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五章 熬猪油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著

完本免费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免费阅读

“姥娘,家里水缸是满的,柴也很多,这些日子大伯、大堂哥他们每天都来帮忙的。”祁九里忙拦着,自家姥爷瞧着像是年过半百的,哪能让他忙活。

沈阿敏一家三人坐了几个时辰就走了,把带来的篮子里的吃食全部拿出,拎着空篮子走的,祁九里几人把人送到村口,沈阿敏一路念叨,让他们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往池水村递消息……

看着沈阿敏三人走远,祁九里几人才往回走。

“九里啊,十五那日我们还是坐驴车去镇上卖木炭,这几日你大伯他们会把地给翻了,你们三去地里拔拔杂草。”池灵苗交代道。

“好。”

三人回到家,祁十香和祁十一被祁九里拉着,围坐在堂屋里。

“姐,怎么了?”祁十香问道。

“我们家有多少地来着?”祁九里问道。

“八亩,水田和旱地各一半。”祁十香回道,“我们三拔草两三天就成了。”

“哦。”祁九里点了点头,“对了,我们守孝多长时间,我听哥六月要去府试,孝期能考秀才?”

“本来哥是不打算去考的,大伯他们都劝过,错过了又得等两年,哥想了蛮久才打算重新找人作保,填写履历,等过些日子再去重新报考。”祁十香低声回道。

“半年。”祁十一补充道,“二姐说了这么一大串都没说要守孝多长时间呢。”

祁十香本来低落的心情被祁十一一激,立马抬头瞪向祁十一,“之前姥娘都说过半年了,你以为姐不知道吗,姐肯定就是确认一下。”

祁九里有些呆,半年,之前沈阿敏说没说,她可能没放注意力,不过半年的孝期,祁七竹算是勉强赶上,六月考,孝期就过了,难怪大伯他们要劝了。

“就半年?”祁九里其实对于这个守孝的时间有些意外,“那做官的,家里父母去了,也是丁忧半年?”

“什么是丁忧?”祁十香和祁十一迷茫看向祁九里。

“当我没问。”

“姐,我们还去摘野菜吗?”祁十香问道,双眼看到八仙桌上姥爷他们带来的好东西,浑身一激灵,“姐,我先把这些收起来吧。”

“我们先瞧瞧,不知道是什么。”祁九里看着桌上放着的布袋子和一条足有食指宽的五花肉,还有一大块猪板油被放在木盆里,祁九里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哎,瞧这出息,之前的自己就算没有见过猪跑,猪肉还少吃吗。

“姐,这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我……”

“布袋子里的是什么,可看不见。”祁九里松开布袋子,见里面是白花花的白面,脑子里自动泛出白面馒头、大包子、饺子、面条、蛋糕、面包……一系列能用白面做成的吃食。

“这得有五斤重吧。”祁九里拎起来试了试手感,“不知道我们四人能吃几天?”

祁十香激动夺过布袋子,“姐,我去收起来放到橱柜里,五斤我们能吃好几个月呢,玉米面里掺点白面,偶尔吃一顿二合面馒头,怎么也能吃到哥去院试吧。”

祁九里抽了抽嘴角,嘀咕了句,“五斤白面真能扛,没想到能吃四个月。”

祁十香和祁十一听到了,一个被堵得一噎,一个低头偷乐。

“这猪板油得先熬猪油出来,这五花肉瞧着也得有四五斤,我们……”

“姐,五花肉等会儿我就抹盐腌起来。”祁十香打断道。

“新鲜的不吃,吃腌过的。”祁九里不敢苟同,“就算有多还是做成腊肉吧,也不费盐,家里可没那么多盐了。”

祁九里的这个提议,祁十香点头赞同。

“大姐,那我们晚上吃什么?”祁十一低声问道,双眼亮晶晶。

“油渣子和野菜做汤?”祁九里问道。

祁十一抿了抿嘴,视线不自觉的瞟向祁十香收白面的橱柜,祁九里秒懂,“油渣子、野菜调成馅,包饺子。”

祁十一眼底犹如烟花绽放般灿烂。

“不成,饺子可得用去不少白面,我们……”

“就包饺子吧,吃了这顿,那些白面就藏着,明天开始吃土豆和地瓜。”祁九里说道,“我们只是把几顿的白面量放到一顿里吃。”

祁十香听着祁九里的话无法反驳,总是有些道理。

“舀个两斤,多包些,到时给大伯他们送些过去。”祁九里说道。

祁十香点了点头,给大伯一家送一碗,她是一点儿不心疼。

“我现在就去挖野菜,大姐和二姐留在家熬猪油。”祁十一动力十足,拎着篮子就往外冲。

“十香,你烧火,我熬猪油。”祁九里动作麻利,洗了猪板油,拿出砧板和菜刀,就把木盆里的猪板油切成块,放到大锅里。

拿瓢舀了凉水,加入锅里。

“姐,怎么加水呢。”祁十香阻拦不及,祁九里已经放进去半瓢水了。

“野菜煎鸡蛋好吃吗?红糖鸡蛋花如何?玉米面窝窝头裹炒野菜又怎样?”祁九里笑望着祁十香。

祁十香一顿,努了努嘴没说出什么,挪到木墩子上坐下,老老实实的烧火了。

“姐,你现在虽然话也不少,可比以前有道理多了,也不是有道理,可我就是说不出你哪里说得不对。”祁十香塞了两根木头进去认真道,“不过姐还是这样好,以后谁也欺不了你去。”

祁九里笑了笑,天真了,这世上厉害的人多着呢,还不包括无理取闹的。

锅越烧越热,猪板油呲呲冒油,香味逐渐弥漫,祁九里听到了祁十香咽口水的声音。

“十香啊,等猪油渣熬好,先给你尝一下。”祁九里笑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祁十香口不对心嘀咕了一句。

十岁本就是小孩子,祁九里暗忖。

祁九里没有把猪油渣熬得特别老,就盛出来了。

“姐,好了?”祁十香迫不及待起身走过来,“诶,姐,还能再熬些油出来呢。”

“那就焦了,肉焦了可不能吃。”祁九里那筷子夹起一块猪油渣,吹了吹就塞到祁十香嘴里,“味道怎么样?”

“外酥里嫩。”祁十香本能回道,吸着气来回咀嚼,“姐,好香,好好吃,姐你也吃一块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