在那次酒会上对何青一见倾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何青当时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失恋,事业坎坷,母亲又疾病缠身,他终日过的浑浑噩噩,在这个时候偏偏遇到了如此热情又多金的锦添,他最终接受了锦添,两人喜结连理。

  现如今他们已结婚十多年,育有一子,取名何瑜,何瑜自小生活优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性格偏执顽劣,难以调教。何青与锦添虽结婚多年,感情并不和睦,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被锦家人反对,再加上锦添性格也刁蛮专横,何青在锦家人面前低声下气熬过了那么多年,现如今有了今天的这番成就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但是两人虽有夫妻之名却形同虚设。

  岁月如梭,何青对于这个强势又专横的女人倍感无奈,但他知道自己能走到今天,都是锦家的提点,碍于情面他不能对这个结发妻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于是何青虽心有不满,但却未有任何怨言。自从有了何瑜之后,何青再也没有碰过锦添,但是锦添对何青却初心未变,何青在事业上的飞黄腾达让锦添的爱慕之意有增无减,无奈自己容颜渐渐衰老,纵使自己再怎么耗尽心思涂脂抹粉,花枝招展,美艳撩人,丈夫依旧那般漠然…

  锦家人虽家室富贵至极,但却人丁单薄,锦添的母亲时常催促女儿趁着年轻给锦家旺旺门户,可是何青各种理由推脱不愿与其同房,锦添虽深感委屈,却又怕母亲因此发难与何青,一直把这些委屈压在心底,两人平日里在人前的各种亲昵和美,都只是做做样子,逢场作戏,其中的情意只有彼此心里最清楚。

  锦添瞒着母亲,在一名医学博士的帮助下通过人工受孕终于怀上了何青的第二个孩子,一家人得知消息都皆大欢喜,都热切的期盼着孩子的临世,锦添本以为再要一个孩子或许能拉回何青的心了,却不想灾祸也在渐渐临近自己...

  那一天午后天气出奇的沉闷燥热,无风,这天晌午锦添觉得身体不适,腹部时不时的间隔性的收紧阵痛,年长的保姆看准了锦添的反应,匆忙的给何青打电话,何青派人开车把几个的妇产科医生请到了自家的别墅里,何青的这个别墅坐落于湖畔,绿竹掩映,古色古香,院落雅致清幽,如今却被这些白衣白褂的医生们打破了宁静,林子里的鸟也在聒噪不停,喧闹满园,这些医生们正在忙碌的准备着临产前的工作,锦添的家人焦急的等待在产房外,其中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医生,戴了一幅金边眼镜,他外表斯文儒雅,眼神锐利,做事沉稳持重,他是一位留洋归国的医学博士,姓崔名明,是锦添的中学同学。得知锦添临产,过来帮忙,那些医学专家也都是崔明之前就约定好来的。

  候产室外,锦添的母亲穿了一身深绿色的旗袍,花白的发髻庄重大方,耳朵上戴了两颗蓝宝石的耳扣,虽已上了年纪依然举止从容,不怒自威,她时而起身望着窗外,时而徘徊,此刻她无比的焦急揪心,关注着产房里的一举一动。

  何青端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的品茶,他看到眼前的这位贵妇,何青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母亲一起去锦家参加家宴时,锦添的母亲也是今天的这副打扮,何青母子俩人在宴席上被各种嫌弃羞辱,甚至锦家人嫌何母身负咳疾,竟不允许其与宾客同食,不能坐锦家名贵的沙发,不能碰锦家名贵的餐具,聊天时只能远远的坐在一边,何母心里虽然生气,但眼看儿子能攀上高枝过上优越的生活,自不计较,但是何母从此之后却再也没有踏过锦家的门,何青对这些看在眼里,但却只能把气咽下去,因为何青母亲在医院花的如流水般的的医药费都是锦家给的。

  现如今何青虽然已是富商,想去孝敬母亲,只可惜,母亲却已经入土为安了,何青的母亲临死前对何青说:青儿啊,做人要有骨气,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别人的富贵终究是别人的,自己也要实实在在有点真本事以后才会活的有底气!不管什么时候骨子里都要有股男儿该有的硬气!何青记住了母亲的这些话,时刻作为自己人生以及事业上的一股动力…

  “何青啊,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我不是让你把多叫几个医生过来的,怎么才这几人啊。”锦家母问道。

  “妈,这些人已经足够了,人多了反而乱啊!”

  “什么人多了就乱,你这小子,锦添在里面过鬼门关,我看你现在喝着茶不痛不痒的,我家锦添算是毁在你手里了!别看你现在过的好了,你可千万别忘了,你能有今天都是因为谁?你忘了你母亲当年病重都是谁给的医药费”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帕呜咽起来…

  “妈,你别这样讲了,不要难过了。”何青走过身去,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安慰老人。

  老人一把推过何青的手,指着何青说:“你现在立马去给关老爷上香磕头去,磕到锦添顺利产子为止。”

  何青怕老人难过,也便依了老人。于是来到神阁,让人泡了茶,坐了下来,回忆着过往的种种,唏嘘长叹,过了半晌,产房仍然是忙忙碌碌不见动静,远远的看着锦添的母亲焦急的在过道里徘徊,何青起身给关老爷上了三根香,嘴巴里念叨着,关老爷,关老爷,保佑锦添母子平安,于是伏地给关老爷磕了三个头,三个响头刚落地,突然听到了锦添母亲在产房前大声哭喊:“老天不公啊,为什么这样的对我的女儿!”声音惊天动地,悲切伤感。

  有时候天气就是那样的奇怪,似乎能读懂人心,原本沉闷的天,几个响雷划过,稀里哗啦的下起了雨,几位面色凝重的医生从产房里抱出来一堆堆沾满鲜血的白布,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端,上天给这一家人开了个玩笑,即使是叫了如此多的产科医生,还是挽回不了这个悲剧,由于生产时间过长,孩子缺氧难产已经夭折了,得知这个消息老太太近乎昏厥过去,雨声哭声交织在一起,锦添身体也变得十分虚弱,锦母看过女儿,伤心的捶胸顿足,好不容易被众人劝住了不哭了,又安慰了自己的女儿,终于带着一众人走了,何青让人送走了锦添的母亲,然后走进产房,他与锦添相视无语,锦添转过头去,泪流满面。

  “何青…我终究是…得不到你的心…我们在一起…终究是个错误…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锦添虚弱地说。

  “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现在说这些干嘛。”何青低头感慨。

  “我就要说!…何…青…我娘家…待你不薄…我当初可是…锦家的…千金小姐…嫁于你这…破落户…为何…我在你眼中…就如同草芥?”说着锦添哽咽了起来。

  “我何曾视你如草芥?你不要再动不动拿你娘家来压我了!”何青的情绪也激动起来。

  “何青…我都到…这番天地…你却还是没一句好话…你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有没有…一丝爱…”

  何青沉默不语。

  “你果然…对我…无情无义…啊…上天…为何这样惩罚我…”锦添用尽全力嘶吼哭喊,她开始挣扎着抓起枕头,想扔向何青,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了。

  “何先生,何太太现在需要稳定情绪,需要休息,您先出去好吗?”崔明提醒何青。

  何青走出门外,把门半掩着,房间里只留下了一个护士和那个崔明。

  不多会儿,那位女护士也被锦添支开了,房间里只剩下锦添和那位医学博士。

  何青透过门缝,看到锦添在和那位医学博士聊着什么,聊天期间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锦添提到的一个人名字,洪莲,崔明神情慌张推辞着什么?锦添又在言辞激烈的呵斥崔明什么,就这样锦添说说停停,半晌才蹦出一句话,崔明早已听的满头大汗,他们聊了将近快半个小时,崔明终于推开了门,擦了擦头上的汗,对何青说,何先生,锦添现在非常虚弱,再加上长期抑郁寡欢,积怨成疾,需要好好的调养,何青并没有表现的很难过,只是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

  于是别墅里只留下了几个护理的医生,其他人都散掉了。这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提着医药箱,撑着黑色的雨伞,从这座古色古香的别墅中走了出来。

  那一夜,锦添由于伤心过度,不配合医生的治疗,不停地哭喊,嘶吼,声音几近沙哑,崔明让人给她打镇静剂,她激烈的反抗,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她,就这样折腾了一宿,第二天她竟然撒手人寰了。

  锦添的死对于她自己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对于何青也是一种解脱,在不爱自己的男人面前,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统统都没有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雨中的别墅 第二章 青荷映红莲 第三章 婚礼小插曲 第四章 吉祥街车祸 第五章 何家得千金 第六章 傍晚的访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