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俞冯氏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著

完本免费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免费阅读

“姐,不是让你别出来。”正在忙活的祁十香见祁九里进来了,眉头皱起。

“干啦。”祁九里有些无力,她好像国宝啊这待遇。

“我摸摸看。”祁十香上前就摸,头皮、发尾摸得仔细,祁九里感受着发间的穿梭,突然鼻头有些发酸,这感觉好微妙。

“是不是干了。”祁九里低声笑问。

“姐,这炭可真是厉害。”祁十香牛头不对马嘴的来了一句,等祁九里反应过来,手里的火盆已经被接过去了,“刚刚也就二十来块吧,个头那般小,现在还有不少燃着呢。”

“等会儿你要不要也洗洗,然后烘干,那么久没洗,多难受。”祁九里提议道。

“我可不难受。”祁十香回道,“这些木炭得留起来,多卖些银钱,今年哥的束脩还没着落。”

祁十香说到这个,神情低落了,家里本来有微薄的积蓄,去年底杀年猪,卖了猪肉得的,本来是够祁七竹交束脩的,还能兼顾家里一年的开支,谁能想到爹娘会在三十那日去了。

人死不能复生,家里兄弟姐妹四人在经历悲伤的时候,终于认识到不止是以后的生活是难题,就连当前爹娘的身后事宜也是困难。

好在有大伯和小叔两家帮着掌舵,他们哪里懂这些。

爹娘年纪轻又是因为意外才去的,家里四人一致认同要厚葬,其实这个厚也是能力范围内的厚,家里积攒的三两银钱全部用去还不够,大伯和小叔家都借了些给自家,才把爹娘好生送走。

“要多少?”祁九里问道,“束脩。”

“每季仲月十五要交两百文,如果住在私塾的话,再多交五十文,粮食饭菜都是自己解决的,还有笔墨纸砚那些,都很贵的。”祁十香沮丧道,“二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家里连一文铜钱都没有,还欠着外债。”

祁九里一脸呆样,仲月,那是什么?

“再下次什么时候交?”祁九里低问。

“五月十五。”祁十香低声道,离秋收还远着呢,这日子咋过啊。

祁九里现在得出结论了,就是每季度的第二个月月中,这交法倒也合情合理。

“那我们加油干吧。”祁九里拍了拍祁十香的肩头,“我们多烧些木炭,总能凑齐的,再不够,就是借,也要供哥去念书。”

祁九里作为经受过教育的大好青年,对于读书这事那是非常明理的,加之以前也听过不少同学说起,家里孩子会念书,但条件不好的,那都是借钱或是砸锅卖铁也要供着孩子念书的,现在她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当然得保持良好的传承。

祁十香听祁九里说得坚定,也被鼓舞了士气,两人开始分工有序的烧炭,祁九里负责挑选灶里烧得正合适的木棒放到水里。

水里的木头已经没有多少热度了,祁十香直接用手抓,刚好水桶里的水也因烧得火热的木头添了温度,不冷不热,祁十香干得起劲,没一会儿,破草垫子上已经摆满了木炭。

锅里的水烧开了,两人也会轮着用水瓢舀出,再添上冷的,等水缸见底了,两人终于停了动作。

这烧炭不仅费柴,也费水。

“姐,我去打水来。”祁十香拎起空水桶就要往外去,被祁九里拦住了。

“等会儿我们一块儿去,现在先把这草垫子放到外面去,晒晒太阳,今日天气还是很不错的,早些晒干,早些能拿去卖钱了。”

“对,对。”

祁九里和祁十香一人搬一边,直接晾在前院里。

“哎呦,这是什么,黑乎乎的。”祁九里和祁十香刚放下草垫子,就听到一阵嫌弃的声音。

起身看去,只见一个妇人穿着一件长及膝盖的宝蓝色袄子,下着同色布裙,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年约三四十,皮肤还算白皙,薄唇塌鼻,脸上唯一出彩的该是那双杏眼了。

不是,祁九里等看清那人头发后攒着的金簪子后,知道自己狭隘了,那簪子才是出彩的地方,金光闪闪的,瞧着很是值钱。

“你来做什么,谁让你来我家的,快给我走。”祁十香看到来人怒气十足道。

“大呼小叫的,有没有点教养。”妇人皱着眉头,看着祁十香恼怒道。

“这不敲门就进别人的家,你的教养才缺乏。”祁九里见不得这人说祁十香,忙帮腔道。

妇人有些意外的看过来,祁九里可不搭理,她通过祁十香的态度就分辨出这妇人不受家里人欢迎,那给什么好脸。

“没想到你还顶撞长辈,以往倒是被你给蒙蔽了,还好我家浩天跟你退亲了,不然等你进门,还不把我们家折腾散了。”妇人瞥了瞥祁九里,哼声道。

浩天,俞浩天,祁九里对妇人的身份恍然大悟,是俞冯氏,难怪祁十香这么生气。

“你也说退亲了,我们两家没有关系了,你还来做什么?道歉?我们不接受,请回吧。”祁九里回道。

“谁来道……”俞冯氏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及时刹住了车,不自在的咳了咳,“怎么说之前我们两家也是想结两姓之好的,虽然退亲了,可感情还在,七竹把浩天打成那样,你们也该消气了。”

“九里啊,你年纪也还小,以后能再找人嫁了,不过怎么说这次退亲也是我们家主动提起,对你还是有所亏欠,今日俞婶特地来给你补偿的。”俞冯氏从衣袖内掏出一个荷包,“按理这男方主动退亲,已经下聘的聘礼是不能要求退回的。”

“我们家不是还没来得及给你下聘嘛,这个里面也一起加进去了,都算补偿。”俞冯氏把荷包往祁九里手里一塞。

“谁要你家的臭……”祁十香后面的话消失在了祁九里的手心。

“补偿?”祁九里心里一喜,面上不显,反问道,“俞婶子是觉得给些补偿,造成的伤害和欺骗就不存在了?”

“我们浩天和云霞都已经定亲了,聘礼也下了,成亲的日子也定了,就二月初八,没几天了,九里啊,你还是要认命的,你们不合适,你以后总会找到合适的。”俞冯氏欲笑不笑道。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