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人人可弃我,我却不自弃

第六章 人人可弃我,我却不自弃

沉舟钓雪 2022-07-22
望河南岸,崖壁旁。刘妈妈惊喜中更有甚者是带着惊慌失措地匆忙面向高望河。那叶小舟犹如一支黑箭,刺穿白浪。它近了,越发近了。却,刘妈妈本来因为欢欣而张大的嘴,却又随着它的靠近了而渐渐地闭拢。她看清楚了,这来的也不是一艘她原我以为的也可以救急的大船,却竟一叶自身刘妈妈惊喜中甚至是带着惊慌地匆忙面向望河。。...

望河南岸,崖壁旁。

刘妈妈惊喜中甚至是带着惊慌地匆忙面向望河。

那叶小舟如同一支黑箭,刺破白浪。

它近了,越来越近了。

然而,刘妈妈原本因为欢喜而张大的嘴,却又随着它的靠近而渐渐合拢。

她看清了,这来的不是一艘她原以为的可以救命的大船,却竟是一叶自身都或许难保的小舟!

这一刻,刘妈妈脸上的表情变化之丰富,简直都可以出一章变脸大作。

小舟终于到岸,操舟的老者抛下船锚扣到岸边一块大石后头。

“咚”一声,船锚入地。

老者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目光往前一扫,慈眉善目的脸上露出了和气的笑容:“嘿,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岸边一片狭地,后方陡崖高立,衰草枯树且不说,显眼的是,水岸边上一老一少的两名女子。

年长的一身狼狈,这时正僵站在火堆旁,表情呆愣。

年少的那个原本伏在一堆乱石上,这边小舟靠岸,她随即快速起身。

就在船上老者问话时,她拧着裙摆,一边就从堆高的乱石上小心走了下来。

却是个细瘦得仿佛风一吹就能倒的小娘子。

她长发垂散在腰后,大袖随风猎猎,虽是肌骨细弱,可眉眼却出奇的灵秀有神。

尤其一双瞳眸,真如星河落凡,秋水浸润,叫人一见之下,顿而忘俗。

老者心下便是一声暗赞。

江琬照着原身的记忆对老者行了个叉手礼,语气含着欢喜与激动:“见过这位长者,小女原是京城清平伯长女,因故路过建州,今日乘车上福陵山,不料车马失控,以致落崖在此。”

她直接就扯出清平伯府做虎皮,料想船上人既然身怀紫气,必定是出身顶级权贵。她要是不报个来历跟脚,凭什么指望人家搭理她?

“清平伯?”老者侧目,“你是这小子的女儿?长女?清平伯的长女不在西京,在建州?”

听这语气,果然是认识清平伯的。

江琬连忙道:“回长者话,小女是永熙九年生人,出生时母亲避祸通州,不意将小女遗落在农户家中。如今在西京的那位,乃是我养母的女儿。小女此番途经建州,便是要从通州回归京城去。”

她三言两语交待了人生互换的这段荒唐事,老者听得眉头一挑,眼神渐渐有了变化。

“你这是要回西京去认亲?”老者嘿一声,“你是农户家长大的?看不出呀。”

不但是气质形容不像,更重要的是,江琬的言语谈吐也不似农女。

一个人的外貌或许能有欺骗性,可谈吐涵养这个东西却做不了假。

江琬说话措辞简练,提及人生的不公时也并无怨愤偏颇,失陷在这崖底更不见惶恐失措。见到生人,还能条理清晰地行礼报来历。

以老者的见识,深知要做到这些看似不难,可实际上,就算是读过书的大男人也未必能有此从容。

对比对比此刻就在旁边正一脸紧张茫然的中年仆妇,这才是寻常人的反应不是吗?

江琬知道自己有点崩人设了,不过眼下环境特殊,她就算是装成小原主怯懦畏缩的样子,维持住人设的一致,对脱离眼下的困境又能有什么积极意义吗?

不,那或许会使眼前这唯一的救星转身就走也说不定。

反正脱离了原来的生存环境,现在谁见到的都是新生的江琬。谁又能规定江琬一定就是什么样的呢?

“老先生说小女不似农户家人,这是夸小女长得好,天生丽质,纵是经受劳作之苦,也能不留风霜痕迹的意思吗?”江琬对老者眨了眨眼,俏皮地笑了。

她又伸出一双手,举到身前展示。

这是一双细瘦的小手,十三岁的小姑娘,手掌纤巧,手指细长。可与之违和的是,这一根根细长的手指上却凸出着突兀的骨节。

这双手上还不止骨节凸出,老茧密布,掌纹也清晰繁多。

豆蔻梢头的小娘子,竟有这样一双手。

光从这双手上就能看出,手的主人是如何常年劳作,辛勤不息。

老者一下子哑然了,清平伯的女儿,该有这样一双手吗?

他目光中的锐利便在不知不觉中消减几分,声音也放松了:“嘿,小丫头好不知羞,还天生丽质呢……哈哈!”

江琬笑吟吟道:“人人可弃我,我却不可自弃。天生丽质难自弃,有错吗?”

不自弃,有错吗?

多么简单一句反问,老者却一下子呆愣了。

因为就在江琬话音落下时,小舟的乌篷中却竟然传出一声对问:“人弃你,你不自弃。可天若弃你,又该如何?”

原来就在小舟靠岸之前,原先与老者共同立在船板上的秦夙就已先行回到了船舱。

老者也深知自己这位郎君,是最不愿见生人的。他发现岸边有人,因而立刻避入船舱,这再正常不过。

不正常的是,他竟然主动接了这小娘子的话,还与她对答起来!

江琬听到船舱中传出的声音,清冷凛冽,竟似玉石击磬,虽有绕梁之韵,称得上十分动听,可这动听的声音却又偏偏饱蘸寒意。

听得江琬没来由竟打了个冷颤。

她一下子更打起几分精神,心想:“船舱中这位,想必正是那身怀紫气之人。”

虽然她的望气术已经因为体力不支而被停掉,但江琬也有基本判断。

来的只是这么一叶小舟,甭管贵人为什么不坐大船却坐小舟,总之,贵人是来了。

贵人总不能是操舟的老者吧,亲自划船,这不符合贵人身份不是?

而如今船舱中有人问话,江琬则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这船舱里还有人,那就是他了。”

他问:天若弃你,又该如何?

江琬沉吟片刻,缓缓回答:“天若弃我,我便……逆天又如何?”

逆天而行!

多轻巧一句话。

在江琬的前世,她听这类似的“逆天而行”的话,简直都能听起茧子了。

可在这原生态的古代,在人们敬畏着天地鬼神,崇信着皇权的时代,一句“我便逆天又如何”,却该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船上老者一下子咬肌微紧,身躯一颤。

很快,他又偏头看向船舱。

船舱处,正缓步走出来一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签到神秘山崖获得灵泉水×1 第二章 发现签到点国士柳无双的埋骨地 第三章 望气术初级 第四章 落崖背后的秘密 第五章 崖上石壁飞青冥 第六章 人人可弃我,我却不自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