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狠心

世子爷心怀不轨

晗飞华 著

连载免费

沈天离一直到死的那一刻才获知威风凛凛的康平侯原来是是女儿身。这一世沈天离一心一意只想跟在康平侯身边,心里眼里都只装得下他,其他的都是浮云。蒋青皱着眉头小大人似的:“娘亲,那个哥哥为何总是会要捏我的脸?”母亲大人:“那个哥哥不喜欢你,才捏你啊。”蒋青嘟着嘴:“但是,我一点儿也不不喜欢他呀。”蒋青慢慢长大后,指出沈天离是一个病原体,得远远超过规避。沈天离终日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明白了,上一世,蒋青对他但是一见钟情,再见了钟情。这一世,咋就看不上眼了......正是仲夏时节,山林中的天气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林中树叶纹丝不动,夜幕将至。。……

免费阅读

“你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你想过后果吗?你这是欺君,要砍头灭族的!”满脸沟壑,须发皆白的老人,怒斥着冯夫人。

“母凭子贵,倾月生不出儿子,只能让女儿代替了,要不然我们母女三人都没有好日子过。”冯夫人低着头弱弱地说道。

“哼,无稽之谈。”老人横眉冷眼,不过是为满足自己的欲望找借口罢了。

冯夫人伸手攥住老人的衣袖:“外祖父,事已如此,您就帮帮倾月,好不好?”

老人垂眸看着冯夫人,叹息一声,这个外孙女从小就胆大包天,任性妄为,如今做下这等偷天换日之事,都求到他跟前来了,他能坐视不理吗?

“父亲母亲二人都不知青儿的事情。”冯夫人觉得还是跟外祖父说清楚,免得到时候惊吓到了父母亲。

“呵,你父母亲可经不起你这番惊涛骇浪。”老人冷声道。

冯夫人的外祖父是前朝的一位王爷,最后一位皇帝的皇叔。他曾是楚国一众皇子中最出众的那一位,文武双全,经纬之才,但他生性淡泊,对争夺皇位没有兴致。

然而众皇子还是将他当作争夺皇位的强大对手,储君未立时,他饱受了阴谋诡计的荼毒,时常闲云野鹤干脆不回建安城。

当他的皇兄登基后,他以为这下总可以过安稳日子,谁知这位坐上皇位的皇兄,还是容不下他,想方设法要弄死他。

为了躲避皇帝的追杀,心灰意冷,绝望透顶的他,带着妻子隐居在祁龙山中。

十年前楚国江山覆灭,他没有出山,也没有悲戚愤怒,江山更迭,是再正常不过的天理循环,他们楚家的气数已经耗尽了。

冯大夫并不知晓自己的妻子是一位郡主,他一直认为妻子是一位生活在大山里的农家女。

楚老爷子既然抛弃了皇族身份,就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身世,包括女婿在内。

小时候,冯夫人与母亲来看望楚老爷子,母亲与楚老爷的无意中说起时,被她听到了,她就一直追问不休。

楚老爷子只能原原本本地告诉冯夫人,还对冯夫人下来缄口令,不准跟任何人说起。

当时楚家还好好的坐着江山呢,好不容易得来的安稳清闲日子,可不能破坏了。

冯夫人年纪虽小,但她是个聪明伶俐,知轻重的小姑娘,硬是对自己的父亲都不曾说起过。

翌日,蒋青倔强地拽着冯夫人与蒋媛的衣衫不肯撒手,蒋媛哭得涕泗横流,冯夫人冷冷地瞧着蒋青:“放手!”

蒋青瑟缩了一下,将衣衫攥得跟紧了。

娘,阿姐,不要扔下我!

“青儿听话,你总要长大,总要学着离开娘的身边。”冯夫人柔声劝道。

蒋青猛摇头,他还是个孩子,不要离开娘身边。

“你这孩子,昨日不是都说好了吗?这会儿又是干什么呢?”冯夫人提高声音,脸色沉了下来。

“娘会经常给你写信的。”

“阿姐也会给弟弟写信。”

“你再不松手,天都快要黑了,你要让娘和你阿姐大晚上的还在赶路吗?”冯夫人紧蹙眉头。

蒋青慢慢松开双手,满眼泪水地望着冯夫人,蒋媛:“娘,阿姐一定要记得给我写信。”

看着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蒋青蹲下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多可怜的孩子,倾月可真够狠心。”身形粗狂的楚毅看着那仰着头哭得一颤一颤的小小身子,心生怜惜,迈开腿想要过去安抚蒋青。

楚林止住了他的脚步,“让他尽情哭一会儿吧。”一个六岁的孩子乍然离开娘亲,能不伤心吗?

“楚林,这孩子以后就由你来教导他吧,不要因为他是倾月的孩子就给予优待,一切都按照门下弟子行事。”楚老爷子神色严肃,不容置疑。

“徒孙谨遵师祖吩咐,一定会尽心教导蒋青。”楚林正色应下。

“大家都散了吧。”楚老爷子瞥了一眼站成一排的大老爷们,目光闪了闪,转身回屋去了。

“楚巍,你就在这看着小师弟,等他累了就带他回屋歇息。”

“师伯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师弟。”楚巍也就是拦住蒋青他们的那个男孩,他是楚毅的徒弟,生得虎头虎脑。

......

蒋媛一路上频频回头,虽然蒋青在她的视线里已经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但她还是忍不住要回头。

“娘,弟弟哭得好伤心。”蒋媛声音哽咽。

冯夫人眼含泪水:“娘听见了,娘都听见了,都是娘太狠心了。”

“夫人,小姐,你们来了。”侍卫嚎着嗓子喊道。

侍卫头领老远就看见了她们二人,但他不敢向前去,他是个听主子命令的好下属,不能违背了夫人的叮嘱,因此只能站在原地翘首以盼。

“嗯,咱们走吧。”冯夫人走过来,有气无力,神情有些恍惚。

两名侍卫抬着一把椅子,放在了蒋媛旁边,“昨日见小姐脚受伤了,兄弟们闲着没事就扎了一把椅子,小姐请上坐。”

“谢谢侍卫大哥。”蒋媛开心地坐上椅子,刚刚伤心过头了,连脚上的伤都忘记了。

冯夫人看着坐上椅子的蒋媛,倏然想起蒋青的脚也起了几个水泡,不知青儿会不会涂药。

心更加揪着疼起来。

冯夫人一行人在天黑之前赶回了县城,在仁善堂等了半日的冯大夫和老太太,终于见到了冯夫人和蒋媛,左瞧右瞧,没有看见蒋青。

“闺女啊,老夫的外孙呢?”冯大夫疑惑地问,老太太也在一旁盯着冯夫人眼都不眨一下。

“青儿在外祖父那里,暂时不会回来。”

“什么?我的外孙不在这里陪我,却陪着你的外祖父,你怎么不去陪你的外祖父。”冯大夫气得一顿乱吼。

冯夫人:不都是外祖父吗?干吗那么计较呢。

冯夫人母女在县城住了一个月,之后就辞别了冯大夫夫妻,起程回建安城了。

冯夫人和蒋媛都留下了一封信给蒋青,虽然不知蒋青什么时候能看见信,留下了信她们心里就踏实些。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