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夫妻再逢,林晓云一心赴死

羽凌双飞剑

暖世界 著

连载中免费

腥风血雨,武林盟主,谁与争锋。侠骨柔情,因缘缘落,何去何从。一个是仇人之子,一个是自小就注定一生在一起的却又从来不相知相识。柔情女子,是忍辱负重,报血海深仇,但是跟着至爱“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快....”老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只见老头眼珠子一转,哈哈两声冷笑,蹭蹭蹭……老头飞上了树梢,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免费阅读

找不到李若香,李天利心急如焚,而若奇林晓云也到处寻找着李若香。

一人走在街道的李若香回想起这两日所发生的一切,心乱如麻,该如何阻止两日后选拔大会的举行,如何阻止这即将血拼的场面…….

忧愁间突见李天利邪灵刀剑正从不远处迎面走来。

李若香稍犹豫一下,转身面对一卖刺绣铺前。

“小姐,看看吧!可漂亮了!”卖刺绣大婶忙热情推销着铺内绣品。李若香微笑的摇了摇头,回头却看见李天利邪灵刀剑在不远处一茶铺内歇息。

看着身旁有一代写书信的摊铺,李若香眼珠一转快步走了过去。

“小姐,要写书信还是……”话未说完,就见一锭银子落在桌上。

“按我说的办,这银子归你。”李若香道。

李天利三人喝茶歇息片刻正要离开,一小男孩跑了过来,稚声稚气道:“给你。”将手中一书信递给了李天利。

接过信李天利刚要询问小男孩,可小男孩就消失在人群中。

拆开信来,李天利恨的咬牙切齿,信中只有十五个大字“千金在我手,若想她无恙,大会待月圆!”信封内还有一只耳环,拿着耳环,李天利五内具焚,喃喃道:“是香儿的,香儿,你在哪里?香儿……”

邪灵刀剑见罢忙四处寻找可疑之人,可大街上一如往常。

小孩高兴的接过几串糖糊芦跑开了,看着李天利匆匆离开的身影,李若香心有不忍道:“爹,对不起!”

再次来到太平庄,却是二十年后,看着太平庄的一切,回想起以前在这里的快乐时光,林晓云不禁潸然泪下。

“娘。”若奇关心叫道。

这时,李天利正从外回来,看见林晓云母子来了,不禁一愣,但还是笑盈盈上前道:“夫人,若奇,你们来了!”

看见李天利,林晓云难忍心中怨气质问道:“香儿呢?香儿在哪里?”

“是啊,爹,香儿呢?你找到她没有?”若奇在一旁也着急不已,两天过去了,还没有若香的消息,母子这才忍不住来太平庄看看。

“香儿,这……”李天利吱吾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李天利不说一句话,林晓云急了:“你说啊!香儿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不,不会的,你说啊!香儿到底在哪里?”

本就心情不好,李天利被林晓云追问的的更加心烦气躁,大声喝道:“不要问了,要不是你逼着她与我父女不相认,她会离家出走,会落入他人之手吗?”

听闻此话,林晓云差点跌倒。

“娘。”扶住林晓云,若奇也是担心不已:“落入他人之手,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香儿现在到底在哪?落人谁人之手?”

李天利摇了摇头,将在街上收到的信条拿出递给了若奇。看罢纸上大字,林晓云快步走到李天利跟前,伸手抽出李天利腰边长剑直指李天利胸口。

“娘!”若奇大惊,李天利也自是吓了一跳。

只见林晓云声泪俱下:“都是你,要不是你作恶多端,香儿怎会被人掳走?要不是你,我的香儿怎会落入他人之手?”

“夫人!你要干嘛?快把剑放下!”见林晓云情绪激动,李天利不敢轻举妄动。

而此时林晓云根本听不进去,她与若奇若香二十年来相依为命,她虽调皮,但也是乖巧懂事,要不是因为他,她怎么会被人掳走?她一点武功也没有,她还那么小,现落入坏人自之手,万一……她想都不敢想。

目视着李天利,林晓云悲痛道:“二十年前我就该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如今我的香儿也不会生死不明。”

当着若奇的面这般斥责他,让李天利脸上挂不住,但他却冷静道:“如果杀了我香儿可以回来,杀了我他们可以活过来,那你就动手吧!”

她只要剑向前几分便可以要了他的性命,可下不了手,这个曾经让她那么深爱的人,她怎么下得了手。

“娘,你别冲动,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冷静下来再说。”若奇在一旁真怕林晓云激动下做下傻事。

林晓云手中的剑迟迟没有拿开,李天利顿感心灰意冷,赤手抓起胸口锋利的长剑大声说道:“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向这刺!”用力拉着剑向颈边靠去。

这一幕,若奇吃了一惊,而林晓云看着从李天利手中滴落的鲜血竟感一阵心痛。

这个让他恨了二十年的人,为什么下不了手?为什么还会为他心痛?林晓云猛一拉手中长剑,扔了剑哭着跑了出去。

若奇看了一眼李天利忙追了出去。

“庄主!”邪灵刀剑刚从外面回来,见李天利手满鲜血忙上前关心。

李天利叹了口气道:“照我意思安排,武林选拔大会逾期三月后的八月十五。”

“是,庄主!”

看着邪灵刀剑的背影,想起若香被掳,李天利紧握拳头,狠狠说道:“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全然没察觉伤手的疼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跑出太平庄的林晓云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她不明白为什么下不了手,更不能接受因他受伤而感心痛。

她恨自己的不忍心,恨自己的懦弱。她要结束这一切的痛苦,她要逃离这个让她备受煎熬的世界。

“一切都结束了!姐,我来找你了!”一心求死的林晓云拼尽了全力向远处一颗大树干撞去。

“娘!”赶来的若奇大声叫唤,并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挡在了树前。

见若奇被撞跌倒在地,林晓云吃了一惊,忙近身扶起,着急问道:“你怎么怎么傻,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强忍腹部因撞而产生的疼痛,若奇一手扶树干站立起来。看见林晓云担心的神情,心中的气也消了一半,伤心道:“娘,你这是为何?”

“二十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说出来。”见林晓云如往常一样并不回答,若奇很是难过:“二十年了,每每看你一人偷偷伤心流泪,我和香儿也很伤心,二十年来,你与爹不相往来,二十年来,你与爹不曾说一句话,娘,这到底是为什么?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恨了他二十年,到底是为什么?你宁愿选择死也不愿与爹一起面对。”

“够了!”喝断若奇的疑惑,林晓云平静了下激动的情绪,看着不解的若奇,关切问道:“你怎么样?娘没有撞伤你吧?”

若奇没有听到想知道的结果,更怨林晓云的轻生,心里很是不高兴。

不想让孩子知道爹的恶行,林晓云也算是用心良苦。

林晓云对天一阵长叹,无奈道:“孩子,娘这样做也是为了你们好,有些事不知道对你们来讲会是更好。”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