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只如初见

羽凌双飞剑

暖世界 著

连载中免费

腥风血雨,武林盟主,谁与争锋。侠骨柔情,因缘缘落,何去何从。一个是仇人之子,一个是自小就注定一生在一起的却又从来不相知相识。柔情女子,是忍辱负重,报血海深仇,但是跟着至爱“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快....”老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只见老头眼珠子一转,哈哈两声冷笑,蹭蹭蹭……老头飞上了树梢,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免费阅读

慢慢侧过身,若香见是一刀不禁放下了心,而一刀见是若香倒是吓了一跳,忙收起手中大刀,好奇问道:“小姐,怎么是你?”

这时,李天利的声音传来:“香儿,香儿……”李天利听人回报若香回来,也是忙循声找来。

“爹!”若香轻叫一声。

“香儿,真是你啊!香儿,你可想死爹了……”李天利高兴激动不已,一把将若香抱在怀里。

“香儿,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找爹?你在这里做什么?”许久,李天利问到。

“这……”若香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突的灵机一动,微笑道:“爹,我正准备找你,可见这闪着光好奇就进来看了,这是什么啊?爹!”

“这啊,可是爹的宝贝啊!它称冰心草,好看不,香儿。”李天利笑到。

“好看!”见李天利称其宝贝,若香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走,香儿,回屋跟爹讲讲你这段时间去哪了?过的怎样?都和谁在一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李天利一连串的问题问着若香,让若香恐慌回答,忙笑道:“爹,我一回来就来你这了,我得去看看娘。”

李天利虽不舍若香,虽有一肚子疑问想要知道答案,但想起林晓云还在担心着,不得不做罢:“一刀,你送小姐回去!”

“是,庄主!”

“那我走了,爹!”若香嬉笑挥手道。

“去吧!”看若香无恙而回,李天利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轻叹了口气,看着冰心草,李天利略有所思。

“娘!”正坐着发愣的林晓云突听若香叫声忙跑到门口。

“香儿,是你吗?香儿!”林晓云激动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夫人,是小姐回来了。”见母女两相视着,一刀转身退了出去。

“娘,是我,我回来了!”若香也是喜极而泣。

“香儿,是娘不对,娘不该逼你,你只要开心平安,做什么娘都不该反对。”若香失踪,林晓云是尝尽了思念之苦。

“娘,对不起!对不起!是香儿不对,我知道,不管娘做什么都是为了香儿好,而香儿不该一声不吭离家出走,让娘担心了,对不起,娘……”拥抱着林晓云,若香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有高兴,有愧疚,有委屈……

“萧大哥,你一定要等我啊,我一定会去救你的……”想着萧秀峰,若香不禁红了双眼。

“香儿,我可以进来吗?”若奇听闻若香回来,急过来敲门。

“哥,我要睡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怕若奇责问,若香干脆选择回避,若奇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忍着疑问离开。

“爹,娘,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们就不会死,如果不是我,你们应该会很幸福……或许,我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二十年前,娘就不该救我,应让我随爹娘而去……”目视着眼前一池的金鱼,凌心靠在假山边,泪水模糊了双眼。

仇也报不了,还弄的重伤,所有的亲人也都离自己而去。凌心想的一时失魂落魄,边想边向池边走去。

就在她即将掉落水池的一刹那,一只手将她拉住拥她入怀。

“你要做什么?”

抬起头见是沈天赐,他正着急而又心疼责问着自己。

他应是以为自己想不开吧,如果死不是逃避,如果死可以解决一切,她真愿如此。

回过神来,凌心推开沈天赐欲独自离去,她不愿别人看见自己的脆弱,却还是被沈天赐紧紧拉住了手。

“你别走。”沈天赐说完吹了一声响哨,不一会儿,他的坐骑白马赛风来到了跟前。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沈天赐微微一笑,不等凌心答话便将凌心扶托上马后扬鞭而去。

白依如影正找着凌心,见俩人飞快而去,白依忙追赶上去,但一个拐角便不见了沈天赐的踪影。

见白依嘟嘴不高兴,如影关心问到:“你怎么了?”

“我只是想和天赐哥哥在一起,和他们一起去玩而已。”白依道。

“玩?”如影望向远方,想起刚下月牙轩那会师兄妹欢乐游玩时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

沈天赐在一湖边停了下来。下了马,凌心置身于四周的风景。

正是六月,湖面荷花开的正旺,粉色的荷花嫩绿的荷叶铺满了整个湖面。而岸上则是看不到边的绿色原地,旁边有一片五彩缤纷的花朵上,蝶蜓乱舞。

微风吹来,吹起了凌心的长发,一旁看着凌心,沈天赐的目光久久没有挪开。她犹如画中仙子一般,不,应比仙子还美。

“这是亭心湖,这边直下,过了月牙湖也就半日时辰就可到月牙轩。”沈天赐来到了凌心身边缓缓道。

“月牙轩?”凌心一惊。

见凌心疑惑,沈天赐微微一笑,一转身飞入湖面,不一会儿,手中多了几朵荷花几个莲子。

走到凌心跟前,双手将所采之物递到凌心跟前,沈天赐微笑着细声问到:“你还记得吗?”

凌心突觉此情此景如此熟悉。

“这个可好吃了!…….你别哭了,我叫天赐,你叫什么……”

再细瞧眼前人,一样俊秀的脸,一样懂的关心人的眼睛,不是他还会是谁。

“天赐!”快一个月了,她竟不知道他叫沈天赐,竟不认识他,凌心问到:“你早就知道?”

沈天赐见她想起自己,不禁心里高兴,欣慰道:“我本想着回来办完事后就去月牙轩找你,不曾想在太平庄小树林将你救了,可惜我去晚了,让你受了不少苦……”

回想起十年前的快乐时光,两人不禁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沈天赐道:“十年前我随师父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你还好吗?”

挪开沈天赐的视线,凌心道:“师兄师姐对我如同同胞兄妹,而师傅更是无微不至,怎能不好!”说完,凌心苦笑一声道:“可如今,这些关怀与温暖依旧,而我,却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般快乐。”

“为什么?”站到凌心跟前,沈天赐说:“幸福与快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活着,就应该快乐。活着,就应该幸福。”

“活着?”凌心又是苦笑道:“大仇不得报,你说我这活着是活着吗!不是,是行尸走肉!”说完此话,凌心大笑着,笑的泪流满面,让沈天赐看着不忍。

“凌心!”双手放在凌心有些颤抖的肩膀上,沈天赐认真说到:“凌心,自从救你后,我就告诉自己,你是我沈天赐要保护的女人,我沈天赐愿用性命去陪伴你保护你一辈子。所以,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你……”凌心一时无言以对,看着沈天赐满是深情的眼神,凌心不禁愣住了。

她深深知道,自己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不管是现在还是在小时候,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觉得安全和舒心。

“我这一生都已经注定活在仇恨中,只要和我在一起,不管是谁,都将会受到牵连,我不希望你也如此……”转过身去,凌心有些伤感道。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受到牵连又如何!”转到凌心跟前,沈天赐肯定道:“凌心,从今天开始,你要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管前面是什么,我沈天赐不离不弃。”

看着沈天赐对自己的感情如此坚定,凌心不禁感动的红了眼眶…….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