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消失的粟月

第一章 消失的粟月

袖触 2020-07-01 07:13:14
  粟月窝在床上,纹丝不动。此时正是早上六点,白色的手机”嗡嗡”地震动着,旁边的一只俄罗斯灰猫不满地用爪子扒拉着那烦人的声源,一个用力过度,接着产生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双沉粟月

推荐指数:10分

《双沉粟月》在线阅读

  粟月窝在床上,纹丝不动。此时正是早上六点,白色的手机”嗡嗡”地震动着,旁边的一只俄罗斯灰猫不满地用爪子扒拉着那烦人的声源,一个用力过度,接着产生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咚!啪!”两声巨响,几乎是在发出响声的同时,粟月煞白着一张小脸儿,噌的一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迷离的双目在隐约看见地面上的白色块状不明物体时瞬间瞪大,粟月连滚带爬地奔下了床,神智已然清醒,只见她双指如飞,“唰唰”两下将电池、手机盖完美拼接。她扭头,灰猫绿汪汪的眼睛瞅着她。粟月嘴角抽了抽,用幽怨的小眼神回敬过去。日复一日的清晨再一次开始了。

  粟月以前总要睡到早上十点,她是典型的夜猫子,从早上五点到十点,五个小时,足够一天的消耗了。自从有了这只猫······呃,粟月的作息变成了凌晨三点到六点······人类可真是强大的生物啊!尤其是人类的学生。匆匆喝了几口水(冷的,因为懒),粟月又坐回到床上,打开台灯,从枕头底下抽出英语课本,翻来翻去,想起:“这篇说好要背的,没背;这篇是上周老师布置的没背;这篇,明明就很有意思,还是没背;还有啊,近现代史,数学作业,编程实验······放了两周没洗的脏衣服······”“啊······”粟月发出近似于叹息的声音。“寂し(寂寞啊)”喃喃自语。

  不过粟月想自己应该并不是会感到寂寞的人,合得来的朋友不多不少,常被人评价为温柔。特别亲近的朋友则称自己为奇葩,因为她的确曾经重口味过,不过依然给人小清新的错觉。她很宅,从10岁以后再未踏足过山水,因为动物世界的微生物还有食物链近景“观赏”,她有轻微的洁癖(轻微的吗?真的是轻微的吗?话说她每次摸了猫都用**洗手,每天给猫洗澡~啊~可怜的猫~)。在学业上,虽然现在是大一,可粟月真可谓是思虑过重,她每天把所有科目写在纸上,每个科目后面列极小的分枝,如临大敌。尽管如此,仍然改变不了她是个中度学渣的事实,抄作业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

  最可悲的是,她的体育。她几乎天天胃痛,从小到大极度缺乏锻炼,让她跑八百米还不如杀了她,粟月可谓是对“一身林妹妹的病,没有林妹妹的命”深有体会。好不容易腿跑瘸了,然而还有*****八大项目等着她,午夜梦回之时,没少为此在心里哭的惨兮兮的。

  今天是周末,粟月要带爱猫无名氏(因为太喜欢觉的什么名字都不好)去看兽医,其实无名氏只是最近有点嗜睡而已。为了无名氏,一向沉默少语的她硬是向医生虚心求教了一个小时。在这之后,抱着恹恹欲睡的无名氏,粟月很欣喜,破天荒地来到了附近的公园,美曰其名:转转。当然,其实就是找了一个幽深的旮旯过人猫世界。“欸?无名氏,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里有这么大一片竹子?”怀里的无名氏翻了翻白眼。天知道粟月是不是第一次来······可怕的宅女一族。

  翠绿色的竹子一根连一根,几乎交错,竹叶很多,都是有韧度地舒展开来,竹节也相对平整。“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怎们这么好?”粟月咕哝着,慢慢靠近。这片竹林很大,在粟月的方向看来竟然看不到两边的边界。等到了竹子边上,粟月才发现了一条小径,很隐蔽,只容一人通过,而且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来。“真诡异啊,还是快走好了”粟月正想离开,无名氏却开始挣扎起来,两三下从粟月怀里蹿了出去,直奔竹林。这下粟月急了,二话不说追了上去。粟月的身影消失在了竹林里。

  第二天,一群人聚在公园,因为昨天的新闻说在公园里出现了海市蜃楼现象,听说是一大片竹林。他们站在公园的后墙对面,指指点点,对这面墙发生的事很是质疑。

  而与粟月有关的信息消失的无形无踪,好似被什么替代了似的。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一切。

  粟月消失了。

  竹林另一边,粟月抱着无名氏瞠目结舌!因为,她的面前是一片像沙漠一样的地方!大约30米之外,有一面石壁,石壁上有个洞窟,石壁上有小路可以从地面向上行进。最让人惊诧的是,有许多身穿白衣的人,长袖长裙,排成一队在石壁上缓慢行走着,在离这一堆人较远的地方,有一个举着灰色黑边幡布的人,像是在召唤那一堆人。粟月正在兀自震惊中,忽闻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如惊雷一般:“是谁?!”粟月慌忙倒退几步,这才对上那举幡布之人的方向。那人身形削瘦却不显瘦弱,听声音应是一中年男子。隔了老远,粟月都能感觉到那人犀利的目光隐隐所带的狠绝,她身子一震,头皮发麻,但根据第六感,她还是艰难地做出了判断。她一边向那人的方向小跑一边招手,也不管那人是否看得懂。气喘吁吁地,粟月跑到距那人约五米处停住,还未来的及开口,那人便又威严地问道:“你是何人?怎会出现在此?是来做什么的?”一口气抛出了这么多问题,粟月又惊又怕,却仍是强忍着答道:“这位伯伯,我似是迷了路,我从来不知此地。”那人见粟月衣着奇怪,怀里抱有一只奇怪的动物,又见她面孔单纯,不似骗人,声音稍有和缓:“此地罕有人迹,小姑娘你又是如何迷路?”粟月刚才脑中百转千回,现在却是已冷静下来。听此一问,她面上作凄然状:“本是与家人一同出来,不料被匪徒所劫,家人奋力抵抗,让我趁机逃跑,我慌乱无措,也不知方向,不知不觉便跑到了此地,然后就见到了您。”一番话有理有据。她在竹林中追赶无名氏时竹条刮擦衣物所造成的痕迹也可以作为证据。中年人听后没再说什么,只是依然上下审视着她。粟月见这一行人男男女女,脸色却都和善,于是本着先发制人的原则说:“这位伯伯,我现已成为孤女,也不知如何走出此地,可否让我跟你们一道······”中年人犹疑不定地看着她,粟月定了定神,大着胆子说:“请帮帮我,我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以做许多事的,如果您不帮我······”说到这里,却是无词了,人家就是不帮,又能怎样。一想到要自生自灭,无形的恐惧就像山一样压过来。刚才强压下去的混乱瞬间又挤上心间,一种无力的悲伤袭来,眼泪像泄了洪似的涌出,粟月低下头,泪水砸湿了沙土。一行人见粟月突然落泪,互相交头接耳说了些什么,然后传出一个婉转清越的女声:”师父,这位姑娘也就与我们差不多大,又身世可怜,我们不妨带上她。”中年男子看了看粟月,终是点了点头,说:”这位姑娘,我们此行是要北上,你一人也实在不安全,就暂且跟着我们吧。“又看向那行人:”然儿,你负责照顾这位姑娘。“粟月闻言,心里感激,连忙收住了泪水。只见一位白衣飘飘的姑娘缓缓向她走来,伸出手来搀扶她,带着她走到一行人的最末。粟月听中年男子在前方道:我们要尽快赶路。”于是一行人再次出发。

  那当初搀扶粟月的姑娘正是然儿,与提议留下粟月的姑娘是同一人,几天下来,她对粟月一直很是照顾。粟月向来接受能力强,虽然说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既不该悲,也不该痛,而是要努力的快乐地生存下去,况且情况也并不是那么差,还有无名氏陪着她。这几天,她俨然与然儿成了好朋友,知道了这一行人都是钟先生,也就是中年男子的弟子。她很欣喜,因为然儿是个美人。粟月的脸是很普通的那种,最多沾一点可爱,于是对美人爱的不得了,她坚信看美人能让自己也变得美一点。然儿呢,就是粟月心中憧憬的”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一行人白天赶路,晚上扎营,粟月与然儿一直同吃同睡。粟月身体向来不好,这几天吃得很少,但是也没胃痛。粟月什么都不懂,万事都靠然儿,天真善良美丽的然儿一旦离开她一会,粟月就到处喊然儿。为这事然儿被其他人嘲笑了:”然儿,你的孩儿在叫你。“然儿只是笑笑。

  粟月是个向来闲不住的,这个晚上抱着无名氏又缠着然儿非要听故事。然儿美人无奈地说:”我以前未拜师父为师时,也只随意读了几本书,也没有出门在外的经验,哪里来的那么多故事讲给你听,你这两天听的故事还少?“粟月嘿嘿一笑,忽又苦着张脸说:”我这个人就是不想一些东西就心慌。“说着把脸蹭到然儿怀里:”我想学些东西,帮我想想,我能学什么。”然儿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翘翘的长睫毛,在粟月看呆了的同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还不简单,拜我师父为师不就可以了。”粟月愣了一下:“是个好办法耶!但是你们师父那么严谨的人,他会收我么······”然儿说:“师父他为人极好,只是面目严肃了些,那天迟迟不肯带上你是因为你来历不明,以前曾吃过这方面的亏,当然要谨慎些。你放心,我会先帮你跟师父说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消失的粟月 第二章 生病的无名氏 第三章 拜师,易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