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三章 顺水推舟

双星灵记

空灵鼓 著

连载免费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

免费阅读

上官文若走到院里,被风吹得有些头疼,半点困意也没有。

向四周环顾一番,这客栈的楼看着也有年头了。看来上官近台把这里选作亡海盟的据点,还真是一早就做了打算。

一抬头,简空的屋内还是亮的,丁咏山的屋却黑着。丁咏山……上官文若不知道,可她知道简空平时没有熬夜的习惯。估计是丁咏山到简空屋里找他,让他没办法睡吧。

也不知道这二人在商量些什么。上官文若好奇,悄悄上了楼,将耳朵贴近窗户。

只听丁咏山懊恼道:“这件事我怎么想怎么不对,还是得告诉陛下。不然心里总是不安生。”

“你要怎么告诉?”简空问道,“告诉陛下你我失职将少主弄丢了?那不找死吗?”

“你我都是北疆之役的功臣,我不信陛下会下死手。”

“唉,你奉命看管墨玉堂,许多年没在陛下身边待过了。陛下的心性不同年轻时,近几年盟内死的兄弟还少吗?你以为暮烟老儿和柳蛇腰是怎么死的?”

“什么?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屋内突然沉默了。

“可是你我现在认了个假少主回去,这是欺君之罪,若是被发现,不还是死罪?”丁咏山突然又道。

“这话你刚才怎么不说呢?”简空埋怨起来,“现在你答应了文公子,又想出尔反尔?”

“唉,刚才他拿北疆之事动之以情,我一激动便没想那么多。谁知道当时中了什么邪?简空,你觉不觉得,听那人说话,怎么什么都像是有理?”

“文公子心思缜密,无论是用计还是待人,都颇有大将之风啊。”简空说罢,心中不觉一惊,偏头对上丁咏山的神情,迟疑了一下,缓缓道出一人的名字来。

此名一出,可把丁咏山吓得不轻。

“你是说,文公子像襄王殿下?”丁咏山反问道,摆摆手,忽然大笑起来。

“怎么?你不觉得?”

丁咏山细想,当年襄王在军中,威望甚高,除了一身过人武功,和他的谋略胆识也不无关系。只是再怎么想,文若这般瘦弱身躯和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襄王都联系不到一起。

丁咏山摇摇头,直笑简空眼力太差。

“好,就算你现在要告诉陛下,你打算如何告诉?我们可是和文公子说好了,等天一亮就一同动身。你我二人如何走得开?”

“要一起你一起。明早你带着他们走水路,我骑马回宫报信。”

“走水路?”简空不明白,“从这里到沁城,骑马最快,坐船不是绕远吗?”

“只有坐船,才能将我和你们分开。从这里回皇宫必过沁城,要给他撞见怎么办?”

“可是你要以什么理由走呢?我们身边的亡海盟弟子可都以为他就是少主。你若是现在违背他,大家会怀疑的。”

是啊,这倒难了。丁咏山在屋内皱眉踱步许久,忽然惊喜道:“有了。说我家里有事怎么样?我祖母抱病,这件事在沁城人尽皆知。我以探病为由回家,他总不能拦着我吧!”

上官文若听到此处,不屑地朝屋内一瞥,转身下了楼。没想到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这事若是现在让陛下知道,自己便是凶多吉少。总得想点办法才行。

灵机一动,办法便有了。

丁咏山,既然你想回家,不如我就顺水推舟,送你个人情吧。上官文若暗想。

待到天蒙蒙亮时,简空伸着懒腰从屋内走出,朝随从问道:“少主醒了吗?”

“啊,少主?”小随从一脸懵,道了几句疏忽忙走到少主屋外,推门一看,又是空无一人,急忙大喊:“不好了,统领,少……少主又跑了。”

什么?简空过去一瞧,还真是没人了。这真的跑了,假的不会也跑了吧?

简空进屋,只见桌上留了张字条:

屋内太闷,出去走走。

这可如何是好?简空挠挠头,这假少主的任性劲比起真少主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快,出去找人。”简空立刻朝随从吩咐道。

丁咏山进屋,见简空双眉紧蹙,不急反乐,拍拍简空,安慰道:“他不在不是正好,我现在就走,也不用跟他打招呼了,待他回来你替我解释解释。”

什么?怎么这种苦差事总能轮到我?简空正郁闷,再想说话,却见丁咏山已经走远了。

“丁堂主这是要去哪儿啊?”丁咏山刚到门口,便被一声音拦住了。

这声音……不用猜便知是那冤家回来了。

无奈之下,丁咏山只好执礼道了声:“少主。”

上官文若带着面具,更显威严。她这般步步紧逼,丁咏山只好一退再退,扯谎道:“啊,我是去水边找船家。”

“我们坐船?”上官文若问。

“是。”

“行,去吧!”

答应的这般干脆,反倒让丁咏山觉得有些发毛。从这里到沁城无需坐船,他是知道的,可为何不阻止呢?真是奇怪。

丁咏山无暇顾及那么多,照旧朝门外走。

刚到门外,便见一马车辘辘而来,车旁跟了几位婢女,一路小跑着停在了客栈门口。婢女自车内接下二人,皆是官府夫人打扮,摘金饰玉,仪态大方。

官家夫人便是住店也看不上这小客栈吧。丁咏山正觉奇怪,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与祖母,惊讶之余连忙上前来迎。

“小山呐,祖母好想你!”丁老夫人被儿媳搀扶着奔上来,一把攥过丁咏山的手,抚了又抚,一双已显灰木的迷离眼眸对着丁咏山自上而下打量了一番,又心疼道:“瘦了!”

丁咏山自觉难为情,匆匆将手收下去,扶着丁老夫人又道:“祖母,母亲,你们怎么来了?”

“多亏了恩人报信,说你在此,将我们接来。你爹一早上朝去了,若非如此,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将他拽来。”丁老夫人神气说道,好像自己真能做得了儿子的主一般。

“恩人?”丁咏山糊涂起来。

“是啊,就是这位,祝公子。”丁夫人接到,斜过身来朝丁咏山身后的上官文若恭敬行了一礼。

“丁夫人不必客气。”上官文若礼貌回道。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丁咏山终于听懂了。原来这位假少主早就通过为祖母诊病和丁家扯上关系了。

又听丁老夫人说:“小山啊,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听这位祝公子说,你是他手下做事,是吗?”

这招先发制人可用得太妙了。丁咏山向四周望了望,闻信赶来的亡海盟弟子就在身边,此时也不是埋怨的时候。只好答是。

上官文若见这三人团圆,正要叙旧,便上前温和制止道:“三位有话,上船说吧。船我已命人备好了,这就送你们回沁城。”

什么?难道他一早也打算坐船吗?丁咏山狐疑看向上官文若。

上官文若一脸淡定,自丁咏山身旁掠过,只道:“丁堂主不是想坐船吗?正好,水路耗时颇久,丁堂主也该和家人好好聚聚了。”

这话听着可太噎人了。好在丁咏山见识过上官文若出口伤人的本事,倒也没觉得多惊讶。现在看来,这人八成是听到了自己和简空的谈话。这下彻底没办法告诉陛下了。丁咏山不禁空叹了口气。

“怎么?难道丁堂主想独自骑马走旱路吗?”上官文若站在船头,回头又道。

“不,不是。”丁咏山无奈,憋着气上了船。

简空看着丁咏山憋屈的样子既心疼又无奈,摇着头叹了口气,也没有要管他的意思。清点人数后自船舱中探出头来,朝上官文若道:“少主,人齐了。”

“出发吧!”上官文若淡淡命道。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