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生病的无名氏

第二章 生病的无名氏

袖触 2020-07-01
  第二日,粟月起的极早,奇怪的是无名氏还窝在一旁。“怎么回事,这家伙一向比我起的早······”睡眼惺忪的然儿打了个哈欠,软软的说:“我说粟月,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啊?以前还...

双沉粟月

推荐指数:10分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第二日,粟月起的极早,奇怪的是无名氏还窝在一旁。“怎么回事,这家伙一向比我起的早······”睡眼惺忪的然儿打了个哈欠,软软的说:“我说粟月,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啊?以前还有人说我起得早,我看你才是。”粟月猛地扑到然儿身上,然儿被吓了一大跳,“呜呜呜,我不活了,我的最最可爱的无名氏的啊,它、它它”然儿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粟月连拖带拽到无名氏的简易小窝,就是内垫有许多软布的一个木盆,只见无名氏的头微微仰着,双目眯成了一条缝,四肢朝向一侧却是一动不动,粟月用手拨了拨它的头,竟然没反应。然儿见状,也紧张了起来:“是不是吃坏肚子了?”“不会,无名氏从不乱吃东西”粟月急的转圈。然儿思索了一下:“这样吧,你先别急,我去找叶师兄看看,他懂医。”粟月松了一口气:“那我跟你一起去。”说着抱起了无名氏就向外跑,被然儿在帐门口拦住,然儿美人的脸色一阵五光十色,粟月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然儿(无奈的叹口气):“我还没穿好衣服。”

  粟月(装傻):“嘿嘿嘿嘿嘿。”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两人火急火燎地出了帐,此时已有人开始拆帐,见他们面色匆匆,也都停下手中的事过来询问,不到一会,众人都知道这事了,然儿口中的叶师兄也来了。然儿抱过无名氏,小心地递了过去:“师兄,你快看看,一早上起来就这样了。”叶师兄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抱在怀里,翻了翻无名氏的眼皮,探了探无名氏爪子的温度,他蹙着的眉舒展开了:“无事,应是受了点风寒,此地一到夜晚,便是冷的出奇。你们昨晚可是没有为它做好窝?”粟月恍然大悟,自己和然儿两人睡是暖和了,却忽视了无名氏,一种浓浓的愧疚和深深的自责升了上来。粟月望向无名氏,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两眼泪汪汪,深情的目光。这下可惊到了那位叶师兄,这可怜的人被她看得心里起了一层小疙瘩,最后还是然儿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这才唤醒了沉浸在人猫世界里的粟月。粟月看到一只猫兼叶师兄一个(叶师兄是猫的附带品),立马蹿到然儿耳边:“那人是谁,他为何抱着我的无名氏啊?”“咳咳咳、、”然儿:“那就是我叶师兄,他刚说无名氏兴许是受了风寒了······”粟月:“啊咧,我知道是风寒啦可是······”看着然儿无奈的神色,粟月乖乖地没有再说。粟月这次正式地望向了叶师兄,知道刚刚自己的做法是很不礼貌的,她抱歉地一笑:“对不起啊,刚刚我在想事情。非常感谢您救了我的猫,大恩大德,难以为报,只有来生······”“停停!停!!”然儿一看事情不对,大喊道。再看众人,皆是一头黑线。然儿把粟月小朋友拉到一边:“那个,我师兄的话,不用说“您”,用“你”就好。还有,我师兄只是看了风寒,不是“救”你那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粟月小朋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两人再次回到众人视线里。众人:“原来刚才那种动物叫猫,以前从未见过。”粟月心想无名氏的来历不好说,于是解释道:“是我在逃亡的路上所拾。我也是以前听别人提起过猫的特征,就猜想它也许是,这个,大家还是叫它的名字“无名氏”吧。“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无名氏,无名,倒是个绝好的名字。”原是那叶师兄适才并未离开,此番发话。粟月连忙回到:这位叶、、、叶““姑娘称我小叶即可”粟月感激地拍手笑笑:“小叶,刚才可真是太谢谢你了。”“小事一桩,何足挂齿,姑娘无须多言。”叶师兄说着摆了摆手,粟月这才看仔细他的样子,这个人唇红齿白,举手投足间皆有一种温润的气质,眼神清澈,“又是一个好看的家伙”粟月有点郁闷的想,“真是的,要是我是他就好了。”等粟月回神,身边只剩下了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的然儿。

  然儿:“······”

  粟月:“大家都走了啊,我······”

  然儿:“粟月,你这个傻子。”

  两人赶到帐子处,发现已有人帮他们收拾好了。两人只用草草收拾,便可以上路。一会儿,小叶拿了御风寒的药,想法子凉了喂无名氏吃了,猫儿有了些许精神。粟月对小叶一阵猛烈的崇拜眼神的轰炸,小叶受不了,先行离去了。

  众人赶了一天的路,在快落日时,终于第一次看到了城镇。应该是个边陲的小镇,所以并不十分繁华,不过轻易便找到了一家落脚的客栈。“哇,客栈耶。”粟月盯一盯古朴的客栈招牌“祥风客栈”,盯一盯已被她连续瞧了数眼的店小二,再盯一盯正在拨算盘的掌柜的,再盯一盯······没有了,粟月已被然儿拖进二楼房间关了起来。

  粟月:“干嘛拉我,我还没看够呢。”

  然儿凑近小声说:“嘘,听我说,那掌柜的不太对。”粟月立刻紧张了起来:“难道是黑店?!”然儿白了她一眼:“比这个更复杂,有可能是······说了你也不懂。”粟月:“那我们现在?”然儿拉着粟月的手,走到床边,拨开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的床帐,把粟月按了下去,两人直面床下。粟月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床下竟是有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狭口。然儿:“看见了吗?我先过去,然后在那边接你,房间门我已经锁好了,你不用担心。”语毕手脚并用地爬了进去,立马不见了,粟月找了个包袱皮给怀里的无名氏加了个保护措施后紧随其后,她想说:###%%&#%然儿明明爬的那么轻松,但是怎么到处都有磕碰&*#。两人通过洞口,空间立刻宽大了起来,可以容人站立起来,但仍是漆黑一片,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霉味。忽地一亮,然儿点亮了一个东西,勉强可以看清东西。粟月激动:“哇,难道是火折子?”半晌,没有人答话。

  然儿:“粟月,你这个傻子。”

  粟月委屈:“······”

  两人摸摸索索,总算走完了那段很长的路,也就是说,他们重见天日了。然儿搀扶着气喘吁吁的粟月:“瞧你这体力也······”“所以然儿你要多疼我,要不太可怜了“然儿无力地抚额:”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正说着闲话,却见一人从远处跑来,是这几天与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小师弟。小师弟满头大汗:“两位姐姐,你们总算来了,大家都等了好久了。“然儿忙拉着粟月跟上小师弟,说:”都怪粟月你的体质实在是太差了,回去给我好好练习一下。“一番话让粟月成了苦瓜脸,”“训练什么的,真的好恐怖啊!不要啊!”正这么想着,头上就被然儿敲了一记:“呆子,接我们的人来了,上马车了。”这次粟月没有好好用目光研究那什么马车那什么赶车人,因为,实在是然儿的目光太可怕了,好像在说:“敢再犯傻你就死定了。”粟月小朋友乖乖的学着然儿的样子上了马车,乖乖的正襟危坐,当然,不到一会儿,她又开始玩然儿的头发。然儿再次沐浴在同车的另一个女弟子的一种说不出味道的目光之下。然儿想抓狂了,她以前从来都是十分有耐心的,但是,但是。在粟月看不到的地方,然儿低下了头,她的眼神是掐出水一般的温柔。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呢。当初留下粟月,果然是对的吧。希望今后能一直在一起。想着想着,然儿满足地笑了,粟月对这些还是一无所知的,静静地玩着头发。坐在她们对面的女弟子,见状温柔的笑了。

  几乎一路没怎么颠簸地,马车停了,据然儿说是到了她的师门“七门”。粟月一下车,就看到一个十分高大的朱门,两边各有一根石柱,柱身上并无任何雕刻,但看起来经历了很长的岁月。从朱门向内延伸有很宽的石阶,这些石阶都很低,也就是说,石阶很多。粟月用悲痛的眼神瞟着然儿。然儿中气十足地说道:“你别想了,就这小小的石阶,至多累一些罢了····“说到这里,语气一转,浓浓的恨铁不成钢:”就你看台阶这一会,大家都走了,就剩你和我了,“又跺了跺脚:“真是个呆子。”说罢不顾粟月的抗议,扯着一人一猫上了台阶。经过不知多长时间,粟月已经成了一滩烂泥糊在然儿身上。只听一虚弱且幽怨的声音道:“然儿,还···还···还没····到···到吗···”相对来说是强人的然儿咬牙切齿道:“其实,你一直扯着我,也并没有出多少力。回去必须、、必须让你训练。”“呜呜呜呜”某人假哭。

  然儿不理,加紧步伐。终于到了台阶尽头,粟月打起精神,继续跟随然儿穿过长廊,到一个房间门口,推门进去,房内陈设简单,有一个木床和一张吃饭用的桌子,另外窗下有一个看似是写字用的桌子。然儿给了粟月一个圆凳,粟月把无名氏放在吃饭的圆桌上。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昏暗,然儿取了灯盏放在圆桌上,粟月被灯盏吊起了精神,有一搭没一搭的还然儿说着话。唠了些有个没个后,然儿如当家主母般地说:“今个天晚了,我早都跟师父说了,今个你先和我住。明天一大早再去拜见门中的其他师父顺便安排你今后的去处。”粟月:“zzzzz”然儿一个暴栗,粟月大惊:“怎么了这是?!”然儿:“去睡!”粟月迷迷糊糊:“哦······”

  然后伟大的然儿安置了无名氏,又安置了傻子粟月,歇息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消失的粟月 第二章 生病的无名氏 第三章 拜师,易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