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3章 她死,则幼恩生

和男主一起穿进虐文后

九黛迟 著

连载免费

狠毒女配的作妖事业没前途,她可以选择祝福主角百年好合。主角团却给她当头一棒。惟恐避之还来的女主,非要和她当兄弟。向来对她嗤之以鼻的女主,托媒婆三顾茅庐,被抛弃女主向她上门提亲。宋卿卿:外面的世界好危险。她但是回去陪太监爹当演员很安全的。却家里一贫如洗,一颗蛋也吃不起。为了生活……她到处奔波劳累,改头换面当个虐文打工挣钱人。家里的大哥却每日都想把她送进学堂。二哥穷的叮当响,还总给她买各种土潮花衣裳。宋卿卿:这群人都不正常地,苏家迟早会要完。空山新雨后。。……

免费阅读

苏庭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东昌府遇上汪督公。

汪直身着一袭青袍,端坐在湘渚客栈窗前,正神态自若的喝着茶。

见苏庭满脸诧异,他也不做什么解释,而是直接带他入了雅间。

湘渚客栈是这条路上唯一一家客栈,汪直料定苏庭途经此处时,必然会停下来歇歇脚,故而早早就在这里候着了。

他要拦下苏庭。

苏庭眉心紧锁,沉声问:“督公在此,可是京城出了事?”

汪直没有回答,只轻唤了一声:“秦蓁。”

随即便有一个绿衣女子自屏风后缓步走出。

秦蓁戴着一层月白色面纱,恭恭敬敬的站到了汪直身后。

瞧她的打扮,不似宫里婢子,亦不似汪直身边的护卫。

“她是?”苏庭又问。

汪直答:“保命符。”

保命符?保谁的命?

苏庭听得满腹疑惑,忍不住又将这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整遍。

他看不清她的样貌,但单凭身形,他便已是觉得这女子极其熟悉。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人是谁。

换句话说,在苏庭的记忆里,压根就没有几个女子存在过。

幼恩算是一个。

幼恩......

苏庭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将秦蓁仔细瞧了一整遍。

这位被唤作秦蓁的绿衣女子,似乎和幼恩很像。

怎会如此?

汪直看出来他的疑惑,他微微摆了摆手,秦蓁领会其意,立马去关上了雅间门窗,随即走到汪直身后,缓缓揭开了脸上戴着的那一层面纱。

面纱从她脸上滑落的那一刻,苏庭愣了许久。

像,实在是太像了。

简直一模一样。

汪直负手而立,望着苏庭沉声道:“这次我来这里,便是为了让你带她回苏家。”

带一个和幼恩生得极像的女子回苏家?

苏庭想起他方才说得那句保命符,恍然间明白过来。

督公要保的,原是幼恩的命。

他问:“是陛下开始怀疑了?”

汪直背过身,回想起那日的场景。

——

成化十八年,西厂被众臣弹劾,明宪宗欲罢黜汪植。

汪植不是傻子,早已预知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那一日,明宪宗忽然与他提起五年前的那桩旧事。

“朕听闻,当年负责修建皇陵的宋玉膝下有一个女儿。”

汪植闻言,眉心微颤,打篆香的手微微一顿。

已过五载,陛下怎会忽然提及此事?

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再抬眸,却发觉明宪宗的目光正直直的落在他身上。

他将香灰压平,立马变回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回陛下,确有此事。”

明宪宗收回目光,抬手从一旁拿出一个新的香炉。

“近日东厂有人跟朕提起,说当年宋玉家那个女孩还活着。”

汪植一边提起香篆,一边答话。

“宋家那个女娃娃微臣曾经见过几面,聪慧过人,身上有几分宋玉的才气。

若是真还活着,或许能成为第二个宋玉。”

明宪宗将手中香炉放到了桌上,“若真如你所言,这个女娃能继承宋家衣钵,于当代而言,倒是好事。

可她,本是朕要你杀的人。”

汪直端正地站在一旁,答话的语气始终都极其镇定。

“当年宋家满门皆死于臣之手,若那女娃当真还活着,想必要将臣当成仇人,找臣来报灭门之仇了。陛下您知道的,臣没有理由为自己埋下祸种。

况且,臣做事,一向不会徇私。”

明宪宗道:“是啊,你和宋家那个女娃,可是有灭门之仇的。”

汪直不知他这句话是重复,还是提醒,又或是威胁。

但他明白,他此时境地十分危险。

幼恩的境地亦是十分危险。

故而他动了自己早已安排好的一个棋子——秦蓁。

秦蓁是他早些年从死囚狱中带出来的,那时他见她与幼恩生得极像,便留了她一命。

这是他在暗地里为幼恩养的一道保命符。

也是他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动用的一枚棋子。

如今已到了不得已的时刻。

他只能让这枚棋子重见天日。

陛下已在宋家一事上生疑,势必会命人去详查宋家当年那个女孩的下落。

幼恩便是当年宋家宋玉之女宋卿卿。

他不敢保证幼恩绝对安全,也不能保证陛下的人不会找到苏家。

他只能把秦蓁送进苏家。

这样一来,即使是陛下查到了苏家,也不会怀疑到女扮男装的幼恩身上。

秦蓁是他安排在苏家的保命符,也是幼恩的替死鬼。

她死,则幼恩生。

——

苏庭终于明白其中缘由。

他声音忽然变得很低:“督公为幼恩送了一道保命符,那督公您自己,又该如何?”

汪直微微垂下头,语气亦是很低很低。

“那日陛下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朕素来只用良物,这香已不能再用了,弃了罢。”

他哪里是想弃掉那香。

他分明是想弃掉西厂,弃掉他汪直。

陛下他,已有了新的香炉,已选好了新的能用之人。

而他汪直,终有一日也在别人的棋局上,成了一颗弃子。

苏庭握紧拳头,忽地跪在汪直身后。

“督公生,则我生。督公死,则我死。”

“我不会死。”他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

“陛下下了一盘棋,拿走了我和王越手上所有的兵权,又命我赶赴南京,将王越留在延绥。他以为,如此便能高枕无忧。”

可朝廷动荡,战乱连连,百姓苦不堪言。

哪里是他汪直一人之罪?

他守天下,护百姓,忠君王。

自入宫以来哪件事不是为了国。

最终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明宪宗赢了这盘棋,而汪直,早已没了布局的精力。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活下去。

活在众臣的弹劾下,活在陛下的猜忌里。

“督公即是被派往南京,今出现在东昌府,若是被陛下得知,怕是又要怪罪于您了。”

“我今日出现在这里与你会面的事,他一定会知道。”

就算他现在不知道,汪直也会让他知道。

只有他知道了这件事情,秦蓁才能替幼恩,死在陛下的手上。

只有她死了,宋家的事才能彻底画上句号。

苏幼恩才能彻彻底底地成为苏家人,在这浑浊的人世间好好的活下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