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欠条

世子爷心怀不轨

晗飞华 著

连载免费

沈天离一直到死的那一刻才获知威风凛凛的康平侯原来是是女儿身。这一世沈天离一心一意只想跟在康平侯身边,心里眼里都只装得下他,其他的都是浮云。蒋青皱着眉头小大人似的:“娘亲,那个哥哥为何总是会要捏我的脸?”母亲大人:“那个哥哥不喜欢你,才捏你啊。”蒋青嘟着嘴:“但是,我一点儿也不不喜欢他呀。”蒋青慢慢长大后,指出沈天离是一个病原体,得远远超过规避。沈天离终日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明白了,上一世,蒋青对他但是一见钟情,再见了钟情。这一世,咋就看不上眼了......正是仲夏时节,山林中的天气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林中树叶纹丝不动,夜幕将至。。……

免费阅读

“小公子,还少十两。”鸨母一张张的又数了一遍。

“怎么可能?”蒋青从鸨母手中抢回银票,一张一张地认真数着。

楚巍扯了扯蒋青,小声道:“师弟,白天咱们不是花掉了十两吗?”

蒋青闻言愣住了,他怎么将花掉的十两银子给忘了呢?

唉,喝酒喝高了,神智不清,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蒋青讪讪笑道:“鸨母打个折扣,十两银子就免了吧。”

“那怎么行,明码标价,从不打折扣,可不能因为十两银子,坏了天香阁的规矩。”鸨母脸不红气不喘,一本正经说道。

规矩!你一个青楼有个屁的规矩!

有规矩也是坑人的规矩,这一次是他腿欠抽,他认栽,青楼这一辈子是不会逛了。

蒋青写了一张十两银子的欠条,二人才得以脱身,出了天香阁,站在长街上,感受电闪雷鸣夜空。

大雨即将来临,蒋青仰头望着惊悚的夜空,呵呵呵的傻笑,他不过逛了一趟青楼,老天爷都看不顺眼,要下场大雨灭了他。

顷刻,倾盆大雨泼了下来,蒋青眼眸一闭,好累呀!

“师弟!师弟!”楚巍扶住快要倒下的蒋青,焦急不已。

一辆马车在二人身边停下,沈天离掀开帘子,大声道:“楚巍,这么大的雨,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雨势太大,楚巍看不清马车上的人,也听不清马车上的人说了什么,他只知道小师弟需要马车。

楚巍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蒋青脚尖一踮,跃上马车闪进车厢,将蒋青放在长凳上,这才转过身来看车主。

“沈天离!”楚巍惊呼,竟有这么巧的事情,是熟人,就不需要他使威胁逼迫的手段,真是太好了!

马车已经快速朝前行驶,外面漆黑一片,滂沱大雨,车厢里却亮如白昼,没有一丝雨水浸入。

躺在长凳上的蒋青,胸口有规律的起伏,呼吸均匀。

沈天离眉头紧蹙,这是睡着了?

心可真大啊!就不怕这一睡就露陷!

“师弟睡着了可真老实,穿着湿衣衫睡觉,会受寒的,你车厢里有没有衣衫?帮师弟换掉湿衣衫就好。”

“没有!”有也不拿出来。

康平侯府,冯夫人坐立难安,亥时都过了两刻,外面又下着暴雨,蒋青还没有回家。

“夫人都是虎子的错,主子都伺候不好。”秦嬷嬷在一旁也是焦心,期望蒋青快回家,可是,雨下得太大了,蒋青这时能回家,难!

院子里乍然闹动起来,冯夫人连忙走出屋子,站在廊下,看见大雨中一团人影向她这边走来。

“夫人,世子回来了!”虎子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

冯夫人吊起一晚上的心总算落下。

随着人影的靠近,冯夫人发现那团人影,是四个人组成的。

一个人身上背着一人,左右两边紧挨着两人,不用猜,冯夫人也知道背上背的那个人是蒋青。

几人走上长廊,楚巍将搭在蒋青身上的雨披取下,冯夫人见蒋青一身湿透,眸光一凛,冷声道:“送去房间。”

沈天离背着蒋青踏进屋里,小心翼翼地将蒋青放在床上。沈天离身上滴着水,地板上一下就出现一滩水。

沈天离赶忙走出屋子,冯夫人走到门口边,看向沈天离,诚恳道谢:“谢谢公子冒雨将蒋青送回来,还下着大雨,公子今晚就留在侯府吧。”

“夫人不用客气,我与蒋青是朋友,应该的,感谢夫人的邀请,以后再来叨扰夫人。”沈天离辞别冯夫人,取走楚巍手上的雨披,冲进了大雨中。

“虎子,去准备热水。”冯夫人吩咐。

虎子应下,连忙下去打水。

“楚公子,赶紧回屋换身衣衫,洗个热水澡,青儿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冯夫人看向一直傻愣着楚巍,这傻小子都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比蒋青狼狈多了。

楚巍走后,冯夫人吩咐在一旁的秦嬷嬷:“嬷嬷去熬两碗驱寒的汤药。”

“是。”秦嬷嬷也走了。

冯夫人抬起手将门合上,门闩闩上,叹了口气,向床榻走去。

翌日,天色大亮,蒋青一醒来就眼皮沉重,头痛欲裂,他这是怎么了?

蒋青艰难的睁开眼眸,看见冯夫人趴在床沿边睡着。

“母亲,母亲。”蒋青轻声喊道。

冯夫人缓缓抬起头,睡意朦胧道:“你醒了。”

“哎呦,我这脖颈,这胳膊动不了呐。”脖颈的不适一下就让冯夫人清醒过来,顾不了胳膊还伸不直,一顿数落。

“知道你昨晚多折腾人吗?一会儿呕吐,一会儿发热,一会儿喊疼,一会儿喊娘亲抱抱,老娘的这条命差点就给你折腾掉了。”真是悔不当初啊,错把女儿当男儿。

“母亲。”蒋青喊道。

“干吗?”冯夫人不耐地看着蒋青。

“娘亲,我头痛,还要抱抱!”蒋青撅着嘴道。

冯夫人怔了一下,顷刻,坐在床沿上,伸手将蒋青抱进怀中,声音哽咽:“好,娘亲抱抱。”

蒋青将头埋在冯夫人的肩窝处,蹭了又蹭,舍不得离开。

娘亲的抱抱是他的力量源泉,有娘亲,有阿姐,他就能一路勇敢的走下去!

“夫人,账房管事说有事禀告夫人,世子。”虎子在门外禀报。

冯夫人闻言松开蒋青,站起身,整理好头饰衣衫,就让账房管事进屋来。

“夫人,适才天香阁送来一张世子写的欠条,老奴不识世子的笔墨,所以就来问问世子。”账房管事如实说来。

冯夫人接过账房管事递过来的欠条,一看,呵,白纸黑字署着蒋青的名子,欠十两银子,哪来的假,比真金都还要真。

冯夫人摆手让账房管事退下,转过身看向床榻,床上的蒋青已经缩到被窝里去了,蜷缩成一团。

冯夫人咬牙切齿走到床沿边,弯腰伸手掀被子,动作一气呵成,用尽力气也没能将被子掀开。

蒋青双手死死地拽住被子,不能将自己暴露出去,母亲会掐死他的。

嘶啦一声响起,接着更多的嘶啦声传出,蒋青用力过猛,薄薄的被子,整个的崩开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