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话 一场混战

食味记

熙禾 著

完本免费

新书《掠春光》~~求被包养啦(*╹▽╹*)再次穿越成了澡堂子爆发户的冒牌三小姐,成了团宠千金的故事~~~--------------------------------------------------------------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原著~一夕再次穿越入农家,花小麦则表示,奔放的人生无需作出解释。朝起炊饭香,早来烹鱼虾,日子有色又没味,节操什么的,都是浮云。二姐说,遇见了好男人,便要果断扑到之,花小麦摩拳擦掌,某男后退三步。“娘子莫急,这种事,但是放着我来。”------------------------“泰和……”女人的声音甜而腻,从嗓子眼里哼出来,意犹未尽地在空气中转了好几个弯,方才隔着薄薄的门板荡漾而出,“哎呦,你慢点……”。……

免费阅读

花二娘原是在笑着的,一听到这个声音,嘴角当即垮了下来,手指倏然握住桌子的一个角,须臾间,那双秀美的杏目之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景泰和神色也是一僵,似乎有点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扭头勉强对花二娘笑了一下:“我……去看看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在空气里震颤,人已经快步走出堂屋。

花小麦望着他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花二娘的神色,心中不禁有些犯嘀咕。

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两人怎么好像瞬间转入备战状态一般?

脚步声很杂乱,仿佛有人低低地在说些什么,很快,堂屋的门口光线便是一暗,景泰和扶着一个垂垂老妪缓缓迈步进来,后头还跟着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女,嘴角尽皆朝下耷拉着,样貌与景泰和有几分挂相。

花小麦反应极快,立刻就意识到,这十有八九是花二娘的婆家人找上门来了,忙站起身,溜到花二娘身后。

景泰和是独子,家中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年逾六旬的祖母同住。花二娘嫁到火刀村三年,在婆家拢共住了不到一年时光,便和景泰和搬出来单过,在村西头起了一幢小院。花小麦穿越来的这段时间,花二娘甚少提起婆家的情形,更从不主动前去探望,只有冬至节那日与景泰和相携回去了一趟,归来之后,还摔摔打打火冒三丈——由此可见,花二娘跟景泰和的父母乃至奶奶,关系多半十分紧张。

啧啧啧,今日这三人突然到访,花二娘又是那样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情况恐怕不太妙哇!

景泰和将自家祖母和爹娘让进屋里,搓着手,笑容颇有些局促:“奶奶,爹、娘,你们怎么这时候来了,吃饭了吗?你们事先也没打声招呼,要早知道,我还能让……让二娘多做些菜,现下家里也没什么吃的……”

“我到自己儿子家走动走动,还得事先打招呼?”景老爹一进门便冷头冷脸地站在那儿,这会子也不过拿眼睛瞥了瞥景泰和,没好气地道,“你还真是越活派头越大呀,再过二年,我上你这儿来,是不是还得预先递拜帖了?”

景老娘则二话不说,先走到桌边扫视一遍,见桌上有一盆山芋焖肉,就嗤地笑出声来:“我说泰和呀,这还叫没什么菜?你如今可是阔了,吃得这样好,可怜你奶奶,每天在家清汤寡水就是一顿,前些日子还病了一场。大夫说,就是饭菜里油水不足,老人家身子受不了了!”

话音未落,那景太婆果然单手摁住胃部,皱着眉呻唤了一声:“难受,浑身都难受,饿……”

“奶奶病了?”景泰和忙低头看了看身侧的老妪,“冬至那日我和二娘回家,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那个爹、娘,奶奶,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坐下来一块儿吃点,小妹,赶紧去再拿三副碗筷出来!”

屋子里气氛古怪,花小麦正巴不得快些离了这里,听见景泰和吩咐,立即迅速闪身入了厨房。景家三老也真个在桌边坐下了,整个过程中,花二娘始终保持着泰山崩于前,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耷拉着眼皮,连腰也不曾抬一抬。

待得花小麦将碗筷从厨房里端出,那景老娘才像刚发现她的存在一般,看小蚂蚁似的瞟了她一眼:“这就是二娘的妹子,躲饥荒,从老家跑来投奔的?有十四了吗?看着面相就不大好,瘦巴巴的,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来者不善!花小麦只觉得她那目光刀子似的向自己射过来,差一点就要抬起双手摆出格挡的姿势,唇角一挑,淡淡笑道:“多谢大娘关心,我挺好的,看着瘦,其实壮实得很。”

花二娘刚夹了一块山芋准备送入口中,听见景老娘的这番话,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山芋“啪嗒”一声掉进碗里。

“怎么了?”景老娘惯会察言观色,当即发现了花二娘的异样,眉梢轻动,哂笑道,“我看你妹子气色不大好,关心关心她而已,这可是一番好意啊。”

花二娘没搭理她,将那块山芋重新夹起来,一口咬进嘴巴里。

见她不接招,景老娘便又将话头转到景泰和身上:“泰和啊,不是当娘的我絮叨,你也忒没分寸了些。你要真有那闲钱,也该先尽着孝敬长辈才是,怎么反倒养活起外人来了?这丫头成天跟着你们吃香喝辣,你奶奶、娘老子在家吃糠咽菜,这话要传了出去,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这些日子,我在外头行走,一遇上熟人,总会被问起这事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景老爹也在旁接口道。

花小麦飞速回头望了望花二娘,见满面怒气地死死捏着筷子,指节都有些发白了,不免心下着急。

忍住,你可千万忍住,别落了人家的套儿了!

“爹,娘,你们别这么说。”景泰和很尴尬,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笑得比哭还难看,“小妹她实是遇上了困难,万般无奈之下,才来了咱火刀村。你们别看她年纪小,她很能干的,你们尝尝……”

“能干?”景老娘一声怪叫,“你娶了媳妇,家里的事就该她来做,好端端地让一个外人动什么手?怎么,姐姐嫁进咱家了还不算,还想把妹子也一块儿带进来?咱们庄户人家,可没有纳妾娶小的规矩呀!”

“咚!”花二娘坐在桌边听了半日,终是忍耐不住,将筷子狠狠砸在桌上,一咬牙,恶狠狠指着景老娘怒声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别蹬鼻子上脸!泰和何时短了你们的花费?每个月二百文准时送到,你们还想怎么样?”

“二百文?”景老娘瞪起眼,一改方才阴阳怪气的作风,嗓音霎时高了八度,“这是把娘老子当叫花子打发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才从东边乔记纸扎铺子那里挣了四吊钱!我满心以为你们是孝顺的,在家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你们把钱给我们三个老的送过来一点,跑过来一瞧,好家伙,你们自己倒大鱼大肉地吃上了!”

还真猜着了,果然是为了那四吊钱!

花小麦不清楚花二娘和婆家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她只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会子若闹将起来,对花二娘是绝没有好处的,忙伸出手来,紧紧攥住了她的胳膊。

然而花二娘是个急性子,这会子那股邪火已经被激了出来,就手把花小麦往旁边一推,咬牙切齿道:“是我家的钱,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当初我和泰和刚搬出来那阵儿,吃了上顿没下顿,你们可有管过我们一分一毫?如今也不知听谁嚼了舌根子,就打起我那四吊钱的主意来,我呸!老娘就是把这些钱全都扔到河里,也不会给你们一个子儿!”

景老娘照着地上啐了一口:“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管你?人家娶媳妇,三年抱俩,你嫁来我家三年了,蛋都没生出来一个不说,还拐了我儿子!你这一辈子不会抱窝的丧门星,连我家养的老母鸡都不如!”

景老爹也跳了脚咆哮:“你的钱?这是我儿子的家,我儿子的东西都是我的!”

花小麦正因景老娘的话而震惊,听景老爹这样说,不由得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嗯,你儿子的媳妇也是你媳妇对吧?还真有脸说!

花二娘目眦欲裂,甚么也顾不得了,咣啷一声将桌上的碗碟都扫落地面,立时就要扑上来。景老娘知道她的厉害,不敢硬碰硬,却又不甘示弱,见桌上还剩下一个筷子笼,就劈手夺了来,将里面的筷子一把抓出,一面朝旁边躲,一面一根一根投飞镖似的往花二娘身上丢。

场面极其混乱,那筷子扔在花二娘身上,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却令得她五脏六腑的怒火烧得愈加旺盛,探长胳膊就要去抓景老娘。景老爹不好跟儿媳妇动手,脸红脖子粗地站在一边嚷嚷:“我看你是要翻天了,你动她一下试试,你试试!”

景泰和挡在花二娘和景老娘中间,手忙脚乱地不让她们正面攻击对方,那表情简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至于景太婆,则兀自坐在桌边,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山芋炖肉,抽空叫上两声:“哎呦我可不行啦,难受死我啦……”

天哪,这都什么跟什么,如果不是事关花二娘,花小麦真想蹲下来捧着肚子大笑一场!

“二姐!”她追在花二娘身后,好容易将那猛虎下山一般的女人捉住,死死扯着她的袖子不放手,“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有话慢慢说。”

花二娘被她拽得停了下来,景老娘躲到景老爹身后,跑了半天累得不行,呼哧呼哧直喘气,乱成一锅粥的堂屋,倒一下子消停了。

花小麦来不及细想方才景老娘话中的含义,略一思忖,扭头仿佛很疑惑地道:“大伯,大娘,你们刚才不是说,我是外人吗?”

“你本来就是外人!”景老爹气哼哼地高声道。

“可是,那四吊钱是我挣的呢……”花小麦继续扮无辜,皱着眉头嘀咕,“既然我是外人,那我挣的钱,为什么要分给你们?”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