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八章 药材香料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著

完本免费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免费阅读

“这人谁啊,有毛病吧。”池灵苗知道祁山的性格,那是不会跟人脸红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对祁山这般神情的,心里一下子不舒服起来。

祁山见了王胜的脸色和态度,心里隐隐有了想法,“不要管别人,我们买药去。”

“小二哥,我们想买些小茴香、八角、桂皮、花椒。”祁九里走到柜台边,笑着跟药铺伙计说道。

“就买这些?”小伙计疑惑道,“你药方拿来给我看看。”

一听要药方,祁九里思索了一番说道,“小二哥,药方是之前在县城让老大夫开的,没带过来,其余药家里还有,就是少了这几味,麻烦小哥帮忙抓一些。”

小伙计一听是县城大夫开的药方,也不好再讨要,毕竟有些药方可是大夫的珍贵手艺,就准备给祁九里抓他说的药,“要多少?”

“各来一斤。”祁九里大气道,“这样省得下回再来买了。”

小伙计真的是非常疑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抓一味药是论斤抓的。不过人家多买,没有不卖的道理,就给抓了。

等祁九里得知这四样东西需要一百三十文的时候,心里是疼的,好贵啊,一斤比肉贵了近一半的价格。

池灵苗倒是没任何心疼的数了铜钱递给小伙计,药本就不便宜,救人命的东西啊,这四样还算是便宜的了。

王胜回到余记杂货铺的时候,从后门进的,先是偷偷把伤药藏起来,毕竟他身上的伤是余掌柜和他儿子的手笔,被发现了,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

“你去哪了?”余兴书见到从后院过来的王胜,满脸不耐烦道,“还想我给你看铺子,请你来干什么吃的。”

“兴书,王胜是我派他去注意之前来我们铺子卖过炭的人,还有邱宅的。”余满仓从大门进来,看了自家儿子一眼,余兴书不满地嘟了嘟嘴,不过没再说话。

“王胜啊,打听的怎么样了?”余满仓问道。

“余掌柜,小的在邱宅大门不远处观察好久了,没见有人送木炭来。”王胜如实说道,“不过之前来卖过木炭的倒是今儿在镇上遇到了,小的见他们进了康葆堂。”

“有看到木炭吗?”余满仓问道。

王胜回道,“不过边上有辆驴车,上面虽然是空的,不过有不少竹筐子,小的觉得肯定是他们的,就是他们抢了邱宅的生意。”

“你不是没见到有人去邱宅送木炭?”余满仓皱眉道。

王胜一噎,“小的觉得肯定是晚上送的。”

“谁家送货大晚上。”余满仓对于自家伙计的蠢笨十分不满,“你就只盯着大门,后门呢?”

“后门小的也偶尔去看一眼的,也没见到人。”王胜低头道,不过眼珠子一转想到,“余掌柜,要不您问问何管事,如果今儿邱宅采买了木炭,他定然是知道的,巧的是那姓祁的也在镇上。”

“爹,何管事没了木炭采买的活,心里定然也是不痛快的,如果知道是谁半道儿截胡了,可就有人帮忙出这口恶气了。”余兴书恶意笑道。

余满仓跟何家宝已经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了,对他还是很了解的,“何管事是想出恶气,但心里记恨的是邱宅后院的,那卖木炭的,他可是从没提起,而且人家邱宅都说是向县城定的货,你现在说是人姓祁的供应,那不是自打嘴巴。”

“何管事是邱宅老爷的奶兄,一直是让他做油水足的活,现在说撸了木炭采买就撸了,那说明何管事得罪人了,邱宅老爷这次没护着了,正该是低调的时候,能为了个泥腿子再惹事?”余满仓说道。

“兴书,你年纪还小,做事之前得多想想,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多问爹。”余满仓教导儿子道。

“好吧,爹,那这次就放过那姓祁的。”余兴书说道。

“人家也没怎么着你不是。”余满仓笑了。

“又是说我们算错了,又是抢人生意,还没怎么着,哪哪都惹了。”余兴书哼声道。

“你呀,就算想讨回来,也该有理有据。”余满仓笑了笑回后院去了,没一会儿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我去趟飘香酒肆,找钟掌柜,你跟我一块儿去。”

“爹,那我也去换身衣服,可不能给您丢了面儿。”余兴书对身上的粗布袄子本就不喜,见余满仓换了新衣,忙也去换。

“爹,那真放过姓祁的。”路上余兴书有些不乐意道。

“现在没有证据不是,万一不是人家在卖,那我们岂不是没理,更何况他家有人在方家私塾念书,如果以后能是个有功名的,我们还真不能得罪。”余满仓想得多,也有所顾虑。

“切,可能只是个阿斗呢。”余兴书回道。

“那你还愁什么,以后机会多着呢。”余满仓说道,“不过你怎么对那家人这般不喜。”

“哼,那个小子瞧着就算个不让人喜欢的。”余兴书想到了祁九里,满脸厌恶道。

“你呀。”余满仓对自己儿子也算了解,这是对祁九里算术比自己强,心生不满了,不过他也没挑破,有竞争才能进步啊。

被议论着的祁山和祁九里,在回祁连沟的路上同时打了喷嚏,倒是让池灵苗担心了,“回去一人喝一碗姜汤。”

这个时候路上没人,池灵苗拿出之前裘管事给的棉布荷包打开,“不知道有多少。”

祁九里也有些期待。

池灵苗直接倒在身下垫着的破褥子上,一两一个的银子两个,还有半两重的银角子,铜钱也有一串,足足三百文。

“哇。”池灵苗一阵惊呼,“这多给了我们四百文呢,那只兔子可真值钱。”

一只野兔连皮带肉,卖得好得个两百文是极限了,邱宅直接给翻了一番,“是活的可能也是一个原因,但给的也太多了。”

祁九里心里了然,“大户人家采买总是要那些油水的,野味可能比一般人收的价格高,不过也是多给了些,裘管事真是个不错的人。”

“九里,你直接把账给算明白了,就在这分了吧。”池灵苗对祁九里的算术十二分认可。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