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话 有心还是无意

食味记

熙禾 著

完本免费

新书《掠春光》~~求被包养啦(*╹▽╹*)再次穿越成了澡堂子爆发户的冒牌三小姐,成了团宠千金的故事~~~--------------------------------------------------------------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原著~一夕再次穿越入农家,花小麦则表示,奔放的人生无需作出解释。朝起炊饭香,早来烹鱼虾,日子有色又没味,节操什么的,都是浮云。二姐说,遇见了好男人,便要果断扑到之,花小麦摩拳擦掌,某男后退三步。“娘子莫急,这种事,但是放着我来。”------------------------“泰和……”女人的声音甜而腻,从嗓子眼里哼出来,意犹未尽地在空气中转了好几个弯,方才隔着薄薄的门板荡漾而出,“哎呦,你慢点……”。……

免费阅读

这话一出,乔老太爷当场便愕然了,脸色涨得通红,嘴唇蠕动半晌,似是怒火攻心,却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门外看热闹的伙计一个没憋住,噗嗤笑了出来,就连孟郁槐,唇角也罕见的有一丝抽搐。

乔雄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赶上来,就手把花小麦往后一拉,讪笑着对乔老太爷道:“呵呵,呵呵呵,哪有自个儿说自个儿厉害的?花家小妹年纪小,不懂事,她这是孩子话,爹您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啊。不过……”

他话锋一转,又接着道:“这小姑娘的手艺,我实是亲口尝过的,那‘厉害’二字,可真不是虚言哪!”

“哼!”乔老太爷孩子气地扭开头去。

“乔老丈,这位花家小妹做的菜,我也曾吃过,确实不错。”

正在这时,靠在门框上久未说话的孟郁槐突然开口了:“虽只是家常饭菜,却滋味十足,无论清淡或浓郁,皆能调配得恰到好处。山珍海错本身便鲜美无匹,即使用清水烹煮,也能令食者齿颊留香,而花家小妹能将普通菜肉做出不凡之味,方显出真功夫。我知您是个念旧的人,但您若信得过我,不妨让她一试。”

花小麦没想到他会帮自己说话,不由得瞪圆了眼睛。

那日在矮林子中偶遇,花小麦对他做了一些“动手动脚”的举动,眼见得他是怒了,当即拂袖而去,今日在纸扎铺子碰上,更是连眼皮子都没抬,从头至尾当她不存在一般。花小麦以为他仍在生气,却不想关键时刻,他竟跳了出来!

孟郁槐年纪虽轻,却是“连顺镖局最年轻有为的镖头”,平日里又对邻里街坊诸多照顾,人缘很好,他说的话,在乔老太爷那里,是颇有些分量的。老头子仿佛十分不耐地瞟了花小麦一眼,又低头思忖片刻,终是不情不愿地用拐杖凿了凿地面。

“我也不是那起不明事理的老糊涂,既然连郁槐都帮你说话,我就姑且让你试试。”他盯着花小麦疾言厉色道,“丑话说在前头,这顿团年饭,你若能做得好倒还罢了,倘若有半点差池,可别想领走一个子儿的工钱!”

他这一松口,老赵登时就急了,再顾不得许多,跑过来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可怜兮兮道:“老太爷,这……”

做一顿团年饭,至多不过忙碌一天,却能挣到四吊钱,那是整整四两银子啊!以前乔雄从镇上酒楼叫一桌席面来,他也就认了,自知手艺无法跟人家的大厨相比,可如今,一个小丫头居然也压了他一头!

乔老太爷满口答应帮他说话,他便以为,那四吊钱十有八九是落入自己口袋了,然而没料到,现下连这老头子竟也倒戈相向,眼看到手的钱打了水漂,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去!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了。”乔老太爷惋惜地看了老赵一眼,指着花小麦道,“这丫头不过是来做一桌席面,做好领了钱就走,又不会抢走你的饭碗,你慌什么?放心,只要我老头子还有一口气在,乔记纸扎铺子的厨房,就永远都归你管。这话我既说了出来,便能做得准,在场的人都是见证,谁要跟你过不去,都得先问问我这根拐杖答不答应!”

老赵心中明白木已成舟,再多费口舌也是无用了,只得没精打采地点点头,跟乔老太爷道了谢,自去准备午饭不提。乔老太爷目光锐利地望向花小麦,扔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又狠狠瞪了乔雄一眼,也一步三晃地离开,回了自家宅子。

乔雄大松一口气,抹掉头上冷汗,寻了间僻静屋子,将花小麦和孟郁槐都让进去,直花了大半个时辰,将菜单的细枝末节反复推敲商议,仔仔细细将所需食材、原料和各种调味品尽皆记在纸上,又再三叮嘱花小麦,十二月初三那日一定得早些来,今日之事,方才算是告一段落。

花小麦心里牵挂着家中的花二娘,怕自己出来久了惹她怀疑,从纸扎铺子出来,便急急忙忙朝村西头赶。走了不上两步,抬眼见孟郁槐就在前头,心下一思量,便紧跑两步赶上他,笑嘻嘻道:“孟家大哥,今日谢谢你帮我说话。”

孟郁槐正不知在想什么,冷不丁听见她的声音,倒有些猝不及防,迅速回过身,脸色有几分不自然,淡淡地道:“不过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你既千里迢迢赶来火刀村投奔花娘子,想必是遇上了困难,我和泰和兄弟自小情同手足,他家之事,我理当施以援手。只是……”

他低下头看向花小麦的脸,眉头又轻皱起来:“你不是火刀村本地人,又是姑娘家,平日里便更应谨言慎行才对。你姐姐姐夫生活不易,你来投奔,就应该要多替他们着想,切忌做出不当之举,令他们蒙羞。”

花小麦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心中颇不以为然。

这人年纪并不大,却整日老气横秋,仿佛苦大仇深似的,好生没趣。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吗?你一个男人,还怕别人摸?她花小麦好歹是个姑娘家,真要论起来,她才是吃亏的那个吧?

她知道这火刀村民风保守,男女之间有大妨,可那又如何?她虽穿越而来,不得已要在此生活下去,便愿意尊重当地人的生活习惯,但那却不代表,她也会将那些陈腐规则奉若神明!

花小麦心中并不曾把孟郁槐的话当一回事,表面上,却偏要做出委屈可怜的情状来,扁了扁嘴,垂首低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几时不谨言慎行了?我自知跑来投奔姐姐姐夫,是名不正言不顺,已经处处小心。那天……那天在矮林子里……我又不是故意的!”说着睫毛微闪,似是要落下泪来。

孟郁槐不惯与女子打交道,又一向沉默寡言,见她似要哭,不免就有点着了慌,忙摆了摆手,结结巴巴语无伦次道:“你、你别哭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白嘱咐你一句罢了,泰和是我兄弟,我……唉,总之,那天的事只是个误会,我并不曾放在心上,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真的?”花小麦一下子抬起头来,眸中闪闪烁烁皆是神采,“你真的认为,那天只是个误会,没怪我?”

孟郁槐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赶紧点头:“是,不怪你,那确实只是误会。”

……才怪!

那日这丫头唇角的挑衅笑容,他直到今日还犹记脑中,怎么可能将她的动作看做是一时不小心?她根本就是故意的!花家这两姐妹,一个野蛮泼辣,一个表面装乖却古里古怪,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

花小麦回嗔作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眉眼弯弯,两颊微红,双手交握在心口,貌似诚心诚意,用极尽夸张的语气道:“孟大哥,你可真是个大好人!怨不得这火刀村里的年轻姑娘,都对你赞不绝口,我今日方是真的信了!”

这人整日循规蹈矩,逗起来还挺好玩的……

“不要浑说!”孟郁槐大窘,使劲挥挥手,朝后退了一步,“你……你赶紧回家去,替乔大叔做团年饭一事,不是瞒着你二姐的吗?若是回去晚了,仔细她起疑心!”

花小麦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恰在此时,像是应和她那句“年轻姑娘都对孟郁槐赞不绝口”的说辞,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略带惊喜之意,蓦地自左近响起。

“郁槐哥,你还在村里?我以为你又出门走镖了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