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东施效颦,碍眼的很

天价帝少宠翻天

云柳依依 著

连载中免费

我以为他是披着总裁外衣的国际罪犯,大坏蛋,大骗子;他我以为她是戴着情人面具的小特工,小间谍,小可爱的。她差点儿把他踢成太监,骂他是鸭子还诅咒之他严禁好死;他夺她的身,虐她“喂,舒雅,那么多身家亿万的豪门贵族,你真的就没一个看上的?”袁梓琪做梦都想嫁一个亿万豪门才俊,好过上更加高级的贵族生活,只可惜长相差了点。可身边这位好友,倾国倾城,裙下拜臣无数,偏偏那些豪门公子,没有一个能让她看上眼的。。……

免费阅读

舒雅也再不是以前没经历人事的时候了,她一看蒋琳的动作便知道她在用粉遮蔽吻痕,就跟昨天自己出门前所做的一样。

只是,嗅觉灵敏异常的舒雅却闻不得那粉底刺鼻的味道,她向来讨厌那些化妆品和香水,自己也从来不用。而眼前不远的蒋琳现在所用的粉底虽然比之前舒雅接触过的那些女人用的要精致许多,但也还没好闻到像林沐夏身上的让她能够忍受。

这一想,舒雅倒是想起昨日在慕容君昊房里,自己随手在化妆台上拿的一瓶粉底液,那粉底液居然让她挑剔的鼻子都挑不出毛病了,所以她二话不说地就用了。

那蒋琳淡定地坐在那里掩盖吻痕,舒雅却难以跟她共处一室,转身去另外一间客厅了。住宅里客厅多得是,用以会见不同的客人。

舒雅一边步伐扭曲地走,一边在心里咒骂慕容君昊。

果真男人都是一样的风流好色,昨天晚上慕容君昊大概是在她那里没满足,又在给她抹药的时候被她扫了兴,便出了房间,去寻他带回来的另一位美人了。

想到他碰了自己,即刻又可以再和别的女人…

舒雅只觉恶心难当。

“见了我怎么不倒杯茶给我,慕容家的佣人都是这样没规矩的吗?”蒋琳起身喊住舒雅。

她打的是先声夺人的主意,装作不知眼前这女人的身份,拿出未来慕容家女主人的气势吓一吓她,让她乖乖退出。

舒雅不屑地一笑,道:“你是在叫我吗?”

蒋琳气势十足说道:“不是你是谁?”

“那敢问你以哪种身份这样指使我,又是哪只眼睛看出我是这里的佣人?”舒雅面不改色问道,那不屑的的眼神,仿佛蒋琳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蒋琳被她浑身的高傲气势弄得冒了火,“你不过只是个玩物,居然胆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是这里的…”

还好她及时收了口,蒋琳忽地脸色大变,眼前这个女人真是阴险,刚刚那样问她是在给她下套。她要是真的将她要成为慕容家的女主人宣之于口,这周围的佣人听到了哪有不告诉慕容君昊的。

自己之前无论怎样训斥慕容君昊以前的女人,他都不会管,唯独一露出要让他娶她的心思,他那双眼睛就好似要活剐了她一般。

“我可是万人追捧的大明星,比你这不知从哪个旮旯里飞出来的野鸡要强上万倍有余。别以为昨天慕总在宴会上抬举你,你就能得意了,最后还不是苦苦哀求他,他才饶你一条贱命,居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他……”

舒雅最受不了女人聒噪,哪里能容她这样滔滔不绝。“你不是要喝茶吗,要什么茶?”

蒋琳被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弄得一愣,好半响才笑着说:“这还差不多!不过,我要的可不止是一种茶,雨前龙井,大红袍,庐山云雾各来一杯,茶叶要蒸三溜,水要刚好八十度的水,要是哪一步不对,你就重新去泡。”

舒雅心里冷笑,这蒋琳倒是将慕容君昊喝茶的喜好弄得真清楚,而且,她这未来总裁夫人的架势也学得真快。

舒雅笑着去了茶水间。

拿起杯子正准备随便泡一杯茶,丽娜却走了过来。

“辰小姐,还是我来吧!”

舒雅笑了笑,从善如流。

但丽娜却当着拿出了三个杯子,准备按蒋琳的吩咐泡茶了。

“真当你们慕总的茶是这么容易就能给外人喝的么?随便泡一杯就行!”舒雅皱眉训道。本还想再教训一下她别这么见风使舵,但一想,自己与慕容君昊势不两立,为何要替他调教佣人。

丽娜听了,便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包不知是什么品种的茶叶,随便抓了一些,冲上开水就退到了一旁。

舒雅满意地朝她点了点头,伸手轻轻在掌心一捏,一抹银粉便进了茶水中。顿时,整个茶水间便茶香四溢,而那茶杯中原本黑蔫蔫的茶叶子仿佛变戏法一般仿佛花朵盛开,个个精神抖擞地展开了叶芽儿,翠绿晶莹得好似刚摘下来。而下一秒,这些茶叶又奇迹般地全变成了红色。

倒真是一杯大红袍了。

丽娜瞪大了眼睛,看着舒雅,话都不会说了。

舒雅没空理她,端着茶杯出去了。

还未等舒雅端着茶杯走进,那清淡悠远的茶香却早已飘到蒋琳的鼻尖。

怪不得慕容君昊昨天在宴会上那样抬举她,说以后无论何种商业宴会,只要她做女伴。原来,她竟是这样会伺候人。

想来,她必定是苦练了许久的泡茶技艺,慕容君昊那么喜欢喝茶,而她却能投其所好,慕容君昊自然是被她所迷惑了。

看来,她以后也要下苦工学学茶艺的好。

也许,这个狐媚子还有些其他的手段也说不定。昨天晚上,慕容君昊上车前那样盛怒,可下了车后,她分明看见这个女人满脸绯红,双腿打颤,分明就是被狠狠疼爱过的架势。

她当时嫉妒得差点给这女人一巴掌,却又见本来已经走向主宅的慕容君昊折返回来,一把抱起这个女人进去了。

她当时妒火中烧,却又不得不白起架势应付秦子扬那个狗眼看人低的货。

这里的佣人也是不识相的,早起竟然没有人给她送衣物,也没有早餐,还是她自己起来叫她们准备的。见她在补妆,遮蔽吻痕,也一点眼色都没有,竟然不来讨好于她。没看见她都成功地在这里住下了,而慕容君昊也默认了继续留下她吗?

好在,她还是在这个狐媚的女人这里找回了一点架势。

端起面前这杯清香扑鼻的大红袍,蒋琳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

舒雅眼里闪过一丝鄙色,这女人装优雅,端茶杯的动作就显得刻意做作,哪像慕容君昊对茶是真喜爱,那喝茶的动作也是随意自然却尊贵气势尽显。

眼前这一幕,让舒雅只觉东施效颦,碍眼得很。

慕容君昊挑女人的品味,舒雅简直不敢恭维。

就是那大小姐脾气的林沐夏,舒雅也觉得比眼前这个蒋琳要好得多。

蒋琳为了展现她和慕容君昊一样良好的茶品,自然是多喝了几口手里的那杯“大红袍”。

不一会儿,蒋琳便面色扭曲,开始慌张地找厕所了。

舒雅双手抱胸,看着蒋琳急急朝厕所跑去,临到厕所门口还崴了脚,摔了一跤,便一记冷笑,上楼去了。

钱管家自然是派两个佣人端着精致的早餐跟上她。

倒是丽娜,兴致勃勃地看着蒋琳一直从厕所里进进出出,甚至还邀请了好些姐妹都过来看戏。

最后,蒋琳面色如刷漆一般地从厕所出来,还没走两步,便倒下了。

正好,秦子扬被慕容君昊吩咐给舒雅送药,上楼之前正好看见晕倒在地的蒋琳,而蒋琳旁边围着一干佣人,便问原因。

丽娜兴奋地说了前因后果。

秦子扬在心里对未来的少夫人竖了竖大拇指,然后叫来两个保镖,让他们把蒋琳送医院了。

秦子扬到慕容君昊房间时,便看见舒雅正在吃早餐,他很想叫一声“少夫人”,但想了想,那三个字滚到了嘴边还是被咽了回去。“辰小姐,慕总叫我给你送药。”

“嗯!”舒雅淡定地接了,并无多话。

秦子扬却误以为那是避孕药,而舒雅没说话是在难过,便安慰道:“少…辰小姐,慕总这么做也是为您考虑,毕竟还没结婚,不好让您未婚先…”

舒雅噗嗤一声笑了,这秦子扬倒是个心实的,一门心思真当她是慕少奶奶了。

这里,舒雅唯一看得顺眼的也就是秦子扬了。此时,舒雅不禁温声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没事!”

秦子扬却被她的笑容晃得都呆了。

美女他不是没见过,沐夏小姐算是美女中的极品了,可是比起眼前这不施脂粉却惊为天人的辰小姐,还是逊色了不少。

秦子扬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舒雅,只觉脑袋都是晕晕的。

“秦子扬…秦子扬…”舒雅唤他。

秦子扬回神,好一阵尴尬,然后讪笑着快步出去了。

舒雅只觉得这个年轻人心实得有些可爱。

等秦子扬出去后,舒雅便打开了药盒子,见到药物说明书上的药物功效后,舒雅又羞又恼。

此刻她一人在房中,倒也不用再忍着疼痛走正常步子,舒雅一瘸一拐地去了浴室,自己给自己上药。

没过半个小时,身下的疼痛就好了许多。

怪不得昨天被慕容君昊上了药却还是疼痛难忍,原来是那药根本不对症。而刚刚那药却十分有用。

也不知慕容君昊是以什么口吻去吩咐下人买这种药的,舒雅想想,便觉羞愤欲死。

好在,秦子扬像是不知情的,不然,舒雅以后见了他都会恨不得钻地洞。

一连两日,慕容君昊又不见人影。舒雅乐得轻松,一闲下心,便又开始担心起哥哥来,也开始重新琢磨出逃大计。

她不知道的是,她对蒋琳的那一番英勇事迹却已经在慕容君昊的兄弟间传开了,这还多亏了秦子扬那个大嘴巴。

“哈哈哈哈哈,蒋琳那个痴心妄想的女人也有今天!”林沐夏兴奋道,酡红的小脸醉态尽显,她端起酒杯又是一阵豪爽地大灌。

“别再喝了!”欧豪宇担心劝道。

林沐夏根本不听,硬是喝完了那一大杯,才从高脚椅上下来,摇摇晃晃地差点摔倒,好在欧豪宇及时扶住了她。

林沐夏不耐烦地挥开欧豪宇的手,竟是又摇摇晃晃地朝一直静坐着的慕容君昊走过去了。

走近了,林沐夏一把夺过慕容君昊手里的酒杯,将那小半杯伏加特喝了个干干净净。

慕容君昊皱眉,碍于欧豪宇的面子,忍住没有动作,只是示意他过来将林沐夏带走。

欧豪宇上前搂住林沐夏,将她往后拽。林沐夏却突然凶狠地推开了他,朝着慕容君昊控诉道:“你现在高兴了吧,听见辰舒雅将蒋琳整得进了医院,你是不是觉得很欣赏。辰舒雅第一天来的时候,整得我出洋相你就没训斥她,反而将我打发走,你是不是觉得她很聪明很能干,而我,就是太笨了,没什么心计,也没有那种气势……”

慕容君昊眉眼冷凝,有些要发火的征兆。

一旁正在玩桌游的石枫和许开阳见架势不对,赶紧上前解围,帮着欧豪宇拉开了林沐夏。

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嘀咕:老大哪里高兴了,一直坐在那里一脸高深莫测,林大小姐是那只眼睛的眼神不好,居然会认为老大是在高兴。

林沐夏挣扎得厉害,对着三人拳打脚踢,最后还是欧豪宇不顾及自己任她踢打才扛着她走了出去。

慕容君昊被林沐夏扰了静坐的兴趣,便也起身要走。

沐夏虽然眼神不好,但她有一点却是说对了,他确实很欣赏辰舒雅的聪明沉着,整人的手段绝佳。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着什么,他好不容易决定留下个女人,自然在身体,性情,人品上都要对他的胃口的。

沐夏爱自己,常常为他吃醋,但今天这个醋,吃得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他倒是无从解释他今天为何会有些烦躁,只想静坐着,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舒雅直到第三天下午才成功地突破了那多如牛毛般的保镖的封锁和围剿,当她开着车在公路上一路飞驰的时候,心情真是爽爆了。

哦,对了,这辆车是从慕容君昊地车库里偷的,即使没有车钥匙,但连慕容君昊房门都能打开的她岂会被一辆车给难倒。

一路超车,舒雅只用了半个小时便到了哥哥所在的医院。

熟悉的病房,舒雅再进来时,真觉得好像已经隔了一个世纪一般,自从哥哥成为植物人起,她从未离开她这么多天过。

病床上的人好似又消瘦了一些,舒雅不由有些生气,冯淑芬到底是怎么照顾他的,怎么会让他瘦了。

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脸,还没触碰到,舒雅便忽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物是人非,舒雅只觉自己脏得很,不愿意用这脏手碰哥哥了。

眼泪嗖地就下来了,她捂住脸,无声哭泣。她不可能再成为哥哥最美的新娘了,等他醒过来,她甚至都没办法面对他。

“舒雅…”

熟悉的声音,让舒雅赶忙擦了擦眼泪,扯出一个笑容,对门口的人笑着打招呼:“亚宁哥!”

杨亚宁却没办法笑出来,他快步走过来,一把抱住了舒雅。“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问你母亲,她虽然推说不知道,但我见她那心虚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知道你在哪里,可她就是不说。上次你说你会有办法救越泽,当时我就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又拿你去做什么交易。前些天那个约翰居然来这里给越泽治疗,是不是你母亲拿你去慕容家做了什么交易,是不是?”

舒雅一惊,亚宁哥真是聪明细心,竟然猜出了前因后果,只是,打死她她都不能承认这件事。

“怎么会,亚宁哥,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只爱哥哥,怎么会甘心去什么慕容家。况且,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进慕容家。”舒雅一脸淡定道。

杨亚宁低头望着舒雅的脸,心想,那可不一定。

这丫头上高中的时候,就有学校的豪门子弟为争夺她而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上大学之后,追她的人更是如过江之鲫,他和越泽两个护花使者的挡不住那些心怀不轨的臭男生们。

那慕容总裁就算再高高在上也是个男人,难免就不会对舒雅动心。

舒雅看着杨亚宁皱眉不语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信,不由搜肠刮肚编理由。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