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 身世之谜

双星灵记

空灵鼓 著

连载免费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

免费阅读

让祝子安意想不到的是,面前人非但不惊奇,还一本正经跟他对起招来。那人从旁取下一把剑,拔剑相向,剑光闪烁,厉气逼人。竹笛与利剑相碰,自然会落于下风。好几次祝子安明明已将竹笛架在那人脖子上,却因竹笛质钝伤不了他。

“这不公平。我拿的竹笛,本就不是伤人之物!”几招过后,祝子安反过味来。

“简空,”那人依旧淡定,唤简空过来,“去,把知命拿给他!”

不消多时,一把长剑便摆在祝子安面前。皮革剑鞘、流云剑柄,拔剑而出剑光凛凛,剑刃锋利如蚀骨薄冰。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知命?

祝子安正觉疑惑,又听那人命道:“拿剑,再来!”

祝子安来不及欣赏手中知命,提剑便使出朝字诀。使剑到底比使竹笛舒服,小时候师父怕他伤人,迟迟不肯给他剑用。要知道朝字诀本是剑术,天天拿着一根破竹笛摆弄,实在有些名不副实。

此时握住剑,祝子安也顾不得眼前形势危急了,欣喜之余竟将朝字诀从头到尾试了一遍,再回过神来才见自己的剑已架在那人脖子上,鲜血顺剑流下,把祝子安吓坏了,收剑退了两步又道:“要是你费尽周折叫我来就为了比个武,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祝子安说完,将剑放下便要出门。

“等等!”那人叫住他。

“还有什么?”祝子安一皱眉,回过头看他。

“哎呦,盟主……您……”简空听到屋内动静急忙闯了进来,看见金羽盟主的惨状面色惨白,又朝祝子安抱怨道:“少主,您下手怎么不分轻重呢?”

“是他非要和我比试!我还没说你们亡海盟莫名其妙都是些什么人呢?”

“你……”简空也跟着急了。

“算了,莫要怪他!”金羽盟主摆摆手,坐回桌前。

“祝子安,你好好看看,你打伤的人是谁?”简空又喊。

祝子安背过身去,丝毫不想理会,自如道:“我管他是谁?要是没别的事,小爷我先走了。哦对了,我对你们亡海盟没兴趣,也不想当什么盟主。以后咱们各自相安,后会有期!”说罢于侧面抱拳,就要出门。

“安儿,回来!”背后的声音忽然柔和了许多。

安……安儿?祝子安一愣。这世上能这么叫自己的,不是康王府那一家子,便只能是……

额,糟了!

这才意识到这人声音的熟悉。起初认不出来倒也不能怪祝子安愚钝,只是一年多不见确实有些生了。

祝子安尴尬回头,朝那人乖巧一笑,扑通跪在地上,一低头,恭敬道:“师父!”

想了想觉得不对,连忙又改口道:“陛下。”

陛下?

难道江湖上神秘莫测的金羽盟主就是……

没错,应该是上官近台。是二叔叔。难怪二叔叔登基后,亡海盟反倒猖獗起来。

上官文若想到这儿,不免有些激动。从小到大,她不知有多想见到自己的亲人。先皇去世时,她也曾跟着守孝祭拜,可是只能默默地。就因为那三条不可违背的保命之法。如今二叔叔就在眼前,血浓于水,上官文若本能便觉得亲近。

她真想冲上去告诉叔叔,自己就是阿若,不是文家的阿若,而是他上官家的阿若。

可是不能。

想想还是算了吧。自己要做的事,不说九死一生,也是万分凶险了。此刻让二叔叔知道自己的身份,多有不便。

上官文若屏息凝神,继续打探屋里的动静。

上官近台坐在桌边。祝子安立在一旁,替师父包扎伤口。简空则立于另一侧,一言不发望着这对师徒。

“师父,您要试我的武功,为什么不早说?”祝子安话里带着埋怨。他自小被上官近台带大,在师父面前,完全就是副孩子模样。

“朕若是提前告诉你,你一定怕伤我不敢尽全力,那样朕怎么知道你武功到底如何呢?”上官近台温和解释。

“祝子安,你还好意思怪你师父?刚才他接你的招,也使得朝字诀,你就认不出来?天底下会朝字诀的除了你跟你师父,还能有谁?”简空看不下去,气鼓鼓地帮着补了一句。

他这一提醒,祝子安才回想起来,师父刚才那几招柔柔和和,难道也是朝字诀?可为什么这和他教我的朝字诀一点不像呢?

“他看不出来也正常。谁叫朕不是简家人呢?”上官近台苦笑道。

叫他这一提,简空更说不下去了,哀哀叹了口气,再望向祝子安时眼中已有泪光。

“师父,简叔叔,你们……这是怎么了?”祝子安看出不对,连忙问道。

“安儿,其实朕这次找你,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大了,有些东西你要学着面对。”

祝子安突然好奇起来,什么事能让师父亲自出宫来找自己。

“十八年前,北疆之战,你还记得吗?”上官近台忽然问他,却并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而是独自说了下去,“当年徐术叛乱,皇兄领兵镇压,大获全胜。叛贼徐术被就地正法,他的随军谋士简随拼死抵抗,与皇兄战了三天三夜,终于还是认输被俘。”

“简随?”没等上官近台说完,祝子安抢先问道,“该不会就是当年帮助琉璃大破海宫的那位朝字诀先主吧?”

上官近台忽而有些哽咽,朝简空望了一眼,点点头,“没错。”

上官近台眼神迷离,似乎已透过窗帷,望到了十八年前的战场。

“可是,皇兄返程途中,海宫军队突然来犯。此时军队积劳过度,早已无力再战。皇兄和简先生,两位身怀朝字诀的高手联手抗敌,却还是因体力不支相继牺牲了。待朕赶到时,一切都太晚了。如今,皇兄已逝,简先生也走了。琉璃的将士们在昌池尸骨未寒、死不瞑目……”上官近台越说越动情,掩面抽泣起来。

“师父,”祝子安劝慰道,“昔人已逝,请师父节哀。”

“安儿,”上官近台扶住祝子安,忍不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知我为何要与你说这些?”

“徒儿……不知。”祝子安的确也不明白。其实早在拜师时,他就与上官近台说好了,既然二人分处两国,立场必然不相同,所以日后为了免去麻烦,他们之间只谈武功,不谈别的。这二十年来师父一直遵守约定,只是今日不知怎么了,他突然开口同自己谈起史政,还一说就是这么多。

“安儿,你本不姓祝,你姓简。你的生父,就是简随简先生。当年我苦苦寻找简家后人,历尽艰辛才终于找到了你,如今,你是简先生在世间唯一的儿子了。”上官近台说罢,伸手指向简空又道,“这位就是你的亲六叔。”

此时此刻,简空早已被上官近台说得涕泗横流,握住祝子安的手便落了泪,“侄儿,好侄儿……”

这一屋子,悲的悲,哭的哭……祝子安只觉得天旋地转,精神恍惚,却一点也悲不出来。他猛地将手从简空手中抽了回来,忽然起身,退了又退,直到身体倚上门,再也无路可退了。

“不可能……”祝子安喃喃道,“师父,你们……一定搞错了。”

“好侄儿,不会错的。简家血脉不同常人,男子气血至阳,女子气血至阴,原本极易生病,直到简家先祖创下朝暮字诀,将体内至阳至阴的真气驯化收集,为己所用,这才让简家血脉延续到今日。所以若非简家血脉,就算练就朝暮字诀,也难掌握其精髓,使用起来最多也就是中上等的寻常武功,远称不上无敌。你能将朝字诀练得出神入化,就是因为你有简家血脉啊!”简空急了,一口气与他解释了许多,也不顾他是否听得明白。

“简空,”上官近台急忙制止,“你不要再说,让他自己缓一缓。”

祝子安倚着门站了好一会,终于觉得能站稳了,才又道:“这么说,我母亲……”

“她也不是你的生母!”上官近台坚决又道。

祝子安只觉胸口有些闷痛,眼前一黑便跌在地上。

简空见状忙去扶他,却又被上官近台阻拦。

只听上官近台娓娓又道:“你的生母是一位烟花女子,出身卑微。自你父亲远赴北疆后,她一人无力抚养你,便孤身带你去了海宫,想投靠你姐姐,海宫皇后简氏。只可惜那年,简氏因为诞下负谶之女,被贬掖庭。你母亲一下子失去了靠山,幸好遇到了沉凡长公主齐寒月收养了你。”

祝子安边听边想,脑海中竟真的想起小时候被一个女人带到康王府的情形。那个女人,生得千娇百媚,对祝子安百般好,却从没让祝子安管她叫过一声娘。他住在一间陋室,白天四处跑着去玩,只有每晚才能见到那女人一面。女人回来时总会带着两样东西,吃的和伤。还有那一脸逆来顺受、从不会反抗的微笑……这些祝子安都记得。

直到有一天,女人将他领到康王府,亲自教他叫长公主一声“娘”。他记得,他应该是问过的,扬起脸稚气未脱地问:“那你是谁?”

“我是你娘的奴婢,替你娘照顾你的。”她说,尽力地笑地开心些。说罢便带着泪走了。

太傻了,真是太傻了。祝子安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若他早知道那女人就是亲娘,那日无论如何都不会撒开她的手,便是她再卑微也好,便是康王府再高高在上也罢,他都不会。

“祝子安,祝子安……”好像有声音在唤他,可他却有些听不到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