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丁府疑云(上)

双星灵记

空灵鼓 著

连载免费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

免费阅读

上官文若一行人坐着船,也不着急,连赏景带玩乐,又要照顾船上年迈的丁老夫人,晃晃悠悠赶到丁府,已是傍晚。

等在院中焦躁不安的丁沐见人回来,急忙来迎,一眼便看到搀扶着丁老夫人的丁咏山。

父子相对,场面有些尴尬。

丁沐显然生了气,可想怒又不能。在外教训儿子,难道要让人当众看笑话吗?

丁咏山向一旁微低了头,照旧一言不发。

上官文若见这二人僵持不下,谁也不肯退步,便站出来说:“丁都督,老夫人大病初愈,不可劳累。不如……”说着指了指门内。

“是,是。祝公子说得对。”丁沐应道,这才反应过来,将众人迎进了门。

上次来丁府时,天色较暗,上官文若也没将府内好好看清楚。今日倒是看清了。

这府邸可真不怎么样。屋舍低矮朴素,院中一切从简,花草也极少植,除了一棵花开正盛的腊梅,再看不到别的。

再看丁府上上下下的人,皆是粗布麻衣,即便是身份尊贵的老夫人,衣裳也以清雅为主,纹饰极少。

可那夜从老夫人那儿拿钱,丝毫不觉得这家人检点啊。

上官文若再一想起那晚丁沐见老夫人给自己钱的样子,惊慌得像是被人用刀捅了脊梁骨。不过也说不准那些钱真是他的脊梁骨呢?老夫人不是说他要面子嘛,或许家中朴素至此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祝公子,”丁沐看上官文若出神,亲自请道,“这边。”说罢伸手指向正堂。

上官文若只好暂时收回心思,从那株腊梅下移步至屋中。

正堂生着火,火盆就放在为上官文若留下的位置旁。屋内只留了他们二人。只听丁沐关心道:“我看祝公子进屋都不曾脱下披风,想是怕冷,所以让人备了火盆来。”

“丁都督还真是观察入微啊。”上官文若笑笑,还是接受了这份好意。

“哪里。祝公子帮了丁家两个大忙,丁某能回馈先生的甚少,实在是对不住。”丁沐说罢,命人给上官文若斟了茶。

只泯了半口,上官文若便嫌弃起来。茉莉花叶泡的水,在她眼里根本算不得茶。这味道也甚是奇怪。没想到丁沐连家中茶叶也要省。

喝不下去便不喝了。

上官文若强忍住不悦,将茶盏放在一旁。又听丁沐道:“母亲托公子之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丁某有些好奇,祝公子是从何处寻到咏山的?这些年我碍于身份,没办法直接去那种地方找他。可做父母的,怎会不担心自己的孩子。暗中也派了不少人,可就是找不到。”

“这件事并不难,您家少爷如今跟着我做事,我想找到他只是一句话的事。”上官文若微微一笑,有些得意。

“跟着您做事?是……做什么?”

“做些生意。”

“生意?该不会是那种生意吧?”丁沐说着,还刻意强调了“那”字。

上官文若转了转眼珠,长舒了一口气。墨玉堂选什么地方用于联络不好,非要选槿娘家。现在可好!

“不是。”上官文若只好无奈答道,“比这安全得多。”

“那是什么生意?”丁沐见他迟迟不肯说,愈发担心了,“祝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江湖生意,收钱办事罢了。”上官文若敷衍回道。亡海盟毕竟不是什么正派组织,也不好让丁沐知道。

单是到“江湖”二字,丁沐胡须微颤,忐忑不安。朝堂之人与江湖扯上关系多有不妥。只是丁咏山这个逆子,怎么还偏偏招惹江湖人?

“父亲。”丁咏山将祖母送回房中安顿好,这才到正堂来。眼睛在面前二人之间打量许久,终于到上官文若对侧坐下。

“丁都督不用担心。”上官文若接着丁沐的话说下去,眼神瞟向丁咏山,又道:“丁公子武功过人,即便是插手江湖事,也必能全身而退。”

丁咏山一听,恍然大悟。看来这位假少主与父亲说了自己涉足江湖,却未提“亡海盟”一事。这才放下心来。

“既然丁公子来了,我就不打扰二位叙旧了。”上官文若说着站起身来。

“公子何不多坐一会?我已让人去收拾房间了,只怕还要等上片刻。”丁沐委婉劝道。

“前院是老夫人与丁都督的住处,我一个客人不便叨扰。我看不如就住到后院去吧。”上官文若提议道,“就是不知道丁府后院还有没有空房了。”

“后院冷清,也不太安全,我看还是……”丁咏山反对道。

“为何不安全?”上官文若有意将目光移向丁咏山,凌厉望着他。

“这……”丁咏山转念一想,又说:“而且后院客房眼下都堆了杂物,整理起来会耗些时间。”

“哎,不用麻烦了。”上官文若推辞道,“既然客房收拾起来麻烦,别的房间也行。比如,书房?”

上官文若这一提,丁氏父子一齐朝她看来,脸色都有些难看。那二人对视了一眼,相继低下了头。

“祝公子有所不知,”丁沐开口说道,似乎还有些忌讳,“那间书房好久没用过了。早年里面闹过鬼,一到半夜就灯火通明,很是骇人,不知道请了多少仙士作法,这才将怨灵压制下来。仙士走时用道符封了门,说绝不能再让人靠近那间屋。”

“还有这样的事?”上官文若一下子来了兴趣,朝丁咏山试探地问。

“是。”丁咏山答道,双手却不自觉攥紧了拳,似乎有些紧张。

“在下不知,多有冒犯,还望丁都督莫怪。”上官文若行礼道,“我身在丁府是客,一切全凭丁都督安排就是了。”

丁沐不好意思地苦笑了一番,也觉得有些对不住恩人。

上官文若自正堂出来,依丁沐之意留在前院厢房内,自包裹里拿出书来,倚在窗前默默读着。一双眼睛时不时透过窗缝朝屋外望去。直到夜幕降临,天色全黑下来,院内的人终于少些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上官文若本能警觉,放下书,轻推开门。

“快!这边。”说话的应该是个女子,声音轻柔甜美,却有些怯怯的,大概是府中的婢女。那婢女身后跟了一家仆打扮的瘦弱男丁,迈着碎步,左右张望着。

看样子,二人是要出府。

“这么晚了,你们去哪儿?”上官文若拦下她们。

二人先是不说话,可见面前公子丝毫不愿放过他们的样子,这才松了口。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