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疑症

第一章 疑症

看云的季节 2020-09-17 07:13:59
华。  房间南向正中一张修长非常精美的软榻之上,斜卧着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他但是方脸剑眉,神情却有些灰暗形容枯槁,就像这枚时久容易变质的甜瓜,褶皱起伏不定的外皮包裹着腐化的内瓤,已发出一种霉变的气息。  木格雕花的窗棂半开,白纱长垂,偶尔会一丝清风习习,鼓起兰陵宫座落于皇城内苑的东南面,是一座阔大幽深的宫殿,是典型的前殿后寝的格局;中间有一方水榭,与后殿曲廊相接。过了曲廊是一间宽阔的过厅,出了过厅向左,过垂花门,便是后室寝宫。。...

二号天子

推荐指数:10分

《二号天子》在线阅读

  大魏都城燕京,皇城之兰陵宫。

  兰陵宫座落于皇城内苑的东南面,是一座阔大幽深的宫殿,是典型的前殿后寝的格局;中间有一方水榭,与后殿曲廊相接。过了曲廊是一间宽阔的过厅,出了过厅向左,过垂花门,便是后室寝宫。

  在后室寝宫的东面角上,摆放着一张楠木漆金的雕花矮几,几台上是一盏卧牛银饰烛台,八只错落的银托上,粗大的宫制蜡烛偶尔爆起点点烛花,把橘黄的烛光摇曳一地。房间里的光线虽暗,但里面的陈设却极为奢华。

  房间南向正中一张宽大精美的软榻之上,斜卧着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他虽然方脸剑眉,神情却有些灰暗枯槁,就像一枚时久变质的甜瓜,褶皱起伏的外皮包裹着腐朽的内瓤,发出一种霉烂的气息。

  木格雕花的窗棂半开,轻纱长垂,偶尔一丝清风习习,鼓起轻纱微荡。

  透过轻纱的微光,能看见雕花窗棂外不断有模糊的人影走过,时不时有铠甲轻微的碰响传来。床榻边几名宫女静静地环立左右,室内鸦雀无声。

  男子先是有些疑虑地闭目沉思,然后轻轻咬着薄薄的嘴唇,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把窗子关上吧,去把胥江叫进来。”男子说完之后,睁开双眼,刚刚幽暗的眼眸一下子精芒烁现。

  不一阵,一个身材瘦削、鹰鼻环眼的老太监进来时,连地上的微尘也不曾惊起,就像一道无声无息的鬼魅。

  “老奴见过陛下。”老太监的鼻翼之下有两道深深的法令纹,随着嘴角翕合。他神情木然,死气无波的脸上显得有些阴翳。

  “别为朕担心,一下子还死不了。让她们都退下罢!”软榻上的男子努力挥挥手,语调极为浅淡,脸上已经没有了先时的颓然。

  “陛下......”

  老太监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戚然的表情。病榻上的这位男子乃是大魏皇帝卫璟,本来正值盛年,却不意患上了一种疑症——怕光、惧水,周身骨骼疼痛。不发作时还好,一旦病发起来,浑身无力不说,那种刺入骨髓的疼痛,让人有一种生不如死的绝望。

  宫里不只是御医用遍,连民间稍有些名望的郎中也荐用了不少,却一直寻不着病根,里里外外折腾了月余,魏帝的病势反而日渐沉重起来。

  “胥江,是你把禁军调进这里来了么?朕病了这些天,外面可还太平?”魏帝显然听见了窗外甲士身上盔甲的碰响,有些狐疑地望了胥江一眼。

  胥江深知皇上的疑虑之心。自己虽然是后宫总管,对皇上的安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调禁军进入内苑也是一件非常令人猜忌的行为,不是非常之时,是要顶着谋逆的大罪的。胥江连忙伏地而跪,奏道:“这是老奴的主意,陛下卧病一月有余,宫外百官惶惑、民心不安,老奴也要早些做好准备,以防万一,请陛下体谅老奴的一片拳拳之心。”

  也难怪,魏帝前些天一直昏昏沉沉,病势危重,基本处于半昏迷状态。也就是在今天,不知什么缘故竟然有了些许清醒。魏帝闭目良久,才若有所思地叹道:“朕病了这些天,也难免有些人会生出叵测之心。你起来罢,朕不会怪你的。”

  胥江顿了顿,拿捏了半天,才鼓起勇气道:“按照陛下的旨意,太子监国以来,朝中大事都由太子殿下和诸臣合议而决,这倒没什么。只是二皇子定王殿下,这些天有些不同寻常。”

  “哦——,朕知道,定王卫济一直总领皇家禁军,你心里有些不安?”魏帝沉吟片刻,“你还发现了什么?”

  “老奴手下的密谍司发现,这段时间定王殿下与靖国公书信频繁。靖国公舒鹏举是将门中的核心人物,皇上切不可大意。”

  “朕还没死呢,卫济、舒鹏举他们想干什么?咳咳——”魏帝扶着榻沿的手微微战栗着,脸上满含怒意。这一急,就不住地咳嗽起来。

  胥江默然良久,见魏帝缓过气来,本有些不忍,但皇上病居后宫,对朝堂之事少有问津,本不好隐瞒的。自己作为密谍司的统领,是皇上的耳目,对群臣百僚的掌控责无旁贷。于是接着奏道:“太子殿下素有仁慈宽厚之名,且不擅算计,老奴甚是担心。其他的皇子倒好,但定王殿下的性情皇上是知道的,不但做事果决,心机也颇为深沉。老奴担心,在眼下这个当口,定王难免会有争储之心。”

  魏帝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半晌无言。过了一盏茶功夫,魏帝像是自言自语:“朕已成年的三位皇子中,长子卫沁多年前即立为太子,但他心性懦弱良善,朕依祖制,以长立之;老二卫济本来最为像朕,但我大魏历经三朝,至朕一代,开疆拓土最甚,致使国库空虚、劳民伤财。如以卫济立之,他必然会像朕一样用兵不息,一旦国不能支、民不能养,我大魏的国运岂不堪忧?所以朕宁可让卫沁一生碌碌无为,也不能拿大魏的国运让卫济去冒险。至于三皇子信王卫澈,他身边除了一群书呆子外,就是歌姬伶人相伴,这个不肖之子!”

  “皇上,依老奴看来,信王殿下也没有皇上说的那么不堪。信王素来不喜朝政、无意朝堂,所以任性洒脱些也是有的。”

  外臣对帝王之家的家事一般都避而不谈,更不会对众皇子擅加评价,魏帝对胥江今天的表现深感意外,这老家伙向来不偏不倚,不知何故今天却有了明显的褒贬。

  魏帝虽然有些不悦,但现在的局势根本不容他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魏帝沉思了片刻,似乎在琢磨如何用词,“你派人去传朕的旨意:撤销定王卫济皇城羽林军的提举之职。调禁军骁骑营驻防皇城内苑,由骁骑营统领尉迟雄总领皇城禁卫事务。削信王卫澈为安南郡王,食邑安南,即日前往封地。”

  “老奴遵旨!陛下,靖国公乃定王的母舅,在朝中树大根深,定王殿下外有母舅靖国公,内有嫡母舒贵妃,还望陛下早着打算。”胥江今天对定王似乎有些不依不饶。

  魏帝没接话,只是仰面望着宫殿昏暗的房顶,就像仰望一潭深邃的夜空。沉思良久,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担心定王借助外戚心怀不端?”

  “陛下龙体欠安以来,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将门之中以靖国公舒鹏举为首,大多依附在定王羽下,朝中大臣极为忌惮。

  太子纵然身份尊崇,但实力还略显单薄。历朝以来,夺嫡之争都是血迹斑斑,老奴身为皇宫总管,提领密谍司,无时无刻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朝中明眼人都能看出,太子依仗的是朝中豪门世家,而定王殿下依执的是将门中人。虽然将门中人一直远离朝堂和权斗,但对时局往往能够一锤定音。老奴今天说一句掉脑袋的话,未来的大魏天下,未必一定会落入太子之手!”

  “你认为形势已经如此严重了?”床榻上射来的目光锋利如刀。

  “就在昨晚,定王殿下夜闯永安门,被老奴拦下。昨晚不是老奴,定王定能直驱内苑。”

  “他要做什么?这个畜生!朕、朕——”魏帝紧紧攥住锦被一角,额上的青筋暴跳。

  “皇上不要气坏了身子,皇上现在调骁骑营入宫也只能稍做缓解,靖国公手握帝国军权,这才是关键所在。”

  是啊,舒鹏举乃是西军统帅,位至公爵,手握大魏四成以上重兵,是大魏最有权势的武臣。自己还来不及拔掉这棵大树就病入膏肓,如果现在来一剂猛药,不但于事无补,极有可能会使局势更加糟糕。所以眼下并不是削掉舒鹏举兵权的最佳时机,他一旦狗急跳墙,大魏不再会有安定和平的那一天。魏帝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稳定朝局,自己卧病在榻,稳定高于一切。

  魏帝收回神思,有些抑郁道:“你想让朕如何去做?”

  “抑定王,稳住靖国公。陛下可赐靖国公一等公爵,以示恩宠,然后徐徐相图,逐步稀释他的军权。陛下既然选择了太子,对定王必须加以打压才可。不然,朝臣心思各异,如果结党相残,非大魏社稷之福。”胥江认为,舒鹏举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在大魏,除了皇上,是无人可以和他叫板的。现在的皇上躺在病榻之上,眼下的形势微妙,要对付舒鹏举这只猛虎就是皇上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朕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此事太急会弄巧成拙,太缓于事无补。你去把太师和丞相召入宫来,朕要在这里见他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疑症 第二章釜底抽薪 第三章昭阳公主 第四章流烟阁 第五章两宫鼎立 第六章东宫密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