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一章 送别偶遇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一个走,一个跑,两道人影在竹林里穿梭,渐渐拉开了距离。

“可恶!”穆敬荑愤愤的望着渐行渐远的颀长身影,强压下心头的惊慌,将气喘匀了些,继续快步前行。

“凌霄,你说姓何的是不是不靠谱?”她忍不住在脑中吐槽。

“啊?恩人......”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捎带脚儿还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总在睡,估计在妖仙界举办个比懒大会,你肯定能得第一!”

“啊......哪有,我这是在修炼!”凌霄明显很不服气。

穆敬荑懒得与它费嘴皮子,直言起了正事:“哎,我寻到了一处温泉,将来在那里建了宅子,你就可以日日藉着温泉修炼了。”

“哇,那敢情好,在哪在哪儿?”突然在穆敬荑肩头探出个绿茸茸的小脑袋,一脸兴奋的四处张望。

“凌霄,有了温泉,我多久可以回家?”

“回......回家?”绿茸茸的小脑袋诧异的扭头看她。

“嗯,你看我已经帮穆家开了作坊,爹娘以后的生计都不用愁了,如今他们连架都不吵了,显见着感情甚笃,我这一趟也算没有白来。

医馆马上就能开起来,人手院落已经齐备,秦湘只要寻到师傅,刘公子的病就有的治,未来也不愁发展......”

“恩人,你舍得他们吗?”凌霄幽幽地道。

“呃......我也不知道......”她不自觉停住了脚。

“走那么慢,不怕回不了家啊?”何瑞勍的声音忽然响起,她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自己沉浸在心事里,竟没有发现周遭的变化。

“还不是你故意不等我,哼!”她甩开对方伸过来的手,直接绕了过去。

何睿勍撇撇嘴,嘟囔道:“谁让你说那些浑话!”

两人别别扭扭出了竹林,只见不远处的江边簇拥着一片灯火,在夜风中忽明忽暗,缓缓摇曳。

“那是哪里?”穆敬荑不禁好奇。

“码头啊,走,我请你!”何睿勍一把扯了她就往前路跑去。

“哎哎,我跑不动啦......啊啊,你你......哇!”

一月白一水蓝忽的腾空,盈盈飘向了灯火阑珊处。

小河湾附近,曲江码头,鸿雁楼二层雅间。

“在这里吃饭银钱少不了吧?”穆敬荑抬眼望看向窗外,江水滔滔带着淡淡的腥潮之气。

“还好,比之福全镇北街的酒楼还算公道。哎呀,你不用担心这个,又不消你花钱!”何睿勍端起小二刚刚倒好的茶水,轻啜了一口。

穆敬荑忍不住斜了他一眼:“哼,你还少坑我啦?”

“嗐,此一时彼一时,怎能总抓着这些旧事不放!”

“曲江醋鱼......”小二高喊着菜名,快步走了进来。“二位客官请慢用!”

待人走远,穆敬荑对着那鱼撅了噘嘴:“我不吃鱼!”

“为何?”何睿勍不禁蹙了眉毛,这鸿雁楼的的招牌菜都与鱼有关,若是不喜鱼,那还有的吃吗?

“我...不会挑刺......”穆敬荑有些囧,前世每顿饭都不会只有一个菜,所以她能不吃鱼就不吃鱼,全赖小时候被鱼刺卡喉留了阴影。

“唉!”何睿勍无奈的看她一眼,一边给鱼摘刺,一边道:“鸿雁楼临近曲江,这里的所有菜色均与水产有关,很多食客慕名而来,都道滋味甚好,你若不尝一尝,实乃终身憾事!”

“你常吃鱼吗?”穆敬荑双手交握,在桌上指着下巴,静静的瞧着他动作。

“香酥炸鱼卷......”小二再次跑了上来:“二位客官请慢用!”

“好,谢谢!”穆敬荑扭头笑道。

小二乐呵的放好盘子,扭头瞧了一眼,不禁怔愣住了:“敢问客官是否为穆贵坊掌柜?”

何睿勍立即蹙眉:“为何如此说?”

小二儿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小的...小的虽只是远远见过,但也知晓穆掌柜容貌出众,一介女流却不输男儿,在商会中早已是声名远播。”

“嗯,我怎不知?”他不敢置信的望向穆敬荑,瞬间觉得自己不认识对方了。

小二仍旧在自顾自的说着:“我们掌柜总念叨着要跟穆小姐定制些特殊造型的盘碗,一直没寻到机会,难得小姐今日上门......”

没想到吃个饭也能遇到生意,穆敬荑自然乐得:“小二哥尽可以问问你们掌柜,想定做什么样的。

若是能有个纸笔,我也可根据掌柜要求先画出样貌来,得到认可再行制作。”

“哎,那小的这就去通禀!”小二笑着应了一声,快步跑下了楼。

“若是能给鸿雁楼做盘碗,即使少收些钱财也不亏,这里人来人往,船客很多,定能给咱们宣扬些名声出去。”何睿勍将摘好刺的鱼肉放到她面前,“吃吧,无刺了!”

穆敬荑抬眼细看他操作,感觉还算干净,就夹起一块儿,犹豫着放进口中。嫩滑的鱼肉,酸酸辣辣的口感,细嚼之下带着隐隐的鱼肉鲜香。

“嗯,果然好吃!”她不禁笑眯了眼。

“我怎会骗你!”何睿勍又夹了一筷子摘好的鱼肉过来:“喜欢就多吃点儿,难得今日有些空闲,待我离开你又该忙碌了!”

穆敬荑有些不解:“往日我也没得清闲啊?”

“那不同,如今你又是开医馆,又是管作坊店铺的,如若这鸿雁楼再定了盘碗,你还要亲自琢磨制作,待得以后慕名来定制的人多了,肯定愈加忙碌!”

“那倒也是!你一人出行在外,也要注意安全,记得有我等你归来!”她柔声叮嘱道。

“呵呵,你这样我都舍不得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我是刚刚成婚的新近夫妻呢!”何睿勍轻笑,眸色深沉的望着她。

穆敬荑脸一红,微蹙着眉毛抬眼看他:“讨厌,干嘛总说这些有的没的!”

“我只是想到便说了,你若觉得冒犯,那我道歉!”何睿勍无可无不可的应付一句,筷子一下下戳着鱼肉。

“穆小姐,我们掌柜的来了!”小二乐呵的进了包厢,恭敬的掀开帘子,进来的人瞬间令两人一愣。

“刘公子?”

“掌柜的竟如此年少……”

何睿勍话说到一半儿,突然诧异的看向穆敬荑:“你认识他?”

“看来穆小姐身子已然大好了!”刘赟眉眼微微舒展,语调温和的望着她。

“是,没想到这声名远播的鸿雁楼竟是刘公子的产业。”穆敬荑连忙起身行礼:“那日多谢公子仗义相助,敬荑无胜感激!”

何睿勍拧着眉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直觉得心中憋闷不爽,语气不禁冷了三分:“往日只闻公子长居别院,闭门不出,原来只是在下孤陋寡闻了!”

刘赟抬眼看了看他:“何总管是吧?”

“正是在下!”

“哼……”他轻哼一声,神色冷了几分,苍白瘦削的双手轻轻抚平膝上莫须有的褶皱,淡淡道:“我只知有个姓何的小子意欲拐带那位贪财好物的瞿小姐。

连已定了婚约的女子都不放过,何总管真是好大的胆子!”

刘赟眼中尽显轻蔑之色,示意两个小厮将椅子放到桌旁,摆摆手将人撵了下去。

“刘员外为人明理中正,博识睿智,看来公子不太肖父啊!”何睿勍勾了勾嘴角,一脸玩味。

“如今瞿家女被退了婚,看来何总管不日就要喜事盈门了,用不用本公子在这里提前恭贺一声啊?”刘赟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

穆敬荑不知这两人为何不对付,一照面就要剑拔弩张,只得极力岔开话头儿:“刘公子,请问这里可有纸笔?”

闻听此言,刘赟立即冲着门口一扬手:“东西呢?还不送进来!”

“是!”话音未落,就有小厮抱着笔墨纸砚进来,在桌上腾出大片地方,将纸张铺好,刘赟亲自接过墨块儿,一手扶着青黑色的砚台细细研了起来。

“敢问公子对定制盘碗有何要求?”穆敬荑认真问道,眼神清澈,带着些许探究。

刘赟沉吟了片刻,开始讲述自己的想法,有的地方怕传达不明白,还特意凑过去把着她的手描画。

由于全情投入,穆敬荑并未觉得不妥,仍旧聚精会神的与他商讨造型创意。

何睿勍接连喝了三碗酒,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愤懑,上前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毛笔,言道:“我来画!”

穆敬荑手中一空,瞬间怔愣仰头,发现对方原本白皙的双颊竟染上了一抹绯红颜色,迥异于往日的清俊淡然。

她的双眼陡然睁大:“你喝酒了?”

“起来,我画给刘公子看!”他似有些踉跄的跌坐凳上,红着眼睛瞪视着一旁的清瘦之人:“刘公子继续说吧!”

刘赟面无表情的转过脸,对着穆敬荑道:“刚刚我的意思想必小姐已然明了,本公子就等着穆贵坊送货上门了。碗碟杯盏等品类的数量暂定二百之数,不够再追加。”

穆敬荑连忙点头,笑意盈盈:“就依公子所言,小女定不辱命!”说完还俏皮的行了一礼,引得何睿勍立即黑了脸,手中的笔杆眼见着生了裂纹。

“荣欢,先拿一百两银子的定金过来,待得货品送到,再付剩下的!”刘赟一招手,盛着一百两银子的木箱就到了桌上,听声音便知道不轻。

盒盖打开,白花花的银子在几盏油灯的映衬下散着金红色的光茫,格外炫目。

“穆小姐的手艺本公子信得,不知那珊瑚模样的福禄兽什么时候能出窑呢?”

“啊?”穆敬荑闻言先是一愣,转而笑了起来:“公子放心,待这批物件送来之时,那福禄兽也就到了!”

“好,那我就只管等着了!”刘赟和煦一笑,两个小厮立即上前,对着穆何两人微一点头,抬着椅子稳稳的走了出去。

感谢WS王师这位帅哥的打赏和月票,感谢春绿还无、钍小影、莫三九、砚小殊、国士无双魏某人、眇无缴、不摇碧莲嘤嘤嘤等朋友的推荐票票!丰卿万分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和鼓励,努力写好每一章,欢迎亲们多多评论!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