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佛国行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回忆与来历

第五章 回忆与来历

不会唱丁香花 2020-07-01
果把姐姐扔家门口一个人去打麻将啊,家庭暴力啊,林林总总。小孩子懂什么,毕竟就会觉得父亲好可怕的。王宇小时候胆子也是尤其的小,睡着总不喜欢把脑袋蒙被子里,把自己裹得紧紧地的,早上敢看灯光照将近的地方,敢一个人回去上厕所,总要有人跟随。他也尤其认生,王宇一岁多时父母就离婚了,他还有个姐姐,两个人都跟着母亲住在农村外婆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讲故事,有一些是关于他父亲的,痴迷打牌啊,抱姐姐去看病结果把姐姐扔家门口一个人去打麻将啊,家暴啊,林林总总。小孩子懂什么,当然就觉得父亲好可怕。王宇小时候胆子也是特别的小,睡觉总喜欢把脑袋蒙被子里,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晚上不敢看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不敢一个人出去上厕所,总要有人跟着。他也特别怕生,和不熟悉的人讲话都说不出来,过年的时候在外已经成家立业的大舅回来过年,一群人围在一起,他不敢过去,远远的躲在门后面偷偷看。因为怕生,很多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不敢回话,时间长了,母亲便觉得他没有礼貌,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佛国行者

推荐指数:10分

《佛国行者》在线阅读

  王宇的前世,前文说过,是一个宅男,身高一米七出头,体重却达到二百多斤。都说心宽体胖,穿越前作为一个大四狗,他每天里也就打打游戏,看看直播,不怎么出门,成绩也是六十分万岁,毕业设计拿到的评价也是及格,标准的废才到不能再废的。但是大学之前可不是这样。

  王宇一岁多时父母就离婚了,他还有个姐姐,两个人都跟着母亲住在农村外婆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讲故事,有一些是关于他父亲的,痴迷打牌啊,抱姐姐去看病结果把姐姐扔家门口一个人去打麻将啊,家暴啊,林林总总。小孩子懂什么,当然就觉得父亲好可怕。王宇小时候胆子也是特别的小,睡觉总喜欢把脑袋蒙被子里,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晚上不敢看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不敢一个人出去上厕所,总要有人跟着。他也特别怕生,和不熟悉的人讲话都说不出来,过年的时候在外已经成家立业的大舅回来过年,一群人围在一起,他不敢过去,远远的躲在门后面偷偷看。因为怕生,很多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不敢回话,时间长了,母亲便觉得他没有礼貌,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从小父亲也来看过他几次,不过每次都被母亲关在大门外,也不许王宇去和他说话。他父亲倒是也给生活费,王宇是九二出生的,一直到一零年他成年,每天给一块钱,从没变过,通过王宇的小舅交给他母亲,他姐姐也有。王宇上学的时候也给过两次学费,每次一年的。在这里不是说他父亲这个人好与不好,只是就事论事。大学之前王宇没见过他父亲几面,见了也从没喊过爸爸,人家肯给倒也不错了。

  初中的时候,王宇是在乡里初中上学的。那时他大舅给外婆在镇子里买了个楼房养老,这样每到寒暑假王宇就去镇子上和外婆一起住。王宇的小舅和他父亲关系比较好,那几年王宇和他父亲的几次见面都是小舅联系的。大概初二升初三的那个暑假,他们又见了一次面,王宇的父亲还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款式是王宇自己挑选的,他很喜欢那个车子,前面宽宽的横梁和整体黝黑的颜色他感觉很酷。然而当他再一次放假回到家里时,发现母亲把他的车子换成一款女款灰色的了,当他追问为什么是,母亲给的回答是”这样我也能用。”

  王宇发了几次脾气后也习惯了,平常也骑着那辆车子。不过从那时起他就喜欢上了看小说。每次当他看小说时,总会忘记种种烦恼。

  王宇的智商还算不错,即使经常偷偷在课堂上看小说,他也考上了镇子上唯一一所重点高中的公费生。高中的寄宿生活是枯燥的,无聊的,那时他偷偷喜欢上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当他忍不住去表白,得到的回答是“考上大学前不想这件事。”敏感又有些自卑的王宇万念俱灰,几天后他的一位“书友”偷偷问他要不要手机,王宇拿出偷偷攒下的二百块钱买了下来。有了手机王宇能看的小说更多了,当他沉浸在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故事中时,心中的种种伤痕似乎已经远离他而去。

  上课看,下课看,晚上躲在被窝里看,王宇远离了伤心,整个人却变得麻木起来,班上名列前茅的成绩也下降了很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他在一次课间看小说时被班主任发现了,手机被没收,人也被勒令回家反省一周。长期不分昼夜的看小说使得王宇总感觉头痛,这也是他搪塞家人质问他为什么成绩下滑时的理由。当被问及为什么回家,王宇回答:“头疼,请假了。”王宇却不知道其实班主任已经打电话告知他母亲了。

  在家呆了几天,母亲让他去拜师。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家中设有一个佛堂,每天都要上香参拜打坐诵经。在王宇小学升初中的那一年,他母亲拜一位西藏上师为师,这次上师正好来到镇子上为信徒讲法授戒,便是让他也去拜师。

  王宇对母亲信佛没什么意见,谁还没有点信仰。但是让他也去,再加上母亲的严厉语气和揭发他玩手机的事情,使得王宇逆反心理发作,大发一次脾气,但是面对从小就严厉的母亲还是心里发憷,最后也还是去了。

  上师行程很忙碌,下午就要启程去省会,拜师也要提前申请,最终王宇只是见了上师一面,上师为他抚顶消除业障。

  也许是心理作用,王宇感觉自己头脑清醒了很多,看小说导致的那种昏沉也不见了。但是已经把小说当做一种心理寄托的王宇怎么能放得下呢,回到学校后他就请一位家在学校的同学网购了一个手机,继续之前的那种生活。

  高中三年就这么过去了,王宇高考成绩不好不坏,来到了一个中西部省份的省会,进入了一个普通一本理工类大学。巧合的是,他喜欢的那个女同学也来到了这座城市,进入了另一所大学。

  大一开学后的军训十分辛苦,当历时两周的军训终于过去,阅兵也已经结束,那天晚上他和宿舍里的几个舍友决定去网吧上夜机。在网吧看了一会小说,打算换换口味他开始玩起了游戏,结果却入了迷。随后的几天他有时间就去网吧玩那款游戏,说是废寝忘食也不为过。大学的第一个国庆节在家人的催促下他坐火车回了趟家,因为票买得太晚了,只有站票,放假路车上人又多,根本没有空位,他在拥挤的车厢里站了整整十几个小时,下了火车人差点就虚脱了。出站已是半夜,火车站所在的城区离他所在的镇子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母亲租了一辆出租车来接他。在回家的路上,母亲向他说了过几天让他拜师的事情,一点精神也没有的王宇迷迷糊糊答应了。

  拜师那天,场地是一位信徒家里收拾出来的房间,面积不大却挤着三四十人跟着前面的人,王宇拜完了师,从此尊称上师“师父”。拜完师后上师所说“从此你们就是我座下弟子,就会有空行护法时刻关注保护你们。”其实王宇心底并不想拜师,也不想让其他人和“父”这个字扯上半点关系。从小就没有,长大了为什么要有呢?更别说从此有一个人时时刻刻盯着你。王宇其实在之前就算是一个佛信徒,毕竟从小受母亲影响,耳濡目染之下也算一个泛信徒。但是他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时时刻刻在做什么,拜师王宇感觉很不自在。

  回到学校后,王宇的网瘾越发严重了,为了省钱,他总是去上夜机,白天回宿舍睡觉,落下很多课程,舍友劝说也听不进去。最终在第一个学期就收到学业警告。第二个学期王宇也没改变,最终因缺课过多被一门课设老师告知了辅导员,辅导员请来了他母亲。王宇的母亲在学校外面租房子陪了他两个月,期间生了很严重的病,王宇事后知道了也只是说了一句“哦”。他已经走火入魔了,也还是偷偷跑去上网,被看不下去的舍友告知了他母亲,在母亲让他退学的威胁下,王宇妥协了,尝到了自由自在滋味的王宇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束缚他的地方,哪怕是他的家。上网用的身份证被辅导员没收,用的时候再还给他。

  哪怕不能上网,王宇的心思也放不在学习上,他拿起手机又开始看小说,成绩也没有起色,最终在第三个学业警告也就是退学警告来临时,辅导员又找来了他母亲,在王玉发誓保证一定好好学习后,给了他休学一年的机会,以避开退学警告。

  休学的这段时间,王宇也不愿呆在家里,他给母亲保证到学校里跟班听课以补上课程这个借口又回到了学校,但他还是老样子。

  休学结束了,王宇跟下一个年级一起上课,倒是也注意了每个学期拿到足够学分,挂了的科目也会报名重修,不过他的心思仍不在学习上,有的科目重修了两次才过,大部分的课程分数都是刚刚及格。

  大三的时候,母亲又一次通知他让他回去,这次上师授了他行者戒,教他观想法,不过心不在焉的王宇并没有仔细听,自然也无从修行。

  这段时间还有一件事,让他不堪其扰。王宇的父亲和别人结了婚,那个女人还带着两个女儿。本来他母亲就打算把王宇父亲所住的那个房子收回来,因为据她所说修建这个房子时所有材料,包括砖瓦,梁木,石灰等等都是娘家这边出的,收回来天经地义,之前不是很急,因为这间房子的继承人还是王宇和她姐姐,但是现在王宇的父亲再婚,事情就变的复杂了。商谈不成,王宇的母亲以王宇和他姐姐的名义将他父亲告到法院,这件事王宇母亲也打电话告诉他了,寒假里他也在委托书、申诉书上按了手印,王宇没有在意,反正也不需要他出庭,他的心思没在上面。

  王宇父母离婚之后没有去办转户口,在王宇上小学的时候,他在外婆村子里的户口是小舅托关系办的,然而他在父亲那边也有户口,这样他就成了双户口,他姐姐也一样。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聚焦访谈报道了“房姐”,让多重户口这个问题受到严查。大三寒假,王宇回到家里,那天他在他母亲开的小店上帮忙,突然看到路边站着他父亲。他父亲和他说了这件事,说民警要让他撤销一个户口,问他要撤销那个。他想都没想就说当然是他父亲那边的。本来随着王宇年龄的长大,他怕生人的性格得到了缓解,现在只是变得不好说话而已,和他父亲的关系也应该得到了缓和。但是因为他在大学里休学,挂科被他父亲知道了,被骂了几句不学好,还说他“人家那个女生不想理你,还巴巴的追着,去了同一个城市,真没出息。”让他很不耐烦,那段感情已经埋葬在心底,心中的伤痕已经被小说填补,他已经不在意了,却被拿出来说事,再加上王宇始终不肯称呼“爸爸,父亲”之类的,因此两人关系已十分冷淡。

  就这样王宇在他父亲那边的户口被销,本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是没几个月出来一个消息:他父亲那个村子要被征地修公路。之前户口在的时候,那边村子里还有王宇和他姐姐的农地,这次正要被征收一部分,能拿不少补偿款,另一部分也能盖几间房子在路边做生意,就这样他母亲就要把户口再改回去,托人,找关系,又花了不少钱,终于把事办成了,王宇期间也从学校回来一趟,到公安户籍处采指纹,拍照。直到第二年六月份才办好。

  之后王宇母亲又以两人户口在那边村子为由继续和他父亲打官司,想要把房子要回来,还是以王宇和他姐姐的名义,为此他父亲的兄弟也就是他二叔,三叔打电话教训他,劝他撤诉。王宇不怎么关心这件事,应付几句就不放在心上了。王宇本来和他们就不熟,面都没见过几次,过后就忘了。

  这一年暑假,上师又一次来到镇子上,上师为王宇起了个藏名:德帕勃(编的),意为勇猛,又给了他个手链,便是这个跟着他穿越的手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零章 缘起 第一章 日常 第二章 消息 第三章 尝试 第四章 到来 第五章 回忆与来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