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深夜求救

羽凌双飞剑

暖世界 著

连载中免费

腥风血雨,武林盟主,谁与争锋。侠骨柔情,因缘缘落,何去何从。一个是仇人之子,一个是自小就注定一生在一起的却又从来不相知相识。柔情女子,是忍辱负重,报血海深仇,但是跟着至爱“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快....”老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只见老头眼珠子一转,哈哈两声冷笑,蹭蹭蹭……老头飞上了树梢,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免费阅读

沈福武走到李天利跟前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沈家庄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我是要阻止选拔大会的举行,戳穿你的阴谋,现在也是如此,但老夫绝不可能因为这样去掳你女儿。三日后,选拔大会上我必与你细数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做一了断。”

李天利见沈福武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心想:“看他样子,的确不知我香儿之事,那会是谁?香儿,你在哪?”

“庄主。”见李天利入神,邪灵刀剑叫道。

李天利看了沈福武众人一会狠狠说到:“倘若我查出我女儿失踪与你有关,我是绝对不会饶过你们。”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赐,你没事吧!”沈福杰想起刚才一幕还心有余悸,关切问道。

沈天赐微笑的摇了摇头道:“叔,你放心,我来了有一会儿,我是有准备的接了他一掌。”

“天赐,我们快进去吧!让爹好好看看你。”沈福武高兴不已。

沈天赐听后面露急色道:“爹,叔,丁伯呢?”

“丁兄,这……”兄弟俩才突然想起王琳琳之事,忙往回走。

沈福武急道:“天赐,你跟我来。”沈天赐见一个个神色着急,忙跟了过去。

李若香躲身在暗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心乱如麻……

推开房门,见众人都围在床前。丁一鹤见兄弟两回来迎上前来,沈福武急问:“怎么样?”

丁一鹤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兄弟两忙走上前去。

此时,王琳琳已气若游丝,脸白的像张纸一样。她已是毒入心肺,弥留之际。

“夫人。”

“伯母!”如影,钟轻已是泣不成声。

“凌心,你们要帮我找到凌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王琳琳用着全力说着每一个字。

“伯母。你放心,师妹她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找到她带她回家见你。”说到这,萧秀峰也难忍泪水。

“是啊。夫人,你放心。小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钟轻也已是泪流满面。

“告诉她,娘对不起她,不要报仇,好好活着……活着……”此话说完,王琳琳又是一口毒血喷吐出来,随后命归西天。

“伯母。”

“夫人。”如影,钟轻大声叫唤,痛哭流涕,旁人也是心痛惋惜,不禁落泪。

“伯母。”萧秀峰心痛难忍,伸手替王琳琳合上那睁大的双眼,萧秀峰急向外走去。

“秀峰”沈福武的叫声并没有让萧秀峰停下脚步。他要去找李天利杀了他为她报仇。

这时,李若香伸手拦在门口,劝道:“萧大哥,你别冲动。”

“你走开。”萧秀峰将李若香推开一旁,径直向外走去。

“你不要去找你师妹了,你对得起伯母吗?你要去就去吧,你去啊,你去就只有送死!”李若香大声叫道。

萧秀峰听着此话,想起昨日连李天利衣角都不曾碰到,他实在是忍无可忍,饮泣吞声:“啊……”大叫发泄着,一拳打在门口树杆上。

“萧大哥。”李若香看着萧秀峰的样子心痛不已。

想着刚才的一幕,沈天赐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他心不在此,看着丁一鹤叫到:“丁伯。”

丁一鹤见有人叫自己,不禁愣道:“你是?”

“我是天赐啊!”

“天赐,你是沈天赐!”见沈福武点头,丁一鹤吃了一惊,忙上下仔细打量起沈天赐。

沈天赐急道:“丁伯,我深夜回来是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

“救人?”兄弟三人有些吃惊。

“救谁?人在哪?”丁一鹤问到。

见众人不解,沈天赐忙说到:“爹,叔,丁伯,其实昨日我已经回来了,在经过太平庄的小树林,救了一伤势严重的姑娘,因来家较远,我将她安排在客栈了。”

“姑娘?”

“太平庄?”兄弟三人听后是面面相觑。

“难道是她?”见沈福武与自己想法一致,沈福杰忙问:“她现在怎么样?”

“伤的很重,几个大夫看了都没有醒来。”沈天赐担心的说道。

“那我们快去吧。”丁一鹤催道,拿起桌上救治箱盒,随着沈天赐,俩人匆忙离去。

“但愿是她。”沈家兄弟默默祈祷。

“娘,不要啊!娘……”也许母女心有感应,就在王琳琳绝气之时,凌心也从昏睡中惊醒,看着房内陌生的一切,凌心不及多想,从床上挣扎着爬起,却翻落下床,跌倒在地,任她如何努力,却怎么也站立不起来。

“娘,你在哪里啊?娘……”凌心伤心悲泣,此时,她不仅担心王琳琳的安危,更恨自己不但没能杀了李天利,反而还重伤邪灵刀剑之手。

鲜血再次从口中吐出,凌心躺倒在地,再次不省人事。

推开房门,沈天赐吃了一惊,忙将凌心抱起放在床上,丁一鹤上前把脉查看。

许久,丁一鹤才离开床边,沈天赐忙问:“她怎么样了?”

丁一鹤看着沈天赐问:“你是不是给她服过药了?”

“救她之时,情况危急,我将回生丹给她服下了。”

丁一鹤听后点头道:“多亏这回生丹,不然,神仙再世,也无力回天啊,天赐,她的内伤可不轻啊,是生是死,还要看她是否能撑过这两日。”

“什么?”沈天赐吓了一跳着急道:“丁伯,你一定要救活她啊。”

丁一鹤看着凌心自言道:“孩子,救不了你娘,我一定会将你救好。”

沈天赐听后好奇的看着丁一鹤问:“丁伯,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认识她?”

丁一鹤点头难过道:“是她没错,方才毒发身亡应该就是她娘”

“什么?”沈天赐吃惊不小,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丁伯,她是谁?”

丁一鹤看着窗外,将自己所知所见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丁伯,你说她叫凌心,为了参加武林选拔大会从月牙轩下来?”沈天赐追问道。

“是啊,现在他师兄师妹还在沈家,她娘为了报仇让她下了月牙轩,可不曾想……”话没有讲完只看见沈天赐走向床边喃喃自语道:“是她!真的是她!……”

十年前的场景浮现眼前。

林中一起玩耍,月牙湖边采莲嬉戏,那时的她是那么的快乐无忧……

“你会回来吗?”

“会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那时虽小,但说过的话,他都记得,从没遗忘。

“天赐!”见他想的入神,丁一鹤不禁叫道。

“丁伯。”回过神来,他对她更为怜惜。

“天快亮了,我先回沈家庄告诉大家一声,晚点再过来,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完,丁一鹤便起身离开。

“丁伯……”本想叫住他天亮再离开,但想起众人还在担心着急,那也只能如此。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