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釜底抽薪

第二章釜底抽薪

看云的季节 2020-09-17
的寒意。  “老奴怎敢自作主张?昨晚永安门有些不太平无事,老奴是迫不得已。”胥江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  “济儿但是是想入宫看望皇上,怎么,还非要经过胥大总管的首肯才成?”舒贵妃柳眉一颦,轻轻加剧了语气。  “这段时间——皇上有旨,除了太子,其他“老奴见过贵妃娘娘。”胥江见是定王卫济之母舒贵妃前来,便束身拱立一侧。。...

二号天子

推荐指数:10分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胥江刚从兰陵宫退身出来,见一列宫女簇拥着一位凤冠高悬、霞帔及地的雍容妇人,从宫殿正前方的甬道冉冉而来。

  “老奴见过贵妃娘娘。”胥江见是定王卫济之母舒贵妃前来,便束身拱立一侧。

  “胥公公,皇上龙体欠安,已经一月有余不曾上朝理事。今日本宫见内苑涌入不少的禁军侍卫,这都是你的主意罢?”舒贵妃一只手扶着一名宫女,另只手拿着一块香帕,明明身材丰腴,却做出一种弱柳扶风的模样。她白皙细腻的脸上,透着冷冷的寒意。

  “老奴岂敢自作主张?昨夜永安门有些不太平,老奴也是迫不得已。”胥江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

  “济儿不过是想进宫探望皇上,怎么,还非得经过胥大总管的首肯才成?”舒贵妃柳眉一颦,微微加重了语气。

  “这段时间皇上有旨,除了太子,其他成年的皇子、公主必须奉诏方可入宫。”胥江虽然不愿和她厮缠,面上却不露声色。

  舒贵妃见胥江搬出了皇上,也就懒得再和他理论,摇摇曳曳径直入了兰陵宫。

  胥江穿过正中那条长长的甬道,过了霁月殿便是永安门。永安门是皇城内苑最重要的城门,把整个皇宫一分为二:永安门之内是后宫内苑,之外便是承德宫正殿建筑群,那是皇上和群臣上朝议事的地方。

  此时已是深冬,宫里宫外满眼萧瑟景象。几棵粗大的银杏树上还挂着几片零落的残叶,直立的枝桠犀利地刺入长空。

  胥江在承德宫外等了略一个时辰,见太师宇文坚和丞相启玉尾随着太子出来,胥江便上前拜见了太子,才立在丞相和太师之前,宣了皇上的口谕,领着二人入了永安门,往兰陵宫而来。

  “胥公公,陛下这些天好些了吗?”宇文坚身为当朝一品太师,对胥江也甚是客气。

  “回太师的话,皇上今天的神智比往日要清爽许多,所以命老奴过来宣二位大人入宫觐见。”胥江在前面躬身引路,一边回头作答。

  “丞相,陛下只召你我二人觐见,莫非与昨夜之事有关?不然,军国大事岂有不召太子之理?”太师对身边闷葫芦般的丞相微微一笑,意味深长。

  “唔~,太师大人,这个,这个圣意么,呵呵......”丞相看来是个太极高手。

  揣测圣意自是不妥,可是你这等前怕狼后怕虎的还作这个丞相做什么?太师心里腹诽不已。

  兰陵宫内十分安静,看样子舒贵妃已经被魏帝打发走了。三人进了内寝跪拜后,胥江对几个宫女努了努嘴,打发她们出去,自己上前拿了一个软枕亲自为魏帝靠了。

  “你们三个都是朕最信得过的大臣,这里没有旁人,大魏的江山社稷都在你们的手上!丞相,这些日子朝堂之事可还顺手?”魏帝很久没有过问朝政,自然担心被大臣们遗忘,能否掌控朝局是一个帝王不可或缺的标志。问完这句话,魏帝的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启玉道:“回陛下,前些天中枢获得西镇靖国公军报,西突国主亲率5万大军准备攻打楼兰国。楼兰女王遣使向我大魏求助,臣与太子和众臣商议,决定不予发兵救援。”

  “哦?”魏帝点点头,继而问道:“靖国公舒鹏举驻兵西凉,对局势最为了然,他奏报上是怎么说的?”

  启玉道:“靖国公与臣等的意见相同,不过他在奏报中提到,西突国是敌国,楼兰是属国,必要时还是要做好出兵救援楼兰的准备。”

  魏帝自嘲道:“西突国定然获知朕久病不起的消息,想趁机为乱,裂我疆土、攻我属国。罢了,靖国公的意见十分妥当,朕准了他的奏报。大魏还是先扫干净自家的门前雪方是正理。太师,朕听闻昨晚定王夜闯永安门,可有此事?”

  太师宇文坚道:“老臣今早才有所耳闻。定王殿下要进入内苑自然无人能够挡他,何须硬闯入宫?臣百思不得其解。”

  “老太师,那是老奴的主意,在内苑另设了岗哨。没有皇上的宣召,除了太子,其他皇子和公主无诏不得进入内苑。而定王,昨夜却要执意入宫。”胥江解释道。

  宇文坚眉头一皱,有些欲言又止,“这样一来,定王岂可干休?他一直咄咄逼人,除了陛下,连太子也拿他没有办法。”

  魏帝有些不悦,“朕已经把禁军的指挥权交给了尉迟将军,朕担心的并非是定王。”

  宇文坚忙赔罪道:“老臣愚钝,陛下担心的自然是靖国公舒大帅。靖国公手握西军兵权,是定王最有力的支持者。陛下虽立了太子,但定王和靖国公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争储之心。定王敢夜闯内苑,是在试探陛下,臣以为陛下是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靖国公驻军西凉,兵多将广,如果稍有不慎,激起内变,我大魏岂有宁日?”丞相启玉忙跪下奏道:“就算陛下有意图之,也要寻准时机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下手。如今我大魏强邻环伺、朝局未稳,出不得半点差池,不然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不可不察!”

  是啊,启玉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病榻上的大魏皇帝是否还有能力除掉靖国公这个畔脚石,定王是否愿意甘心认输放弃夺嫡,这些因素会给未来的大魏政局带来什么样的变化都不得而知。

  “养虎为患、养虎为患哪!”魏帝捶了捶床榻,叹道:“如果慕容还在,朕岂会落到如此地步?”

  太师和丞相一听魏帝之言,也都讪讪的。这慕容义生前是魏帝的爱臣,上马可提枪、下马能治国,风流倜傥、智识超群。在魏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跟随在魏帝身边,为魏帝出谋划策,最终协助魏帝夺得储君之位。魏帝后来把嫡亲妹子昭阳公主嫁给了他。可是天妒英才,四年前这位慕容驸马在南下攻打北越时被流矢击中,意外而亡。

  漫长的静默,只能说明现在的朝局非常棘手。如果魏帝病重发生不测,太子以储君之名继位乃天经地义。但实力强大的定王岂会善罢甘休?如果发生争储内乱,大魏将万劫不复。魏帝的身体状况摆在那儿,大魏之后的权力传承是眼前必须要正视的问题。

  “老臣罪该万死!老臣倒有一个釜底抽薪的法子,只是老臣不敢言明。”太师宇文坚话刚出口,就伏在地上叩首不止。

  “都这个时候了,爱卿有什么就说什么,朕赦你无罪。”

  “陛下,定王争夺储君之位天下皆知。靖国公依附于定王,是想在定王夺得大位后获取更大的利益。现在太子立储多年,老臣以为陛下不如在此时传位与太子,退居太上皇。如此,太子即可为君,定王就失去争夺储位的先机,定王和靖国公即可死心。”

  宇文坚的话一出口,震惊四座,屋子里一下子静得窒息起来。

  “混账!你——”魏帝一时急怒攻心,“你的意思是让朕退位?这就是你所谓的釜底抽薪的法子?!”

  启玉见势不妙,便上前一步劝道:“陛下息怒,可能太师的本意并非如此。眼下皇上的龙体欠安,太子监国经月有余,把国政托给太子也是办法之一,至于是否传位于太子,应由皇上自行定夺。”

  “哼哼,原来你们是逼宫来了!胥江,你可有话说?”魏帝面色铁青,强忍下怒火道。

  胥江忙在宇文坚的身后跪了,回道:“太师所言并非上策,亦非为臣之道。老奴以为,靖国公深受皇恩,也未必定与陛下作对,只是眼下缺少的是制衡之道。陛下生病以来,局势微妙,我们不可一时乱了方寸。”

  魏帝沉重的身子往后一靠,喘息了半晌方道:“你是说将门在朕病重之时,失去了制衡?朕不相信,朝中大臣上百,难道就没有制约将门的法子!”

  “一帮文臣如何抵得住森森刀枪?要制衡将门,老奴以为现在的形势必须依靠外力才成。陛下可曾记得,十年前与一个人的约定?”胥江欲言又止。

  “十年前,你是说鬼谷阳?”魏帝赫然一惊。

  “当年鬼谷阳和慕容驸马、靖国公舒鹏举三人都是陛下的股肱之臣。他们与陛下情深意重,共同辅佐陛下。后来鬼谷阳和昭阳公主相互爱慕,但陛下却把昭阳公主嫁给了慕容驸马。鬼谷阳心灰意冷,一怒之下远遁江湖,成为了鬼谷门的一代宗主。陛下当年不忿鬼谷阳的背叛,令老奴派遣密谍司追杀鬼谷一门。但在慕容驸马和昭阳公主的苦请下,陛下还是放弃了对鬼谷阳的追杀。并和他击掌约誓,陛下如需差遣,鬼谷一门定当鼎力相助。”

  “你要朕求助于鬼谷阳?”魏帝冷笑一声,“国政求助于江湖,岂不可悲可叹?鬼谷阳有布衣天子之称,一旦他的势力渗入到了朝堂,那将是更为可怕的力量。你也不要忘了,当时我们的约定里亦有鬼谷门人不入公门这一条。”

  “陛下,现在的形势给我们的选择已经不多了。”胥江认为,江湖中藏龙卧虎,力量巨大,堪能一用。况且鬼谷阳、舒鹏举、慕容义三人同侍皇上多年,被当时人称大魏三杰。用鬼谷阳对付舒鹏举未尝不是一种制衡之道。

  魏帝沉思良久,领会到了胥江的意思,就是利用鬼谷门中的绝世高手暗杀舒鹏举集团的重要人物,利用这个办法剪除舒鹏举的羽翼有个好处,就是舒鹏举不会把这笔账算在朝廷身上,就不会激起舒鹏举强烈的反弹。

  “也罢,现在西突国进犯楼兰,这倒是个契机,朕现在改变了主意。楼兰是我们的属国,不能见死不救。朕就差遣西军统帅靖国公率军十万救援楼兰。另外启用鬼谷门人,协助密谍司把控朝局。”

  “老奴遵旨!陛下,如果要启用鬼谷一门,昭阳公主那里还请陛下知会一声。”鬼谷阳与大魏昭阳公主渊源甚深,胥江不得不有所顾忌。

  魏帝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嫡亲妹子昭阳公主素来极有城府,聪慧锐敏,鬼谷一门又是昭阳公主的心结所在,于是点点头,“朕明白如何向她言明,你就放心去办。”

  丞相和太师见皇上再无诏命,便拱礼而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疑症 第二章釜底抽薪 第三章昭阳公主 第四章流烟阁 第五章两宫鼎立 第六章东宫密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