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你刚出院,是不是疯了?

我与你正相遇

忘忧 著

连载中免费

为了报复渣男,我惹上了很陌生的路人。第二天去公司报到手续才明白,自己的顶头上司居然是他!?“怎么,现在的还想走?”“哼!都是成年人了,你还想让我主要负责?”某高档西餐厅内。。……

免费阅读

“顾总,您手下留情,手下留情!”路涛吓得差点跪在地上:“我、我是路曼的爸爸,我找他来是商量事情的,您别生气!”

路涛以为顾淮琛把他当成了地痞流氓,连忙解释道。

顾淮琛无动于衷,手下的力气更大。疼得路涛话都说不利索,还不敢还手,看起来像一只任人欺凌的丧家之犬。

“顾总,”路曼站出来:“先放开他吧。”她现在对路涛虽然没什么感情,但是也不忍心看着他被别人这么对待。

四五十岁的人了,一点儿尊严都没有,路曼看了都觉得反胃。

顾淮琛只好松手,嫌弃地看着路涛:“是看在路曼的面子上,要不然——”

路涛死里逃生,心有余悸,连忙服软道谢:“谢谢顾总,谢谢顾总。我——”

路曼打断他:“别说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以后也不要再来我这里,好好回去过你妻女双全的生活。从今以后,你就当我死了,行吗?”

她真的受够了姓路的一家人。

路涛尴尬地搓了搓手,瞄了顾淮琛的脸色,见他脸上没有什么怒气,方才谄媚地笑着开口:“曼曼,你看你说的,我这不是担心你,才来看你的吗?你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爸爸实在不放心你,要不你搬回去?你妈妈和你妹妹也挺想你的。”

路涛在心里忖度:这个小妮子,一点儿良心都没有,没想到勾搭男人,倒是很有一手。现在看来,顾淮琛对她还挺上心,要是能借着她,傍上顾淮琛这棵大树也未尝不可。只要哄一哄路曼,让她心甘情愿地回到路家就好了。

“同样的话要我再说多少遍?”路曼已经不想再和路涛说下去。

她再清楚不过,路涛说得再天花乱坠,不过都是为了“利益”两个字。

路涛腆着一章老脸,跟路曼说了好半天。以为路曼会回心转意,没想到路曼挡枪不入,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路涛说得口干舌燥,终于忍不住讽刺道:“好,我明白了,你现在是麻雀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看不上我们路家,也看不起你爸爸了,我——”

路涛话还没说完,眼前一晃,腮帮子便受到重重一拳,左边儿脸立刻肿起来,自己差点摔到地上。

“哎哟!”路涛捂住腮帮子,一说话才觉得自己嘴里有东西,吐出来一看,是血淋淋的两颗牙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领口就被人揪住,肚子上由受了一拳,疼得路涛以为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这一瞬间吐出来。

“顾淮琛,你干什么!”路曼喊道:“你刚出院,是不是疯了?”

顾淮琛在一边儿看着,就像看看这个路涛还能说出什么丢人的话,没想到没听几句,他就忍不住动手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玩意儿!

他动手之前,觉得路曼会因为这个跟他生气,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能为路曼收拾这老家伙一顿,就算是路曼生他气,他也认了。但是他没想到,路曼竟然冲他喊了一句“你刚出院!”

这不是明摆着在关心他吗?

顾淮琛喜出望外,打出去的拳头就更有劲了等到路曼把他拉开的时候,路涛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你是不是疯了?”路曼怒气冲冲,又冲着路涛道,“你还不走,等着被打死吗?”

路涛不敢留下来,一瘸一拐地跑了。

“我不想听他说话。”顾淮琛冷冷道。

“那你让他闭嘴不就行了,动什么手!”

顾淮琛轻哼一声:“麻烦。”路曼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她算是服了。刚准备转身回家,眼角余光却看到顾淮琛的手背。

“手伸出来。”路曼皱着眉头。

顾淮琛受宠若惊,别扭伸出手——这时他才看到自己的关节处都流出了血,火辣辣的疼。

路曼觉得自己真是甩不掉眼前这个二缺了。

“跟我上楼,房间有药。”

“嘶——”碘酒滴到伤口上,犹如在伤口上撒盐,顾淮琛没准备好,猝不及防地叫了出来,

“现在知道疼了,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收敛一点?”路曼没好气地说道,手底下的动作却更加小心起来了。

顾淮琛看着认真为他上药的路曼,黑色长发覆盖在肩头,有几根不小心落在他的胳膊上,一阵一阵的发痒。

睫毛长长的,眼睛很大很亮,想时时刻刻都让人觉得心动,只要多看一眼,就忍不住看第二眼,不由自主地陷进去。

还有嫣红的嘴唇,雪白的肌肤,修长的脖颈……

顾淮琛忽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手心发烫,连路曼说什么都没有听清。

路曼全神贯注地为顾淮琛处理好伤口,细心地上了绷带。

“好了,记得别沾水。”路曼站起来收拾医药箱。

顾淮琛这才回神,点点头:“知道了。”

伤口处理完了,顾淮琛也该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淮琛就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看看她米色的沙发,阳台的绿植,还有——为他忙忙碌碌的路曼。

他害怕路曼下一句就是逐客令,干脆反客为主,问道:“你和你——你和路涛,怎么回事?”

路曼正在蹲下来放医药箱,听到这个问题,身体不由得顿了顿。她一直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亲生女儿不受待见的故事,世界上比她惨的人多了。有些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但是顾淮琛问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丝委屈,正在缓慢发酵,酝酿出眼泪。

觉得无所谓的事情,大概是一直没有人来问一问吧。

路曼淡淡道:“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三观不合,所以住不到一起去。也不想见面。”

顾淮琛等了一会儿,等到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只好道:“需要我帮忙吗?”

路曼站起身来,轻松道:“不用了,这么一顿打之后,他应该很久都不会来了。”

顾淮琛点点头。

又一阵安静。

路曼看了看顾淮琛,还安安稳稳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半分起来的意思,又不好下逐客令,只好问道:“时间不早了,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