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纨绔攻略手册》在线阅读 > 正文 004 琼华

004 琼华

逢狸 2021-11-01 12:27:49
“姑娘,姑娘?”来人几声呼喊,被打乱了凌安思绪。她轻轻抬眼睛,日光印入到瞳中,那双本就的美丽的双眸此刻澄澈闪闪发亮。六月,金陵天气终于等到转凉,府里的丹桂也都开了,四处都能闻可以得到馥郁的香。少女一身鹅黄色衣裙,衣料动作轻柔如水,微风一吹就能荡起开。再加她进她微微抬起眼睛,日光映入到瞳中,那双本就美丽的双眸此刻清澈发亮。。...

“姑娘,姑娘?”来人两声呼唤,打乱了凌安思绪。

她微微抬起眼睛,日光映入到瞳中,那双本就美丽的双眸此刻清澈发亮。

八月,金陵天气终于转凉,府里的丹桂也都开了,到处都能闻得到馥郁的香。

少女一身鹅黄色衣裙,衣料轻柔如水,微风一吹就能荡漾开。加上她进府已有一月,身体调养得也还不错,肌肤赛雪唇红齿白的,比在北方时还要水灵不少。

可是长得就算如同那月宫仙子,该挨的手板子,还是得挨。

方才唤她的长脸女人直起腰板,抹了胭脂的薄唇紧紧抿着,目光严厉的盯着凌安。

女人生得极瘦,又穿直缀,身材侧面看去犹如一块板正的牌匾,没有任何凹凸。她已年过半百,头发油光水滑地梳在脑后,结起发髻,许是绑缚得太紧,连眼角也微微吊上去,更显得那满是皱纹的脸呈现出一种刻薄感。

她是宫里来的教习嬷嬷,教导了凌安半月有余,为人很得敬重,便是公主没按礼仪要求做,她也是打得的。

凌安害怕她,不亚于那佛口蛇心的安家老太君。

所以她乖乖伸出手去,为方才的走神挨罚。方嬷嬷手里戒尺重重落下,一点没留情面,凌安结结实实挨了五板子后,掌心处便红得发烫了,连握起都有些艰难。

凌安身旁,一位身穿粉衣的少女同情地看着她,小声问道:“宁宁,疼不疼啊?”

这是二房的长女安芮禾,她大凌安一岁,过一个月便要及笄,因性子比较活泼跳脱,才在与凌安的交往中占据上风。

凌安将手敛回袖子里,用眼神示意安芮别再问了,否则以方嬷嬷的脾气,看到她们还在私下交谈,肯定又得挨上几板子。

其实来这受教习的女孩子们不光她们两个,大房二房三房,嫡庶加起来一共十二个女孩儿,除却那些才刚能走地学语的,其余都在此接受方嬷嬷的教导。

不过到底嫡庶有别,尊卑有序。

女孩子们现在分明是两派阵营,嫡女们不愿和庶女玩,庶女们仗着人数众多,在方嬷嬷的教习课上,暗暗同嫡女们较劲。

而这场没有硝烟的对抗,便是由安芮禾带头引领的,大房没有女儿,而她年纪最大,算是安家的长姐。她将三房双生姊妹笼络了过来,可人数尤少,因此想到了凌安。

凌安现在可是大伯的义女了,身份足以让她们与之结交。

安芮禾是有小算盘的,拉拢凌安的时候,也没忘记说二房里那些庶女们的坏话,比如说哪个姨娘是个狐媚子,生出的女儿也是妖妖调调的,又有哪个姨娘出身低贱,是从烟花巷子里买回来的……

安芮禾以为,这么大的女孩子,都会比较喜欢听八卦。

可是凌安面上无动于衷。

她心里知道,她的娘亲若是也在府中,肯定也是为人所不齿的。

凌安态度越是模棱两可,安芮禾的态度也就越热络。事实上,就连三房的双生姊妹安怡和安悦都觉得这场对抗没什么必要,也就安芮禾一头热,处处想办法挤兑那些庶女。

“肃静。”方嬷嬷听见她小声说话的声音,眼风沉沉压了下来。

安芮禾吐了吐舌头,不敢再作声了。

安嬷嬷教的东西又多又杂,因她本人也确实有才干,不论是仪态礼仪,还是琴棋书画类的风雅之事,她做得都是顶尖。

请她教习,十分昂贵,因为这是名门贵女在外必须要有的修养,金陵城里实在太看重这些了,甚至可以说非常执着热切。

可是,除了仪态礼仪方面,凌安能做得不错,琴棋书画,她是一窍不通。

但是她字认得不少,阿娘只要闲下来就会教。她想和其他孩子一样,读四书五经,女戒女则,阿娘却说,四书五经可以看,女则女戒就不必了,世人对女子压迫甚苦,咱们女子,不能自轻自贱。

凌安一直记得这话。

因此在安嬷嬷讲授«女戒»时,她看着上面种种条规,以及那些贞洁烈女们的故事,有些恍惚。

“方嬷嬷,宁宁一时走神而已,不必如此苛责。”一串清越女声在身后响起,语调平和,雍容且有气度。一众女孩们都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齐齐行礼:“公主殿下万福。”

凌安有些后知后觉,动作慢了一拍,声音也含混在其中。

“免礼。”女子笑盈盈的,她生就圆圆的面庞,面上浅浅扫了点胭脂,看上去气色甚好,年纪似乎也才三十出头。今日在府中,她打扮得随意一些,鸦雏色的发髻高高盘着,上面插了一支巴掌大的鹅黄色芍药加几枚银色镶珍珠的钗环,身上嫩绿色的宫装,长袖轻盈,却不失优雅风度。

这便是大楚的琼华长公主荣明瑶,也是凌安最忐忑面对的那个人。

大半个月以前琼华公主便回了府,见到凌安,不甚欣喜,这一点出乎了安老夫人和安禄生的意料。

琼华公主只道:“本宫心里一直有件憾事,就是没生养出一个闺女……现在我瞧着宁宁就很好。”

她越是这般欣喜,凌安心里就越是过意不去。琼华公主素有美名,性格也极好,哪怕对待府里下人,也是和声细气,而肃国公安禄生也是镇稳了北方的忠臣良将,这两人永结为好,称得上是佳话一桩。

而她阿娘,夹裹在其中,又算得了什么呢?

琼华曾跟她说:“你如今认了公爷为义父,也当喊本宫一声义母,为何总是以‘殿下’相称?显得太拘谨了。”

凌安看着她那双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睛,心里艰涩且愧疚,那句义母,迟迟无法说出来。

安禄生看她为难,在一旁打圆场:“宁宁胆子小,也是敬重你,还是慢慢来吧,不着急。”

……

现下琼华公主过来,是从小厨房里带了糕点,乃是采制了当季许多花朵做成,有十分应景的风味。

大多女孩子们同公主都是相处久了的,一点也不拘谨,纷纷挤上前去挑选。

凌安却被琼华单独叫到一边,她吩咐身边的丫鬟,打开了一个单独的食盒,糕点在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

“你在北地长大,应当是吃不惯这边的甜食,所以我让她们另做了一份,糖放得较少,你尝尝合不合口味?”

琼华简直贴心到令凌安惶恐,她只好小心翼翼捏起一块小巧糕点送进嘴里,入口即化,她无心细细品味,只道:“谢过殿下。”

琼华笑着抚摸了她的鬓发,像天底下寻常母亲那样,凌安微微一怔,鼻腔有些酸楚。

琼华并未逗留太久,也不耽误方嬷嬷继续授课。她宫裙迤逦拽地,步态优雅,是极从容美好的女子。

凌安的眼角余光看着她留下的食盒,心里千回百转。

……

长公主对凌安另眼相待,更让安芮禾觉得这个盟友值得结交。可惜就是凌安对她有些冷淡,也不愿意和她一起挤兑那些讨人厌的庶女,所以这么长时间下来,安芮禾也渐渐觉得没劲了。

可不巧的是,她近来发现,凌安和二房里的一个庶女走得很近。

那庶女安熙禾是二房里柳姨娘所生,与凌安同年。但那是安芮禾最最讨厌的人,也是她之前说的,狐媚子的柳姨娘所养出来的妖妖调调的女儿。

其实也不是凌安主动找她,而是安熙禾总有事没事过来。学堂里有安芮禾压着,安熙禾会收敛一点,可是闲下来的时候,她就会时不时地去给凌安下拜帖。

凌安曾婉拒了一两次,但架不住对方死缠烂打的架势。

可开了这个头之后,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凌安远没有刚来时的拘谨,国公府一点没有苛待她,反而对她百般照料,因此她失了戒心。

直到她一次中途离席去更衣,回来时,看到安熙禾哭哭啼啼跪在一侧,再往里去,琼华公主带着次子安度清竟也在里面坐着,琼华面上没有一贯的平和,像是在压着怒气。

安度清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直在把玩。他今年也已经有十七岁了,如他兄长一般生得高大,不过性格更似琼华公主,见到茫然走进来的凌安,眼睛亮了亮,声音清朗道:“宁妹妹。”

凌安认出了他手里的盒子,里面装着世子安逸清送她的见面礼手镯,她明明收好放在柜子里的。

琼华和安度清自然也认得这镯子,方才安熙禾想要顺走这个的时候,他们恰好进来,抓了个现行。

安度清将来龙去脉同凌安说了,而后不忘笑嘻嘻同安熙禾道:“熙禾妹妹,按照我们大楚律令,偷窃此等价值的物品,可是要剁手的。”

安熙禾惨白了脸,瘫坐在地,眼泪汪汪看向凌安,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切道:“我不是偷!是宁宁,宁宁送给我的。”

安熙禾到底年纪不大,拼命用眼神示意凌安。

“公主殿下,大伯母,还请您明查,我真得不是偷窃!”她又拉住凌安袖子,恳求道,“好宁宁,帮我说句话呀,我爹要是知道,他肯定会打死我的。”

可凌安只觉得心里有点难过。镯子而已,她不是特别看重,但是她极厌恶别人随意动她东西。

“宁宁,你来定夺,这镯子到底是不是你送给她的。”琼华沉声道。

凌安并未踯躅多久:“世子送我的东西,我不会转手赠给他人。”话里的意思已经非常分明了,安熙禾怔了怔,松了抓住她袖口的手指,转而目光隐有怨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涉世 002 训斥 003 名门 004 琼华 005 息事 006 荣家六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