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一日三葬

第三章 一日三葬

饭团桃子控 2022-01-12 18:54:37
东山之所以叫东山,只不过因为它在祐海的东面。祐海人每日瞧见的太阳,都是从东山的半腰升起的。这地方人不杰,地不灵的,往上数个几代,也寻不出一个喜欢给崇山峻岭取名的大文豪。是...

一品女仵作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东山之所以叫东山,只不过因为它在祐海的东面。

祐海人每日瞧见的太阳,都是从东山的半腰升起的。这地方人不杰,地不灵的,往上数个几代,也寻不出一个喜欢给崇山峻岭取名的大文豪。

是以这东山周遭的村落,离那东山最近的,抢占了东山村的名头,再远些的,只得管自己个叫东山南,东山北了。

周羡骑在高头大马上,收敛了周身的气息,目不转睛的看着前头的骑着毛驴的小郎君,那雪花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雨夹雪,淅沥沥的落下来,一地泥泞。

骑了这么远一段路,池时他连姿势都没有变换过,甚至未同身边的陆锦,说过一句话。

“公子,这池仵作瞧着不过是徒有虚名。那人手,咱们习武之人都能够看出来,是被人砍断的。世人多喜夸夸其词,池家早已不似从前。咱们这趟,怕是要虚走一遭了。”

周羡轻轻的蹙了蹙眉,勒住了马,前头的池时,早已经停下来。

“常康,这是我们一路上第几次遇见送葬的了?”

护卫常康忍不住往后看了看,祐海穷山恶水,这道上满是泥泞,回头望去,那来路竟然已经铺满了黄白的纸钱。

烟雨蒙蒙,仰头一看,那东山从半山腰起,竟像是被雾气笼住了似的,四周静寂得很,连一只鸟儿的声响,都听不到。

只影影约约的,能够听到一丝虚无缥缈的悲歌。

“第三回了。”常康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

他顺着周羡的视线,朝前看去。

只见那仵作池时,不知道何时已经跳下了青驴,站到了棺材前。

“九爷这是作何?上山虽然没有吉时之说,但断没有过了午时之理。我爹若是再不下葬,便又要再停灵三日,从头来过。”

“如今时辰快到了,还请九爷同陆捕头,将这道儿让开,叫小的过去,以全孝子之心。”

池时撑着伞,盯着那群披麻戴孝的人看了又看,“你爹又不在棺材里头,你们陈家是要给谁当孝子?”

那陈家领头的人眼神一慌,复又认真起来,“我阿爹明明就在,九爷是高人,但不是仙人,还能透过这棺材盖儿,看到里头的人不成。”

他说着,朝着池时冲了过来。

“公子,这池仵作虽然生得高,但很单薄,怕是要跟纸人儿似的,一下子就被撞飞了。咱们要不要出手?”常康说着,有些担忧起来。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地界民风彪悍,动不动就打起来了,一路上他们已经见识过很多回了。

周羡一脸担忧,柔声说道,“再看看。”

池时淡淡的看了冲过来的那人一眼,一只手撑着伞,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拨,那姓陈的孝子,便被甩飞了出去,趴在了泥地里。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雨水淅沥沥的下着。

周羡瞳孔猛的一缩,随即眼中升起了一丝兴味。他算是有一点儿明白,为何祐海人对池冕不见得有多恭敬,可管池时,却叫九爷了。

“从县城来,有一路马蹄印,直奔东山村。三脚重一脚轻,是匹跛脚马。马蹄间隔甚远,说明那马乃是一路狂奔。这马,是东山村刘钊家的那匹拉车的马。”

“我出城时,雪变成了雨,路才刚刚湿。可那湿泥地里的马蹄印,一出城就有。这说明,那人出发的时间,同我差不离。只不过,我骑的驴,有人骑的马。”

“东山村一日三人下葬,实属不寻常。咱们祐海,停灵三日,天尚未亮,孝子贤孙便开始转棺,上山之时,恰好东方日出。”

“而你们三家,却都在快要中午了,方才急吼吼的葬人……”

池时说着,看了一眼陆锦,陆锦点了点头,朝着来路追去,先前从这里,过了两拨送葬的队伍。

池时面色不改,低下头去,指了指陈家几个站在前头的男丁的脚,“你们的脚上,沾了厚厚的泥,裤脚也有。鞋底沾了许多松叶。”

她说着,手指一抬,又指向了另外一群人,“同样从村里出来,他们同你们可是天壤之别。若是我现在上东山,拿着你们的鞋比对,一定能够找到同样的脚印吧。”

站在不远处的周羡,听着池时波澜不惊的话,倒是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

他先前就奇怪,为何池时不直接上东山,却是要往东山村来。显然他一出城门,看到那马蹄印儿,心中便有了盘算。

这雪变成了雨,山上有很多细微的痕迹,都已经被冲刷掉了,那些冲不走的,池时早去晚去,都没有什么差别。

有人报信,报给谁知?就算不是凶手,那也是同凶手有关之人。有人要趁着他来之前,去山上处理掉杀人的痕迹。他不上东山,就是循着马蹄印,来寻报信之人。

“你们只有一个爹,一个爹,可上不了两次山”,池时说着,看向了那口木头棺材。

“你爹腹大膀圆,远重于寻常男子。这棺材的分量,可不像。”

陈家人听着,统统变了脸色,那被摔在地上的领头人,艰难的擦了擦脸上的泥,“九爷说什么,我们不知道。刘钊的老子娘病了,他兴许是抓了药,急急忙忙的往回赶呢。”

“这每年冬天,村子里都要走不少老人。天寒地冻,缺衣少食。年轻的抗得住,年纪大的受不了,也是寻常之事。”

“九爷有阵子没有来,我爹病重,人都瘦脱相了,这可不是棺材里只剩下两把骨头了么?”

他说着,抹起泪来。

池时摇了摇头,先前经过的两支送葬队伍,她仔细看过前头端的灵牌了。三个人中间有一个,可不是老人。

“旁人都以为那人是叫老虎吃了,可我知道,她是被人害死了。你以为你阿爹是叫老虎吃了,可谁又知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池时说着,目光灼灼的看向陈家的送葬人。

“死者的未尽遗言,你们听不见;可是我能听见,这就是仵作的意义。”

池时说着,上前一步,将手搭在那棺材盖上,“在下池时,来听你今世之苦。”

“所以,你们想要你阿爹,不明不白的死去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女仵作 第二章 东山猛虎 第三章 一日三葬 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五章 杀人凶手 第六章 天生克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