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九章 人善被人欺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回到医馆的时候,何睿勍与苏老伯正站在院门口,抬着袖子遮着日阳,一脸怨气模样。

“不好意思啊,我们买了些人手回来打扫庭院。”穆敬荑离着老远就开始笑着解释。

何睿勍闻声瞥见她们,愤愤的斜了一眼:“我都要被晒焦了!”

秦湘抿唇轻笑,默默地低了头。

之前被强押过去的老妇人一言不发的跟着众人,倒是没有大喊大叫或者逃跑的意思,老老实实的跟到了小院儿,也不知是不是已经认命了。

一群人进了院子,丫鬟嬷嬷们看着眼前的新家,有的垂着头偷眼儿观瞧,有的长舒了一口气,有的紧盯着领他们回来的两个主子。

“哎,从今日起这里就是你们的新家了,接下来每人都各自报一下姓名,出身的家庭情况,会做什么不擅长什么......”

穆敬荑这边正讲着话,苏老伯那边已经等不及催上了。

“穆姑娘,咱不是说好了,事了后让秦姑娘给我老妻诊治病症去吗?”

“啊?噢,还真是,不好意思啊苏老伯!”穆敬荑不禁红了脸,扭头对秦湘一笑:“秦姐姐,还需得你去跑一趟,咱们不能失信于人。”

“好!”秦湘点头,对着苏老伯一笑:“老伯,我这就随您前去。”

“哎,何总管,你若是眼下不急,就陪秦姐姐走一趟,若是有事要忙那就......”

何睿勍无奈叹了口气,低沉着声音道:“我还是先送秦姑娘过去吧,待认清了苏老伯的住处,再去办事也不迟。”

“如此甚好!”穆敬荑感激的笑笑:“你走时告诉我一声,好送送你!”

“哼!”他将帷帽正了正,大步出了院门。

“主子,如今这院落看似还未修葺,能住人吗?”最后附赠的那位妇人皱着眉头,仰脸看向屋舍位置。

“哦,咱们人多力量大,大家手脚麻利些,先挑个齐整的屋舍收拾,晚上就有个好住处了。”穆敬荑对此倒不甚担心。

“这里不会有什么蛇虫鼠蚁之流吧?”那妇人缩着脖子,一脸嫌弃。小丫头们一听也有些胆怯,纷纷看向穆敬荑,一副可怜巴巴的乞求模样。

“主子,能不能帮我们换个地方暂住,我们怕......”其中一个最为瘦弱的小丫头大着胆子恳求道。

“哼,你们是来做奴婢的,还是来当主子小姐的?”穆敬荑陡然失了兴致,语气瞬间强硬起来。

“今晚大伙全部住这儿,哪个再挑三拣四,这儿的所有活计便由她一人承担!”她眼神犀利的扫过众人,突然觉得如小玉那样乖巧可爱的孩子真的不多,之前实在是太幸运了。

那妇人暗自撇撇嘴,不敢再言语。

“小姐,老奴姓孙,如今的家人......也跟没有一样了。”之前被强掳去的老妇人突然开了口。众人纷纷向她看去,有疑惑也有怜悯。

穆敬荑看着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忍不住开口:“孙嬷嬷,您......不是还有个儿子吗?”

“哼!她不是我儿子,我这辈子只生过一个女儿,还没养大就被那畜生推进了河沟儿,从此这世上再无亲人。”

本是悲痛入骨的事,孙嬷嬷却说得很平淡,在场众人不仅惊愕甚至还有些恐惧。

沉寂了良久,穆敬荑缓缓开口:“嬷嬷节哀,以后这儿就是您的家!”

“老奴请小姐分配活计,早一点动手,也好收拾的干净些。”孙嬷嬷蹲身行礼,规矩的像是没有感情一般。

“好,那就先从后院开始清理吧,那里的屋子更好一些。”她点点头。

“是!”孙嬷嬷应声,转身去寻干活的家伙事儿了。

其他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干什么。

“你,姓甚名谁,出身哪里,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都一一报上!”穆敬荑伸手指了指眼前的黑脸女孩儿,执着笔等着她开口。

女孩儿眼珠儿左右转了转,嗫嚅道:“奴...奴婢叫丫...丫头,住在五十里外的藤庄,家里姊妹五个,还有两个弟弟,爹娘身子不好,就...就把闺女卖了四个,只剩大姐......”

女孩吱吱呜呜说了一大堆,最终穆敬荑写下了:姓张,名丫头,家住邻县藤庄,姊妹多数被卖,只余两个弟弟。擅浆洗衣物,会做饭、会针线。

后面的人一一上前作了自我介绍,再由穆敬荑分配活计去了后院,最后只余下一最先发言的妇人还未登记。

穆敬荑瞥了她一眼,道:“该你了!”

“呵...呵......奴婢...奴婢姓葛,住在刘家洼,我就是个寡妇,也...也没什么可说的!”妇人讪讪的嘟囔道,眼睛时不时地瞥向后院。

穆敬荑索性放下笔,双手交握,冷眼儿瞧着她,也不说话。

妇人垂着头等了半晌也没听见吩咐,疑惑地抬头看向主子。见到穆敬荑冷凝的目光,面无表情的脸,瞬间一惊。

“小...小姐?”她小心问道。

穆敬荑依旧静静地看着她。

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妇人终于耐不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也带上了哭腔儿。

“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多嘴!求小姐看在奴婢初来乍到不懂规矩的份儿上,就饶了这一回吧!”话落,她开始呜呜哭嚎起来。

穆敬荑淡淡看着眼前情景,直等她停了声,这才开口:“俗话说‘三岁主,百岁仆’,我本不欲苛责下人,无奈你是真不将规矩礼法放在眼里啊!

唉!那也就不要怪我区别对待了。你的信息我先不登记,此时日头正好,你就在这儿跪上个把时辰吧!”话落,她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纸笔,迈步去了后院。

后院的人在孙嬷嬷的带领下,已经将北房收拾出两个屋来了。见她走过去,纷纷行礼让路。穆敬荑这次再没了之前的笑模样,人善被人欺,她算是明白了。

她在屋里仔细看了看,心里有了大致规划:“孙嬷嬷,今日就先既这两个屋收拾,家具什么的看看还有哪些能用的,都搬过来,擦抹干净了。”

“是,奴婢省的!”孙嬷嬷点头应是。

穆敬荑又指了指其他几个丫鬟:“您们暂时都听孙嬷嬷调遣,若是表现得好,将来自有好处,若是有偷懒耍滑的那也少不了惩处!”

“是!”众丫鬟应声。

走到前院时,见那妇人慌忙跪好的动作,穆敬荑冷冷一笑:“果然凑数的都不是好的,也暗恨自己贪心选了个如此货色回来。”

“小姐,小姐,奴婢知道错了,求小姐放奴婢到后院干活去吧......”

穆敬荑理也不理,径直出了院门。

回到穆贵坊,徐亮刚好送走一拨客人,见主子回来,立即笑着打招呼:“掌柜,那院落买下来啦?”

“嗯,我和秦姐姐买了几个丫鬟婆子,让他们在那打扫呢!”

“小姐,那院子光靠几个丫鬟婆子收拾不出来吧?我看那门窗有的都腐朽掉漆了,再说长久无人住的房子,最好是重新粉刷一下,否则蛇虫鼠蚁的准定少不了。”

徐亮极有眼力的倒了一杯凉茶给她,继续道:“何总管要是没空,小的可以帮着找些工匠,将那房子彻底整修一下。”

穆敬荑喝了几口茶,抬眼问道:“你有相熟的工匠?”

徐亮微弓着身子,低声道:“咱们店铺后面的小院,就是何总管派小的联系的。小的从福全镇长大,认识的人也算不少,工匠不说相熟,倒也能知些根底。”

穆敬荑看着他一副想要表现又恐太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行,那这事就交给你来办吧,姓罗的小子来了吗?”

徐亮先是一愣,转而立即笑开了脸:“来了,罗明义刚把车赶走。”

“嗯,接下来何总管要去外面谈生意,你就暂时接替他,平日里多教教小玉卖货,若是能把她带出来,偶尔你不在也能顶些用处。”

“哎哎,小的明白!”徐亮忙不迭点头。

“小姐,您还没吃饭呢吧?”小玉这时正好推门进来,见到穆敬荑,连忙问道。“诶,秦姐姐怎么没回来?”

“哦,她给苏大娘看病去了。”

“那,小姐,要不您先吃吧!”小玉俏皮的一笑,眨了眨眼。

“怎么?秦姐姐不回来,你还挺乐呵呗?”穆敬荑故意恼她。

吓得小玉慌忙解释:“不是,奴婢是高兴上午接待了好多持着竹帖来的客人,她们全部争抢着要给咱们凌霄苑投钱。

嘻嘻,我与徐大哥按您说的都登记好了。可是后来没拿竹帖的也净问什么时候还会发,奴婢只说不清楚......”

“嗯,做得很好,以后多跟你徐大哥学学卖货,何总管不在,你徐大哥就忙了,偶尔让你替个班儿,你得能应。”穆敬荑点点头,正色道。

小玉立时为难起来:“小姐,可惜我不识字,没法记账啊!”

“无妨,跟着你徐大哥多学学就会了!”

徐亮笑着摸摸小玉的头:“对,有不懂得就问我,大哥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玉顿时乐了起来:“行,只要大哥不嫌烦就成!”

“哦,掌柜,您还是先去吃饭吧,一会儿好能替替我,我这肚子都叫上了!”徐亮不好意思的揉揉肚子。

“小姐,那咱们快去吧!”小玉笑着凑上前,拉着穆敬荑往后院走。小丫头明显很高兴,引得穆敬荑心底刚刚聚拢的阴霾不禁消散开来。

吃完饭,留下小玉拾掇碗筷刷洗去了,穆敬荑再次来到店里,替下徐亮,容他去吃饭。

“哦,你一会儿吃完,再多买七个人份的,我好带回凌霄苑,给新来的那批人吃。”见徐亮要出门,她连忙拦了一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