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一条蛇的养成之路》第2章 恶从胆边生

一条蛇的养成之路

阅读王 著

连载中免费

《一条蛇的好习惯之路》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黄雪幽,玄楚,雪幽之间的故事。一条蛇的好习惯之路约4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黄雪幽小说名字叫做《一条蛇的养成之路》,这里提供黄雪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条蛇的养成之路小说精选: 进入炼气期了!当裂纹出现的那一刹那,玄楚的神识如同脱缰野马一样,从蛋壳缝隙中急剧扩散出去。而他对自身的第一个判断,就是进入了炼气期,那细如发丝的真元就是证明。急剧扩散的神识让他的脑袋一阵阵眩晕刺痛,似乎身体的水平太低,不足以支撑强大神识的运转。片刻之间,那庞大的神识又自动收缩回来,而且变得极为晦涩,再没有那种控制自如的感觉。修真者修炼神识先于体魄,师傅对体修者那一套身先于魂的理论是十分不屑,原本玄楚也是这样认为…

进入炼气期了!

当裂纹出现的那一刹那,玄楚的神识如同脱缰野马一样,从蛋壳缝隙中急剧扩散出去。

而他对自身的第一个判断,就是进入了炼气期,那细如发丝的真元就是证明。

急剧扩散的神识让他的脑袋一阵阵眩晕刺痛,似乎身体的水平太低,不足以支撑强大神识的运转。

片刻之间,那庞大的神识又自动收缩回来,而且变得极为晦涩,再没有那种控制自如的感觉。

修真者修炼神识先于体魄,师傅对体修者那一套身先于魂的理论是十分不屑,原本玄楚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现在他却切身体会到身体的重要性。

如果给他一副契合的金丹期身体,他有信心可以快速恢复金丹初期的实力。

可惜现在,他这个初生的营养不良的炼气期一层,身体娇软,估计随便一个普通人就能捏死。

不过说起来,外面的世界真的好精彩。

虽然刚刚神识只是在外面一晃,但玄楚却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当初虚弱的神识急于寻找契合的身体,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世界的模样,现在看来,果然师傅一直不让他出来是对的,这红尘,太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这两年,他甚至只用听的断断续续追了好几部电视剧,不只是黄雪幽把他带进衣柜耽误修炼时间,还有他自己也会挪用一部分宝贵时间来听电视剧,不然他还能更早一些破壳……

而此时,他也终于见到了与自己两年来朝夕相处的小丫头。

此时她正专心致志地伏案学习,纤细白皙的手腕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她的头发在后面扎成一团,但即便这样,也只是小小的一团,营养不良导致她的发丝细而疏。

她的一双眼睛此时正专注地看着习题,睫毛卷翘,脸颊上细细的绒毛,正随着她嘴唇的嘟囔细微地摆动。

她的嘴唇是那种粉粉的颜色,很小巧,鼻子翘挺精致,眉宇中带着一种倔强的英气。

原来小丫头是长这个样子的,原来这就是女孩子啊……

这还是玄楚第一次见到一个活的女孩,有种淡淡的香味,他甚至忍不住嗅了两下。

深深觉得师傅一定是骗自己,说什么女人是最麻烦的、最可怕的,完全不像啊。

他只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淡淡的欢喜,对小丫头有种发自内心的亲近。

不过接下来,玄楚却郁闷了。

本来与他被迫转生到一颗蛇蛋里,就已经很头疼了,可就在刚才,他却发现自己竟是一条白蛇!

他可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百年不遇的修真天才,就算要做蛇,也应当是条威武霸气的黑色大蟒蛇吧。

可现在呢?

看看这嫩白如玉的皮肤,细密润滑的鳞片,还有那纤细到一根手指头般的腰肢。

唉,什么都不说了。

炼气期一层的神识只能外放一两米,而且根本做不到神识传音,玄楚金黄色的蛇眼闪过惆怅之色,这种虚弱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一口一口地啃着蛋壳,玄楚体内细如发丝的真元渐渐运转起来,身上刚刚破壳的虚弱感在真元蕴养下逐渐减弱,看来这蛋壳上也吸收了一些日月精华。

细碎的咔嚓声终于引起黄雪幽的注意,她停下手中铅笔,循声看来。

咦?

她看到了什么?

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看,的确是一只手指粗的小白蛇,它从已经消失了一半的‘鹅卵石’中探出头,还在啃着外壳,发出细碎的咔嚓声。

原来这不是鹅卵石,竟是一个蛇蛋!

虽然心中惊奇不已,但黄雪幽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动。

她不怕蛇,在农村的时候蜈蚣蛇都见过,还吃过,她只是怕吓到了这条白色的小蛇。

蛇是冷血动物,喜欢蛇的人很少,黄雪幽更对蛇无感,只是,这条却不同。

这颗会吸收月光的温暖‘鹅卵石’,陪伴她走过了数不清的孤单夜晚,那种隐隐约约的依赖和亲切,在看到破壳而出的小白蛇之后,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黄雪幽许久没有温度的小脸上,竟浮现出一丝温暖笑意。

这不止是一条小白蛇,更是她的亲人,她的精神寄托。

嘭!

房门突然被大力踹开,黄雪幽立即被惊地从椅子上弹起来,紧紧抓着自己缝在背心后面的水果刀。

果然叔父的身影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他的眼睛红中冒绿,看着黄雪幽的眼神让她浑身难受得汗毛直立。

“怎么两年了还是这板砖一样的身材……”

叔父嘟囔着到黄雪幽的肩膀上抓了一下,手掌上的燥热和她肩膀的凉润形成鲜明的对比。

“嘿嘿,”他怪笑了一声,眼神满是猥琐,说道:“你婶娘走了,叔叔这有火没处撒啊,怎么说也养你两年了,今天就回报一下叔叔吧~”

说着,他就朝黄雪幽扑过来。

“诶哟!”

叔父痛呼了一声,原来是黄雪幽从他胳膊下面逃走,而他却磕到了桌角上,这让他酒意醒了不少,可身体的火热却更甚。

他回过身子,慢慢把一脸惊惶的黄雪幽堵到墙角,戏谑地道:“真不知道你那整天在地里吃土的爹妈,是怎么养出这么个水灵的姑娘,本来还想多养两年,不过现在叔叔难受得厉害,小幽,你别害怕,叔叔跟你做一个游戏,很好玩的!”

说完,他作势又要扑上来。

此时旁观了整个过程的玄楚简直是快要气疯了,怎么世界上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禽兽不如的人,竟然连自己的侄女都想染指,而且小幽才十四岁,他怎么做得出来!

如果玄楚的神识还能动用,只是一个念头就能让这个凡人神魂泯灭。

可现在,它只能徒劳无功嘶嘶地吐着蛇信,身体的力气连爬出蛋壳都难,更何况是与一个彪形大汉搏斗。

一道寒光忽然从黄雪幽的背后闪过,原来是她抽出水果刀横在了自己脖子上,清冷的嗓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你再过来一步,我就自杀,我死了看你怎么和我爹娘交待!”

黄雪幽心脏扑通扑通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这把刀她是准备防身,但真的遇到了危险,她却只敢把刀锋朝向自己。

这毕竟是她的叔父,爹的亲弟弟,就算对她不好,但也没少她一口饭吃,还提供了一个住所。

即便心中有着许多阴暗的想法,可她还是无法作出伤害亲人的举动。

“哈!”叔父怪笑了一声,“小丫头片子电视剧看多了吧,吓唬谁呢,我就不信你敢自杀!”

他退后了一步,不是怕黄雪幽真的自杀,而是怕她误伤自己、

又道:“再说了,我为什么要跟你爹娘交待,哼哼,不知道吧,我不是你亲叔,你爷爷那个死老头还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朝黄雪幽冷哼了一声,“再告诉你一件事,其实你也不是你爹妈亲生的,你是捡来的孩子,哈哈,他们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就病死了,你就是个替代品,不然他们怎么舍得把你送到我这来?”

“你胡说!”

黄雪幽不敢置信地退后了两步,身子贴到冰冷的墙上,一如她心里的冰凉。

难道爹娘把我送来不是为了让我上学吗?

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到爹娘了,他们从前都是每个月来看我一次的,难道他们是真的不要我了吗?

记得每年的三月初五爹娘都会烧纸钱,可却不知道是烧给谁的,有一次她偶然听到娘说她苦命的孩子,那时她还不太懂事,也没当回事,现在想起来,却让她不得不动摇起来。

难道我真的不是爹娘亲生的孩子?

这两年唯一让她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爹娘,现在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黄雪幽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她本就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虽然贫穷和磨难让她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可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坦然对待这件事的地步,一下子,她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