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两宫鼎立

第五章两宫鼎立

看云的季节 2020-09-17 07:14:00
的妇人,她身穿一身日常居家常服,米白的锦袍在灯影下灼灼闪闪发亮。熹贵妃但是日常保养的极好,但眼角了隐隐浮起几丝细细地的鱼尾纹。在她卧榻的面前,跪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宫女,正为她捶腿。  “回娘娘,昨天是兰妃娘娘的生辰。昭阳公主和兰妃向来交恶,公主先去了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凤霄宫内依然灯火辉煌、人影憧憧。。...

二号天子

推荐指数:10分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凤霄宫在兰陵宫以西,曾经是萧皇后的寝宫。萧皇后与魏帝青梅竹马,况且皇后家族在魏帝夺嫡过程中居功甚伟,所以在萧皇后驾薨之后,凤霄宫一直空置多年,魏帝后来也没再立皇后,就命熹贵妃入主凤霄宫,代行皇后之权,熹贵妃就成为了实际上的后宫之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凤霄宫内依然灯火辉煌、人影憧憧。

  “蝉儿,本宫听说昭阳公主今天入宫,你打听清楚没有,她进宫做些什么?”凤霄宫的后殿软榻之上斜躺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她身着一身居家常服,米白的锦袍在灯影下灼灼发亮。熹贵妃虽然保养的极好,但眼角已经隐隐浮起几丝细细的鱼尾纹。在她卧榻的面前,跪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宫女,正为她捶腿。

  “回娘娘,今天是兰妃娘娘的生辰。昭阳公主和兰妃素来交好,公主先去了兰妃的流烟阁,后来去兰陵宫见了皇上。”宫女蝉儿是熹贵妃的贴身侍女,也是熹贵妃的心腹之人。

  熹贵妃道:“本宫还听说皇上召见了太师和丞相。现在皇上病势沉重,本宫不便常去打扰,也不知道皇上今日召见二位老臣有何旨意?”

  “奴婢听兰陵宫的姐妹说,今日皇上十分不快。一个是昨日定王夜闯内苑的事,再就是、是——”

  “是什么!何必吞吞吐吐的?”熹贵妃轻轻掀了掀手里茶杯的碗盖,有些不悦道。

  “听说是太师劝皇上退位之事,令皇上十分震怒。”

  熹贵妃呷了一口清茶,嘴里哼了一声,“看你害怕的样子,这有什么!皇上病情日重不能理政,太子多出些力难道不好么?况且太子本是储君,既然是储君,就是在这种时候发挥作用才是。定王夜闯内苑,难道皇上不加处置?”

  蝉儿道:“皇上已经下旨,解除了定王殿下提举羽林军之职,现在内苑禁军由尉迟将军统领。”

  熹贵妃冷笑道:“看来皇上现在也是力不从心了!定王犯下如此罪行居然草草了事,难怪飞鸾宫那个贱人越来越是嚣张,根子都在靖国公身上。”

  蝉儿道:“今日舒贵妃也去过兰陵宫,不过没呆上一个时辰就出来了。然后就看见胥大总管领着太师和丞相去见皇上。过了约一个时辰,才见昭阳公主领着五皇子殿下进了兰陵宫。至于后面他们说了些什么,奴婢没能打听完全。”

  熹贵妃思忖半晌,方道:“这倒没有什么打紧的,兰妃位次太低,浩儿年纪尚小,成不了什么气候。本宫倒是担心这个昭阳公主,她素来有几分主意,皇上也爱惜这个妹子,现在本来就够乱的,她要是在这件事上插上一竿子,就不好了。”

  蝉儿道:“还有就是东宫那边的人带话进来,说太子获知皇上震怒,有些惴惴不安。太子担心皇上拿他作伐,请娘娘务必抓紧时间把事情办妥。”

  熹贵妃无语良久,冷笑了一声道:“他倒是催得急。蝉儿,今天膳事房给兰陵宫送去的水果,你亲自检视了没有?”

  “奴婢检视过了,但听兰陵宫那边的姐妹说,皇上没有胃口,只吃了几瓣蜜橘,没进其他的水果。”蝉儿回道。

  “你每天照常吩咐膳事房进些新鲜水果给皇上,还有,派人盯紧舒贵妃的一举一动。明日你打发宫人出去,宣太子入宫,就说本宫有事吩咐。你去吧,把瞽嬷嬷给本宫叫进来。”

  这位瞽嬷嬷年过六旬,其人身世不明,只听说是一位犯官的女眷。丈夫获罪被杀后,这位犯官所有的女眷被没充入宫。瞽嬷嬷没宫多年,后来不知何故被熹贵妃所用,早就不在宫里为奴,只在凤霄宫一侧的杂院颐养天年。

  当瞽嬷嬷踩着灯影入了凤霄宫,凤霄宫暗红色的宫门便吱呀一声闭上了。

  天气越来越冷,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密集的雪花。第二天熹贵妃就率领着宫人,来兰陵宫探望皇上。

  兰陵宫外很静,那些甲士静立在冰冷的空气中一动不动,他们盔甲上的雪花逐渐堆积,像一尊尊的雪人。

  “老奴见过贵妃娘娘。”熹贵妃刚刚转过甬道,踏上兰陵宫前的花岗石阶梯,却见胥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在宫门之前,拱手而立。

  “胥公公,不知皇上昨夜可好?”熹贵妃停步问道。

  “皇上凌晨病情发作,刚刚才睡下了。”

  “那本宫就不进去了,记住,其他的嫔妃也不必进去打扰皇上。如果皇上身子好些,请公公早些告知本宫。”

  “老奴遵命。”

  熹贵妃缓缓移步往凤霄宫而来,路过飞鸾宫,见舒贵妃立在宫门外正看雪呢。舒贵妃见是熹贵妃,便上前施了礼,笑道:“姐姐可早,这雪风刺骨,姐姐莫要冻坏了身子。”

  熹贵妃笑道:“这偌大的后宫,本宫总是要走走的,不然,哪里出了差错都不好向皇上交代。再说本宫岂是愿意偷懒的?只是受苦的命罢了。”

  “哟,姐姐说哪里话?就是姐姐出了什么差错,皇上现在也是难以理会不是?妹妹听说昨天皇上可受了不小的刺激,正在生气呢。”舒贵妃似乎心情很好,话里有话地说道。

  “还不是让定王给闹的,他可知道,现在除了太子,皇子和外臣入宫都得有皇上的旨意才成。这不,还夜闯内苑,怎能不让人生气!”熹贵妃冷冷一笑。

  “可妹妹听说的与姐姐大不相同呢,妹妹听说太师有大不敬之罪,居然劝皇上让位于太子,这太子眼里还有皇上吗?”舒贵妃也当仁不让、针锋相对。

  “太子本是储君,为君分忧是分内之事。再者让位之说是臣子们的意思,与太子何干?”

  “妹妹我真是羡煞太子有一位好老师呢,可姐姐的话却让妹妹有些不明白,皇上只是病重,太子就按耐不住了?这大魏的天下到底是皇上的天下还是太子的天下?”

  熹贵妃冷哼道:“太子立储多年,已是人心所归,朝堂之事岂是你我这些妇人可以染指的?罢了,本宫事情不少,就先行一步。”说完,也不等舒贵妃回话,领着宫人回凤霄宫而去。

  到了凤霄宫,熹贵妃命宫人半掩了宫门,思忖着刚才舒贵妃的言语。舒贵妃仗着哥哥舒鹏举的势力,在自己面前毫不相让,自己虽然贵为太子的养母,也算后宫之主,但是舒贵妃从来不卖自己的帐。现在定王和太子正斗得你死我活,只要棋差一步就会满盘皆输。

  熹贵妃正沉吟间,蝉儿上前为熹贵妃弹了弹狐毛披肩上残留的雪渍,轻声道:“娘娘,奴婢使人去东宫传太子入宫,可内苑禁军有令,说是没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宫。”

  熹贵妃一惊,道:“太子随时可以入宫啊,怎么,这是皇上什么时候下的旨意?”

  “就在昨天,皇上的旨意里面说,所有成年皇子和朝中大臣,无诏不得入宫。”

  “哦,既然这样,你去找个心腹之人,传信于太子,让他不得轻举妄动,在外面静等本宫的消息即可。”

  魏帝突然下了这道诏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太子监国,有很多大事要随时请示皇上。魏帝病于榻前,如果太子奉诏才能进入内苑的话,皇上和太子之间就失去了沟通交流的渠道,魏帝等于自己斩断了掌控国政的唯一纽带。但有心的大臣从这道诏命也看出了蹊跷,也许太子监国后根本就没有请示过魏帝,自己独断朝纲,所以魏帝这样的做法也就合乎情理,似乎魏帝在向群臣暗示着什么。

  皇上剥夺了定王统领禁军的权力,制约太子入宫,说明魏帝在太子和定王之间各打了二十大板。他作出了一种姿态:大魏未来的储君也许不会在这二人之间产生。

  魏帝只是把禁军的指挥权收回到自己手里,其他的什么也没做,但这个举措却给正在监国的太子以极大的压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疑症 第二章釜底抽薪 第三章昭阳公主 第四章流烟阁 第五章两宫鼎立 第六章东宫密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