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洗碗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银狐小音贰 著

连载免费

……

免费阅读

别说,曹天乐的话,说到刘玉芝心里头去了!

她一直养着花小满,除了贪图老大家留下的房子和钱,还有个目的,就是看花小满从小长得就漂亮,农村里现在又不缺口粮,养大个姑娘,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儿,等养大了,许个好人家,她儿子的彩礼钱就有着落了。

本来呢,刘玉芝心也不大,就听她老妈的话,想着老一辈人的做法,都是嫁了姑娘收彩礼,然后转头把彩礼给儿子找媳妇,多体面。

当年刘玉芝就是这么被嫁出来,自然想着以后能给儿子也这么来一出。

可惜等到她那时候,计划生育抓的严,她刚生了乐乐,就被计生办的人,给抓了去结扎。

花小满的出现,就满足了她这点想法,一直都没说出来罢了。

在刘玉芝心里,丈夫是没出息的孬种,儿子是有见识的新青年。

看,儿子想法多好,花小满越长越漂亮,附近几个村,都没哪个姑娘比她好看的,就连城里人都夸她漂亮。这要考个大学,说不定真能嫁个城里头的有钱人?

这么一想,刘玉芝立刻变脸,哈哈笑着:

“你这孩子,跟妈想到一起去了。我最近不是正在跟你奶奶商量,让小满去复读吗?

小满也是个可怜孩子,从小没了爹娘,我和你爸,都把她当亲闺女一样。你也是,可不许说这些混话欺负你姐。

咱们也不图她啥,小满这孩子心眼实,就想考个大学,我们哪怕砸锅卖铁,也得供她读书!”

既然有了决定,漂亮话得说。

她好像看到花小满过来了,躲门口没进来呢。故意说给花小满听的。

既然藏不住了,花小满也从门后面走出来,拿了个笤帚在扫地。

奶奶心疼她的手,去帮她洗碗。喊她过来扫地的,刚好听到这家人的大戏。

刘玉芝和曹天乐真不愧是亲母子,果然还是曹天乐最了解刘玉芝。

曹天乐看花小满过来扫地,连忙狗腿地给她把凳子搬开。花小满也没说什么,就是抬起头,给了曹天乐一个很淡的微笑。

她笑了,她笑了!

那她应该不会吃我了!

曹天乐高兴的,就差没哼出小曲儿来。

等吃好晚饭,一家人看电视,曹天乐就找了个机会溜到花小满那里。

花小满果然又在看书,书呆子一样,她从小就这样。

“姐,我妈答应了。”

“嗯,恭喜你,你很快就安全了,还有五天,高中就开学了,你就见不到我了。”花小满心情也挺好。

“那,王斌和王晶晶。”

“确定不用吃掉她们?”花小满笑着反问。

“不用不用。”曹天乐还没那胆子:“姐,有没有别的方法,能教训她们的?”

“有啊,你就传出去,说看到他们俩在苞米地里干羞羞的事儿。”

“啊?”

“你要是不敢,那就算了。你胆子那么小,注定只能被人欺负了。毕竟苞米地里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你们打架了,具体为啥呢,现在说法对你很不利。

你要是真的不喜欢王晶晶了,可以反咬一口,说王晶晶跟你怎样怎样,又背着你跟王斌。你抓到了找王斌理论,才打起来。”

“可这,不是骗人吗。”

“又没其他人看到,还不是任你说?你要是害怕,那就算了,反正现在大家都觉得你,小小年纪为了个女人打架,不值当。”花小满分析着。

曹天乐本来就气不过,又对花小满这个敢吃人的,有种莫名的恐惧崇拜,花小满说行,他也觉得能行。

之后他就听花小满的,并没有多传,只跟关系最好的刘大军、刘二军兄弟俩说了。

村子里哪能有什么秘密,那兄弟俩听了那么劲爆的八卦,自然是要传出去,后来就越传越多。

听说王晶晶都闹得要自杀呢,不过她就是咋呼的凶,真自杀她是不敢的。

……

算算日子,还有三天就要去学校了,吃好中饭,一家人都去折腾曹天乐的事情,王晶晶家里人来闹呢,两边吵得厉害。

家里没别的人,花小满例行在厨房里洗碗。

“笃笃。”有人敲她家院子里的木头大门。

花小满擦了下手,披了件外套,顶着风去开门。

“楚医生,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找你,进去说?”楚淮依然穿着他的军绿色呢子大衣,这么冷的天,也没戴个帽子。

“嗯,我在洗碗,你将就下。”

花小满把人领到厨房,搬了张木头椅子,让他坐在一旁,她好继续洗碗,都洗一半了,洗洁精都抹上了,不洗完不好。

北方房间里都会烧煤,烧个火墙,房子里温度很高。花小满脱了外套,穿了件玫红色的针织毛衣,映衬的她脸上自带几分娇艳。

楚淮怪不好意思,连忙把目光从花小满脸上挪开,转到她的手。这双手倒是比那天好了些,可她不听话!

“花小满,我不是说,让你这手,别沾水?你手不想要了?”楚淮有点莫名生气。

花小满转头认真地看了一眼楚淮,之后笑了:

“你这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城里人,哪儿知道生活的艰辛。我也想把手养的白白的,不洗碗、不洗衣服、不干活。可我不干,就得滚蛋。你养我?”

楚淮愣了一下,又看着花小满洗碗的动作,突然起身:

“我来。”

“你又不会,瞎凑什么热闹。”这人,还真是跟前世一样,烂好心。

“我说我来,你去那边坐着,洗个手,抹点雪花膏。”楚淮说着,还从兜里摸出一个铁盒的雪花膏,递给花小满。

他这是,专门来送雪花膏的?否则一个大男人,包里不会装这个吧?

花小满没多问,乖乖听话地接过盒子,洗了手,到旁边小板凳上坐着,打开铁盒盖,撕开崭新的锡箔纸。

白白的雪花膏,飘出诱人的香,花小满轻轻用小指甲盖挑了一点,抹在手上,很轻软舒服。

这个年代的雪花膏,护手霜面霜都一体的,也就那么两个老牌子,都是国产的,没太多花头,但是很滋润,味道也很好闻。

楚淮弯着腰洗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我看你手常年保养的不好,冻疮肯定还要发,就给你买了瓶雪花膏,没事抹点,也可以擦擦脸,免得脸被雪风吹得皴了。”

气氛莫名有点暧昧,花小满却不解风情地出声: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