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太子萧悫

朕的皇后是绿茶

加倍使君 著

连载免费

1v1双复活,简单轻松甜文,追妻土葬场,虐渣魔神场。-【正儿八经版】复活前,谢江疏影是一个人人过街老鼠的坏女人。侯府下堂妻,一夕进宫门,被长乐皇帝晾了一晚,却背上了千古骂名,没办法投水服毒自尽。早已窥觑她的人疯了,为她谋逆篡位,顺道将皇帝千刀万剐,制为醢脯(又称肉泥和人干)。复活后,她步步当心,力图规避那些缠命运的因果。但天人愿人愿,她不但也没规避,还成了这场迷局的执棋者。对面弈者,也恰恰那位“尸骨无存”的无道昏君。更可怕的的是,狗皇帝像是有亿点不喜欢她啊……“皇后娘娘,为夫给你把渣初恋情人叼,不,绑来了,你要不然切记?”谢江疏影温柔如水她躺在床上,身子沉沉的,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

免费阅读

谢疏影倒吸一口凉气。手中汤勺滑落到了盆里,溅起点点油星。

乙亥恩科会试的主考官,原来她的阿爹阿娘从前就都认识!

“女儿失礼了!”她飞快地擦擦手,找到由头暂时离开了餐桌,直奔自己屋里而去。

她不曾料到还有这一环。

假如在这次科考中,那个凌大人真出了事,办案的又“偏巧”是与他相识的谢晟,不牵连到谢家,那才叫奇怪呢。

宁心和钟嬷嬷都好奇宫里那位娘娘送了小姐什么礼物,两人边剔烛芯边说话,只等她吃完回房,把今日之所见讲给她们听。

屋外楼梯上响起“哒哒”的脚步声。两人都从里间出去迎,只看到小主人急匆匆喘着气而来,神态上也不大高兴。

“姑娘这么快就用完饭了?”钟嬷嬷惊讶道。

“还没呢,我回来换件衣裳。”

谢疏影径自走入内室。宁心也放下手中银碟,跟进去伺候。

“你们都吃过了么?”

“知道太太和姑娘可能要回来得晚些,所以我们都先吃过了。”

宁心动作麻利,才两句话的工夫就给小姐换上了一件厚实短袄,正系着身侧的带子。丝带在她手指间灵活翻飞,一眨眼就打了个结出来。

谢疏影拂一拂衣袖,理了理下摆,抬步要往屋外走。忽见淑妃赏赐的物件还完完整整放在外间台上,便决定先瞧一眼再回前面去。

她打开那层厚厚的油布包,里头是长方形的镶嵌螺钿漆盒,八个角都以祥云金片保护。

很少看到这样精美的东西,钟嬷嬷和宁心在旁边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

双手轻轻拨开卡扣,将盖子往上掀开,里面的“宝物”始露端倪。通过四周围着的软锦棉垫,可猜到此物正是她在未央宫弄坏的那把膝琴。

不过被她故意拉断的那根羽弦,已经重新用蚕丝续上。

想来也是如此,宫里的赏赐断不可能为残损之物。断弦重续,并不会影响一张琴本身的好坏。

看过赐物,也差不多到时候了,外面正巧落起雨。钟嬷嬷陪小主人下了楼,沿着游廊走回前厅。

阿爹阿娘像是已经商量好了,谁也不再在女儿面前提起那件事。

夫妇俩等碗筷撤下,饮完茶,就一同坐在窗前听雨,还讲了几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之类的诗。

他们不说,以为这样小孩就不会放在心上。

谢疏影却心苦。

今年的恩科会试在半个月后就要举行,该安排的早已安排好,只怕到那时才有所察觉,就什么都晚了。

-

明光宫。

漏夜前来的是一位身形颀长的少年。

他不仅披着玄色斗篷,还站在油纸伞的阴影下,因此面孔晦暗,只有高挺的鼻梁露在灯光里。

门前侍卫仍可以凭少年的外形和为他撑伞的内官认出他的身份。

“太子殿下。”

太子萧悫颔首,喉间发出低沉的应答声,“嗯。”

侍卫做了延请的手势,萧悫于是来到殿外廊下,脱掉那件被雨水微微淋湿的斗篷。

太子胡人长相,颧骨分明,眼窝深邃,眉毛浓密,一对鹰瞳是与众不同的灰色。唯一像中原人的地方,便只有他圆润饱满的下颌。

明光殿中突然传来中年男子浑厚的怒音,“慎之,过来!”

萧悫在原地抖了三抖,依旧低埋着头,迟迟疑疑不敢进殿。

对方的声音越来越近,宛如乌云压顶,“你今日所作所为,我已尽然晓得。若你能讲出自己错在何处,我即刻准你回去歇息。”

“阿……阿爹……儿子……只是想劝三弟莫再毁坏谷仓,谁知他……忤逆兄长……我……”

太子的嘴唇麻木地一张一翕,终究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孽障!”

皇帝一声暴喝,吓得萧悫双膝发软,直直跪在青砖地上,鼻腔里也发出阵阵呜咽。

“这才几个时辰,已经有十几位大臣呈奏章弹劾东宫了!这太子之位,你若不意坐稳,就速速滚下去,让别人来替!”

“……阿爹,儿子不孝,儿子知错了!”萧悫深深叩首,哭嚎着乞求父亲的原谅。

皇帝从殿里迈步出来,直到屋檐下的雨幕前才停住。双手背在身后,粗糙的指尖轻颤。

“若没有你的母族与何子竭力相护,你以为大周臣民会顺服你这异族太子么?”

事到如今,萧悫还是认为自己犯错后只需向父亲求饶,父亲就会顾念他番邦母族的恩情而放过他。他从来都没有悔改过。

“阿爹教训的是,儿子知错了!求阿爹饶了我这一回,儿向阿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太子资质平平,只有出身特殊些,让仁泰皇帝不得不一再心软。

“后日钰儿进学,你也过去听听。你一个弱冠之年的男儿,我看竟还不如他们几个垂髫的孩童懂事!”

萧悫被训得脑袋嗡嗡响,这讥讽的话语又落入耳中,雪白的脸庞登时透出难堪的红色。

淑妃那两个孩子,着实令他厌恶。皇帝没来由地偏袒他们,衬得他一点也没有长兄的威严。

可萧悫的太子地位是任何人不可撼动的。

他母亲出身塔扎国贵族世家,这个家族近百年来一直掌控着塔扎的外事,就连大周的太祖皇帝灭梁登基,也离不开他们的鼎力相助。

太子之位安定,两国邦交就安定。

前十年倚仗母族,后十年倚仗周朝,所以他完全有恃无恐,除了父亲萧胡歌,无人再能入他眼。

两天后的辰时,仁泰皇帝亲自领着太子驾幸明瑟轩,碰巧萧如钰和她的小伴读正在行拜师礼。

谢疏影清楚地记得,上一世,明瑟轩是长乐皇帝萧憙的居所。今日仔细观赏,才体会到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秀丽景象。

此处三面环水,视野开阔,又背靠石林松丘,风水极好。将门窗全部敞开,人就恍若置身于一幅山水画卷之中,神思飘逸,心胸畅快。

柔佳公主为老师奉上束脩,接下来便要轮到她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