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邪灵重伤

羽凌双飞剑

暖世界 著

连载中免费

腥风血雨,武林盟主,谁与争锋。侠骨柔情,因缘缘落,何去何从。一个是仇人之子,一个是自小就注定一生在一起的却又从来不相知相识。柔情女子,是忍辱负重,报血海深仇,但是跟着至爱“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快....”老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只见老头眼珠子一转,哈哈两声冷笑,蹭蹭蹭……老头飞上了树梢,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免费阅读

回到客栈,却不见凌心的身影,沈天赐如影着急不已,忙向店小二打听才知道媚娘已经独自离开。

“都怪我,不该趁她睡着出去转的。”如影自责道。

沈天赐担心道:“她伤未好,应该走不了多远,你先去沈家看看,我沿途寻去。”

因担心着王琳琳,凌心醒来后见无人在旁,才离开客栈,本想雇辆马车,但身无分文,不得不步行着向沈家走去。

出了街道,路过一山下小路,迎面却碰见了邪灵刀剑。

“她竟然还活着?!”邪灵刀剑看着凌心感到不可思议。

抬头看向邪灵刀剑,凌心苦笑一声,暗想道:“看来今天我是要命丧于此啊!”

“姑娘,你命真大啊,三掌绝命掌还能让你安然无恙。”一刀嬉笑道。

“废话少说,你想怎样?”凌心怒视着一刀,说完抽出手中剑直指邪灵刀剑。

看着凌心手中的剑摇摇晃晃,一刀大笑道:“你连剑都拿不稳,还想和我们拼命啊!”轻轻手一弹,凌心手中的剑掉落在地。

一剑第一次见凌心就心有好感,对一刀道:“她伤势未好,让她走吧!”

“那怎么可以。”一刀见一剑看着凌心如痴如醉的神情,不禁想起一剑上次自小树林见过凌心后就总是一个人发呆,一刀严肃道:“怎么,你对她动心了,难怪上次过后你就像变了一人似的,但是你别忘了,庄主是怎么交代我们的。”

“我……”一剑被人说中有些恼羞成怒,但想起李天利的恩情,却不能违背李天利之命,一剑道:“你想多了。”

凌心听后更是气愤不已,真想杀了这无耻之徒,无奈身有伤随不了愿。

“这样最好,带她去见庄主,该如何处置,庄主自有安排。”见一剑不愿动手,一刀便动手去拉凌心并说到:“跟我们走一趟吧,你不是想见我们庄主吗,刚好,我们庄主也想会会你。走吧。”

凌心一心想着去沈家看娘,并不想去太平庄,但是身体太弱又挣开不了。

这时,沈天赐看见了,忙跑了过来,一把推开了一刀,顺势将凌心轻揽入怀。

见是天赐,凌心安心不少,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沈天赐微微一笑柔声道:“你没事吧!”凌心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一剑在一旁看到沈天赐和凌心亲密的样子,不禁心生醋意。

一刀看了看沈天赐,想起当日在沈家庄的情景,不禁说道:“是你!”

沈天赐走到一刀跟前道:“上次是你们打伤了她,今日看来也可解我这心中之恨。”

“自不量力。”一剑轻蔑道。

沈天赐依旧微微一笑道:“话可别说的太早啊……”

话未讲完,就见刀剑齐扑跟前,沈天赐剑不出销,手一挥将刀剑推向一旁,后一个腾空飞起,落在了离凌心有百米之远。

邪灵刀剑面面相觑,自知遇到对手,这使俩人不敢大意。

邪灵刀剑俩人从小就一起刀剑合璧练到现在,其威力武林中也无几人能敌。

沈天赐武功也不弱,从小顺从父愿跟着师傅。而师傅对天赐更是倾蘘相授。

与邪灵刀剑相斗,沈天赐并无占上风。

凌心看着三人打斗,不禁替沈天赐捏了一把汗。

一刀看着沈天赐的剑法,不禁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剑法,怎么和……”一失神没能避过沈天赐一脚。

一刀被踢前胸,飞出好远,,强忍疼痛,欲再上前,却看见不知不觉走上前来的凌心,不禁心生歹念,一手飞快向凌心扑去……

沈天赐与一剑正打得不可开交,却见一刀手抓凌心肩头向自己奔来,右手的大刀更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速度快的让人无一丝空隙,沈天赐明白,倘若自己还招必伤及凌心,如若躲闪,也躲不了他那欲转身的一刀……

大刀快速刺来,沈天赐身子一倾斜,躲过了迎面的一刀,而一刀并无回身砍来,他手中的大刀刺在了因担心凌心而走神的一剑身上,顿时血如涌柱,这让一刀呆若木鸡。

而此时沈天赐又是一脚将一刀踢出有十米之远,并将凌心救出。

再中一脚,一刀已是口吐鲜血。

见俩人受着重伤,沈天赐有些吃惊,但有心放他们一马,沈天赐道:“你们走吧,但你们记住,再作恶下去,终有一天,你们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狠狠的看了沈天赐一眼,一刀扶着伤势更重的一剑慢慢的离开了。

“你又救了我一命。”凌心感激道。

看着凌心,沈天赐关心道:“我们回客栈好不好?”

“不,我要去看我娘。”凌心肯定道。

沈天赐道:“我知道你想娘,担心她,可你自己的身体也重要不是,如今你……”

“你不知道!”凌心打断沈天赐的话道:“如果你知道,你就不会阻止我去见娘了,我娘她身中剧毒,,受着痛苦,而我却没有陪在身旁……”说着说着,凌心不禁失声哭泣。

见凌心哭的伤心,天赐也难过不已,替凌心擦去泪水,沈天赐道:“凌心,你听我说,我陪你去看你娘,但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一定要坚强,要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凌心听了这话心有不安,但看见沈天赐鼓励而肯定的眼神,心里不禁流过一阵暖流。

“你说什么?香儿和她朋友出去游山玩水去了?怎么可能,她现在在哪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听若奇有香儿消息,李天利激动不已,但也疑问不断。

若奇道:“爹,你放心吧,你也别问了,总之香儿她并没有性命之忧,也许过几天她就回来了。”若奇知道,倘若让李天利知道沈家,定会又节外生枝。

李天利听后还是不放心道:“这怎么会呢?我明明收到对方的信啊!”

“爹!”若奇微微一笑道:“你想现在武林中有谁敢与你为敌,再说了,真有人劫了香儿,一个月了,又怎会无了下文!这肯定是香儿自己弄出来的。”

“香儿自己弄出来的,可她为何让拖延选拔大会?”李天利虽放心不少,但还是不解。

想到这若奇也有疑问,但是他相信沈天赐和如影所讲,更了解若香的个性。他猜想一切都一切肯定都是若香自己做出来的。

这时,李天利才发现若奇脸上有伤,忙问到:“你这脸上怎么了?”

“没事爹,在街上遇见几泼皮。”若奇道。

“什么!几个泼皮!”李天利大吃一惊,心疼道:“都怨你娘啊,要不是你娘阻止不让你们练武,几个泼皮又怎么伤的到你。”

“爹!”见李天利难过伤心的样子,若奇内心一阵感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