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如何收场

好事多磨

吱吱 著

完本免费

新书《嫡女攻略》,一部嫡女奋斗拼搏史……8月报名参加PK,评论交流姊妹们去踩!************************************谢谢您影提供更多的读者群:62133879敲敲门砖:男主的小名谢谢您小色鱼画的封面。鹅黄色的鲛绡纱帐子外黑漆小杌子上的那盏小小的羊角宫灯发出昏黄的光芒,映着大红罗帐子灿若晚霞。。……

免费阅读

那红衣少年在试探什么?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对他的帮助没有表现出感激之情而有所怨怼……可凭自己的感觉,他好像不是这样的人……

就像面对一道自己不懂的高等数学题……不懂就不懂吧,不必强求!

沈穆清决定不去猜测少年的心情,就按字面的意思去回答他。因而笑道:“我们家姑娘还在屋里……实在是不方便走远。等禀了家主,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口气有点敷衍,沈穆清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可那少年却露出淡淡的微笑。

那是完全不同于平常那种让人产生负面情绪或讥讽或不屑的笑容,而是如沐春风般让人感觉到温暖的阳光笑容。

沈穆清被他反应吓了一跳,竟然连连退了两步,却忘了自己还赤着脚,又痛得咧了咧嘴。

那少年看着,好像沈穆清的样子取悦了他似的,极快活的笑了起来,道:“你放心。我看着沈家的人来了再走!”

说完,也不待沈穆清回答,和涂小鸦几个连袂而去。

沈穆清有些摸不清楚这少年的思维,却明白了红衣少年最后一句话要表达的意思。

真是个很别扭的个性。不过,却带着叛逆期少年特有的可爱!

她微微地笑着,眼角的余光就落在了被丢在门槛旁的“纸鞋”上。

沈穆清蹲下去,把散落在地的书页收集起来。想着要不要买一本《论语》还给那少年,又想着庞德宝说这书是他四叔送的,却感觉凭他的性格,家里的长辈就算是因此而责难他,他也必定不会放在心上,却拿不定主意这少年会不会接受自己的赔偿……

蓝色的封皮一散,露出写着字的扉页来。

沈穆清好奇地捡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狂草,“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赠侄儿萧飒。叔萧谦。”落款是今年三月的日子。

原来这少年叫萧飒啊!

沈穆清想到他那倨傲的表情,不由失笑地站了起来。

可转瞬间,她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她想到了躺在厢房的常恩和孙修……只不过是一趟很是寻常的药王庙之行而已,没想到却会发生这种事!

沈穆清一个人站在寂静的廊庑,望着药王庙耸在半空中的钟楼,良久才转身回了厢房。

厢房里,绵绣睡得并不安稳,满头大汗,不时地梦呓。沈穆清在轻声地喊她,她张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迷茫地望着沈穆清,竟然口齿模糊地道:“我家姑娘哪里去了……闵先生可来看过我了……我就要死了……你们把我的头发绞一缕送给闵先生做个念想……”

说的全是糊话。

沈穆清心里酸酸的。

绵绣对闵先生,是初恋吧!

她忍不住落下泪来,在床前服侍她喝茶,又打了冷水来给她洗面,只望珠玑她们快点回来。

沈穆清盼来盼去的,却先盼来了李妈妈等人。

李妈妈吓得全身瑟瑟发抖,就是刘忠等几个老江湖,也被这变故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反倒是英纷,片刻的慌乱之后,很快镇定了下来。打了热水来给沈穆清洗脚,又坐在罗汉床边服侍锦绣。

沈穆清也不讲那多规矩,把刘忠叫进来,商量这事怎么办。

刘忠坐在门槛旁的春凳上,捂着脸,搭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沉默中,外面廊庑传来狂奔的脚步声。

大家不由困惑地抬头。

就听见脚步声停在了门前,“呀”的一声门扇大开,一个长落腮胡子却刮得铁青的大汉走了进来。

他目眦欲裂,朝着刘忠怒吼道:“是哪个八王羔子?老子要宰了他……”说着一口河南话。

刘忠的眼睛一红,低低地道:“王兄弟,瓦罐不离井口碎,大将难免阵前亡。这,这也是命啊……”

“放屁!放屁!”那大汉怒吼道,“我常兄弟在江湖中称号‘无敌拳’,打遍西北五省无敌手……”说着,一屁股蹲在门口抱头痛哭起来,“怎就死在了这里……虎落平阳啊……”

大家闻言,都不由心里一酸,眼睛刷刷地落了下来。

刘忠就安慰他:“你别哭……常家嫂子,局里会照顾她们的……”

那大汉哽咽道:“怎么照顾!?不过买几亩地,送五十两银子……大哥家一儿一女,大得不过八岁,小得不过五岁……你让他们怎么活啊……常兄弟愿意窝在这里给人当护院,就是不愿意在让嫂子每天担惊受怕的……我可怎么向嫂子交待啊……”

他正哭着,落梅和珠玑就神色惶恐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两人看着沈穆清的样子,都哭了起来。

一时间,屋里一片悲苦凄凉。

沈穆清看着这糟糟的样子,冷着脸站了起来:“大家都别哭了。这件事,得商量个办法解决才是……”

落梅和珠玑红着眼睛站在了一旁,王姓大汉却朝着沈穆清嚷道:“你懂个什么……”

沈穆清声音冰冷如霜:“好,我不懂,你懂。你说说看,这事该怎么办?”

“自然是要把那狗日的找出来,活剐了祭我常大哥。”王姓汉子极快地接道。

“然后呢?”

“然后,然后……”王姓汉子的目光中流露出了茫然。

“沈家的姑娘,”那刘忠见了,忙陪着笑脸儿道,“他是个粗汉,您不能和他一般见识。这事,我自会禀了总镖头,丧葬、追抚都不与沈家有关……”

“刘师傅,”沈穆清打断刘忠话,“原来你们是常师傅主事吧……现在常师傅不在了,你们推一个人出来,和我们商量商量,把这事办妥贴了……打人的是镇安王府的人,主持也为这事去了僧录司,就是到顺天府报了案,不摸清些道道,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来。我们要是不趁着这机会把事件安排布置好了,到时候,等大家心里都有了底,我们就是有心,也是无力的了。”

刘忠听着心中一动,目露诧异地望着沈穆清。

那王姓汉子却道:“这位小大姐说的极是。官府是靠不住的,我看,我们是得商量商量,怎么着也要把那个王八蛋捉了。”

“王义。”刘忠喝斥道,“你领着兄弟们给常兄弟、孙兄弟守着,也免得他孤单一人。”

叫王义的汉子还在说什么,却见刘忠目光凌厉,不同于平常,又想到来时局里有嘱咐,常恩不在的时候要听这刘忠的,他终是把话咽了下来去,红着眼睛走了。

刘忠见王义走了,起身上前朝着沈穆清抱了一个拳,神色间突然就有了一股虎踞龙盘的威严。

“沈家姑娘,这是江湖事,自有江湖规矩。官府的人来了,我们自不会把沈家扯进来。还请姑娘放心!”

沈穆清知道他误会了。叫了落梅和珠玑给李妈妈、刘忠设座,然后开门见山地道:“两位都是久经事世的,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本不该由我来说。可我看着大家精神都有些不好,还是揽了过来……刘师傅你先听我说。我知道镖局里有镖局的规矩,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定的,可我想,这因公殉职和失察而亡应该是有很大区别的……而李妈妈这边,您是家里的老人了,私下去了香会,太太知道了,会有怎样,那就不需我说了。可不管怎样,既然大家是跟着我出来的,我却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所以才找了两位,想商量个解决的办法。看着怎样把这事圆了……”

李妈妈就神色慌张地跪在了沈穆清的膝前,哭道:“我全听姑娘的……只求姑娘救我一命!”

沈穆清就望着刘忠。

刘忠眉宇间一片凝重,半晌才道:“沈家姑娘说来听听!”

沈穆清请了两人坐下,当下就把自己脑子中梳理出来的情况说了一遍:“那十六爷原是准备抓个欠债的女子,却见到锦绣漂亮,临时动了心。锦绣为了护着我,被那十六爷一脚踢了心窝。我趁机跑了出去,遇到了常爷,让我往人多的地方跑,他暂时拦这十六爷一拦。我也不敢跑远,就躲在庙外的林子里。后来看见十六爷几个人跑了,我就折了回来,发现常爷和孙爷都……再后来,你们就回来了……我就想着,我们这边,就回老爷说:正在厢房里歇着,十六爷那帮人就跑了进来,说是要搜什么人,结果就看见了锦绣,强着要抢人,锦绣为了护着我,被歹人踢了一脚,家里护院通了家门,对方还是不依,大家就打了起来,结果常爷和孙爷……你看,这说法可妥当。”

刘忠认真的听着。以他的经验,自然是知道沈家的这位姑娘对他也没有说实话。可后来的提议,他实在是动心。这样一来,常、孙两人不仅没有责任,而且还有功劳……死者为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他立刻做了决定,朝着沈穆清抱拳道:“姑娘,大恩不言谢!”

李妈妈期期艾艾地道:“姑娘,全,全听您的。”

沈穆清点了点头,道:“我这边的人,由我来负责……”

刘忠立刻接口道:“其他的人,我们来负责。”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