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仙人抚我顶

第三章仙人抚我顶

微斯人也 2021-09-15
(2020/4/13修文)墨天微一路追来,便是猜测到这些乞儿终究会汇合到一处分赃,而通过分赃便能大致摸清楚乞儿们内部的等级,有利于她开展后续工作。她偷偷躲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墙角,满耳...

惟吾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2020/4/13修文)

墨天微一路追来,便是猜测到这些乞儿终究会汇合到一处分赃,而通过分赃便能大致摸清楚乞儿们内部的等级,有利于她开展后续工作。

她偷偷躲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墙角,满耳朵都塞满了“二蛋”“铁柱”“愣子”“旺财”之类的名字,一个个乞儿面黄肌瘦瘦骨嶙峋的,乍一看还真没办法把他们和名字对上号。

不过墨天微的目的也大致达到了,她将这次偷盗活动的组织者记了下来,并决定等之后再找个机会和他们接触——现在出去怕不是要被乞儿们当成来抢钱的,她这小身板儿可挨不得一顿揍。

她悄悄转身,就要离去,却冷不丁撞上一座铁塔,顿时连退几步,定睛一看,却是一个抱剑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冷漠地俯视着她,开口问道:“何方小贼,藏头露尾,鬼鬼祟祟?”

墨天微:“……”

这时候是该五体投地大呼“大侠饶命”,还是讨好卖乖萌混过关?

余光瞄到那些乞儿已经被之前追逐他们的家丁抓了起来,一个个被揍得哀哀直叫,墨天微只觉得脊椎一凉,暗道不妙,在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事找事”,这下子不好收场了。

赵大侠见眼前这小鬼目光游移不定,不知是在想什么坏主意,更是不悦,寒光一闪,剑已出鞘,搭在小鬼颈间,冷声道:“报上名来!”

他行走江湖多年,没养出什么除暴安民的大侠风范,倒是对江湖险恶很有些了解,即便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也不会放下戒心。

墨天微下意识地将脖子往另一边侧了侧,似乎这样就能安全一点。

“我,我只是路过……”

赵大侠冷哼一声,这小鬼分明躲在一旁看了许久,竟还敢骗他!当即手中长剑一撩,锋利的剑刃轻易割断了墨天微颈边的一绺乌发,“你最好实话实说!”

墨天微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脾气这么爆,更没想到自己只是偷偷尾随一次就遇到了生死危机——好吧,她做得确实有点不对,有报应可以理解,但是也没必要这么吓人吧?

她有点生气了,想讲讲道理。

“我不曾招惹你,只是路过而已,你怎能执剑伤人?”她愤愤道,“你学来这一声好武艺,便是为了欺凌良民的么?!”

赵大侠哼笑一声,用剑身拍拍她小脸,“你也别以言语相激,我便是伤了你,也是有理的,谁知道你鬼鬼祟祟,是不是与这伙蟊贼有牵连呢!”

墨天微大怒,她前世娇生惯养,只需要看一个人的脸色,即便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一个多月了,骨子里还是中二又霸道,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了脾气?脾气上来,顿时就要回怼。

一只冰凉的手按在墨天微发髻上,拦住了她的作死之路,旋即那个曾有过一听之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剑,不是这么用的。”

疑似精神有些问题的美人不知何时翩然而至,神情冷漠如冰雪,自带温湿调节器一般,所至之处如寒流过境。他全然无视赵大侠惊惶的目光,伸手轻轻在清亮的剑身上一弹。

“铮!”

清脆的剑鸣声在耳畔响起,墨天微木然地看着长剑化作铁粉——不是铁片而是真正的铁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弹指神通?!”

美男子忽地轻笑摇头,“不是神通。不过你若想要知道,那也不是不行。”

“你会告诉我?”墨天微傻愣愣地看着他,“该不会有什么要求吧?”

“入我仙门。”

墨天微:“……”

难不成她误会这位美人了,他还真是来自某个修仙门派的?不对不对,也有可能是某个武林门派,徒手弹碎精钢长剑什么的,也许内力真气也做得到吧?武侠,好像还是能接受的,仙侠就还是算了,我……

赵大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纳头便拜:“不知仙长莅临,多有冒犯,还望仙长恕罪!”

美人神棍一个眼神也没瞄过去,看看墨天微似乎已经有些动摇的神色,心中一动,袖袍一卷,二人皆消失不见。

赵大侠半晌不见回音,抬头一看,却已不见了两人,心中既是庆幸又是怅惘——庆幸仙长并未教训他,又有些遗憾此身庸碌不得入仙门,心有戚戚。

回头一看,家丁仍在教训乞儿们,竟是全然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赵大侠颇有几分意兴阑珊,与徐二说了几句,众人离去。

墨天微只觉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周围已变了个样子——一眨眼间,她竟从宣云城坊市到了宣云城东的荒山上!

美人神棍风采依旧,见她看来,淡定道:“雕虫小技而已,不必吃惊。”

墨天微觉得自己作了个大死。

刚醒来时她觉得这是个种田文,被剑客拿剑架脖子上时她以为开了武侠这条故事线,现在有个神棍——啊不,仙长,告诉她这其实是修仙文?!

似乎之前她对美人的态度一直很不好呢,修仙之人会不会有读心术什么的,知道她一直在腹诽他,还把他当神经病?

墨天微偷偷瞥了他一眼。

美人莞尔一笑。

墨天微瘪瘪嘴,有气无力地垂着头:“见过仙长,小人孤陋寡闻,不知好歹,竟冒犯了仙长,还请仙长恕罪!”

算了,给一个修仙之人认错也不算丢脸,况且这人长得这么美,应该也心地善良吧?

——她忘了才一个时辰前,她还把人家当人贩子、精神病呢。

美人微微摇头,似乎打定主意要好好收拾她一番。

“……那,仙长您待如何?”墨天微叹了口气,难道她这一次穿越之旅这么快就要结束了?那还真是太短暂了,有点可惜呢!

美人歪着头,依旧固执地重复那句话:“入我仙门。”

“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仙门呀?”墨天微觉得这人虽然美美美,但可能情商真的有点问题。

“说了你就同意入我仙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美人就一个劲地死咬着这一点不放。

“嗯嗯。”墨天微随口应付,“你说。”

“剑宗。”说完这两个字,美人又补充了一句:“很厉害。”

“哦哦,厉害厉害。”

“你听说过?”美人疑惑,“你不是凡人吗?怎会听过我剑宗之名?”

这……显然我只是随口恭维啊!墨天微现在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修仙者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难道修仙还能修成智障?

“这是显而易见的。”她一脸严肃地为美人科普,“宣云城第一酒楼就叫宣云楼,想必使剑的第一宗门就叫剑宗吧。”

“原来如此!”美人像是恍然大悟,之后看向她的目光愈发慈爱,“我们走吧。”

“去哪?”墨天微一脸懵逼。

“当然是回剑宗。”美人神色一正,但是墨天微看来,却怎么都有几分小孩子装老成的感觉,真是诡异。

他继续说:“周国不是剑宗的宗域,我不能久留。”

墨天微秒懂,美人原来是非法入境,现在还要走私人口,当然要快些跑路。

“可我还没有和掌柜、柳青告别。”

“我给了仁心堂掌柜一张一万两的银票,他把你卖给我了。”美人从袖中拿出一张卖身契,上面正是墨天微的大名。

她的户籍挂在掌柜家中,就如同许多卖儿卖女的父母一样,掌柜为财帛所动,不厚道了一把。

墨天微:……这万恶的买卖人口合法的古代社会!

又被卖了一次,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

“罢了,上次被卖才卖了一两碎银,现在居然卖了一万两,就当是升值了吧。”

美人见墨天微不说话了,十分满意,取出飞剑,拎着她的衣领一跃而上,剑光宛若惊鸿,一闪没入云中,消失在遥遥天际。

坐飞剑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情——如果没有话唠在旁边唠叨的话。

“这是我的第一百零二口飞剑,速度约三千里每时辰,不足为奇;但剑身上刻有一个七品防御阵法,可以应对大部分自然灾害、人为事故,适合闲暇时游山玩水装神弄鬼。我还特意在剑身上刻了个小幻阵,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不,不必了!”

墨天微脸都白了,在过去的一天,这位美人就是用这种略带炫耀的语气展示了他的武器兼座驾,有游览观光型、特效装逼型、极限挑战型……真是让人感叹,男人对武器和座驾的痴迷是种位面级的感染病。

美人——艺名阿泽的装备改造大师微笑地点点头,打出一个法诀,“好,那我们打开来看看——相信我,这绝对是超级棒的体验!”

墨天微毫无话语权,只能一脸麻木地等待阿泽的炫耀。

蒙蒙雾霭在飞剑周围升起,一只只类似史莱姆的恶鬼从泥沼中爬出,长相十分辣眼睛,说一句丑哭了绝不为过。

墨天微已经能稍微冷静地看待这些低配产物——就当看全息投影吧。

而阿泽对她的反应似乎也很满意,这表现在他很快开始介绍第一百零三口飞剑。

所以,在一个月后,两人来到巍巍剑域时,关系已经从伯乐-千里马进化成了俞伯牙-钟子期。

“再过三个月就是又一次招收法会,”阿泽朝她眨眨眼,“等你通过了,会再见到我的。”

墨天微好奇地跳下飞剑,仰头望着仍站在飞剑上的人,“这是约定吗?到那时,你可否还有许多飞剑与我共赏?”

阿泽矜持地点点头,但这根本压不下他亮晶晶的目光,“等入门后,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新纪元里飞剑功能领域的拓展问题——你知道,像我们这样具备宽广眼界的人实在是不多。”

墨天微觉得这十分正确,比起让一个无神论者在短时间内接受“好好修真,明日飞升”的理念,研究一下修真界第一大交通工具的发展前景更加让地球人有兴趣。

这时候,山门处的剑宗弟子已经走了过来,恭敬而狂热地朝阿泽行了一礼,“见过明泽真君!”

阿泽在他靠近时已经恢复了高冷气场,转变之流畅让墨天微再次怀疑此人是否罹患精神分裂症。听见他的问好,阿泽也只是漠然地点点头,指着墨天微,“带去青云峰。”

门派中某某真人、真君带了个好苗子来拜入宗门实在太过常见,若不是刚好赶上十年一度的招收法会,一般在简单的体测(测试灵根和修为)与政审(审核是否有他宗背景)后就会被收为外门弟子——不是最低等的杂役,因为多少要给真人真君们面子。

在听见阿泽的话后,那弟子立刻让一旁另一弟子让他带走墨天微,尔后又道:“明泽真君,掌门有令,待您返回宗门,请尽快去昊阳峰接天殿,有事商议。”

阿泽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这态度甚至不能让人觉得他确实有听见这句提醒,乘着他的飞剑又一次消失不见。

霍•阿泽•装备大师•真君,大名霍元纯,道号明泽,在出门游历两年后回到了他的灵星峰——完全忽略了就在不久前收到的掌门传令。

作为剑宗内门十一峰之一的灵星峰之首座,明泽真君的确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游手好闲、无组织无纪律了,在这方面他素行不良,以至于掌门早已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派来专人邀请。

霍元纯半眯着眼睛走在光秃秃的荒山上,无视了偶尔路过向他行礼的一两个门人,专心致志地抚摸着手中长剑,周围的一切对他似乎已毫无意义。

“三师叔!”温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亲切与责备,“师尊的话……”

“……嗯?景昭?”霍元纯茫然地抬起头,看见说话之人后似乎才刚刚从一场幻梦中苏醒过来,微微颔首,遣词简洁得近乎冷酷,“我现在去。”

林昭行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看法,反而随性地说起了另一件事情:“……上次告诉师叔的收徒方法怎么样?”

“……很一般。”说到这里霍元纯似乎终于来了一点兴趣,他弯起唇角,“好在师叔的个人魅力一如往常,无往不利。”

林昭行对这样的三师叔已经免疫了——管他今天是天真无邪的小修士,还是叱咤风云的元婴真君,甚至是心狠手辣的魔道巨擘,重要的是,掩藏在这些表象下,明泽真君是整个剑宗的荣耀。

“那我可要恭喜师叔了,想来不久之后,我就又能多一个师弟了。”

“……我剑宗,乃剑门七宗之首,在整个修真界,也只有道门太华仙宗、九玄仙宗,魔门第一宫天魔宫及中域天晋皇朝能媲美,”容貌并不出彩的年轻剑修走在山道上,娓娓道来,“……自长瀛剑仙于玄元一万七千二百年创立剑宗以来,历经近五万载,传五百五十九代,几经坎坷,仍屹立于修真界之巅……”

墨天微跟在他身后,听他讲述一些剑宗的常识,心中为这所谓的修真界动辄上万年的时间线感慨不已——夏虫不可言冰,蟪蛄不知春秋,让她一个地球人在短时间内接受这种时间观未免太强求了。

“说来,还未问过小兄弟你的名字?”刘霖口若悬河地说了许久后,终于想起来还没互通姓名,“我叫刘霖,外门弟子,入门已经十年了。”

“禀师兄,我叫墨天微。”

墨天微也没有去纠正他对自己性别的误解,实在是过去一个月和阿泽的相处中,她发现就算是看起来很厉害的阿泽也看不出她竟是个女孩——其中必有蹊跷,她暂时还是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刘霖一笑,“小墨是霍真君亲自带来的,想必天赋惊人,说不定日后刘师兄还望你照顾呢。”

“阿……真君是在路边随手捡的我啦!”墨天微状若羞怯地垂着头,“我是个凡人,还不知道什么真君的事情呢。”

“明泽真君呀,那可是我们剑宗这百余年来声名最盛的剑道天才!”说到明泽真君,刘霖的表现就像是脑残粉在和人安利偶像,“十七筑基,四十八结丹,八十二金丹大圆满,八十九成就元婴,刷新了剑道最快结婴的纪录呢!如今距真君元婴已经又过了十数年,想必快要进入元婴中期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种田流走起! 第三章仙人抚我顶 第四章苍天误我! 第五章剑修Party 第二章美人神棍 第六章修仙套路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