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拜师,易道?

第三章 拜师,易道?

袖触 2020-07-01 07:13:15
“哦。”  然儿:“以后这个时候不准吃瓜子。”  黑影:·“·····”(哇,你连我吃的是瓜子都明白!  这晚上是不同寻常的。所以这晚上是粟月叩见然儿的师父们的日子。粟月自觉打了一盆水,便于然儿给自己梳梳头发,某人豪无过意不去之类的情绪,非屋子里忽地变得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双沉粟月

推荐指数:10分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在幽暗的房间里,桌边坐着一个黑影,发出“嚯嚯”的笑声。黑影旁边有两个绿幽幽的珠子大小的光点。不知从哪里传来诡异的细碎声响,竟如同咀嚼着什么······然儿醒来第一眼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光景。

  屋子里忽地变得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啪、啪。这是然儿某根神经断裂的声音。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身旁的枕头砸过去,正中某黑影,一人一影僵持。

  然儿:“粟月,咱能不能正常一点的起来?”

  黑影:“哦。”

  然儿:“以后这个时候不许吃瓜子。”

  黑影:·“·····”(哇,你连我吃的是瓜子都知道!

  这一天是不同寻常的。因为这一天是粟月拜见然儿的师父们的日子。粟月自觉打了一盆水,以便然儿给自己梳梳头,某人毫无过意不去之类的情绪,非常尽情地压榨然儿的劳动力,可怜的然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让粟月那毛茸茸的鸟窝头、、、不那么毛茸茸、、、而已。没办法,谁让粟月的头发不长不短,一年到头从不打理呢。

  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大殿门口,然儿小声叮嘱粟月:“门中师父总共七位,四位都出去了,所以一会这里面有三位师父,有着长长白胡子的是一师伯,我师父你见过了,他是二师父,还有一位看起来顶年轻的,就是三师伯了,但是你记着,等会拜师时,可千万不要投在他门下······”说着,拽拽粟月的袖子,示意她进去。“等等,就我一个进去啊?”粟月的狗爪扒住然儿。然儿似嗔似怒地看了她一眼:“这是本门规矩。”粟月的眼变成了星星状,身子去向殿里,眼神还抓着然儿的“含情目”。结果,被门坎狠狠地绊了一下,某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以火星撞地球的速度接近地面。糟了,变成傻子咋办?某人在心里哀嚎,双爪护脑。预想中的重重一击却迟迟没有到来。软软的,用头蹭蹭,冰冰的,还有一种幽幽的香味。坏了,难道撞了一位小姑娘?粟月忙睁开眼来,就在她睁眼的这一瞬,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把她扶正,手的主人又不动声色地后退了数步。所以粟月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一脸祥和地坐在正中间的座位上,然儿的师父一脸严肃坐在白胡子的右边。至于左边,粟月认为这应当是刚才扶自己的那位。这个人很年轻,但是却周身笼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使人无法说出他的年龄,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如缎的长发说不上整齐但一定不凌乱,有星星的几缕落在了肩头,身量不高不低,整个人柔柔弱弱的样子。那人的眼神不悲不喜,平静无波。薄薄的唇,带有微微的弧度,但绝不让人觉得他是在笑。粟月觉得仿佛有哪里怪怪的,冷不丁那人的目光掠过来,粟月一惊,那目光像是有吸力似的让粟月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一个冷冷的声音问道:“你是谁?”随即大殿上突然响起了粟月呆滞的、平缓的声音:“粟月。”“来此有何目的?”“我需要和一个团体生存在一起。”那冷冷的声音又说道:“这个人没问题,可以了。”然后是一阵脚步声。粟月一个恍惚,清醒了过来,刚刚是怎么回事?刚刚自己该不是被催眠了吧?难道被怀疑是······不轨之人?粟月笑笑,自己还真是被高估了呢,不过刚才那人可真可怕,幸亏走了。粟月摸摸鼻尖,拍拍小心脏,抬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长满褶皱的脸,吓了她一大跳。白胡子悻悻地缩回去,说道:“那个,你叫粟月是吧,我们都知道了,听然儿说你想拜师。”粟月一听,连忙狗腿地凑上去:“是呀是呀,那个,一师父,我身体很弱的,没什么力气,不求学什么高强的功夫,只有能求生就行,有没有什么省力又有用的······”“那就是易道了”钟师父,也就是二师父淡淡地说。易道?粟月倒是知道《易经》,难道······“二师父,易道是何物?”“简而言之,就是求生之术。”二师父,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吗,粟月满头黑线。钟师父严肃地说:“还有,我们不是你师父,你的师父是刚出去的那位。以后称呼我们为师伯即可。”粟月:“那,二·····师伯?”二师伯点头:“嗯。”

  白胡子老头伸手推了粟月一把:“师侄快走快走,师伯老喽,困了困了,要休息去了······”粟月郁闷地往出走,这个一师伯,明显是个老顽童嘛。

  然儿等在殿门口,见粟月过来便问道:“师父怎么说?”粟月道:“说是教我易道,这易道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话未说完,然儿扳住粟月肩膀:“天啦,那你便是拜了三师伯为师啦!不是给你说了吗,你怎么不选我师父啊?”粟月正色道:“我哪有选择的余地啊,当时那个情况你是不知道,那什么,到底为什么不能拜那你三师伯为师啊?”然儿痛心疾首地看着她:“一言难尽,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你自求多福吧······”

  粟月无语。然儿:“本来你现在得去找你师父安排一下你的住处,那个,其实还是算了,你暂且和我住一屋,等你师父想起你再说,再说我们现在也找不见他。粟月越发好奇了,自己的师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一下多了这么多师伯和师兄弟师姐妹,真不习惯啊,粟月跟着然儿吃午饭时顺便把门里的弟子认识了个遍,门里算上自己现在共有七十三个弟子,整个就像上学嘛,粟月想。

  还有一下午,不过师父大人没发话,我们的废柴粟月就躲到了然儿房里······的床上,拿然儿的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累了就逗逗猫,欢脱的很。殊不知,这欢乐的时光很是短暂。

  某人死教不该,又一次在清晨的黑暗中,装着忧郁,磕着小瓜子,坐于圆桌前。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抱着无名氏到门外,不但到了门外,还穿过了长廊,而且某路痴完全没有自觉性,东拐西拐,最后见到了一个同样沐浴在月光下的人,那就是,某人曾经好奇过的师父大人。

  三儿师父望月中。粟月心想:“然儿说师父很可怕······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正在碎碎念中。师父大人那冷冷的声音飘了过来:“以后你就叫十六。”什么?还要改名啊?粟月皱眉。师父大人依旧望月:“你是我第十六个弟子。”粟月喜滋滋地说:“啊,师父,十五位师兄师姐都在哪里啊?我还没见过呢。”师父转身,脸上的表情在月光下高深莫测,幽幽地说:“不必了,不在了,现在就你一个。”啊?!粟月小心脏扑通扑通跳,怎么办怎么办,这话好有深意,什么叫不在了?难道是······这样想着,粟月觉得不是有一点点的可怕啊。师父大人缓缓走过来,语气阴森森的:“正想找你,你自己来了正好,和我去西边。接着师父的视线集中在无名氏身上,粟月搂紧爱猫。我的亲娘呦,好可怕啊,但现在是个机会,所以,粟月蚊子似的:“我,我可不可以带着它······”师父看清了粟月怀里毛茸茸的动物,有所顾忌似的微微后退:“随你吧。你跟着我。”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粟月傻傻的还在想:老天爷,这可真是月光下的···奇遇···“十六,还不跟上。”师父远方的身影一顿,粟月硬着头皮一路小跑追了上去。亲亲然儿,拜拜了。粟月在心里挥泪。不知道然儿醒后看不到她会是什么反应,呵呵。不过,师父也是个美人呢,自己还是赚了,嘿嘿。

  二傻子粟月一蹦一跳跟在师父大人身后,充分发挥自娱自乐的功能,在心里唱唱歌跳跳舞,因为路真的是很长。师父大人仿佛对身后的猴儿毫无所觉,不过会在粟月气喘吁吁时微微放慢脚步。粟月是个细心的,当然发现了,当即觉得自己找了个好师父,感动的那叫一个眼泪花花的,恨不得发誓孝敬师父大人一辈子(粟月这厮夸张惯了)。

  天亮了,毫无悬念地,到了。这是一个小木屋,好吧,一个有三个小屋的大屋,木头雕得很精致,可······重点是,这里是山的另一边吧?好像进七门的门是山的那一边吧······怎么感觉好像山寨哦。屋子的正对面有一排篱笆,这排篱笆看不到两边的尽头,好像将木屋跟篱笆那边的草地一分为二,从屋子的方向看过去,远处有许多长势不一的植物,还能看到一条小瀑布和山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消失的粟月 第二章 生病的无名氏 第三章 拜师,易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