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强制性的脱离

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

梦幻雨蝶 著

连载中免费

“做为Dake夜店的舞女,装什么三贞九烈?”他我以为她已已不再是处子之身,并在她身上仔细搜索曾被被抛弃疯狂报复的线索。 “求你,放过我我。”当七年前的提出分手恋人再度再次重逢,当那一张张红色钞票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她们的口袋。。……

免费阅读

“袁杰,我让小张对宋曼妮的家庭住址进行了一番调查,总算黄天不负有心人,被我们找到了。”暖暖的空气流通从窗外迎面而来,穿着一身紫色蕾丝睡袍的高贵女人走进卧房,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惊喜,抱着怀里的文档走向韩袁杰,“不过真是奇怪,宋曼妮的家和我们只有一肩之隔的距离,我们居然都不知道邻居竟然会是他们。”

“是吗?邻居?……”靠着床头养精蓄锐的韩袁杰轻言一声,缓缓睁开双眼,从殷佩芸手里瞬时抢过文档,一行整齐的黑色楷体字呈现在他眼前……

(宋海:宋曼妮的亲生父亲,现年五十二岁,无业游民,有借高利贷的经历,曾因追债差点被打死,是个典型的游手好闲,混吃混喝的男人;

文洁若:宋曼妮的亲生母亲,现年五十岁,职业是某所小学的语文教师,收入不高,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500---2500左右;

宋曼妮:主要背景,曾是韩轩墨的女友,有交往七年的经历,也是Dake夜店的舞女,现年二十五岁,目前在Muse酒吧担任舞女一职。”)

如此紊乱的家庭背景,韩袁杰怎能允许儿子和这种女人有交集?

‘啪’!~韩袁杰将手里的文档狠狠甩向地上,冷哼一声站了起来,“你跟我去拜访一下宋家,我要看看这个宋曼妮生活在如此紊乱的家庭里,会受到怎样的教育。”

“现在吗?可是现在才七点多,人家都还没睡醒呢吧?”殷佩芸对于丈夫的脾气可也是无可奈何,也无法制止,更无法劝解,难道只能任由他闯入宋家,然后对宋曼妮的父母大吼大叫吗?这样可有失韩氏企业董事长的身份哎。

“既然我要去,就别管几点,他们没睡醒是他们的事,我绝不能让我这受过高等教育的儿子和那么没水准,层次低的女人有来往。”说罢,韩袁杰愤怒的走出卧房,以飞快的速度洗漱完毕,走出宋家大门,一抹耀眼的阳光照的他睁不开眼,让他不自然的伸手挡住了视线。

“袁杰,等等我。”重新换装的殷佩芸跟着走了出去,“据上面显示,宋家应该就在前面的胡同里。”路程虽然不远,但韩袁杰却从没踏进过空间如此狭小,如此肮脏的地界,“袁杰,你是大老板的身份,还是不要去了,不然我让下人们去找宋曼妮的父母谈谈吧?”殷佩芸自始至终还是为丈夫着想,有着洁癖的他,看不惯任何污点。

“我要亲自告诉他们,让他们的女儿离我儿子远点,你还愣着干什么?把包拿上跟我一起去。”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身为父亲的他岂有继续默忍的道理?韩袁杰和殷佩芸同时迈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前往邻居宋家……

‘砰’!~“啊!”文洁若猛地尖叫出声,目瞪口呆的望着被摔在地上的玻璃杯碎片,又来了,身为父亲的宋海,不仅没在孩子面前起到表率作用,反而只会给曼妮拖后腿,一天不借高利贷的钱就活不下去吗?她的视线被泪水隐约模糊起来,看着宋海怒不可遏的表情,她还能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你这个贱女人!我没钱怎么买酒?我没酒怎么活下去?快把钥匙给我。”宋海睁大双眼死死的瞪向文洁若,想从她身上抢走钥匙离开宋家,可是,文洁若不能再让可怜的女儿为了替宋海收拾这堆烂摊子而忙的昏天黑地。

“不行!我不能让你出去,你别再喝酒了,宋海,好好找份工作比什么都强,别再为难曼妮了,她为你做的已经够多的了。”空间本就狭小的宋家,因为宋海不清的意识而变的鸡飞狗跳,文洁若看着女儿的身体一天天的病危,她怎么忍心再让她继续下去?一个年仅二十五的女人,是正当年呐,可她的身体,显然已经很脆弱了。

“你这个贱人!我娶你不是为了让你阻止我的,身为男人,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快把钥匙给我!”宋海愤怒的将文洁若推倒在地,垂下眼帘怒视着她,‘咚咚’!~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宋家大门被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敲响,打破了里面阴沉黑暗的气氛。

文洁若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门口,小心翼翼的推开大门,两张陌生的新面孔顿时映入视线,韩袁杰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系在腰间的围裙沾满了油渍,围在头顶的头巾将她的面容显得十分憔悴,文洁若尴尬的笑着拭去眼角的泪滴,“请问,你们是?……”

“这位女士,您是宋曼妮的母亲吧?”殷佩芸走上前去礼貌相迎的问道。

“呃,嗯,是,是我,我是曼妮的母亲,请问你们是哪位?”从这两个陌生夫妇的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出富贵的气质,曼妮怎么会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穷人,就该有穷人的样子,别想攀上枝头当凤凰。

“请问您丈夫在吗?有些事,我需要和您丈夫当面说。”韩袁杰面无表情的冷声低喃,当他迈开沉重的步伐走进客厅的那一刻,凌乱的地面尽是被摔碎的玻璃碎片,侵染着污渍的瓷砖地板已经没有崭新的一面,宋曼妮的家,怎么会成这个地步?“住在这么小,有这么脏的地方,您不觉的很奇怪吗?”

“我们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和你们这些有钱人没法比,已经习惯了,如果你们不嫌弃,就坐在这边,这里相对来说还是干净一点的。”文洁若的全部心思都在宋海身上,哪有心思做家务?

韩袁杰和殷佩芸小心翼翼的坐在木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环视四周,“宋先生,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您的女儿。”韩袁杰不屑的抬起眼眸望向宋海,可他却对女儿的事根本不上心,他需要的只有钱,甚至更多,只要有钱,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你们是那小子的父母吧?”宋海瞬间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你们应该还不知道,你们的儿子对我女儿有着多深厚的感情,如此一来,我们和你们就会成为亲家了。”他的想法未免太简单了,他根本不知道韩袁杰和殷佩芸之所以来找他的目的。

文洁若强忍着内心的疼痛走上前去,紧紧抓着宋海的胳膊,“宋海,别给女儿丢脸,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们不能要别人的东西。”她愧疚的面向韩袁杰,尴尬的苦笑一声,“对不起两位,我丈夫现在意识有点紊乱,他说的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呢,宋海,别在人家面前丢人。”

“我想宋先生是误会什么了。”殷佩芸冷冷的反驳,从第一眼见到文洁若,她对她就产生一股强大的排斥感,都说女人越穷,心机越深,而宋曼妮的母亲,也是如此吧?“我和袁杰从没想过要让你们的女儿成为我们的儿媳妇,轩墨和宋曼妮的恋情早在七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我们这次来,纯粹是为了让你们劝劝宋曼妮,离我们轩墨远一点。”

“你们是……韩轩墨的父母?”文洁若不禁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的他们,韩轩墨和宋曼妮在七年前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为什么现在又会扯上什么关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宋先生并没有把您女儿和我儿子的事告诉您,那么,我来说吧。”韩袁杰冷冷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文洁若面前,垂下眼帘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有钱人永远比穷人更高一层,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七年前,宋曼妮对轩墨主动提出分手,我儿子,华氏企业未来的继承人就这么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甩了,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原因,可是你知道吗?我儿子回来后有多落魄?学也不好好上,整天出去给我惹是生非,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作为父亲,我真是看不下去了,但因为一直以来找不到你们的住处,我也就忍了,可是七年后,宋曼妮居然重新出现在好不容易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的轩墨的视线,当年辜负了他,如今还要伤害他,我决不允许。”

“曼妮她…之所以跟你儿子分手的原因是---!!”文洁若本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对于有钱人,就算再怎么说,对方也听不进去,反而会想尽一切办法嘲讽她。

“是什么?”韩袁杰冷漠的眼神任谁都无法正常回应。

殷佩芸无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韩袁杰的身边,“请您回头转告您的女儿,不要再让她出现在我儿子周围,轩墨需要的是更多高基层的女人,而不是这种低阶层的女人。”

“都是因为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站在原地始终沉默寡言的宋海突然开口,“要不是因为我欠下那些高利贷,曼妮怎么会为了替我还债成为夜店的…”

“宋海,你给我闭嘴!谁让你在他们面前说的,闭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