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作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著

完本免费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免费阅读

祁九里在祁十香期盼的眼神中也夹了一块,嗯,真香,“都叫它油梭子吗?”

“嗯嗯。”祁十香点了点头,“不过也有叫油渣子的。”

满满一大碗的油梭子,祁九里放到灶台上,“好了,舀面吧。”

“姐,十一还没回来呢,总要用新鲜的野菜包饺子吧。”

“快了,我们在家熬猪油,十一哪可能不早早摘够了量,早些回来。”

“大姐、二姐,这么多野菜够了吧。”祁十一拎着篮子冲进厨房,大半篮子的野菜,喘着粗气,一听就是跑来的。

祁十一进了厨房,一眼就看到灶台上的油梭子。

“来,张嘴。”祁九里夹了一块,祁十一忙跑过来张大嘴,“大姐,好好吃。”

祁九里又给祁十一喂了两块,给祁十香也喂了两块,自己又吃了一块,才放下筷子。

“十一洗菜,十香舀面,我来和面,拌馅料。”祁九里分配活计。

两斤白面祁九里活了揉成团,让白面醒一会儿,此时祁十香已经切好野菜了,切得相对细碎,一看就是干活好手。

祁九里把碗里的油梭子倒到和面的板上,拿菜刀切得碎一些,然后放到木盆里。

“姐,猪油……”祁十香看着板上的油光心疼。

“浪费不了。”祁九里笑着把切好的野菜倒到泛油光的板上,等拿起放到装了油梭子的木盆里,板上几乎没什么油光了,放了盐把野菜和油梭子搅拌均匀。

祁九里开始揉搓醒好的面团,搓成长条,捏出一个个小剂子,然后三人合力包饺子,足足包了一百零九个。

“能吃两顿呢。”祁十香看着白胖的饺子欢喜道。

“一顿能吃几个饺子?”祁九里看着祁十一问道。

“十五个。”

“十香呢?”祁九里问道。

“我十个差不多了,这饺子个头可不小。”祁十香回道。

“正长身体呢,还干活,十个哪里够,更何况个头也不是非常大。”祁九里揭穿道,“我都能吃二十个呢,你十五个少不了。”

“难得吃一次白面,总得吃饱才行。”祁九里估算了祁七竹的量,他怎么也得二三十个吧,“都下了,给大伯他们送三十个,其余的我们吃了。”

祁十香虽然心疼,可仍旧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弱弱的问了一句,“姐,我们可以少吃几个的,留一部分给哥明儿当早饭,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祁九里如实回道,“哥一个玉米面窝窝头都能带去又带回来,跟我们一块儿吃,可能会自己一个人吃白面饺子当早饭吗?”

祁十一非常诚恳的摇了摇头,祁十香开合了几下嘴愣是没发出声音,最后咕囔了一句,“那都下了吧。”

三人把和面的台板收拾干净,饺子一个一个码在台板上,就锁了厨房门出去了。

“好了,我们去地里拔草,顺便挖些蚯蚓回来。”拿了工具,祁九里让祁十香带路,去看了自家的田地。

三人直往村尾走,一片片的田地,有不少人在地里弯腰忙碌,见祁九里三人走过来,好些人都笑着打招呼。

“九里这是大好了,都能下地了。”

“九里,七竹这般有出息,你千万放宽心,好姻缘会来的。”

“十香、十一,你们俩可以看好了你姐姐,别让人再乱跑病倒了。”

……

村里人多质朴,见面说几句话是常态,祁九里一路走来,接收到了不少慰问,当然也夹杂着个别人的冷嘲热讽,祁九里一一接受,一律点头微笑,偶尔应几声“好”“嗯”“哦”等通用回话。

祁十香和祁十一两人在边上把祁九里还没见过的村里人,小声介绍了,并时不时抱怨哪个长舌妇又耐不住嚼人耳根子,让祁九里不要往心里去。

等到了自家田地,祁九里觉得自己经历了闯五关斩六将,好在几乎把人认全了。

“你们说这祁九里不是烧糊涂了吧,刚刚是不是冲我笑了?”之前对祁九里报以冷嘲热讽的妇人,村里杀猪屠夫祁菜刀的媳妇李梅莉十分疑惑道。

“她烧没烧糊涂我门儿清,不过你眼睛应该不好使了,都看不清了。”祁九里的好邻居田花婶子家的地就在祁菜刀家边上,听了李梅莉的话打抱不平道。

“诶,马田花你什么意思。”李梅莉直起身子指着马田花愤怒道。

“就我话里的意思。”马田花也转了身,怒视着李梅莉道,“你做人家长辈的,不说让你掏心掏肺对人,也别踩人一脚啊,九里没得罪过你吧,毕竟差着辈儿,更何况我们九里最是孝顺。”

“如果是九里那可怜的已经去了爹娘还在的时候得罪了你,现在人都入土了,你也没必要抓着不放了吧,还带累到人孩子身上,是人都做不出这样的事。”马田花愤愤然道。

“谁说我带累了,我这个人就是看不得一些人作,她祁九里可不就是往俞家岙跑,才病倒的嘛。”李梅莉高声道,“现在人俞浩天都已经成亲了,就怕她不要脸不要皮,还要往人跟前去凑,哼。”

“作?你还知道什么是作啊,祁连沟最作的人,你李梅莉不是头一个,还有谁敢认。”马田花嗤之以鼻道,“你除了作,最拿手的就是打听东家长李家短,别说你不知道我们九里去俞家岙是干什么去的。”

“那是去退亲的。”马田花掷地有声道,“俞家不地道,亲都没退,就要另娶,你李梅莉是不是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

“可我们九里地道,家里有读书人的就是不一样,知道道理,怎么到你嘴里就是作了,你不知道什么是作,你拿自己当例子比较一番啊。”马田花说完,地里听到的人都笑开了。

李梅莉被说得喘粗气,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扔了手里的杂草就要上田埂,她是没脸继续呆着了。

“做啥子去,不干活就没饭吃。”李梅莉的婆婆三角眼一瞪,她就只能老实呆着,埋头干,不抬头了。

“包子他婶,你别跟这婆娘计较,她就是嘴上没把门。”李梅莉的婆婆笑着跟马田花说道。

马田花应了声没再说什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