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入宫问诊

二号天子

看云的季节 著

连载中免费

老皇帝深陷危机重重,丧失了权力和尊严,成了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万仞宫墙之内,四处都饱含了阴谋与倾轧,鲜血与硝烟。  逆臣篡国,强将能自立,大魏再无天子!  大魏皇子卫浩将一步步地穿梭在武力、权谋相互交织的网线之间,在一群左膀右臂的推波助澜之下,兰陵宫座落于皇城内苑的东南面,是一座阔大幽深的宫殿,是典型的前殿后寝的格局;中间有一方水榭,与后殿曲廊相接。过了曲廊是一间宽阔的过厅,出了过厅向左,过垂花门,便是后室寝宫。。……

免费阅读

  一抹朝阳喷薄而出,穿过浓密的树荫,在兰陵宫外宽阔的青砖地面上投下长长的暗影。昨晚的病痛折磨得魏帝难以入眠,越来越严重的痛苦,让魏帝有一种腾云驾雾的虚浮。一大早,魏帝便无力地靠在软枕之上,额上的汗珠晶莹可见。

  胥江跪在灯影之下,轻声奏道:“陛下,昭阳公主一早便递了奏折,恳请入宫,不知陛下可否召见?”

  “昭阳入宫,禀报一声就行了。以后只要她愿意来看朕,不必拦她。”魏帝咬了咬牙,强提起精神,对胥江道:“你立即派人到昭阳公主府,接公主进宫来见朕,不必动用公主府的执事仪仗。”

  胥江明白,前段时间自己派人去赣州联络鬼谷阳,却吃了闭门羹。后来密谍司的人发现鬼谷阳已经秘密进了燕京。胥江知道,燕京城内除了昭阳公主,其他人是没办法请动这尊大神的。皇上密召昭阳公主入宫已经说明,皇上把启用鬼谷一门的重任交给了昭阳公主,看来皇上对自己的信任也是有限度的。

  “老奴这就去办,请问陛下,是召公主一人入宫还是——”

  “随公主自己安排吧,朕也只有这个皇妹还算贴心了。你就速去,顺便把尉迟将军叫进来。”

  当尉迟雄铁塔般的身影进来时,魏帝若有所思,对于现在的形势,自己还能掌控的就是这支皇城禁军了。太子和定王对自己身后的这把龙椅已是虎视眈眈,这最后的一道防线,魏帝不能让它有半分破绽。

  “尉迟将军,朕想起一件事来:禁军乃皇城命脉之关键所在,不论是太子还是定王,在军中一定安插了自己的亲信,再说定王一直提举羽林军,他的心腹更是无处不在,将军可有应对之法?”

  尉迟雄单腿跪地,抱拳奏道:“陛下,臣也想到了这一点,在禁军之中骑尉以上的军将臣已经开始着手调换,只是副将以上军将的任免必须有陛下的旨意才成。”

  “禁军有三位副将,如需调换,将军可以及时呈报,朕见奏便准。京都的安危在将军一人之手,千万不可大意!”

  “臣遵旨!”

  尉迟雄退下后,魏帝在床榻上假寐了半晌。想着自己把调兵虎符给了兰妃,让她秘密把魏虎臣的虎威军调入京畿之地。只要虎威军能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燕京,大魏依然会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陛下,昭阳公主到了。”一个宫女进来禀报道。

  “让他们进来罢。”

  只见昭阳公主领着一个鹤发童颜的江湖郎中,他身后背着一个药箱,此人白衣翩然,有仙人之姿。魏帝眼前一亮,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皇兄!”昭阳公主急忙上前,扶住魏帝,嗔怪道:“皇兄不要动,这位先生是位退隐高人,对一些疑难杂症很有见解。昭阳想让他给皇兄把把脉,不知皇兄意下如何?”

  “哎——还是算了罢。这天下的名医朕也见过了不少,没有人看出个所以然来。既然天命如此,朕也就不报什么希望了。”魏帝的话居然有些云淡风轻。

  “这位阳先生非寻常之人,既然臣妹已经把他带了来,皇兄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魏帝望着跪在地上的老者,见他气度不凡,便有些心动,“那就有劳先生了,朕染病以来,......”

  “草民告罪!还是让草民为陛下把把脉罢。”老者打断了魏帝的话,上前半跪于榻前,“医者望闻问切,必先寻觅疾病之源方能对症下药,陛下暂且不言,待老夫先试试寻病之根如何?”

  魏帝不以为忤,就有宫女上前为魏帝抬起左手。老者闭目把脉半晌,又换了右手,良久,只见老者眉头一皱,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心颤。

  老者站起身来,抚须点头,却一言不发。

  “阳先生,陛下这病你是怎么看的,可别这样不说话啊?”昭阳公主沉不住气,终于发话相问。

  “皇妹,这不很明白么,看来阳先生也是束手无策罢?”魏帝早不报什么希望,所以并不感到意外。

  “陛下这病先是惧光、怕水,而后夜晚多梦、多汗,继而骨骼疼痛。初期之时,几天方发作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发作的频率会越来越高。陛下,是这样的吗?”老者并不在意魏帝的调侃,而是徐徐道来。

  “朕染病以来,见过医者无数,还只有这位阳先生说的靠谱。不错,这些天朕每晚都会受此折磨,若不是胥大总管每天为朕推拿针灸,朕岂能坚持到今天?请问阳先生,你既然能够追索此病之源,朕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先生可有解厄之法?”

  老者沉吟道:“草民还只是略有一点心得而已,就如近山观景,依然难穷全貌。陛下此病草民还需回去细细斟酌,如能寻出解厄之法,则草民幸甚,陛下幸甚!”

  魏帝见老者并非诳语之言,脸上便升起一丝企望之色,吩咐胥江道:“此事有劳先生了,胥江,你带先生到偏殿暂歇,务必要好生款待。朕和皇妹还有几句话要说,你们都下去吧。”

  见众人退下,魏帝命昭阳公主挨着自己的软榻边坐了,笑了笑,“这位阳老先生到底是谁,皇妹不必隐瞒。”

  昭阳公主皱眉道:“皇兄,这位阳先生只是一位隐居医者,臣妹好不易托人请他出山,他本在世上籍籍无名,皇兄又何必问他?”

  “嗯,阳先生,果然不错!恐怕这位阳先生来自赣州吧?”

  “看来什么都难逃皇兄的法眼,皇兄果然智识深远,不错,他就是鬼谷阳。”昭阳公主灿然一笑,“臣妹以为他易容之后,皇兄会认不出他来呢。”

  魏帝道:“朕当然认不出他来,只是他体貌虽然大变,但从事理上推断,此人定然与鬼谷阳有关。并且朕知道鬼谷阳深谙医理,两厢结合,自然认定他并不太难。”

  “臣妹已把他召进京来,皇兄打算如何启用他的鬼谷门?”

  “这些年密谍司实力大减,对朝臣百僚掌控力度变弱。而且有很多事密谍司出手也多有不便。特别是将门在近些年有崛起之势,朕必须要在生前改变这种局面。”

  昭阳公主道:“靖国公现在正举兵西向救援楼兰,他不在朝中,只能剪除他的羽翼为先。皇兄的意思是此事不能由朝廷出手,任何轻举妄动都会让他有所警觉?”

  魏帝道:“朕自然明白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有怎样的分量,所以才请鬼谷门出手来做这件事。并且在执行的过程中,密谍司也不得沾上半点干系,免得授人以柄。”

  昭阳公主深以为然,如果舒鹏举一旦发现朝廷有除掉他的意图,不反才怪。西军盘踞着西凉四郡,手下雄兵数十万,是大魏最大的军镇。况且,舒鹏举和定王一定也有自己的耳目,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朝中的一举一动,如果一旦有所疏忽,大魏定然会大厦将倾。

  “臣妹以为,整个事件的根源就在皇兄这病根上。只要皇兄能够好起来,军队和大臣就有了主心骨。不管是定王和舒鹏举,还是太子一党都得偃旗息鼓。鬼谷阳既然对皇兄的病症有些心得,不如待臣妹细细同他考校之后,再来为皇兄诊治。”昭阳公主一时有些悲戚起来,“怪只怪我们皇族一脉日渐势微,遍观朝堂,不管是军镇还是中枢六部,有几个是我们皇家之人?臣妹对皇兄的政事本不敢多言,但皇兄以前对朝权的布局实在有待商榷。”

  魏帝低头不言,沉默良久道:“朝权布局乃是帝王之术,朕正值盛年,本不担心外臣擅权。不意天不作美,令朕沉疴缠身,现在事已至此,皇妹可为我皇家一族重振江山,也不负朕这些年的殷殷关切之心。”

  兄妹二人正筹划间,有宫人进来禀报,说是熹贵妃在宫外候旨。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