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他要杀了我

浅情不自知

年承午 著

连载中免费

为了争夺战我,三个官二代拼尽了阴谋阳谋,还惊扰了背后的权力集团。他说:“唐清,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梦想,也最艰苦,但我肯定会选择放弃。”我笑得千娇百媚:“很开心听我想,可能是因为他的心情不好,今晚他喝了不少酒,眼睛红得像兔子。。……

免费阅读

我愣住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而且这么突然!

他看着我傻傻的样子,笑了,解释说:“就冲你今晚陪我看了一场难忘的电影,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真好啊。”

林景勋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情绪,似是缅怀,又像是遗憾什么。

“就这样吗?”我有点不信。

心里不感动是假的,从来没有人和我说,你有任何事,我都会帮你,我的父母都没有这样坚定地当过我的后盾,林景勋说这话时根本不像是开玩笑,他眼睛里诚意十足。

“还有,刚才看你差点受伤害的样子,我真的特别着急。”

“还有吗?”对于这个突然掉下来的馅饼,我有点不相信。

“还不够吗?”他反问,好笑地看着一脸惊疑不定的我,“傻丫头,别多想了,我要是想对你做点什么,还用这么多周折吗?”

也对哦,我说:“那我似乎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欠我人情的人多了,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都比你的大,你不必放在心上。

林景勋走了,留下一屋子红花油的味道,还有一个让我感动的承诺,虽然我并不会用,也不敢用。

我坐在沙发发了半天的呆,回想这一晚上发生的事,从林景勋提到我和白牧野,再到抢包劫色事件,桩桩件件都让我心有余悸,还有林景勋这个人,像一团迷雾一样,让我看不透。

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掏出手机准备百度一下,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鉴于之前高有德以及白牧野江楚楚都敲过我的门,给我留下了大片大片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现在一听见敲门声,就神经紧张。

“谁啊?”楼道里的灯灭了,我从猫眼里看出去,只是一团乌黑。

没人理我,只是敲门声不断,搞得像惊悚片里一样。

我深呼吸一下,咬牙打开门,白牧野站在我的门口。

呼,又是他!

是我最想见的人,也是最不想见的人。

“你……你怎么来了?”我一见他,话都说不利索了。

“别人能来,我不能?”他冷哼一声,绕过我进了门。

啥意思?是说林景勋?他看到了?

“怎么没留林景勋过夜?”他冷笑着,在家里四下打量一下,然后长腿一迈坐到了沙发上。

我就听不得他这阴阳怪气的调调儿,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

“嗯?怎么不说话?没脸?”见我不吱气,他语气更差了。

“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我心里也憋着气,他这是闹哪出啊,吃醋?还是单纯地想羞辱我?

“那是哪样?和他去看电影,大半夜才回来,还和他勾肩搭背把他带回家,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他见我这么不配合的态度,火气似乎更大了。

“你都看见了?”我很是意外。

他一噎,大声怒道:“这不是重点!”

我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看来他在我楼下等候多时了,只是,他想干嘛,明明是个火包友,却搞得跟八点档的狗血虐恋言情剧似的。

“还是已经打完炮了,所以他走了?不过他的时间也太短了吧!满足你了吗?不满足我来?”见我又不说话,白牧野又开始冷嘲热讽,我明显能听出他在咬牙切齿。

“白牧野,你有意思吗?”我气得想把桌子上的水壶砸到他脸上。

“嫌弃我没意思?那我们来点有意思的。”说着他伸手扯住我的手臂,一用力,我就向他怀里跌去。

“白牧野!你发什么疯!你放手!”他抱着我把我按在沙发上,身子一转,把我压在身下,我生怕他又对我用强,先一步向他咬去,正好咬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排尖锐的牙印。

“唐清,你挺有种啊,嗯?敢跟林景勋搅和到一起,你特么是想死吗?想死我成全你啊!”他气得脸色都变了,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力道一紧,我顿时喘不上气来。

我狠狠地踢着双腿挣扎着,试图挣脱,然而他的力道大得惊人,我根本无法撼动半分,绝望地眼泪不由自地往下流,白牧野的眼里满是凶狠的愤怒,他瞪着我,面对我痛苦哀求的眼神,他的手越收越紧,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真的被他吓到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嗜血没有理智的白牧野,林景勋评价他的用词是生性多疑冷漠,何止啊,他还暴戾无情!他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我能清晰地感受到意识一点一滴在流失,难道他真的要杀掉我吗?

也好,我活着本来就很多余,死在他手上,挺好。

我放弃了挣扎,绝望地闭上眼睛。

脖间蓦然一松,大股的新鲜空气侵入喉间,我剧烈地咳嗽起来,白牧野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神复杂,我没时间去探究那些内容,直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咳断喉咙。

“你竟然真的想死?”等我的咳嗽停下来,白牧野不可思议地问我。

这一问,我的委屈如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眼泪滚滚而下。

白牧野默默地看着我,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然后向我身边靠了靠,顺手一拉,把我抱在怀里,紧紧地。

他身上熟悉的烟味儿瞬间征服了我,我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一晚上受的惊吓以及刚才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我几乎忘记了前一秒他还想置我于死地,只想沉溺于这一刻他的温柔。

“别哭,别哭……”白牧野明显不擅长安慰人,嘴里翻来覆去就是这两个字,然而即使只有两个字,对我来说也是难得的温柔要命的毒药,他越说我哭得越厉害,他只是更紧地抱着我。

直到我哭累了,停下来,他才松开我,看着我红肿的眼睛,然后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一片湿渍,都是我的眼泪,他就那么死盯着瞅半天。

我拿着纸巾擦鼻涕,看着他的样子大为不解,啥意思?嫌我弄脏他的衣服?该不会要我赔吧,他的衣服都挺贵的,我可赔不起啊。

过了一小会儿,他终于抬起头来,表情似乎有点不自然,脸颊浮起一团红晕,像是……害羞,这可真是奇闻啊,那个高冷的无赖痞子白牧野竟然会害羞?我没看错吧。

见我看他,他移开目光,突然站起身说:“我走了。”

走……走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向大门走去,就这么走了?他气势汹汹地来,然后挥挥衣袖悄无声息地走了?

我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直到砰地关门声传来,我才确定,他是真的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半天缓不过神,好像刚才的一切是一场梦一样,我不由怀疑,白牧野真的来过吗?

我脖间的疼痛证明,他来过。

那他闹的哪一出?我没看懂。

我是个安全感很低下的人,这一晚上的遭遇又一次在我的梦里重演,一会是暴戾的白牧野,一会是那个猥琐的连心眉歹徒,交错在梦里折磨着我,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江楚楚打电话叫我喝下午茶,我本想推辞不去,但一想昨晚她说要和我解释白牧野发火的事,就硬着头皮去了。

林景勋此人,我在网上百度了一下,资料很少,只是说他是承南市政府秘书,更多的资料就查不到了,我想江楚楚一定会向我说起他的。

约在一家咖啡厅,夏越也来了。

江楚楚一见我们就垮下小脸,连连唉声叹气,分别点了杯咖啡,在一个安静靠里的座位上坐下来,她才开始解释原因,一张嘴就吓得我双腿发软。

“我怀疑白牧野在外面有女人。”

江楚楚低头轻轻搅拌着咖啡,声音如同一个受伤的怨妇,听得我心里的罪恶感瞬间充斥浑身,心也悬了起来,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啊?”夏越很吃惊,“你捉奸在床了?”

我故作淡定地看着江楚楚,期待她的回答。

“那倒没有。”江楚楚叹口气。

我的心落了地。

“那你为什么这么说?”夏越提问。

“今天中午我去他的公司找他,发现他脖子有个很清晰的牙印,你们说,如果不是亲近的人,谁会随便在他身上咬出这种印子?而且还是脖子上!除了女人还有谁?”江楚楚很哀怨,也很愤怒。

我暗暗咬紧嘴唇,心虚得真想夺门离开,那个牙印就是我昨晚咬的啊,在一个很明显的位置,只要不瞎的人都会看到。

“卧槽他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你问他了吗?他怎么说?”夏越同仇敌忾地。

“我没问。”江楚楚撇撇嘴,“明知道是怎么回事,问了不是自取其辱吗?”

“你俩昨晚不是一直在一起吗?他怎么还有机会找别的女人?”夏越很奇怪地问。

“昨晚上本来说要去唱歌,你要做美容先走了,后来唐清被林景勋约去看电影了,结果他说两个人唱歌没意思,不如早点回家休息,明天他公司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然后我们就分开了,我回家,他后来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一直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为了不露馅,我还得上台演。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