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果然还是去死好了》在线阅读 > 正文 自杀

自杀

风间希 2020-09-16 14:06:47
是想一想就了会觉得无比奢侈的。  了不能够再去记忆那段时光了,那太美好的了,美好的到令人不由自主的去渴求,去疯狂的追逐。  却又不可能会了。  偏偏谈不上有多快乐……的生活,20平方将近的小房子,房间都仅有一间,更本也没简言之的大厅,除此之外是厕所和一件小小早上熟悉的牛角面包,母亲关切的唠叨,父亲被报纸遮住的脸,不算沉重的书包,和一个记不清楚脸的好友一直聊着很繁琐的事情。。...

  关于以前的记忆似乎已经很模糊了,自己下意识的忘掉了以前的事情,可又突然的又想起来了,变的有迹可循,这样的感觉就像在低血糖病人起床时,头脑缓缓清醒了感觉。

  早上熟悉的牛角面包,母亲关切的唠叨,父亲被报纸遮住的脸,不算沉重的书包,和一个记不清楚脸的好友一直聊着很繁琐的事情。

  很熟悉,可又很陌生,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这样的早上,似乎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吧。

  像是隔了几亿光年遥远的距离,光是想想就已经觉得无比奢侈。

  已经不能再去回忆那段时光了,那太美好了,美好到令人不由自主的去渴望,去追逐。

  却又不可能了。

  明明谈不上多么快乐的生活,20平方不到的小房子,房间都只有一间,根本没有所谓的大厅,除此之外就是厕所和一件小小的厨房。

  男孩在单人床上玩着已经很是老旧的玩具小马,很是高兴的样子,男人站在厨房看着菜的火候,年纪年轻的女人揭开锅盖,烟火气包裹着女人的脸,这时候她的皱纹才明显起来。

  男人又看向窗户,不得不说这已经是一扇窗户了,脱漆的铁栏杆看起来摇摇欲坠,在落日的余晖下他的脸显的有点沧桑和英俊,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又捏了捏拳头。

  一切的一切记忆又缓缓的淡了下去,突然间发现刚刚想起的一切细节又记不起来了,于是便不再去想。

  右手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愈合,他想他就快要死了,他没有听过谁能被丧尸那种怪物咬了之后还能再活过去的。

  被丧尸的手划了一下,于是被抛弃了。依稀记得当时别人说的话。

  “噢,朋友,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懂么?你得坚持下去”面容不清的人使劲的摇晃着他的肩膀“我们已经没有疫苗了,收集到的疫苗全部用光了。你要坚持下去啊”痛苦中,看到了他的脸,带着点泪光,似乎像那么一回事,一个为一个陌生人的痛苦而感到伤心的好人。

  如果没有看到之前他包裹里的疫苗也许会那么想。

  他想站起来说两句话,嘲讽他两句也好,可全身像是被碾碎了般的痛苦,使他无法开口说话。

  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看着他把他带进一个房间,一边哭一边唠唠叨叨,只是他太累了,很想睡一觉,于是便闭上了眼镜。

  醒来全部人都不见了,他扯扯嘴角,像是想要说什么。

  这个房间很小,装着巨大的落地窗,之前应该是配电房一般的地方,只不过里面的东西都被拆光了所以被人拿来当作了便宜的房子,但也只是一架单人床和一个炉灶以及有着沉甸甸的灰尘的衣柜,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现在是傍晚7点

  很高兴我们站在一个崭新的新时期里。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到他的脸上,一张傻气且有一点点幼稚的脸,不是像后宫动漫的那种迟钝的样子,也不是智商的问题。

  他在笑,但看起来却不像,因为嘴角一直抬不起来,于是便有些许滑稽。

  月光正照耀在我的身上,我住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大楼里,望着带来奇迹的月亮,等待着主带走我的生命

  说的有点结结巴巴。他想象这是一个人生赢家说出来的话,虽然有点中二。

  可现实情况是,带来异变的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如果光也有好和坏的话,这就妥妥和圣光一个等级,都该死。

  属于一个人的大楼?噢,当然,因为人都死光了,其余幸存的人也都该走的走了,末日又没有所谓的房产证,所以这大楼当然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虽然他连换个房间的勇气都没有。

  望着该死的月亮,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其实这样一想还挺有一股悲伤美男子的感觉,虽然自己不帅。

  真是文艺的死法,如果他有勇气在变成丧尸的前一刻用什么鬼东西弄死自己,留个体面的尸体,想必也是很文艺的。

  但路人不需要这么文艺的死法。

  说实话,他小小的怨恨了团体一下,可是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别人和你又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凭什么管你。

  没把你当场干掉已经很不错了。

  他其实很想活下去的,也不是他只是会想想,可是他真的做不到,除非这时天上突然掉下了个人,给了你一瓶丧尸疫苗。

  当然,他觉得遇到这种事情的机率很低就是了,这种情况就像捡了一张别人顺手丢掉的彩票,之后中奖得了500万一样。

  视线越来越清晰,温度似乎不再像之前那么寒冷,力量也逐渐回来了。

  应该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终于,他站了起来,没想到他还挺高,本来他蹲在墙角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团,可站起来却莫名其妙的高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他在笑,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笑的出来,本来他这种人这种时候应该无助的哭成一团才对。

  可他就是在笑,笑的手舞足蹈,笑的歇斯底里,就像个神经病人。

  “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咳哈哈哈”鲜血从他嘴里吐出来。

  他马上就要死了

  似乎是力竭了,他趴在地上,双手撑着地可还是在笑,但声音崩坏的不成样子,与其说是在笑,不如说是在嘶吼,像是一只被猎枪逼到悬崖的狮子。

  “砰!他突然使劲一拳头击打在玻璃上!!

  “砰砰砰”硬化玻璃出现了几丝裂痕

  “磅(其实我想用duang的)”

  手掌因为玻璃片而多了几个伤口,他把手掌拿在面前,静静的看着血液缓缓冒出的样子。

  狮子是永远不可能允许自己跳下悬崖的,因为它的尊严不允许他那么做,他会在悬崖的边缘猛地加速冲向猎枪,哪怕那是必须死亡的道路。

  可是他太累了,累的连加速的力气都没有。

  身体前倾。

  感受着刀子般的风把自己的脸划出一道道的口子。缓缓放大的地面。

  他有些无聊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自杀 崩坏的一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