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反应不一

好事多磨

吱吱 著

完本免费

新书《嫡女攻略》,一部嫡女奋斗拼搏史……8月报名参加PK,评论交流姊妹们去踩!************************************谢谢您影提供更多的读者群:62133879敲敲门砖:男主的小名谢谢您小色鱼画的封面。鹅黄色的鲛绡纱帐子外黑漆小杌子上的那盏小小的羊角宫灯发出昏黄的光芒,映着大红罗帐子灿若晚霞。。……

免费阅读

“还有这样的事!”沈箴颇感意外,“我说怎么这么巧,又是碰到了叶家的人,又报信报得这样快。”

“既然这样,我看,仅是修书一封,还有些怠慢,”闵先生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如让我代世铭兄去会会这少年。”

沈穆清深谙说话之道,与其瞒着,不如在关键的地方含糊一下,效果更好。

想到萧飒的那个脾气,她却不由暗暗后悔。

早知如此,还不如让汪总管偷偷拿份沈箴的拜贴给萧飒完事……闵先生这一会,还不知道会有个什么样的结果来。

谁知沈箴却是反对的:“眼看着没几天就春闱了,这事你还是别管了。问清楚了姓名,又知道在国子监读书,还怕以后会不到……更何况,你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闵先生略露失望之色,倒也没有坚持。

沈穆清这才松了一口气,暗暗朝着汪总管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趁机告辞。

汪总管也是个伶俐的,忙道:“我送姑娘出去。”

沈箴和闵先生有话要说,自然没有谁去管这些细小末节的事。

出了九思斋,沈穆清就吩咐汪总管:“你去常、孙两位师傅家里祭拜后,要问清楚家里的情况,还要威远镖局是怎么安置他们两家人的,然后来给我回个话。”

汪总管忙应了一声“是”。

沈穆清就带着落梅和珠玑回了安园。

******

那时天色已晚,无星亦无月,沈穆清想着要经过李氏院子旁的夹道,连灯都不敢点,和落梅、珠玑两个悄悄穿过夹道。

待走近了,她们才发现角门紧紧地闭着。

落梅上前,轻轻地喊“英纷”。

门就“呀”地一声豁然而开。

英纷用衣袖遮着手里那盏小小的牛角灯,低声道:“姑娘可回来了,太太刚走了!”

沈穆清吓了一跳:“太太怎么突然下了床?还这个时候到我院里来?”

一边说着,几个人一边进了院子。

英纷轻声地道:“是陈姨娘、翠缕和橙香陪着来的。我当时吓得慌了神,太太问姑娘,我说:睡下来。还好太太没有进屋看,要不然,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好。”

她们穿过抱厦进了堂屋,想着这窗户上装的是玻璃,就是有帘子挂着,外面也可以看得到灯光,因此不敢点灯。窸窸窣窣地摸进了卧房。

“太太没进屋,那她来干什么?”沈穆清道。

英纷道:“去看了锦绣。”

沈穆清更是担心:“锦绣怎样了?有没有说糊话。”

“吃了药,一早就睡下了。明霞在一旁看着。太太去的的时候,睡得可沉了,连个身都没有翻。”

沈穆清放下心来,思忖着这药里估计有安神的东西在里面。

“太太说了什么没有?”她问道。

“没说什么……”英纷答道,语气中却带着一丝不确定。

珠玑却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姑娘为我们担了多大的事,你还在这时只顾着自己的贤名。”

英纷嗔道:“我要是有这心,让我天打五雷轰……”

“姑娘早上还说,我们要齐力断金,你们倒好,晚上就吵了起来。”一向慎重的落梅也开了口,“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姑娘问什么,你具实答什么是了。”

英纷嘟呶道:“我这不是觉得不是个事,却心里又有些说不过去吗!”

“到底是个什么事?”沈穆清道,“你从头给我讲一遍。”

英纷道:“太太听说姑娘睡下了,就去看了锦绣,见锦绣睡得沉,还问了明霞几句‘用得什么药’之类的话,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收衣裳去洗的小丫鬟环儿,藤笸上面是锦绣今天穿出去那件牙色莲花纹素色杭绢窄袖褙子,太太就翻了翻,还问环儿‘这是谁的’,环儿说‘是锦绣姐姐的’,太太就冷冷地‘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我瞧着这有点蹊跷,可以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沈穆清一直忍着脚疼,现在回了屋,立刻就瘫坐在了床沿边:“这件衣裳原是太太年轻时穿过的,去年赏给锦绣的,应该不算违例吧!”

大周朝对服饰有着严格的规定,可这几年大家也只是嘴里尊着,早就穿乱了,要不然,萧飒凭什么穿了件天水碧的衣裳,沈家又怎么敢用妆蟒给沈穆清做褙子。

英纷只是觉得当时太太的表情很奇怪,好像恨恨的样子。现在听沈穆清这么一说,反而不好说什么。

落梅见了,立刻笑道:“是啊,我们是因为要去庙里,所才这拿了太太赏的好衣裳出来穿的。今年春上去郊游的时候,我当时穿着件丁香色的比甲,太太说配着我那石青色的马面襕裙不好看,赏了我一件桃红色的褙子,当时就让我穿上了,还说,别走在姑娘身边丢了姑娘的脸。”

这下子,英纷就更不好说什么。

大家都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累得不行了,一直强撑着。服侍沈穆清梳洗后,落梅主动上夜,让珠玑和英纷去歇下了。

珠玑却拉了英纷在屋里说话:“太太是不是当时的神色不对?”

英纷是她们几个里面最精明的,可就是因为太过精明,因此事事都要争赢,样样都要拿先,说话行事间自然有些不同,不大讨人喜欢,月例就一直停在三等的份上,今年春天,还是沈穆清说项,才升到了二等。珠玑和她同屋住了七、八年,却是最知道她禀性的,晓得她不会无原无故地说出这番话来。而英纷了,同屋几个姊妹里面,最佩服的是珠玑,事事都能忍,因此常常想学她。两人之间也就比旁人要亲厚。

听珠玑这么一问,英纷直言不讳地道:“嗯。太太那眼睛,像刀子似的盯着那件衣裳。我瞧着不大对劲。”

两人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又太过疲惫,说了几句就睡着了。

******

第二天,沈穆清的脚更痛,而且那些水泡好像还流出了黄色的水来。她看着这情况不对,叫了汪妈妈进来,让去请刘先生来。

汪妈妈慌得不行:“当时就说去请刘先生,他却说天色晚了,这个什么王大夫在京都也是很有名的……给锦绣瞧瞧就行了,怎么还敢给姑娘瞧病……”一边抱怨着汪总管,一边忙去找了他,让安排人请刘先生过来一趟。

沈穆清苦笑着重新换了细细的棉纱布裹了脚,去李氏那里请安。

在屋檐下又遇到了比她早到的沈月溶。

沈穆清不由苦笑。

沈月溶看着她到是很亲热,上前拉着她的手问起去药王庙上香的情况,听那口气,她还不知道药王庙发生的事。

两人实际上相差的年纪不大,沈月溶看上去也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沈穆清就是和她亲近不起来,总感觉到她身上常常会出现一种让她不安的犀利气息,并不像表面这样的恭顺。

她也没有多提药王庙里发生的事,淡淡地应了她两句,田妈妈抱着大舍在一群丫鬟媳妇的簇拥下也过来给李氏请安了。

大家互相见过礼,沈月溶就去抱大舍:“我在家里是最小的,从来没有弟弟!”

田妈妈但笑不语。

大舍倒是乖乖地伏在沈月溶的身上,眼睛瞅着她耳边的坠子上的猫眼石看。

沈月溶就笑道:“舍哥看着眼熟吧——这是姨娘赏我的。”

沈穆清这才发现,沈月溶戴的那对耳坠原是陈姨娘的。

田妈妈就睃了沈穆清一眼,忙道:“上次月姐给姨娘做了条膝裤,姨娘又送月姐耳坠,这是月姐和姨娘的缘份。”

沈月溶眼睛笑得如弯月,正欲说什么,橙香出来了:“太太让姑娘和少爷进去!”

话在这里打住了,田妈妈忙抱了大舍,让了沈月溶走在前面,一行人跟在沈穆清身后进了屋。

大家给李氏请了安,沈月溶就拿了一双鸦青色缎面五蝠捧寿的毡底高低鞋出来:“在家里歇着,就给太太做了双鞋,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翠缕忙接了过去递给李氏。

“劳月姐费心了!”李氏笑眯眯地接过鞋看了一眼,神色微怔。

沈月溶笑道:“南边如今不用那木底子了,都改用这毡底子了,走起路来,不响。我就自己拿主意,给您换了毡底子。”

李氏的目光就不由留在了沈月溶的裙裾边。

大红罗十二褶的马面襕裙,透着梅兰竹的图案,露出小小一双大红遍地金福头高低鞋来。

她就似笑非笑地看着沈穆清:“月溶好针指,有空也和穆清多走动走动,一起做做针黹,有个伴儿。”

如果是平常,沈穆清就会掩耳盗铃似地挪挪脚,这一次,却是动也不敢动,只望着李氏把话说完,好坐下来。

惊诧在李氏眼中一闪而过。

沈月溶已无限欢喜:“早就听说妹妹的针线师傅是从宫里出来的,针线活不比寻常。没想到我也有这福气。”

李氏就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沈月溶已拉着沈穆清在一旁絮叨,约了下午一块做针线。

沈穆清一边和沈月溶客气应着,一边若有所思地望了李氏一眼。

陈姨娘就进来问李氏在什么地方安桌。

(女儿的终于退烧了,舒了一口气。上线更新,又发现有900分了O(∩_∩)O哈哈~太高兴了!晚一点会把900分的加更送上,谢谢各位姊妹啦!)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