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调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猎户(上)

第四章 猎户(上)

雨久花 2021-10-10 23:30:27
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求进入页面~~~~~“……怎么又空打了?”呆呆地他望着手中空空的兽夹,马永喃喃自语。多年来,他下的兽夹从不走空,可这一次怪了,一连三天了,下的饵被吃了再说,他更有甚者连个兽毛都没旗号。“……天呈妖象,这世道真的要变了?”看一看手里的兽多年来,他下的兽夹从不走空,可这次怪了,连着两天了,下的饵被吃了不说,他甚至连个兽毛都没打着。。...

调香

推荐指数:10分

《调香》在线阅读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

“……怎么又空打了?”呆呆地望着手中空空的兽夹,马永喃喃自语。

多年来,他下的兽夹从不走空,可这次怪了,连着两天了,下的饵被吃了不说,他甚至连个兽毛都没打着。

“……天呈妖象,这世道真的要变了?”看看手里的兽夹,马永又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晴空,“适逢百年不遇的大旱,田里的庄稼眼见就要颗粒无收,难道这些飞禽走兽也受到了警示,竟然能逃过夹子,把饵吃了?”

摇摇头,再摇摇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嘴里喃喃自语,马永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夹子,这夹子绝没问题,摆弄了半天,他又重新上了饵,小心翼翼地用土埋好。

回身扛起刚打的一头野猪,一手用镰刀拨弄着灌木,马永向山下走去。

到半山腰,他忽然停了下来,低头想了想,转身把野猪藏在路边的陷阱里,悄悄地又顺着原路返了回来。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清凉的晚风带着阵阵舒爽吹得枝叶沙沙地响,在灌木中守了一天的马永从恹恹欲睡中惊醒,瞄瞄不远处的兽夹,还完好无损地下在那儿,他叹息一声,太阳就要下山了,再不走,回去天就黑了,家里人又该着急。

正想起身,就听嘎巴一声脆响,马永一惊,不动声色地慢慢地回过头去,一只獾子被夹住了头,正扑棱扑棱地挣扎着。

咧开嘴,马永嘿嘿地笑起来。

就说呢,他做的兽夹是村子里一流的,怎么可能打不到猎物?

心里想着,马永却没动,依然隐在灌木中,他想瞧瞧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他的猎物。

约莫又过了两刻钟,獾子早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挺在哪儿,大约是死透了,就在马永失去耐心,要出来收的时候,一阵刷刷的响声传来,对面的灌木丛一阵摇晃,一个衣衫褴褛,个头不高的纤瘦身影悄悄爬了出来,她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异样,就快步上前,利落地从兽夹上取下猎物,撒腿就跑。

“……站在!”小孩刚一转身,马永一步窜了出来,“原来就是你这个偷猎贼……”

瘦小的身影一哆嗦,下意识地停在了那儿。

“……小小年龄,什么不好学,你偏学偷!”马永一把抓住小孩的衣领,“你娘没教你偷东西是最可耻的吗?”

“大叔……我饿……”怯懦瘦小的孩子扬起头来,正是刚刚逃离穆钟毒手的穆婉秋。

几天的时间,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树枝剐的一条一条,破旧不堪,小脸抹得黑糊糊的,只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一股空灵之气,怯生生地看着马永。

“……竟然是个女娃!”高高举起的手停在了空中,马永叹息一声,“……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里,家里人呢?”

“我……”想起父亲获罪,满门被斩,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穆婉秋用力地眨了眨,“我随家人赴平城寻亲,途遇猛兽追击,走散了,迷迷糊糊走到这来……”她的确是被一只黑熊追迷了路,转到了这儿,穆婉秋忽闪着大眼看着马永,“……大叔能带我去平城吗?”

“平城离这儿要二十几天的路,大叔去不了……”马永摇摇头,“丫头,要不你就先跟大叔回去,等年关村里有人赶大集时,再带你去找亲戚,可好?”

看着瘦小娇弱的穆婉秋,马永不觉间生出一丝同情。

只是,他们这些山里人,本就没钱,又要起早贪黑地劳作,进一次城,哪那么容易?

只要能有一个吃住的地方,她也不急着晚个一年半载地去朔阳。

“谢谢大叔……”穆婉秋咧嘴一笑,露出齐刷刷一口细碎的白牙,甚是可爱。

马永叹息一声,“……多好个女娃。”

……

咕咚咕咚,一碗粥转眼就被穆婉秋喝的一干二净,她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经历了两世,她从没发现,一碗简简单单的玉米粥竟是这样的香甜。

眼巴巴地看着挂在碗壁上的粥糊糊,有心把碗拿起来舔干净,在相府多年养成的矜持,使她强压下了那股冲动。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马永媳妇端着一盘玉米干粮和一碗蒸干萝卜条走进来,看到穆婉秋转眼就把一大碗粥喝干了,不觉怔了一下,“啧……啧……瞧这孩子,是饿得不轻……”把饭菜放到桌上,捡了一块干粮递给她,“阿秋别急,慢点吃,就口咸菜……”又拿起碗,“要不要再喝碗粥?”

穆婉秋小脸腾地红了起来,抿了抿唇,“……玉米粥真香。”

“你是饿了……”马永媳妇扑哧笑了起来,“等喝常了,你就该叫苦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个缝,一双黑糊糊地小眼睛隔着门缝向屋里瞄啊瞄。

“去……”马永媳妇随手把碗递过去,“给阿秋妹妹再盛碗粥,在自己家里怎么竟跟做贼似的!”

门缝外伸过一只手把碗接了过去。

“他是我儿子,叫马柱儿,今年14了,大你一岁,阿秋以后就叫他哥哥……”门被嘭的一声关上,马永媳妇一面看着穆婉秋吃饭,一面絮絮叨叨地念起来,“柱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缅甸,整日像个大姑娘似的……”

说话间,马柱儿小心翼翼地端了满满一碗粥推门进来,想是听到了他娘的话,他脸色微红,不满地看了她一眼,被马永媳妇狠狠地瞪了回去,“别在这呆着,帮你爹把鸭子圈了,把猪喂上,赶快回来吃饭,你爹也饿了一天了……”接过粥碗递给穆婉秋,“阿秋先将就一顿,你大叔才打了头野猪,明儿咱们吃野猪肉……”

穆婉秋嘴里含满了饭,紧闭着嘴,狠劲地点点头,瞧见马柱儿的目光又偷偷扫过来,就调皮地冲他眨眨眼,马柱儿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转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又返了回来,把两个又大又红的桃子放在桌上,飞一般冲了出去。

马永媳妇宠溺又无奈地摇摇头。

看着两个被擦的干干静静红彤彤诱人的桃子,穆婉秋抿嘴笑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久花其他作品试读 久花其他作品试读2 第二章 逃亡(上) 第三章 逃亡(下) 第四章 猎户(上) 香道与养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