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小叔夫妇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著

完本免费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免费阅读

“明儿我一块儿去。”祁七竹坚持道。

祁山心里一阵叹息,但没再反驳,毕竟祁七竹现在是家里年纪最大的,是得立起来,护着弟妹也是对的。

“好,你一块儿去。”祁山回道,“明日你也别去镇上问价了,等多做些一次性卖了。”

任雪儿和李翠娟收拾好回到厨房,池灵苗已经掌握做木炭的技能了,她常年做饭,对火候的把握更为准确,木头几乎一挑一个准,根根折开都是烧成功的木炭。

池灵苗会了就教俩儿媳,把另一台灶也烧了起来,妇人常年做饭比男的更擅长些。

祁一飞和祁三升用草绳绑了两根长细树枝做成简易的火钳,池灵苗用着很是上手。

祁七竹四人见大伯家学会了,就拿了火钳、端了玉米面饼子回家去了。

等祁七竹四人离开,祁山和池灵苗对视了一眼,看着俩儿子、俩儿媳说道,“这法子七竹说了算是我们家琢磨出来的,你们别说漏了嘴,还有一点,这法子只能我们家自己知道,不能传出去。”

“没想到做木炭这么简单。”祁一飞感慨了一句,“爹、娘放心,我们一定不说出去,说出去了会的人多了,木炭也多了,哪里还值什么钱。”

“更何况怎么说这也是七竹他们兄弟姐妹四人做出来的,我们拿出去说,算怎么一回事嘛,不是占他们便宜嘛。”

祁三升点头附和自家大哥的话,任雪儿和李翠娟本来没说话,可等看到公婆、相公都看着自己后,也点头答应了。

祁山和池灵苗很是欣慰。

“哥,大伯和大伯娘他们对我们真好。”祁十香端着篓子,看着里面六个咸菜玉米面饼子有感而发道,“不仅有干饭,还有腊肉,腊肉可真好吃。”

“等我们做了木炭挣了钱,也买肉请大伯、大伯娘他们吃。”祁七竹摸了摸祁十香的发顶,温柔说道。

“嗯。”

“哎呦,这是去哪了,大晚上才回来,手里拿的是什么?”

祁七竹四人一走到家门口,就看到祁河和冯蝶花,两人穿着厚袄子,双手互相揣着,还时不时跺跺脚,站在自家门口,神情有些不愉。

“小叔、小婶。”祁七竹神情平淡叫人,“大伯、大伯娘客气,刚吃了晚饭回来。”

祁七竹拿了钥匙开门,请祁河和冯蝶花进门。

“这大门怎么锁上了,害的我跟你小叔在门口站了这么久,家里不是有什么好东西吧。”

冯蝶花一进大门就往厨房里冲,然后看到的是干干净净的厨房,不死心的开了橱柜,看了粮食缸,什么都没有,撇了撇嘴。

“穷得要死,有什么好锁门的。”冯蝶花嘀咕了一句,不过同在厨房里的众人都能听见。

祁九里看着冯蝶花这么一顿骚操作,目瞪口呆,这是土匪吧,感觉比那俞冯氏还不要脸,冯河村专出这样的玩意儿吗?

“小叔、小婶,你们是来看我的吗?”祁九里故作眼带欣喜,看着两人问道。

祁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冯蝶花哼了声看向祁九里,“没错,就是来看你的,听说今日俞冯氏来,你……”

“小婶,你是来为我出头的吗?”祁九里闻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打断冯蝶花的话,“小婶你早些来就好了,侄女我受了大委屈了。”

“俞婶这是看我们祁家人好欺负呢,还好大伯娘及时赶到,为我们争了一口气。”祁九里红着眼角说道。

冯蝶花被祁九里抢断了话,又听了这么一溜,这想训斥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她当然已经听村里的人说起过今日的事了,没想到俞冯氏来给补偿,他们会蠢得拒绝了,还把人打跑了,她听了就一阵气愤,想来说说祁九里他们的。

明明家里穷得没有银钱,还欠着自家五十文呢,今日有人白送钱来还不拿着,她就没见过这么蠢的。

“听说那俞冯氏是来给你补偿的,你这孩子怎么不拿着,那是你该得的啊。”冯蝶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祁九里一眼。

“小婶,你没在不知道,那根本不是补偿,是俞婶想拿钱堵我们的嘴呢,好在被大伯娘拆穿了,灰溜溜逃走了,没想到他们家教养出来的孩子是那般不道德,还好退亲了,不然我们祁家的面子都跟着被丢尽了。”

“还没的带累了我们祁家人娶媳妇、嫁闺女呢,现在好了,我们祁连沟还没婚嫁的年轻人总算是保住名声了。”祁九里一副庆幸的模样。

冯蝶花觉得自己才是被堵了嘴,怎么一下子就上升到整个祁连沟了。

祁九里的话让冯蝶花乱了思绪,本来是想着规劝她去俞家岙给俞冯氏道歉,然后把银钱拿回来的,可现在这样的话是说不出口了。

“原来是这样啊。”冯蝶花打了哈哈了,“对了,今儿我跟你们小叔来,是想问问那个铜钱什么时候……你们看啊,你们爹娘后事上我们可是出了大力气的,帮忙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去找活做,可是损失了不少呢,那些也就不说了,毕竟是亲兄弟,就是那个五十文铜钱……”

冯蝶花觉得自己说得够明确了,她现在是得不到便宜了,那自家借出去的五十文怎么也要讨要回来,她知道祁七竹几人从祁山家出来,他们心疼侄子定然会给些铜钱,就算没有,拿几个鸡蛋回去也好啊。

“马上就……”祁十香脱口而出的愤怒话当即消失在了祁九里的手心,祁十香“呜呜”了几声停了,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安静听着祁九里说话。

“小叔、小婶,你们对我们兄弟姐妹可真是太好了。”祁九里动容道,“爹娘能好生安葬都是亏了大伯和小叔你们呢。”

“没想到现在还牵挂着我们。”祁九里挤了挤眼泪,不过愣是下不来,只能双眼湿漉漉的看着祁河和冯蝶花,意图让他们明白此时她的真情实感。

“刚刚去大伯家,大伯就想借我们二百文,给哥交束脩,正好是还差五十文住私塾的铜钱呢,没想到小叔和小婶就上门来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