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小骗子

天价帝少宠翻天

云柳依依 著

连载中免费

我以为他是披着总裁外衣的国际罪犯,大坏蛋,大骗子;他我以为她是戴着情人面具的小特工,小间谍,小可爱的。她差点儿把他踢成太监,骂他是鸭子还诅咒之他严禁好死;他夺她的身,虐她“喂,舒雅,那么多身家亿万的豪门贵族,你真的就没一个看上的?”袁梓琪做梦都想嫁一个亿万豪门才俊,好过上更加高级的贵族生活,只可惜长相差了点。可身边这位好友,倾国倾城,裙下拜臣无数,偏偏那些豪门公子,没有一个能让她看上眼的。。……

免费阅读

“我父亲说,我爷爷曾和慕家的一位老前辈是故交,这位老前辈还健在,父亲想办法托人联系上了这位老前辈,请他出面说服了慕总叫约翰医生帮忙治疗我哥哥。”舒雅说道。

这是以前父亲想过的办法,但最后没能成功。现在,舒雅拿来打消杨亚宁的疑虑倒是正好。

杨亚宁却不是个笨的:“可…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你知道,我爷爷早就过世了,他和慕家那位老前辈的交情,我并不清楚,也是听我父亲提起才…况且,这个法子把握不大,我们根本没抱多大希望,却没想到……”舒雅其实说得有些心虚,但没有办法。

为了让亚宁哥宽心,以后能自在过他自己的日子,舒雅只能这么做。

“是吗?”杨亚宁虽然嘴上这么问,但心里还是信了七八分。舒雅虽然一直不想他帮忙,怕拖累他,但只要是关于越泽的事,都还是会跟他商量,从不乱来。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他记得舒雅的父亲并不太喜欢越泽,越泽遭难成为植物人,也没见他太伤心,他在医院治疗越泽这么久,也并未见舒雅的父亲亲自来看过越泽。他真的会为了越泽而放心面子,低下头颅,紧靠着舒雅爷爷和慕家的一点交情,去哀求慕家放约翰医生出来救人吗?

杨亚宁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找到舒雅的父亲,亲自问一问。

舒雅见杨亚宁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下便有些不安,她赶紧岔开话题道:“那个约翰医生的医术如何,我哥哥的身体有气色吗?为什么我见我哥度瘦了。”

一说起这个,杨亚宁便控制不住地有些失落,为什么不是他先研究出这套治疗植物人的新办法,不然,舒雅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

“有效果的,越泽的生命体征各项数据都高了好多。”

“真的吗?”舒雅兴奋得声音拔高,这是她这段日子以来听到的最好的话了。

没过多久,舒雅手机便收到提示,有人上了她开来的那辆车,估计是慕家的保镖们。她下车前在那辆车上装了监听器,跟她的手机关联。

舒雅借口有事便离开了。

杨亚宁本来还想请她去他家里,他做顿好吃的给她吃,给她补补的。她瘦了,原本圆润的下巴现在都尖了。

只不过,还是一样,她还是不肯给他机会让他对她好一点。

舒雅到了地下停车场,发现四个保镖齐齐站在她的车前,像是在等着她。

四人见她来了,纷纷警惕地摆出架势,准备跟她打一架。

舒雅却一派轻松地说:“我跟你们回去!”

说完,径自上了副驾驶。

四个保镖护送着她回慕宅,这种感觉很大牌耶,舒雅在心里调侃道。

也许是因为哥哥的情况好转,所以舒雅心中一直压抑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一点。

可是一到慕家大门口,舒雅便再也轻松不起来了。慕容君昊,那个阴晴不定的阎王,会不会狠狠惩罚偷跑的她。不过,这种几率应该很小,他应该还在忙着照顾蒋琳吧,毕竟,她给蒋琳下的药至少需要五天以上才能解。

舒雅进了主客厅,看到正悠闲地品着大红袍,看着财经新闻的慕容君昊的时候,差点吓了一跳。

慕容君昊见她的举动,嘴角弯出一个冷峭的弧度:“居然还知道自己回来,真让人意外。”

舒雅淡定回道:“我们各取所需,我是个守承诺的人,不会…”

慕容君昊想也不想就打断她:“那天你明明也说过以后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换言之,我没让你做什么,你就什么都不可以做,包括逃跑。”

舒雅心虚地低了低头。

慕容君昊轻斥了一声:“小骗子,就这样还说你是个守承诺的人。”

“小骗子”三个字犹如一道惊雷,顿时劈得舒雅外焦里嫩。

舒雅表示,慕大总裁摆惯了冰块脸之后这冷不丁的一句调戏真的很让人吃不消啊。

慕容君昊将她的羞窘收入眼底,待她回神,便伸手招她过来。

舒雅以为他有事吩咐,便过去了。谁知慕容君昊却拉着她的手一使劲,下一秒,她便坐到了他的腿上。

“伤还没好,怎么就乱跑,下次不许这样了。”

低沉的嗓音,温柔的语气,脸上不容置疑地关心神情,让舒雅一瞬间以为,他爱上她了。

“你…”

舒雅来不及问,慕容君昊便换上了冷酷霸气的面孔:“答应我的都要做到,做到了才有奖赏,做不到的话,加倍惩罚。”

他就这她在他怀里的姿势,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她,一派轻松自然地上楼去了。

舒雅心里却在打鼓,他不会是又要…

他不是已经有蒋琳了吗?为何还要她那样。

“我伤还没好,你能不能不要……”舒雅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个男人的可怕,对他说话终于软下了语气,不再像以前那样胆大包天地句句和他冷硬相撞了。

见终于削掉了她身上的锐气,开始对他服软,慕容君昊满意地笑了笑。“我又没说要动你,你瞎想些什么…”

舒雅脸腾地一下又红了,她暗暗磨牙,叫他总是这样冷不丁地调戏她。

而且,就算是不动她,她也难以忍受他这样抱着她。一想到他可能也这样抱过蒋琳,她便觉得恶心。

慕容君昊将她抱到床上放下,一下便察觉到了她眉眼间的厌恶神色,顿时怒意横生:“你这是什么表情?”他攫住她的下巴,眼睛直直地探入她的眼睛,像是要将她灵魂深处那最后一丝叛逆与倔强都挖出来。

果然,舒雅害怕了,急忙回道:“没有,我没有!”

慕容君昊冷笑一声,心知肚明。

想要这个女人彻底对他服软,他还有得折腾。

这一晚,慕容君昊并没有动舒雅,也没有让舒雅帮他洗身体,而是让舒雅不停地亲吻他,美其名曰磨练她的吻技。

舒雅嘴都麻木了,也不见他满意。

最后,她累得没了力气,在他唇上小鸡啄米般地触碰,他却突然放过了她。

“做的不错,奖励你以后可以自由出入这家,但每晚九点之前必须回来。”

慕容君昊说完,久久没听到身上人的动静,抬头一看,这女人竟像只猫咪一般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绯红的小脸,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情动羞的,微撅着嘴,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睑。这是他见过的,她最像一个小女人的样子。

所以,他没有将她掀下他的身,而是就这样抱着她,闻着她纯净的女儿香,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舒雅接到师兄邢威远的电话,说要去解决一桩特大的走私案。舒雅想也没想便潜入钱大管家要出行的车子里,顺利得出了慕容家的大门。

舒雅觉得很奇怪,这也忒顺利了一点。

不过,终于又有任务了,舒雅还是很兴奋的。

当邢威远见到舒雅的时候,目光便是一顿。“雅儿越来越漂亮了!”

“哦,哪里?”

邢威远若有所思看了她一会儿,总结道:“开始有女人味了,眉眼间多了几分妩媚神色。”

舒雅觉得莫名其妙:“我以前不妩媚吗?”想她以前当卧底,却迷惑林国忠的时候,那可是风情万种。

“那不一样,那是刻意妩媚,总有些许生硬,但现在…却是由内而外的妩媚,很自然。”邢威远说道。

夸奖的话,让舒雅却猛地沉下了脸。

她自然知道是谁才让她这般。

她明明该是恨极了慕容君昊,为何还会…

“舒雅,该准备上场了。”邢威远打断了舒雅的冥思,舒雅立刻收心,开始打起十二分精神备战。

“此次我们要抓的就是这个叫金啸龙的男人。”邢威远叫来此次出任务的所有队员,指着桌上的照片说道,“金啸龙是东南亚最大的走私罪犯,他势力庞大,经营了多个巨大的地下赌场和洗黑钱的钱庄,而且,狡猾至极。在我们之前,国际刑警总部已经派过多批刑警队想要抓获他,每一次成功,反而搭上了很多队员的性命……”

“凭他多狡猾的狐狸,总会有尾巴,我就不信抓不到他!”舒雅自信道。

邢威远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满眼宠溺。

舒雅侧过身躲开,斥道:“正经一点!”

队员们对他们的“打情骂俏”见怪不怪,早已没了调侃的心思,此刻都是耐心地等着邢威远继续说。

“我已经查到金啸龙会于今晚八点左右到达醉生梦死会酒吧会见他在z国的两个联络负责人,刀疤三和红蜘蛛,商谈在内陆开辟新市场的问题。到时候,我会和舒雅扮演刀疤三和红蜘蛛与金啸龙接洽。舒雅擅长各种迷药和毒药,只要趁机对他下药,凭我的伸手,制服他不难。陆哲你带领其他人提前勘探醉生梦死酒吧,找到合适的地方蹲点。陈祁你负责反侦探,带领队员防范他们发现我们的同时,还要查清楚他们到底带了多少人,都在什么位置。”

一番吩咐,各人具是服从,然后领命而去。

留下舒雅和邢威远在车里换装。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